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美堂後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美堂後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七

余妻之曾大父王翁致謙,宋丞相魏公之後。自大名徙宛丘,後又徙餘姚。元至順間,有官平江者,因家崑山之南戴,故縣人謂之南戴王氏。翁為人倜儻奇偉,吏部左侍郎葉公盛、大理寺卿章公格,一時名德,皆相友善,為與連姻。成化初,築室百楹於安亭江上,堂宇閎敞,極幽雅之致,題其扁曰「世美」,四明楊太史守阯為之記。

嘉靖中,曾孫某以逋官物,粥於人。余適讀書堂中,吾妻曰:「君在,不可使人頓有黍離之悲。」余聞之固已惻然,然亦自愛其居閑靚,可以避俗囂也,乃謀質金,以償粥者。不足,則歲質貸。五六年,始盡讎其直。安亭俗呰窳而田惡,先是,縣人爭以不利阻餘。余稱孫叔敖請寢之丘,韓獻子遷新田之語以為言,眾莫不笑之。余於家事,未嘗訾省,吾妻終亦不以有無告,但督僮奴墾荒萊,歲苦旱而獨收。每稻熟,先以為吾父母酒醴,乃敢嚐酒。獲二麥,以為舅姑羞醬,乃烹飪。祭祀、賓客、婚姻、贈遺,無所失。姊妹之無依者,悉來歸。四方學者館餼,莫不得所。有遘憫不自得者,終默默未嘗有所言也。以余好書,故家有零落篇牘,輒令裏媼訪求,遂置書無慮數千卷。

庚戌歲,余落第出都門,從陸道旬日至家。時芍藥花盛開,吾妻具酒相問勞。余謂:「得無有所恨耶?」曰:「方共采藥鹿門,何恨也?」長沙張文隱公薨,余哭之慟,吾妻亦淚下,曰:「世無知君者矣,然張公負君耳!」辛亥五月晦日,吾妻卒,實張文隱公薨之明年也。

後三年,倭奴犯境,一日抄掠數過,而宅不毀,堂中書亦無恙。然余遂居縣城,歲一再至而已。辛酉清明日,率子婦來省祭,留修圮壞,居久之不去。一日,家君燕坐堂中,慘然謂余曰:「其室在,其人亡,吾念汝婦耳!」余退而傷之,述其事以為《世美堂後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