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歸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不如歸》序
作者:林紓 清朝
1908年
本作品收錄於:《晩清文學叢鈔

小說之足以動人者,無若男女之情,所爲悲歡者,觀者亦幾隨之爲悲歡。明知其爲駕虛之談,顧其情況逼肖,旣閱猶斤斤於心,或引以爲惜且憾者。余譯書近六十種,其最悲者,則《籲天錄》,又次則《茶花女》,又次則是書矣。其云片岡中將,似有其人,卽浪子亦確有其事,顧以爲家庭之勸懲,其用意良也。且其中尙夾敍甲午戰事甚詳。余譯竟,若不勝有寃抑之情,必欲附此一伸,而質之海内君子者。威海水師之熸,朝野之議,咸咎將帥之不用令,遂致於此,固也。乃未知軍港形勢,首恃礮台爲衞,而後港中之舟始得其屏蔽,不爲敵人所襲。當渤海戰歸,卽燬其一二舟,艦隊初未大損。乃敵軍夜襲岸軍,而礮台之守者先潰,卽用我山台之礮,下攻港中屯聚之舟,全軍陡出不意,然猶力支,以巨礮仰擊,自壞其已失之台,力爲朝廷保有舟師,不爲不力。尋敵人以魚雷冒死入港,碎其數舟,當時旣無快船,足以捕捉雷艇,又海軍應備之物,節節爲部議抑勒,不聽備,門戶旣失,孤軍無據,其熸宜也。或乃又謂渤海之戰,師船望敵而遁,是又讆言。吾戚林少谷都督戰死海上,人人見之,同時殉難者,不可指數,文襄、文肅所敎育之人才,至是幾一空焉。余向欲著《甲午海軍覆盆錄》,未及竟其事,然海上之惡戰,吾歷歷知之。顧欲言,而人亦莫信焉。今得是書,則出日本名士之手筆。其言鎮定二艦,當敵如鐵山,松島旗船死。者如積,大戰竟日,而吾二艦卒獲全,不燬於敵,此尙言其臨敵而逃乎?吾國史家好放言,旣勝敵矣,則必極言敵之醜敝畏葸,而吾軍之殺敵致果,凜若天人,用以爲快,所云「下馬草露布」者,吾又安知其露布中作何語耶?若文明之國則不然,以觀戰者多,防爲所譏,措語不能不出於紀實,旣紀實矣,則日本名士所云中國之二艦如是能戰,則非決然逃遁可知矣。果當時因大敗之後,收其敗餘之殘卒加以豢養,俾爲新卒之導,又廣設水師將弁學校,以敎育英雋之士,水師卽未成軍,而後來之秀,固人人可爲水師將弁者也。須知不經敗衂,亦不知軍中所以致敗之道;知其所以致敗,而更革之,仍可自立於不敗。當時普奥二國大將,皆累敗於拿破侖者,惟其累敗,亦習知拿破侖用兵之奥妙,避其所長,攻其所短,而拿破侖敗矣。果能爲國,卽敗亦復何傷?勾踐之於吳,漢高之於楚,非累敗而終收一勝之效耶?方今朝議,爭云立海軍矣。然未育人才,但議船礮,以不習戰之人,予以精礮堅艦,又何爲者?所願當事諸公,先培育人才,更積資爲購船製礮之用,未爲晚也。紓年已老,報國無日,故日爲叫旦之雞,冀吾同胞警醒,恆於小說序中攄其胸臆,非敢妄肆嗥吠,尙祈鑒我血誠。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