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门司新闻记者的谈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门司新闻记者的谈话
作者:孫中山
1924年12月1日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一日

门司新闻记者问:我们多年没有见过先生,适逢先生路过门司的机会,所以特来问候,并请问先生这次经过日本的感想。

中山先生答:我这次绕道贵国,蒙贵国朝野人士极热诚的欢迎,我是十分满足、十分感谢的。我到日本的目的,已经在日本各新闻纸上发表过了。我所发表的主张,最重要之一点,就是在求日本援助中国,废除中国同外国所立的一些不平等条约。我们中国此刻所受不平等条约的痛苦,在日本三十年以前也是曾经受过了的;后来日本同欧美各国奋斗,才除去那种痛苦。我现在希望你们日本,己立立人,己达达人,扩充痛定思痛的同情心,援助我们中国来奋斗。

问:近来我们得到北京许多电报,听到说现在有许多人要选举先生做大总统。如果能够成事实,先生是什么态度呢?

答:我的态度,是决计推辞。中国一日没有完全独立,我便一日不情愿做总统;要中国完全独立之后,我才可以承认国民的希望。照中国现在大多数的国民希望,要我做大总统,大概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中国现在是做十几国的殖民地,有十几国的主人,我们是十几国的奴隶。如果我是做大总统,在政府之中身当其冲,天天和十几个主人来往,便随时随地要和主人冲突。中国现在的地位,不能够和主人有冲突,所以我现在不能够做大总统。我先要处于国民的地位,同各国再交涉,废除从前不平等的条约,脱离奴隶的地位,到那个时候,才再可以同国民说做他们大总统的话。

问:先生这次到北京去,推什么人做总统呢?

答:我现在日本,看不清楚,不能够说出何人。

问:中国南北不调和,是过去的事实,以后还有没有这种事实呢?

答:这个关键也是在不平等的条约。如果北方有胆量,能够赞成南方的主张,废除那些不平等的条约,于中国前途有大利益,南北才可以调和。若是北方没有这个胆量来赞成南方的主张,中国不能够脱离奴隶的地位,就是南北一时调和,于中国前途只有害而无利,南北又何必要调和?何必要统一?这个理由,要另外有一个证据才可以说明,诸君才可以懂得清楚。

诸君知道我们中国在满清的时代,南北是统一的,只有一个政府。从瓜分中国的论调发生了之后,各国都想在中国沿海口岸先占一个根据地,然后才由此发展,进占中国内地。所以德国占青岛,俄国占旅顺、大连,法国占广州湾,英国占香港、威海卫。此时香港的海军当局,计划香港的防守事宜,看见香港对面的九龙地方有许多高地,对于香港都是居高临下,香港若是得不到那些高地的防卫,在军事上便极不安全。英国人的这种思想,并不是怕中国人利用那些高地来打香港,是怕外国人占领了中国之后,则用那些高地来打香港,所以便想预先向中国取得那些高地。照英国人的原来计划,是以那些高地的分水岭为界,只要水向香港流的地方,划归香港政府防卫,至于水向中国流的地方,都可划归中国政府防卫,香港便极安全。这个计划定了之后,英国人便告诉驻北京的英国公使,和中国政府交涉。

英国公使接到了那个计划之后,打开香港的地图一看,以为香港的原来计划只要求中国割十几方里,那个要求太小;他看到北京的政府很软弱,很容易欺负,可以多要求,所以向中国政府提出来的,不只要求十几方里,要中国割两百多方里。当时北京的统一政府,非常的怕外国人,当然是听外国人的话,准英国的要求。英国公使一接到了中国政府照准的公文之后,便通知香港的英国政府。于是香港政府便派兵进九龙内地,接收那些领土。

在本地的土人,一遇到了英国兵,便和英国兵开战,便打败他们。于是英国兵就退回香港,又再打电报到北京的英国公使,向中国政府交涉,说我们原来要你和中国政府交涉,取得那些领土,就是不愿意用武力,是想和平解决;现在我们去接那些领土,本地人民已经是和我们开战,请你再向中国政府交涉罢。英国公使又再把香港的情形,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中国政府一得到了那个交涉,便打一个电报到两广总督,要两广总督执行,一定要把那些领土交到香港政府。两广总督一接到了北京统一政府的命令,当然是严厉执行,便马上派五千兵去打退本地的人民,香港政府才是安全的得到了那两百多方里的领土。

象这样讲起来,当时中国的北京政府,虽然是一个中国的统一政府,但是另外还有主人,要听外国主人的话,对于本国的人民就是杀人放火也是要做。象这样的政府,虽然在名义上是统一,但是在事实上对于南方人民只有害而无利,又何贵乎有这种统一政府?假若在满清的时候,中国政府不是统一,北京政府的压力不能达到南方,以南方的强悍,专就香港而言,便不致失去那些领土。

所以我这次到北京去,是不是执全国的政权,南北是不是统一,就在北方政府能不能够赞成我们南方的主张,废除不平等的条约,争回主人的地位,从此以后,再不听外国人的话,来残害南方的人民。如果这一层做不到,南方人民还是因为北京政府怕外国人的关系,间接还是受外国人的害,南北又何必要调和?何必要统一?我又怎么情愿去执政权?若是这一层能够办得到,中国可以完全自由,南方人民再不间接受外国人的害,南北便可以调和,便可以统一,我也情愿去执政权。

问:陈炯明何以反叛先生呢?

答:因为图个人的私利,勾通了吴佩孚。陈炯明也不全是反叛我,是反叛我们国民党。

问:先生要废除中国同外国所立的不平等条约,对于日本所希望的是废除那几种条约呢?

答:如海关、租界和治外法权的那些条约,只要是于中国有害的,便要废除,要来收回我们固有的权利。

问:先生对于日本同中国所立的二十一条要求,是不是也要改良呢?

答:所有中国同外国所立的一切不平等条约,都是要改良,不只是日本所立的二十一条的要求;二十一条要求也当然是在要改良之列。中国的古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假若美国对于日本也有二十一条的要求,你们日本是不是情愿承受呢?当然是不情愿的。既是自己不情愿,拿出恕道心和公平的主张出来,当然不可以已所不情愿的要求,来加之于中国。你们日本便应该首先提倡改良!

问:先生对于国外的问题主张要废除条约,对于国内的问题,是不是要主张废督裁兵,中国才可以统一呢?

答:对于国内的问题,也是要先废除条约。因为中国近来的兵与督,都是外国条约造成的。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