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痛恨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人痛恨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
——答《东京朝日新闻》记者
作者:孫中山

    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

      兹承贵记者问:“中国人何以恨日本之深,及有何法以调和两国感情?”予当竭诚以答,并以此告吾日本之故友。


      予向为主张中日亲善之最力者,乃近年以日本政府每助吾国官僚而挫民党,不禁痛之。夫中国民党者,即五十年前日本维新之志士也。日本本东方一弱国,幸得有维新之志士,始能发奋为雄,变弱而为强。吾党之士亦欲步日本志士之后尘,而改造中国,予之主张与日本亲善者以此也。乃不图日本武人逞其帝国主义之野心,忘其维新志士之怀抱,以中国为最少抵抗力之方向,而向之以发展其侵略政策焉。此中国与日本之立国方针,根本上不能相容者也。


      乃日本人之见解则曰:中国向受列强之侵略矣,而日本较之列强无以加也,而何以独恨于日本尤深也?呜呼!是何异以少弟而与强盗为伍,以劫其长兄之家,而犹对之曰:兄不当恨乃弟过于恨强盗,以吾二人本同血气也。此今日日本人同种同文之口调也。更有甚者,即日本对德宣战,于攻克青岛之时,则对列强宣言以青岛还我;乃于我参加欧战之日,则反与列强缔结密约,要以承继德国在山东之权利。夫中国之参战也,日本亦为劝诱者之一也,是显然故欲以中国服劳,而日本坐享其利也。


      此事以中国人眼光观之,为何等之事乎?即粤语所谓“卖猪仔”也。何谓“卖猪仔”?即往时秘鲁、智利、古巴等地垦荒乏人,外洋资本家利<用)中国人之勤劳而佣值廉也,遂向中国招工。乃当时海禁未开,中国政府禁工出洋,西洋人只得从澳门招工,每年由澳门出洋者以十数万计。此等工人皆拐自内地,饵以甘言厚利,诱以发财希望,而工人一旦受欺人于澳门之“猪仔馆”,终身无从逃脱矣。而“猪仔头”(即拐卖工人者)则以高价售之洋人,转运出洋,以作苦工。工人终世辛劳,且备受种种痛苦,鞭挞残杀,视为寻常,是无异乳猪之受人宰食,故名此等被人拐卖之工人曰“猪仔”。曩者日本之劝中国参战,而同时又攫取山东权利,是何异卖中国为“猪仔”也。夫“猪仔”之地位固比家奴为尤下也。家奴虽贱,倘服务勤劳,奉命惟谨,犹望得主人之怜顾而温饱无忧也,而“猪仔”则异是。是故当时澳门之为“猪仔头”者,无论如何贪利,断不忍卖其家奴为“猪仔”也;必拐诱休戚不相关之人,而卖为“猪仔”也。以中国视之,则日本今日尚不忍使台湾、高丽服他人之务,而己坐享其利也,是日本已处中国于台湾、高丽之下矣。是可忍孰不可忍?倘以此为先例,此后世界凡有战争,日本必使中国参加而坐收其利矣,此直以“猪仔”待中国耳。尤有甚者,昔澳门之“猪仔头”亦不过卖人为“猪仔”,而取其利于洋人而已。日本今回之令中国参战也,既以此获南洋三群岛以为酬偿矣,乃犹以为未足,而更取山东之权利,是既以中国为“猪仔”矣,而犹向“猪仔”之本身割取一脔肥肉以自享也。天下忍心害理之事,尚有过此者乎?中国人此回所以痛恨日本深入骨髓者,即在此等之行为也。而日本人有为己辩护者,则曰日本之取山东权利,乃以战胜攻取而得者也。果尔,则日本何不堂堂正正向列强要求承继山东权利于攻克青岛之时,而乃鬼鬼祟祟于中国参加欧战之日,始向列强要求为酬偿之具也。夫中国尚未隶属于日本也,而日本政府竟已对中国擅行其决否之权,而且以行此权而得列强酬偿矣,此非卖中国之行为而何?


      夫此回欧战固分为两方面,旗帜甚为鲜明者也。其一即德、奥、土、布①,乃以侵略为目的者;其一英、法、美、俄,乃以反对侵略为目的者。故英、美之军在欧洲战场,战胜攻取,由德国夺回名城大邑,不啻百倍于青岛也,且其牺牲亦万千倍于日本也,而英、美所攻克之城地皆一一归回原主也。日本为加入反对侵略之方面者也,何得以战胜攻取而要求承继山东德国之权利耶?若日本之本意本为侵略,则当时不应加入协商国方面,而当加入德、奥方面也。或又谓中国于参战并未立何等劳绩,不得贪日本之功也。而不知此次为反对德、奥之侵略主义而战,则百数十年为德国侵略所得之领土,皆一一归回原主也。彼波兰、捷克二族亦无赫赫之功也,而其故土皆已恢复矣。我中国之山东青岛何独不然?且丹麦犹是中立国也,于战更无可言功,而德国六十年前所夺彼之领土今亦归还原主矣。是中国以参加战团而望得还青岛,亦固其所也。乃日本人士日倡同种同文之亲善,而其待中国则远不如欧美。是何怪中国人之恨日本而亲欧美也。


      日本政府军阀以其所为,求其所欲,而犹望中国人之不生反动,举国一致以采远交近攻之策与尔偕亡者,何可得也?是日本今日之承继德国山东权利者,即为他年承继德国败亡之先兆而已。东邻志士其果有同文同种之谊,宜促日本政府早日猛省,变易日本之立国方针,不向中国方面为侵略,则东亚庶有豸乎!


    孙 文

      注釋:

      据《孙中山先生答<朝日新闻>记者书》,载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上海《民国日报》第二版①

      ① 上海《神州日报》亦于同月二十四日(三)、二十五日(四)以《孙中山答<朝日新闻>记者书》为题连载,其内容文字相同。而日本报纸刊登该文更早,见二十二日《东京朝日新闻》所载《朝日记者□答□□ 中国□日本□对□□所怀□述□》,及二十三日《大阪朝门新闻》所载《日本朝野□愬□》。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