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魏公譚訓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録 丞相魏公譚訓 卷第一
宋 蘇象先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舊鈔本
卷第二

丞相魏公譚訓卷第一

象先自少不離祖父之側元祐丙寅祖父為天官

 尚書居西岡楊崇訓之故第祖父以南軒為書室

 誤大案列書史於前又置小案於椅間俾象先侍

 坐每至夜分退而記平日教誨之言作談訓百餘

事後三年祖父執政無復𭧽時閒暇又十有二年

捐 --捐館於潤又十有九年象先在鎮江卧病閱五年

靖康元年偶記舊稿而散失脫落尚多遺𨓜

廣而續之凡三百餘篇分為十卷以見一日未常

 忘祖訓而諄諄之誨不可無傳也

 國論      國

祖父嘗云 仁宗皇帝恭儉莭用常服練素不御珍

竒臨天下四十年未常妄用一錢常云平生無𠩄好

惟修唐書及製雅樂官吏廩稍增秩賜金帋札雌黄

金石絲竹之費不過数十萬緡為異時一日宴樂之

費爾

祖父為吏部尚書因轉對建言國朝典章大抵沿襲

唐舊史官𠩄記善惡咸備乞詔迩英臣僚采錄新舊

唐書中臣主𠩄行日進数事以輔聖學有詔經筵官

遇非講讀日進漢唐故事二條

祖父云國家𠩄以太平百三十餘年而因内外無患

者只由家法好謂宗室戚里不預政后妃王姬無私

謁公族無驕陵世禄之家守禮法至

神宗皇帝詔駙馬都尉不升行尤足以風勵天下矣

元祐中進用執政多取濮議䑓諫吕微仲范堯夫傅

欽之趙大𮗚皆是也趙以戸部侍郎為簽樞於是濮

議無不大用矣 宣仁聖意頗惻然以經義人情揆

之歐公之論為中理公平生不甚留意禮經常與祖

說濮議事尤不平皇伯之說自云某平生何嘗讀

儀禮偶至書院中見學生有之遂取而讀見為人後

者為其父齋衰杖期云云其言與修意合由是破諸

異議自謂得之多矣

髙祖太師知復州初應賢良方正進卷 --卷(⿵龹⿱一龴)者百餘人為

天下第二被召會罷六科嘗𨖟乘輿上書言丁謂專

權𭧂横宜正典刑 真宗召入賜食學士院給筆札

使盡言之俄亦報聞

曾祖内翰景祐中自太常博士應制舉極言時政得

失與吴春卿同中初考三上覆考陞春卿

曾祖第四等詳定從覆考授祠部貟外郎通判洪州

不十年入翰林為學士初既覆考作两絶句其畧云恠問淄川等第移是也

祖父言吾在金華每進對至弭兵息民則必反覆條

奏援引古義以為人主聪明不可有𠩄嚮有𠩄嚮則

有偏有偏則為患大矣以是心應是事則天下無不

治矣

祖父元豐初使虜囬陛對 神宗問虜中山川形𫝑

人情向背 祖父言虜講和日乆頗竊中國典章禮

儀以維持其政令上下相安未有離貳之意昔人以

謂匈奴直百年之運言其盛衰有数也 上曰虜自

耶律徳光何止百年祖父曰漢武帝自謂髙皇帝遺

朕平城之SKchar雖乆勤征討而匈奴終不服至宣帝時

呼韓單于稽首稱蕃唐自中葉以後河隍䧟扵吐蕃

憲宗每𭣄正𮗚政要慨然有𭣣復意至宣宗時乃以

三𨵿七州歸于有司由此觀之夷狄之叛服不常夷

狄之外復有夷狄出不繋中國之盛衰也 上深然

大人熈寕初太學對策頗言新法不便第二十二叔

亦偕試大人考第一叔父第五策既傳流執政以為

横議将究治其言乆之而𥨊𤢜罷考官直講焦千之

顔復数人而已

祖父常言吾生平未嘗以私事干人至於陛立奏對

惟義理之言故歴事四朝中間雖𨗇謫不愧扵觀過

祖父知滄州陛辭上曰卿又當逺守如卿宜在朝廷

朕知卿乆矣每欲用卿輙為事奪豈非命耶祖父曰

非敢言命乃臣愚戅自取上曰如卿直道乆而自明

因語及偏親留京師未能偕行上曰卿母誰氏具以

對上曰是 仁宗天聖間侍從耶祖父曰臣外祖天

聖間以直昭文館知廣州罷還不市南物輦俸餘見

緡過嶺 仁宗聞之即日擢知制誥上曰清莭過扵

馬援矣宜其有賢女也故謝表云憫臣之数竒多難

時軫淵衷謂臣以直道自明屡形天語初陳龍圗為

舘職十数年不遷居䘮時士大夫有致賻者公不拒

服除知廣州罷官不市南物既輦俸餘過嶺半以償

贈賻者半以班宗族之貧者故上有馬援之語

祖父拜尚書左丞是時韓師朴同知樞宻院許冲元

為右丞皆先入舊制左右丞同知樞宻院以除授先後為立班之次

詔祖父立班在韓上許在韓下可見 宣仁 哲

眷注之意踰年遂拜右僕射㑹牽復前侍御史賈易

知蘇州争不决至論扵上前祖父曰易與臣本無雅

故以其為御史不避𫞐要號為敢言又法應牽復既

已為監司矣乃除蘇州則是雖更赦反下遷兼其餘

當牽復者甚衆使人人如易則赦令為虚文矣衆欲

加易以舘職祖父亦為不可有㫖再議而御史楊畏

来之邵以為稽留詔命又言知杭州待制林希禮部

侍郎張巘閻木自太學博士𨗇太常博士鄒浩自許

州教授𨗇太學博士以為交結子弟祖父聞之即日

歸私第稱疾辭位二府諸公相過蘇黄門云莫湏翌

日見上少叙陳然後求罷貴全進退之禮祖父言宰

相一有人言乃是物議不𠃔豈有觧紛之理三上不

𠃔陛對𠕂上一札力辭老病乃罷為𮗚文殿大學士

集禧𮗚使國史本傳言與同列議事不合鋭然求退

云云然𠩄言数人者皆名賢𮗚過知仁可以無愧矣

㤗陵既親政畏等首論二蘇不遺餘力相⿰糹⿱𢆶匹南𨗇權

輿於楊氏也 祖父執政時諸公奏對惟白 宣仁

 哲宗有言㦯無對者祖父奏事 宣仁必再禀

哲宗有宣諭必告諸公以聴聖語 哲宗盖黙識之

罷相後 哲宗親政張商英為御史常論列元祐執

政至祖父上曰蘇某知君臣之禮與他人不同祖父

在元祐間不取諸公太紛紛常云君長誰任其咎耶

祖父自元豐中滄州被召修官制陛對日 上曰自

北虜通好八十餘年故事式儀遺散者多每使人来

生事無以折正朕欲裒集國朝以来至昨代州定地

界文字以𩔖編次為書使後得以稽㩀非卿不可然

此書浩繁卿自度幾𡻕可成祖父曰臣願盡力二年

上曰二年了得甚善因令置局於樞宻後𠫊仍辟官

檢閱文字如期書成親筆賜名華戎魯衛信錄至奏

篇上上讀序引大称賞曰正𩔖序卦之文書成使官

属王汝翼同上殿捧書進呈上自令一内侍捧之同

入禁中留書御榻王汝翼面賜六品服皆非故事盖

舊制書成進呈訖下殿至閤門方進入而 神宗未

嘗輕賜予也元豐五年為北虜賀正館伴使虜使鄭

顓明辨有才智上命副使張山甫喻以近命蘇某修

信錄欲重两朝盟好之固顓感激称謝見祖父益恭

遜私覿禮物皆異常時上遣使喻㫖曰聞虜使以卿

儒學醖藉贈遺特殊今以小龍茶瑠璃器賜卿可予

之以荅其意顓復遺異錦一端即日進之後因奏事

語及上曰禁中𠩄無也

祖父元祐中被召重修渾儀置局辟属扵印經院以

吏部令史韓公亷為管勾製造公亷天性機巧知天

文暦算製器尚象無不精巧與祖父意合及成奏之

 二聖臨𮗚称賞紹聖中日官言其非是詔近臣覆

視視以其法為宻不可改也當是時更張元祐事無

復餘藴𤢜渾儀不能改革

祖父嘉祐中奏詔同修本草圗經時掌禹錫大卿為

官長博而寡要昧扵才識筆削定著皆出祖父之手

祖父知滄州 神宗方修官制一新政典祖父被召

同詳定每有𠩄擬令樞宻承㫖張成一就第訪問無

不嘆美而從之文潞公常謂祖父今之魏相也𠩄謂

好𮗚漢律令便宜章奏可以㫁國論矣

王欽(⿱艹石)定天書制度禮儀蔚縟時議譏之初天書未

之降也 真宗訪其事於宰相王文正文正曰聖人

以神道設教亦𠩄以行𫞐也上意遂定㦯以文正為

将順議者以謂自 太祖革命雖規模宏逺而日不

暇給 太祖功成治定而河東猶拒命車書未一

真宗之初北虜有澶淵之役人心未寕㦯假天命以

鎮拊之𠩄謂神道設教非志於将順也

祖父𫞐知審刑院時知金州張仲宣坐枉法𧷢罪至

死法官援李希輔例貸死杖脊黥⿰𥘈籴海島祖父奏曰

希輔仲宣均為枉法而情有輕重上諤然曰枉法豈

復有輕重先祖曰希輔知台州受賕数百千額外度

僧仲宣則以𠩄部金坑𤼵檄廵檢躰究無甚利土人

惮興作遂以金八两求仲宣不差官比較止係違令

可比恐喝條耳故於枉法為輕上曰免决黥之如何

祖父曰士大夫有罪可殺則殺之古者刑不上大夫

今仲宣官五品有罪得乘車今貸其死而黥之使與

⿰𥘈籴為伍𠩄重者汚辱衣冠頋其人無足矜上咲曰

惡傷其𩔖君子之用心也免决與黥流嶺外自是為

例有三免之恩

祖父元祐中為吏部尚書時宰執陳乞恩例居在部

之上裁造院闕當用知州人時有以本資投状者而

執政子以初任監兼當得之祖父具陳超踰太過孤

寒被抑太甚乞為定制超除不得過三等從之遂為

定令既而祖父執政乆不用恩例踰年伯父以通判

射布庫叔父以幕職官射⿰氵⿱口肎州推官而已

祖父元祐二年四月除尚書右丞吕司空奏方有族

人訴昭穆事在省遂改命王正仲五年三月方左丞

八年三月罷右僕射為集禧觀使

紹聖中蔡衡州重修𥙿陵寔錄其叙吴丞相言充在

政府数言新法不便又多荐引王安石𠩄斥退之人

司馬某吕某晦叔韓某持國蘇某等吴雖為相未乆

其𠩄施設天下属望以為賢相一時荐引者皆⿰糹⿱𢆶匹

為賢輔此事過扵張説識㧞房太尉張曲江矣方熈

寕之初 神宗梦以項安莭為相翌日追班簿及吏

部名籍閱視無有也既又稽考太學士人姓名亦無

之久之吴相寖被知遇常以疾在告既出上偶問以

疾状吳對頸項間有贅瘤近疾作甚不能轉側上亦

悟昔日之梦眷注日𨺚遂冠台席豈偶然耶惜乎其

嗇扵命也時又方之楊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