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門司新聞記者的談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與門司新聞記者的談話
作者:孫中山
1924年12月1日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一日

門司新聞記者問:我們多年沒有見過先生,適逢先生路過門司的機會,所以特來問候,並請問先生這次經過日本的感想。

中山先生答:我這次繞道貴國,蒙貴國朝野人士極熱誠的歡迎,我是十分滿足、十分感謝的。我到日本的目的,已經在日本各新聞紙上發表過了。我所發表的主張,最重要之一點,就是在求日本援助中國,廢除中國同外國所立的一些不平等條約。我們中國此刻所受不平等條約的痛苦,在日本三十年以前也是曾經受過了的;後來日本同歐美各國奮鬥,才除去那種痛苦。我現在希望你們日本,己立立人,己達達人,擴充痛定思痛的同情心,援助我們中國來奮鬥。

問:近來我們得到北京許多電報,聽到說現在有許多人要選舉先生做大總統。如果能夠成事實,先生是什麼態度呢?

答:我的態度,是決計推辭。中國一日沒有完全獨立,我便一日不情願做總統;要中國完全獨立之後,我才可以承認國民的希望。照中國現在大多數的國民希望,要我做大總統,大概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在國際上的地位。中國現在是做十幾國的殖民地,有十幾國的主人,我們是十幾國的奴隸。如果我是做大總統,在政府之中身當其沖,天天和十幾個主人來往,便隨時隨地要和主人衝突。中國現在的地位,不能夠和主人有衝突,所以我現在不能夠做大總統。我先要處於國民的地位,同各國再交涉,廢除從前不平等的條約,脫離奴隸的地位,到那個時候,才再可以同國民說做他們大總統的話。

問:先生這次到北京去,推什麼人做總統呢?

答:我現在日本,看不清楚,不能夠說出何人。

問:中國南北不調和,是過去的事實,以後還有沒有這種事實呢?

答:這個關鍵也是在不平等的條約。如果北方有膽量,能夠贊成南方的主張,廢除那些不平等的條約,於中國前途有大利益,南北才可以調和。若是北方沒有這個膽量來贊成南方的主張,中國不能夠脫離奴隸的地位,就是南北一時調和,於中國前途只有害而無利,南北又何必要調和?何必要統一?這個理由,要另外有一個證據才可以說明,諸君才可以懂得清楚。

諸君知道我們中國在滿清的時代,南北是統一的,只有一個政府。從瓜分中國的論調發生了之後,各國都想在中國沿海口岸先占一個根據地,然後才由此發展,進占中國內地。所以德國占青島,俄國占旅順、大連,法國占廣州灣,英國占香港、威海衛。此時香港的海軍當局,計劃香港的防守事宜,看見香港對面的九龍地方有許多高地,對於香港都是居高臨下,香港若是得不到那些高地的防衛,在軍事上便極不安全。英國人的這種思想,並不是怕中國人利用那些高地來打香港,是怕外國人佔領了中國之後,則用那些高地來打香港,所以便想預先向中國取得那些高地。照英國人的原來計劃,是以那些高地的分水嶺為界,只要水向香港流的地方,劃歸香港政府防衛,至於水向中國流的地方,都可劃歸中國政府防衛,香港便極安全。這個計劃定了之後,英國人便告訴駐北京的英國公使,和中國政府交涉。

英國公使接到了那個計劃之後,打開香港的地圖一看,以為香港的原來計劃只要求中國割十幾方里,那個要求太小;他看到北京的政府很軟弱,很容易欺負,可以多要求,所以向中國政府提出來的,不只要求十幾方里,要中國割兩百多方里。當時北京的統一政府,非常的怕外國人,當然是聽外國人的話,准英國的要求。英國公使一接到了中國政府照準的公文之後,便通知香港的英國政府。於是香港政府便派兵進九龍內地,接收那些領土。

在本地的土人,一遇到了英國兵,便和英國兵開戰,便打敗他們。於是英國兵就退回香港,又再打電報到北京的英國公使,向中國政府交涉,說我們原來要你和中國政府交涉,取得那些領土,就是不願意用武力,是想和平解決;現在我們去接那些領土,本地人民已經是和我們開戰,請你再向中國政府交涉罷。英國公使又再把香港的情形,向中國政府提出交涉。中國政府一得到了那個交涉,便打一個電報到兩廣總督,要兩廣總督執行,一定要把那些領土交到香港政府。兩廣總督一接到了北京統一政府的命令,當然是嚴厲執行,便馬上派五千兵去打退本地的人民,香港政府才是安全的得到了那兩百多方里的領土。

象這樣講起來,當時中國的北京政府,雖然是一個中國的統一政府,但是另外還有主人,要聽外國主人的話,對於本國的人民就是殺人放火也是要做。象這樣的政府,雖然在名義上是統一,但是在事實上對於南方人民只有害而無利,又何貴乎有這種統一政府?假若在滿清的時候,中國政府不是統一,北京政府的壓力不能達到南方,以南方的強悍,專就香港而言,便不致失去那些領土。

所以我這次到北京去,是不是執全國的政權,南北是不是統一,就在北方政府能不能夠贊成我們南方的主張,廢除不平等的條約,爭回主人的地位,從此以後,再不聽外國人的話,來殘害南方的人民。如果這一層做不到,南方人民還是因為北京政府怕外國人的關係,間接還是受外國人的害,南北又何必要調和?何必要統一?我又怎麼情願去執政權?若是這一層能夠辦得到,中國可以完全自由,南方人民再不間接受外國人的害,南北便可以調和,便可以統一,我也情願去執政權。

問:陳炯明何以反叛先生呢?

答:因為圖個人的私利,勾通了吳佩孚。陳炯明也不全是反叛我,是反叛我們國民黨。

問:先生要廢除中國同外國所立的不平等條約,對於日本所希望的是廢除那幾種條約呢?

答:如海關、租界和治外法權的那些條約,只要是於中國有害的,便要廢除,要來收回我們固有的權利。

問:先生對於日本同中國所立的二十一條要求,是不是也要改良呢?

答:所有中國同外國所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都是要改良,不只是日本所立的二十一條的要求;二十一條要求也當然是在要改良之列。中國的古話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假若美國對於日本也有二十一條的要求,你們日本是不是情願承受呢?當然是不情願的。既是自己不情願,拿出恕道心和公平的主張出來,當然不可以已所不情願的要求,來加之於中國。你們日本便應該首先提倡改良!

問:先生對於國外的問題主張要廢除條約,對於國內的問題,是不是要主張廢督裁兵,中國才可以統一呢?

答:對於國內的問題,也是要先廢除條約。因為中國近來的兵與督,都是外國條約造成的。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