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宗憲皇帝聖訓 (四庫全書本)/卷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世宗憲皇帝聖訓 卷八 卷九

  欽定四庫全書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八
  敬天
  雍正元年癸卯五月甲申
  上諭禮部近日天時頗旱
  皇考先年屢降
  諭㫖云大喪之後必有旱年
  太皇太后
  世祖章皇帝
  皇太后皇后之事倶曽經過朕當此之際嘗恐懼於懐而未置也三月十二日雨雖霑足朕曽兩三次以儆惕之意曉諭衆人三月以来多風不雨遂覺旱乾再直隸山東山西河南地方連年雨水不調田禾歉收朕雖遣大臣官員賑救當此旱時民必皇皇朕心甚以為慮朕在宫中久已盡心虔誠祈禱爾部亦虔誠祈禱諸大臣各敬謹齋戒
  十月辛酉
  上諭直隸廵撫李維鈞冬令之雪消蝗潤麥洵稱瑞應我君臣惟互相朂勉以㳟迓
  天庥不因瑞雪及時遂爾逸豫怠忽則一誠上格自必永承彼蒼之垂佑耳
  雍正二年甲辰八月甲申
  上諭江浙督撫等朕思天地之間惟此五行之理人得之以生全物得之以長養而主宰五行者不外夫隂陽隂陽者即鬼神之謂也孔子言鬼神之徳體物而不可遺豈神道設教哉盖以鬼神之事即天地之理不可以偶忽也凡小而邱陵大而川嶽莫不有神焉主之故皆當敬信而尊事况海為四瀆之歸宿乎使以為不足敬則堯舜之君何以望秩於山川文武之君何以懐柔百神及河喬嶽今愚民昧於此理往往信滛祀而不信神明傲慢䙝瀆致干天譴夫善人多而不善人少則天降之福即稍有不善者亦蒙其庇不善人多而善人少則天降之罰雖善者亦被其殃近者江南奏報上海崇明諸處海水泛溢浙江又奏報海寧海鹽平湖㑹稽等處海水衝決隄防𦤺傷田禾朕痛切民隐憂心孔殷水患雖闗乎天數或亦由近海居民平日享安瀾之福絶不念神明庇䕶之力傲慢䙝瀆者有之夫敬神固理所當然而趨福避禍之道即在乎此能敬則謂之順天不敬則謂之䙝天䙝天之人顧可望綏寧之福乎詩曰敬天之怒無敢戲豫又曰畏天之威于時保之朕固當朝乾夕惕不遑寧處以敬承
  天意亦願百姓共凜此言内盡其心外盡其禮敬神如在以至誠昭事而不徒尚乎虗文人意即神意一念之感格自足以𦤺休祥豈獨一鄉一家之被其澤哉若百姓果能人人心存敬畏必獲永慶安瀾著該督撫将此諭㫖令地方官家喻户曉俾沿海居民一體知悉
  雍正三年乙巳四月戊寅
  上諭大學士等天人相感之理至微而實至顯凡人果實盡誠敬自能上格
  天心人君受
  天眷命日監在兹其感通為尤捷朕自臨御以来敬天之心夙夜警惕凡水旱災祲皆
  上天譴責朕躬特示警戒内省身心之過愆外考政治之闕失務期黽勉以回
  天意用是上承
  帝鑒有求輒應如今年三月十六日覽署山西廵撫伊都立奏摺知平陽地方三春少雨朕懐甚為憂慮祗告神明齋心虔禱續據伊都立奏報於十八十九二十等日得雨霑足三月二十九日覽河南廵撫田文鏡奏摺知開封一帶地方亢旱朕於四月初一日禱於神明竭誠致敬刻不敢懈昨田文鏡奏報初三日開封四境果得時雨可見天人感通之理捷於影響益覺可畏可懼而不敢纖毫疎忽也但恐督撫大吏於地方水旱之事不速行奏聞則朕無從省戒以挽
  天心致使旱澇成災閭閻受困此則地方大吏隐蔽之咎也嗣後督撫等於地方偶有水旱之事即據實速奏庶朕可及時修省爾督撫等亦宜省咎思過勤求民隐勿徒為祝禱之虚文以飾愚氓之觀聼朕此㫖並非自謂精誠昭格欲以誇示於衆盖實有見於天人之際感應不爽呼吸可通有善天既降福則有過天亦必降罰惟有兢兢業業時存戒懼盡人事以仰邀
  天鑒願日與諸臣交為勉朂而已
  七月丙午
  上諭大學士等舊嵗直隸搃督李維鈞奏稱畿輔地方每有蝗蝻之害土人虔禱於劉猛将軍之廟則蝗不為災朕念切恫瘝凡事之有益於民生者皆欲推廣行之且禦災捍患之神載在祀典即大田之詩亦云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穉田祖有神秉畀炎火是蝗蝻之害古人亦未嘗不藉神力驅除也今兩江縂督查弼納奏稱江南地方有為劉猛將軍立廟之處則無蝗蝻之害其未曾立廟之處則不能無蝗此乃查弼納偏狹之見疑朕専恃祝禱為消弭災祲之方也其他督撫亦多有奏稱設法祈雨禱晴者夫天人之理感應不爽凡水旱蝗蝻之災或朝廷有失政則
  天示此以警之或一方之大吏不能公正宣猷或郡縣守令不能循良敷化又或一郡一邑之中風俗澆漓人心險偽以致隂陽沴戾災祲洊臻所謂人事失於下則天道變於上也故朕一聞各直省雨暘愆期必深自修省思改缺失朝夕乾惕兾回
  天意爾等封疆大吏暨司牧之官以及居民人等亦當恐懼修省交相勸勉夫人事既盡自然感召
  天和災祲可消豐穰可致此桑林之禱所以㨗於影響也盖惟以恐懼修省誠敬感格為本至於祈禱鬼神不過借以逹誠心耳若専恃祈禱以為消弭災祲之方而置恐懼修省於不事是未免濬流而舍其源執末而遺其本矣朕實有見於天人感應之至理而斷不惑於鬼神巫禱之俗習故不惜反覆明晰言之内外臣工黎庻其共體朕意
  雍正五年丁未正月癸巳諸王大臣等以黄河澄清奏請受賀
  上諭曰朕思
  上天之錫福降災即如人君之賞罰也若
  上天嘉祐示以休徴而承之者驕矜縱肆怠惰前修則将轉福為災矣若
  上天譴責示以咎徵而承之者戒慎恐懼省改前愆則将化災為福矣天人感應捷於影響視其人之自取而
  天心仁愛雷霆雨露均属成就之恩一如君臣上下之間用賞用罰無非曲成之使其遷善改過也朕事
  皇考四十餘年凡遇
  聖諭訓責嘉奨恩寵此心皆以恐懼儆惕處之一念愚誠深蒙
  皇考垂鑒御極以後事
  天之心即當日事
  皇考之心也乃數年之中休徵疊見難以悉數稽諸史冊咸稱福慶而朕受寵若驚不以為喜實以為懼盖恐前此之受貺無因而後此不能仰副也惟有君臣益加勉朂一徳一心㳟承
  天眷昔
  皇考臨御初年偶有一二災祲之事此特兆三逆之變亂由於氣數使然而
  皇考朝乾夕惕誠敬交孚是以感格
  上蒼錫以多福四海寧謐厯數綿長此天道彰明較著者也朕即位以来敷政宣猷豈足當
  上天嘉貺唯有孝敬思慕
  皇考之心實為誠切或者仰邀
  皇考昭察代籲
  昊天黙祈福祐從前疊賜嘉祥今又有河清之瑞盖許其已往而勉其将来也朕祗承之下益深敬畏黾勉不遑若允行慶賀則沿襲頌美之虗文大非朕戒儆之素志既蒙
  皇考錫以希有之瑞應告祭
  景陵申朕感激惶悚之誠至上年朱家口河水潰決朕勅諭河臣悉心修築今於十二月十三日決口合龍越三日即有河清之應具見河神福國佑民功用顯著宜崇祀典以答神庥該部察例具奏至所請陞殿受賀不必行
  丁酉
  上諭諸王大臣等朕毎逢祭祀天氣必和藹去年冬至祭天蒙降瑞雪今日祭
  太廟又有微雪可為豐稔之兆此皆
  天心黙佑朕躬故於祭祀之日示以休徵朕心不勝欣慰然
  天庥滋至人事益不可怠朕又不勝兢惕也爾諸臣其共勉之
  雍正六年戊申十一月癸丑
  上諭大學士九卿等朕恭閲
  太祖高皇帝實録内
  聖訓昭垂惟時以敬
  天為要務諄諄誥誡念茲在兹邇来又覽明太祖本紀所載當時訓諭之詞亦皆原本敬
  天之意是知天道昭明鑒觀有赫與人事感孚捷於影響自古迄今神靈首出之君必皆以欽崇時憲為盛徳大業所由成承烈顯謨所由極此明太祖之開創規模與我
  太祖高皇帝後先同揆良有以也夫天覆冒萬物至高至逺而其實上際下蟠惟一理為充周人心之中禀賦自天其大公至正之理即天之所以為天也朕臨御萬幾日深乾惕祗求事事上合
  天心至在廷諸大臣佐朕為理有賛襄輔翼之責一言一動皆在
  上蒼降鑒之中亦當無時無事而不敬畏豈可蔽於一己之私不知旦明陟降之理乎兹朕特以素所躬行實踐者廣朂諸臣諸臣當每日於所欲言欲行之事一一揆度理義惕然内省必可以上對
  天地下自對其祖禰而無愧無怍者然後舉而行之則以自知之明為自省之功時刻糾䖍庶無褻越盖事之純乎天理者即以討罰刑威加之於人而其實乃所以為善事之違乎天理者即以慶賞賜予加之於人而其實乃所以為不善故凡違道干譽煦煦為仁自謂不愧於
  天者乃悖
  天之尤者也可不慎乎又若刑名之官職司邦憲為天下生命所闗操生殺出入之大柄尤不可不知天道之精㣲凡議重議輕皆宜準之國法推之人情無枉無濫協於咸中乃可以為敬
  天畏
  天之實也故非特狥私利己之念毫不可萌即揣摩朕意妄為迎合亦萬萬不可夫人命至重自古帝王所最慎在朕之權衡成讞斟酌詳審原無成見於胸中諸臣有一毫迎合之見則私意障蔽天理無自而彰勢必宜寛而或嚴宜嚴而或寛既不能殫對越之誠又安能適合朕意之所在乎爾諸臣果能以循理為矜恤以執法為常經寛猛咸宜至公至當則天理之所昭垂即必為朕心之所孚合是揣摩迎合之私原可以不事也朕念一徳一心明良交泰之道無有大於事
  天者是以不憚諄詳縷晰而著明之爾諸臣其敬聽無忽
  雍正七年己酉三月戊午
  上諭内閣嘗思嵗時雨暘之各地不同者其故或由於朝廷政事有所缺失或地方官吏乖其職守或民間習俗澆漓人心偽薄皆足上干
  天和致成災祲此理數之必然纖毫不爽者數年以来朕已諭之詳矣上年直隸通省地方收成豐稔惟宣化懐
  來保安三州縣獨愆雨澤朕心即疑地方官民恐有招致之由秋間口北道王棠来京朕令進見曽經諭及今據王棠摺奏宣化懐來保安等處去年夏秋亢旱今春他處皆得瑞雪而此地獨少二月間臣因公出境勘得雞鳴驛新保安之間有古惠民渠一道灌田數百餘頃旗民互訟歴三十餘年未曽結案臣詳勘渠道先剖曲直繼将上年所奉上諭再四宣布勸使回心一時旗民人等頂頌皇仁即時感悟分渠共溉永息争端果於三月初一二等日連降瑞雪平地尺餘春耕有頼萬民稱慶等語王棠此奏不過敷陳其事而實乃天人感應之至理盖人之所以為心即天之所以為心儻一方之中彼此猜嫌搆争起訟人懐不平之氣斯天地之氣亦湮塞於一方不能和暢寛舒有不雨暘失序者乎古聖有言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朕躬有罪無以萬方今朕此言非為人君寛觧而推缷其責於臣民也君民上下原為一體嘗見直省督撫官員等毎遇年嵗豐登輒曰此皇上之洪福此語朕從不受朕無自私之福以天下人之福為福若吏治澄清民風淳厚以致時和年豐天下人各受其福即朕之福也若官吏壊法營私黎庶囂凌成習以致召為災異此皆用人不得其當化導未盡其方天下不能共受其福即朕之歉於福也人君原無可諉之責而臣民自有各盡之道朕以實心實政乾惕於上天下臣民果能黾勉修省同歸於善以感召於下則太和之氣流行於宇宙間災沴何自而生雨雪應時而降人歌樂利百室盈寧以同受
  上天之慈惠豈不美歟著各省督撫通行所属咸使聞知
  七月壬申諸王大臣奏賀滇省慶雲
  上諭曰朕思雲霞之氣時結時散今慶雲屢見於滇南地方自因該省大臣官弁兵民有感格
  上天之處始蒙錫此嘉徵以示恩奨但
  天象之災祥由於人心之敬肆捷於影響呼吸可通朕毎承
  天貺益深䖍惕夙夜靡寧惟兾滇省官民愈加黾勉始終一致以仰答
  上天垂象之鴻恩
  九月丙戌
  上諭内閣上年直隸通省收成豐稔惟宣化府属之宣化懐來保安三處交界之地廣約四十里長約百里獨愆雨澤頗覺亢旱今據直𨽻廵農御史舒喜奏稱京畿一百四十州縣築場納稼百榖咸登各府州縣之收成冊報八分九分十分不等老幼得所共慶有秋惟宣化府属宣化西寧蔚縣三處今年六七月間有氷雹之傷禾稼稍損朕思天人感應之理纖毫不爽連年以來直隸通省雨澤應時西成豐稔而宣化府属之數州縣地方兩年之内有亢旱氷雹之災此必地方官民政治有缺風俗不淳是以
  上天顯示儆戒欲其警醒悔悟翻然悛改於将来也官斯土者宜敬謹修省以免過愆著遍行曉諭勸導令所属百姓消亢戾澆漓之風敦和睦忠厚之行共為良善以迓
  天庥而此數州縣之紳衿士庶尤當深感
  上天垂象示儆之恩各捫心自問若有㡬微匪僻乖戾之念即猛加省改並交相勸勉俾比閭族黨興仁講義共成親遜良善之俗則以和召和雨暘時若之應
  天必錫之以福矣
  十一月癸酉
  上諭滿漢文武大臣等今日冬至祀
  天於
  圜丘天氣晴明和藹SKchar異平時朕御極以来時時黙禱凡遇
  
  廟祭祀典禮所闗皆求
  上天賜以晴和天氣而齋戒之日朕必虔誠敬謹以為昭格之本不敢絲毫怠忽乃數年之中蒙
  上天鑒察朕心每逢祭祀典禮或先期風雨或過後隂寒而本日行禮之時必晴霽暄和此萬耳萬目所觀瞻歴歴不爽者天道至公惟祐善人一念善天錫之福一念不善天降之災且天道至近時刻照臨於前後左右帝王有帝王之天臣工有臣工之天即匹夫匹婦亦有匹夫匹婦之天舉首即是動念即是不以貴賤殊亦無須㬰離也善惡之報全視乎其人之自取即如播種者種稷生稷種黍生黍又如擊器者擊金則為金聲擊石則為石聲此一定之理無可疑者然其善惡之分又必視乎其心之公私所謂私者不但狥情枉法婪𧷢受賄然後謂之私有沽名邀譽之念亦是私有計較利害之念亦是私有迎合君上之念亦是私必将毁譽得失全不計及只一念順理而行以俟天命此乃所謂誠也然必敬而後能誠古之聖賢以主敬為本惟其主敬是以念兹在兹不愧屋漏無慚衾影處處可以對天則不善之念何自而萌乎既無不善之念則是一身之中方寸之内有獲福之基無招禍之理焉有不荷神明之黙佑而順適暢遂者乎爾諸臣試遵朕言而行自然覺悟自有效騐也縂之為君為臣之道只有敬天勤民二端而用人行政即在敬天勤民之内爾等每當頒祿受賞之際咸感激朕恩不知朕之所以自奉與逮及大小臣工者皆百姓之脂膏也君若臣共受百姓之奉養而於教民養民之道漠不闗心聼其失所清夜捫心何以自安尚云可以對
  天地而無慚乎吾君臣當共勉之
  十二月辛酉
  上諭内閣朕御極以来七年之中未遇日食之異今據欽天監奏稱庚戌年六月初一日日食九分二十二秒朕心深為畏懼想由朕之政事有缺用人敷治之間未為允當或内外臣工不能敬謹奉職民情尚未舒暢以致上干
  天和垂象示儆朕寤寐之中時刻修省内外臣工等各宜悚惕恪盡厥職共相勉朂以凛
  天戒但期各矢誠心不必以空言回奏
  雍正八年庚戌六月丁夘
  上諭内閣江寧織造郎中隋赫徳具摺奏稱本年六月初一日日食之期江寧地方先期隂雨至午後則天色晴明萬物共見日光無虧地方咸以為瑞特行奏賀等語朕彼時即批諭切責隋赫徳此並非爾職掌應奏之事且以識見庸鄙之人而輕言
  天象尤属誕妄又山西巡撫覺羅石麟奏稱太原等處濃雲密雨日食不見朕亦降㫖切加申飭矣從來
  天象之災祥由於人事之得失若
  上天嘉佑而示以休徵盖欲人之知所黾勉永保令善於勿替也若
  上天譴責而示以咎徵盖欲人之知所恐懼痛加修省於将来也凡為人者受
  天嘉佑而或驕矜縱肆怠惰前修則将轉福為災矣受天譴責而或戒慎悚惕省改前愆則将化災為福矣此天人感應呼吸相通之理朕所日日訓示天下臣民者況
  天之錫福降災即如人君之賞罰也凡為臣者受賞一次則終身當有奮勉感激之心受罰一次則終身當有儆惕抱愧之意安有過後即淡漠置之俟再有賞罰之時而復知感懼者乎雍正八年六月初一日之日食乃
  上天垂象以示儆所當永逺敬畏勿忘兢業之心詎可以偶爾觀瞻之不顯而遂誇張以稱賀乎山西地方偶值隂雨不可以槩天下至隋赫徳所稱江南日光不見虧缺朕推求其故盖日光外向過午之後已是漸次復圓之時所虧止二三分是以不顯虧缺之象昔年遇日食四五分之時日光照耀難以仰視
  皇考親率朕同諸兄弟在乾清宫用千里鏡四週用夾紙遮蔽日光然後看出考騐所虧分數此朕身經試驗者若果虧蝕不及分數則係欽天監推算之誤又豈可因此而怠忽
  天戒稍存縱肆之心乎康熙三十六年二月初一日日食是時我
  皇考降㫖日食雖人可預算然自古帝王皆因此而戒懼盖所以敬天變修人事也若庸主則諉諸氣數矣去年水潦地震今又日食意必隂盛所至豈可謂無與人事乎可諭九卿如有人事應修改者悉行奏聞
  皇考敬
  天之心誠切如此是以
  上天眷佑本年即成蕩平噶爾丹之大功邊方寧謐中外歡騰此即轉災為福之明徵也又康熙五十八年正月初一日日食
  皇考在宫敬謹齋肅
  特命朕同諸皇子赴禮部衙門虔誠禮拜是日隂雲微雪未曽顯見
  皇考諭廷臣曰京師雖未曽見别省無雲之處必有見者況日值三始人事不可不謹或有缺失之處諸臣應商酌確議此皆我
  皇考之垂訓子孫臣民者今見外省臣工中有因今年日食不顯而生欣喜之心為慶賀之奏者甚属非理大違朕心特諄切宣諭俾中外臣民共知之
  八月己酉甘肅巡撫許容疏報積石闗至撒喇城查漢逹斯等處黄河澄清
  上諭内閣朕從來不言祥瑞年來各省奏報慶雲醴泉鳳凰芝草之属悉皆屏却惟務君臣士庶修徳行義以承
  天眷屢頒諭㫖詳矣今年春降㫖於河州口外地方恭建廟宇以答河神福國佑民之賜而彼地河流即昭上瑞顯著休徵益見天人感應之理捷如影響若求之不以其道或以己事或出私心則不但不能感通且上干明神之怒惟以公心為昭事之本必蒙
  上天垂鑒而默佑之其益加勉朂夙夜敬謹以受天恩
  甲寅諸王滿漢文武大臣等以河州地方黄河澄清合詞奏賀并請宣付史館垂示永乆
  上諭曰朕從來不言祥瑞諒王大臣等久已深知朕心朕之祗事
  上帝神明惟以公誠一念為昭格之本果蒙
  上天垂鑒頻年顯示嘉祥觀公誠之感通神捷如此則懐不公不誠之心者豈能逃於
  上天之譴責乎朕心不但不敢矜誇且因此倍加乾惕更願天下臣工士庶各矢公誠之念以受
  上天之恩著照王大臣等所請宣付史館俾世世子孫臣民恪遵朕訓以綿福澤
  九月庚寅
  上諭内閣今年八月十九日地動朕恐懼修省以凛天戒並将夏秋以來朕躬静攝不能勤敬如前以致上干天和引過自責曉諭天下今經一月矣地氣尚未全寧又值兩次隂雨朕軫念露處之民恫瘝乃身未嘗不願與之共此苦也惟是天地之災祥皆由於人心之感召朱子曰吾之心正而天地之心亦正吾之氣順而萬物之氣亦順然則天地之心安有不正者其或有不正乃從人心之所感天地豈有降災於人之理也尚書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善惡之報如影随形是人人有感格天地錫福降殃之理遇災而懼上下貴賤當同此心乃顯而易見之理也當地動之日朕偶先登舟是以並未受驚即既動之後城内宫中及圓明園宫眷子孫長幼内外侍從數百人悉皆安吉豈非
  上天示儆之中仍賜䕶佑耶今者地動之象久而未定雖當日曽經
  皇考訓諭曰大動之後必有微動康熙十八年地動至一月有餘又曽見書籍記載明成化時地動至二十三日是地動經月之乆亦向來之所有者然虔修人事以轉移
  天心必須君臣上下各殫其誠悃朕身居帳幕之中寤寐悚惕寝食靡寧者已一月有餘矣願爾大臣官員士庶兵丁等人人誠心感激
  上天示儆之深恩返衷自問思過省愆不但惡事邪念急宜掃除即怨尤抑鬱之心亦當屏絶則
  天高聽卑必垂照察不但地土寧静共獲安居且可永免上帝之譴責斷無再罹險阨之虞也朕非以地動之異諉過於臣工黎庶也朕之平生先責己而後責人先自勉而後共勉願天下臣民共知朕心
  雍正九年辛亥六月壬寅
  上諭内閣今年仲夏以来京師雨澤愆期目前甚覺亢旱朕於宫中齋心虔禱尚未仰蒙
  天降甘霖展轉思維從來
  上天之錫福降災悉由於人心之感召尚書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古人又曰福之至也人自生之禍之至也人自成之盖
  上天慈愛為心斷無降災於人之理其遭值水旱饑饉者皆由天下人之自取所當恐懼修省以凛
  天戒若因此而或生怨尤之心則其獲罪更大而為無忌憚之小人矣朕深明此理時刻自儆切切兾望天下臣民共修趨吉避凶之道以承受
  上天之恩數年以来諭之詳矣今兹亢旱之象或由於朝廷政事之有闕或由於臣工職業之不修或由於士民心術之不善有一於此皆足以干
  天和而致祲沴儻有無知小人不察人事感召之故不知上天垂象之意狂肆㝠頑敢生怨懟則乖戾之氣自外生成
  上天雖欲寛宥而不可得矣朕兢兢戒懼夙夜靡寧再四推求欲得致旱之由急行改易凡属臣工均當撫躬自思何處不能稱職何事應當獲譴一一省察而悛改之至為士為民者雖無治人理事之權而舉念之純疵居心之善惡
  天高聽卑實垂照鍳茍無自作之孽必不遭難逭之條縂在吾君臣士庶各自捫心省愆思過勿推於他人而存自恕之念勿諉諸氣數而忘儆惕之心則和氣致祥時雨甘霖必仰邀
  上天之恩賜勉之勉之著将此㫖通行曉諭在京官弁兵民人等咸使知悉其近京省分若有缺雨之處著一體宣示
  雍正十年壬子正月乙亥
  上諭内閣京師自冬及春未得雨雪畿輔地方及近京各省雖有奏報得雪者亦未普遍霑足因思上年十一月十五日月食據欽天監觀𠉀曽引占書燕趙旱禾麥有傷之語朕心甚為憂懼擬於正月祈榖之期虔禱
  上帝以迓
  天和後因朕躬偶感風寒醫家奏請避風静攝是以未曽躬親祀典此心愈加乾惕惟兹數月以来雨雪未降顯係
  上天垂象以示儆甚可畏也朕虔誠修省體察政治之缺失以期仰格
  天心大學士九卿等各宜恪慎齋戒至誠祈禱尤當洗心滌慮殫職奉公以為敬
  天祈福之本京師為四方輻輳之地民食浩繁更宜豫為籌畫至於該督撫等各自敬謹修省外所属地方雨澤之有無播種之遲早務期悉心訪察先事圗維儻二麥歉收必思患預防勿使黎民有乏食之虞方不負朕之委任儻有玩忽隐飾等𡚁經朕訪聞必加嚴譴内外大臣等領此諭㫖務在實心奉行不必以空言覆奏
  五月丙子
  上諭内閣商書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此甚言自作孽之不可也
  天心仁愛必不作孽於人凡禍福災祥之來皆由人事之感召而
  天本無心也即如地方之水旱災荒必有所自或由於朝廷政事之缺失或由於臣工職業之乖差或由於有司教令之煩苛或由於民間風俗之澆薄有一於此皆足以干
  天和而致沴戾是以數年来每當晴雨不時朕必虔心修省思過省愆切諭大小臣工戒懼悚惕以凛
  天戒但思天下人民衆多良頑不一或有愚昧無知因饑饉困厄而生愁怨之心者夫平時心術詐偽習俗乖張仰蒙
  上天垂象示儆而又不自改悔轉相怨懟竟忘
  上天降罰之由来視為己身無辜而獲譴者背
  天逆理莫此為甚朕即修省祈禱亦未必能代伊等觧免而寛其罰也每見一州一縣之中相隔不逺而雨澤多寡不均收穫豐歉各異此即顯而可見者朕並非諉其責於天下臣民也臣職之有虧民風之不厚皆朕之過所望天下臣民遵朕訓諭各盡其道以為敬
  天之本偶逢旱潦逾加悚惕寤寐之中不敢有幾微怨望不平之意如此則和氣致祥必能轉災為福思之勉之
  八月己巳
  上諭山東廵撫岳濬今嵗春月東省郡邑雨澤愆期而兖東二府為尤甚朕心憂慮遣官發粟糶賑兼施從前嗷嗷待哺之民有所倚恃心志安貼豫順之氣感召
  天和遂得連沛甘霖轉荒歉而為豐稔即目前之事觀之益知朕平日切切以天人相感之理訓示天下臣民者確乎其不爽也民為邦本食乃民天凡為官者思欲感召
  天和必以暢悦民情為本平時與百姓同其好惡不使閭閻有抑鬱之情偶值雨暘之不均旱潦之将兆即據實奏聞俾朕得早為百姓經營以為補救挽回之䇿在民則當安分循理共敦善良偶遇災祲即思招致之有由恐懼警惕不敢因困苦而生愁怨之心如此上下交修官民胥勉将見和氣致祥災沴不作比户享盈寧之福矣勉之勉之
  雍正十二年甲寅八月戊午
  上諭内閣從來天人感應之理捷於影響朕自臨御以來每遇水旱災祲即恐懼儆畏思政事之缺失虔加省改不肯諉其過於臣民惟是
  上天之降災往往畫地分疆廣狹不一有隣省倶獲豐登而一省獨遭荒歉者亦有通省皆收而一府一縣或一鄉一里獨罹災沴者此豈
  上天有所厚薄於其間哉或由彼地之文武官弁政令乖舛或由本鄉之人庶風俗澆漓其招致之由必非無故不可不敬凛
  天威上下各自省畏也即如雍正六年直隸通省地方收成豐稔惟宣化府所属之宣化懐来保安三州縣交界之處廣約四十里長約百里獨愆雨澤甚覺亢旱是年冬月他處皆得瑞雪而此地獨少此必地方文武大員不能妥協或無知愚民有干和氣之所致今年六月間又聞宣化地方苦旱七月杪又有被氷雹之處其大有如拳如鷄子者田禾多被損傷朕思氷雹雖北方所時有而宣化鄉村被災獨甚為近來所罕見可見
  上天垂象屢屢示儆於宣化者顯然若彼地官民或視為氣數之適然而不知恐懼戰慄思過省愆是不知敬
  天畏
  天而為無忌憚之小人矣其何以感召
  天和享百堂盈寧之慶乎著該部将朕此㫖通行曉諭宣属文武官員兵民著人人各自省疚共戴
  上天垂象示儆之意以迓将來時和年豐之福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八
<史部,詔令奏議類,詔令之屬,世宗憲皇帝聖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