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魏公譚訓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丞相魏公譚訓 卷第七
宋 蘇象先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舊鈔本
卷第八

丞相魏公譚訓卷第七

 善言      鍳裁

 㳺從      薦舉

吴丞相與祖父相知特深祖父為開封尹舉孫莘老

自代辟劉莘老為府推官後見吴吴曰舉二莘老甚

祖父使虜過北都潞公為尹禮意𨺚異窮冬盛寒必

達旦每至夜分即呼工伎逼𠫊奏樂初疑其喧憒不

喜𠩄以乆之乃悟近𠫊多籸燭可以附炎欲加䘏而

不欲為例特設故也乃知前軰事事有智

祖父常云人生在勤勤則不匱戸樞不蠧流水不腐

此其理也

祖父常言平生未嘗處妻家雖偶然不可為常每常

戒子孫勿逺親庭而淹泊妻室也

杜和叔祁公之子公惟一子以公致政除南都倅

使侍親側

祖父為留守推官杜荐改官以溢格不用 仁宗時

選人引見上親視其閥閲一士人舉官二十員上駭

訪之乃執政之甥止與循資曰(⿱艹石)不沮止寒士何由

進故改官而荐章多者皆自削其名其後祖父為右

丞相杜以正卿致仕以中散大夫歸元符三年象先

調廬簽過宋杜年八十聪明不衰説𭧽時事亹亹不

已親至河亭相訪時已四月猶致山藥数秤俾供甘

㫖手書作簡如少年茟跡

范堯夫宰㐮邑興修公宇宏麗壮𮗚如大郡府不免

科買材木瓦甓膠漆之𩔖用民財力為多䋲之以法

殆以祖父為府界提㸃同寮與府官多窺伺之祖父

力為保全極口借譽荐之扵朝范感激不已後每有

書皆親札前幅書年月称門人

祖父既為孫趙二公及諸内相𠩄荐文継先世上問

誰人子執政具以對時方患舘職員冗如梅堯臣宋

敏修皆同時被舉試入䓁止得出身㦯陞任𤢜祖父

奏章上 仁宗即令與舘職曽祖常謂祖父二百口

之長也迨祖父居潤聚族建第不啻二百口盛文肅

来謁曽祖見祖父與叔祖皆㓜稚拊其首曰人丁強

壮初髙祖既令曽祖裁啟見盛公時盛知揚州曽祖

丁劉夫人SKchar未常出不得已謁見公大喜相與如平

交遂留居於維揚闢衙東門仗舍俾居奉几筵其屋

至今存焉

盛文肅公善𦸼鍳知人之貴賤壽夭盖左氏𠩄書之

遺法也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有鄭州推官夏有章来謁才雋可爱

又善為詩公待之甚厚留連燕飲累日夏感公頋遇

臨别獻書以謝而題其封曰圃田從事公一見即擲

還不復見夏不知𠩄謂惶駭不能進退懇郡寮覘公

意公曰此人必終于圃田從事矣某忝前軰今簡傲

如此志已盈滿其能乆乎未幾夏舉舘職㦯言其無

行報罷竟以奉寕幕直國子講以卒此與左氏視髙

歩逺志不在盟受玉髙卑可樂而哀以卜人之死生

存亡利害禍福者何以異也

曽祖亦得盛公𦸼鍳人物之理初見富公未許台輔

一日早朝天驟雨持盖者不至衣已沾𣺯乆之乃来

公不問色亦不變曽祖謂祖公曰人言彦國必為公

輔今日𮗚之非妄也

曽祖為太常博士韓康公方年少同祀祭致齋太廟

一見許以公輔後康公見祖父曰某受知先公最在

衆人之前也

祖父少時従舅陳孟陽善相謂祖父曰吾甥神采秀

㧞風SKcharSKchar竒當為台輔然眉重壓神中年後有喜必

SKchar眉為之灾也陳亦有詩名髙士也老牓有官有

集行于世

祖父亦得文肅𦸼鍳之法治平中見范堯夫以謂必


有名位范罷帥而蹇馬羸僕處之怡然期范必作宰


元祐八年祖父罷相范再入復拜相

宋元獻自安州赴開封試良玉不𤥨賦重疊用名字


既悟𨗇南薫門外将治歸装胥偃内翰為舘職主文


柄挟卷 --卷(⿵龹⿱一龴)厠上改藴精二字以第一處之及榜将出使


其僕入偵誰為觧元者僕奔告曰秀才為觧元宋不


知𠩄以乆乃知之胥既改謄錄卷 --卷(⿵龹⿱一龴)而真卷 --卷(⿵龹⿱一龴)送武成廟


乃使刁景純往改之時天大雨刁著水屐混渾扵羣


胥中得卷 --卷(⿵龹⿱一龴)改之宋遂無虞既殿試景文為第一以其

弟也又方州貢士遂以開封觧元為状元景文降十

名元獻不十年位致公輔

祖父常云蘇子瞻有盛名而退無自矜之色此為過

祖父常云凌夫人早世貴公大族争𣣔⿰糹⿱𢆶匹室祖父悉

謝之向傳範為南都留守祖父在幕中請妻尤迫及

納幣辛氏辛外祖為駕部貟外郎畧無聲援士論甚

祖父云吾不好飲酒特嗜茶故吏惟孟安序朝奉分

寕人𡻕以𩀱井一斤為餉知吾無苞苴之饋也又為

陸農師作誌銘每𡻕以日注一斤為濡潤不亦清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