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1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八 上諭内閣 卷一百三十九 卷一百四十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百三十九
  雍正十二年正月
  上諭四道
  初二日奉
  上諭諸王大臣以元旦立春恰遇甲寅年丙寅月戊寅日甲寅時瑞雪繽紛竟日盈尺考之占書最爲佳祥豐年可慶爲朕稱賀朕素不言祥瑞降諭至再至三爾諸王大臣聞之熟矣凡祥瑞者特其兆耳兆也者吉之先見尚屬未成之際全在乎人事贊成凡靈芝慶雲麟鳳嘉禾之屬皆
  天心所以示喜豈得不以爲慶但須君臣益加修省以祇承天之休命果能事事上合
  天心賜得一個是字則祥乃成其爲祥否則其事尚在未成何得遽爲稱慶洪範恭之對待曰狂如或因有嘉兆而不加修省遂侈然自肆則狂之咎徴特在轉移間耳祥
  其可恃乎朕不敢妄自比擬但理以譬喻而得明譬如爾諸王大臣朕以其人可用許以加恩其人聞朕恩㫖便自放縱頓改前操朕亦惟有收回成命而加之以罪豈得更不轉移仍以恩待乎總之災祥之兆尚視人事如何以定休咎遇災而能知修省災必不成爲災遇祥而黽勉敬承祥必益成其祥儻遇災而不知修省其災固不待言遇祥而不知敬承其祥豈能必其爲祥也朕於天人感應之際知之甚明信之甚篤信之篤是以一刻不敢自懈自逸知之明是以不憚反覆申明告誡爾諸王大臣詩云天維顯思無曰高高在上葢面前虛空即是昊天足履撮土即是大地此面前虛空與日月星辰所麗之天無二無别此足履撮土與岳瀆山川所載之地無二無别皆屬天地一氣之内猶如人有七尺之軀人身㧞一毫毛則通體皆知痛癢豈有人於天地之中舉一念行一事而天地不呼吸相通者乎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如影隨形如響應谷形谷既存而以影響爲不可必之數豈不愚昧顛倒之甚夫善者公而已矣心乎天下國家之謂公心乎一身一家之謂私爲大臣者誠心乎天下國家之公而不計及一身一家之私天有不降之百祥者朕信其必無是理然則其一身一家之計正復得則兩得也茍心乎一身一家之私而不計及天下國家之公天有不降之百殃者朕亦信其必無是理然則其一身一家之計亦復失則兩失也朕雖深信此理朝乾夕惕不敢刻忘然天下國家之事非朕一身所能獨理書曰天工人其代之朕不能不賴爾諸王大臣之克代天工則朕固不能已於諄諄訓誡也朕非推諉爾諸王大臣但朕所爲者朕之事諸王大臣須各盡爾諸王大臣之事人惟無志則不能自立而推諉他人如爲大臣者以天下國家之事爲己躬之事且以爲非我莫能爲而身任之而不辭斷不諉之他人一人如是人人如是則内外大小諸務有不事事合宜者乎如使内而八旗部院毎事諉之參佐司屬參佐司屬又諉之大臣外而督撫藩臬毎事諉之府㕔州縣府㕔州縣又諉之督撫藩臬又或内則諉之於外外則諉之於内内外交相推諉皆謂主上自有乾斷如此則朕何所恃以代天之工朕雖朝乾夕惕亦何由使事事合宜以仰邀
  上天之嘉祥福應乎今歳元旦時雪既有其兆當益加奮勵朝夕修省以期成此瑞慶我君臣其共勉之初四日奉
  上諭苗疆地方緊要道㕔缺出委署各員每以本管地方有刑名錢穀之責不能長駐於署印地方以致苖疆乏員彈壓事件躭延嗣後苗疆道㕔缺出著該督撫於屬員内揀選才具勝任之員委令署理並令速赴駐劄彈壓其本任事件若可以照應仍令兼管如不能兼顧即著該督撫酌量遞行委員署理俟新任官到後再回本任如此庶各有責成無可推諉於苗疆地方大有裨益矣
  二十三日
  諭禮部琉球國十年進貢方物曽經降旨准作十二年正貢今該國王復行奏請仍遵舊典按期入貢情辭懇切具見悃誠著仍遵前旨行
  二十七日奉
  上諭朕因河防闗係緊要特命大學士嵇曽筠在任守制管理總河事務今據嵇曾筠奏稱現將本年各項物料工程如何查核催儹條析指明交高斌辦理臣於三月内料理喪事畢即趨赴河工凡一應修守搶䕶機宜臣務必悉心籌畫查察各工儹辦妥協所有總河印務伏祈仍著高斌管理臣協同保固伏秋兩汛平安霜降之後籲懇俯准回籍終制等語河工事務嵇曽筠已經辦理妥協今於料理伊母喪事之後即赴河工指示機宜則一應工程自可保固平穏伊請將總河印務仍令高斌署理於霜降後回籍終制情詞懇切具見悃忱著照所請總河印務著高斌署理嵇曽筠於霜降後准其回籍終制再嵇曽筠本籍常州距淮安不逺明歳工程亦可就近徃來協同經理在伊終制之心既已得遂而河防事務亦大有裨益矣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一百三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