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共產黨對於時局的主張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1922年6月15日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编辑]

中國經過了幾千年的封建政治,人民生活基礎自來都建設在農業經濟上面,在這種政治經濟之下的人民,自然缺乏政治上的感覺力與組織力。一直到了十九世紀後半期,世界的資本主義的生產製度發達到任何國家都變了他們的市場,幾千年閉關自大的中國也受了這種勢力強迫的侵入。自從這種勢力侵入以後,中國曾行過幾次舊式的反抗,反抗失敗的結果,人民一方面因外來的政治力經濟力強迫的痛苦,一方面發見了舊政治的腐敗與缺點,漸漸覺悟非改良政治組織不足以抵抗外力,於是戊戌變法運動、君主立憲運動、辛亥革命運動漸次發生,這便是人民對於政治上的感覺力與組織力,漸次發展的明證。

因為人民受了外來的政治力經濟力壓迫的緣故,對於政治上的感覺力與組織力漸次發展,在封建政治下的改良運動便進步到民主革命運動,畢竟推倒了幾千年因襲的帝政。那次革命,在中國政治史上算是開了一個新紀元。

[编辑]

辛亥革命戰爭有兩個意義,一個是反對滿洲帝改之民主運動,一個是反對外力壓迫之自強運動。自強運動裡麵包含民族獨立及發展實業兩個主旨。所以辛亥革命戰爭,是適應近代由封建制度到民主制度,由單純商品生產製度到資本家商品生產製度之世界共同趨勢的戰爭,是在歷史進化上有重要意義的戰爭,不幸這種戰爭在中國,至今尚未能成功;所以末能成功之主要原因,是因為民主派屢次與封建的舊勢力妥協。清室退位,袁世凱因為財政困難及名義不正兩個原故,十分恐慌,而革命軍隊反屯聚南京,不敢渡江,革命軍領袖竟將政權交付反動派代表北洋首領袁世凱,這是民主派第一次因妥協而失敗。袁世凱取消帝制,南方護國軍的實權大半落在非革命的民主派手裡,遂將政權交付反動派代表北洋首領段〔段〕祺瑞,這是民主派第二次因妥協而失敗。此次徐世昌出走,政權若仍舊歸諸反動派代表北洋首領曹吳等之手,民主派若不堅守革命的方針而與軍閥妥協,必然是民主派第三次因妥協而失敗。民主派若永遠不能用革命的手段〔段〕從反動派代表軍閥首領手里奪得政權,必然是永遠失敗。

民主派失敗,便是人民不能脫離國際帝國主義及本國軍閥壓迫的痛苦。因為民主政治末能成功,名為共和國家,實際上仍舊由軍閥掌握政權,這種半獨立的封建國家,執政的軍閥每每與國際帝國主義互相勾結,因為軍閥無不歡迎外資以供其軍資與浪費,國際帝國主義在相當的限制以內,也都樂以金力借給軍閥,一是可以造成他們在中國的特殊勢力,一是可以延長中國內亂,使中國永遠不能發展實業,永遠為消費國家,永遠為他們的市常在這樣狀況之下的中國實業家,受外資競爭,協定關稅,地方擾亂,官場誅求,四方八面的壓迫,簡直沒有發展的希望;小工廠主小商人,受外貨及大資本營業的影響,漸次墜入了無產階級;手工業工人因為手工商品被外來機器品驅逐的緣故,大半流為失業遊民;農民因為物件〔價〕騰貴的緣故,漸次將自種地賣給地主;所有無產階級的工人農民以及無力避難的半無產階級的人,因為連年軍閥互爭地盤的緣故,無辜喪了無數的生命。軍閥政治是中國內憂外患的源泉,也是人民受痛苦的源泉,若沒有較新的政治組織——即民主政治,來代替現在的不良政治組織——即軍閥政治,這樣狀況是必然要繼續下去的。

[编辑]

民主政治當然由民主派掌握政權,但所謂民主派掌握政權,決不是在封建的軍閥勢力之下選一個民主派人物做總統或是選幾個民主派的人物組織內閣的意思,乃是由一個能建設新的政治組織應付世界的新環境之民主黨或宗旨相近的數個黨派之聯合,用革命的手段完全打倒非民主的反動派官僚軍閥,來掌握政權的意思。

民國元年孫黃到北京和袁世凱妥協了,由趙秉鈞組織內閣,趙秉鈞以次的閣員都是國民黨黨員,號稱民黨內閣,這是何等滑稽的民黨閣!民國二年宋教仁想依援國會多數黨勢力組織國民黨的政黨內閣,結果即不被刺,也必隨南方討袁軍同一失敗(二年討袁軍雖起於殺宋教仁及免李烈鈞等軍職,事實上是國民黨與袁世凱勢力絕對不相容之必然的現象)。國民黨失敗了,非革命的民主派(進步黨)態〔熊〕,樑等又組織了一個投機的政黨內閣,結果只受了袁世凱一場玩弄,徒然失了政黨的節操。袁皇帝死了,護國戰役中止。便在擁護袁皇帝的北洋軍閥勢力之下,拿恢復約法國會黎元洪繼任總統三件事算是共和再造;張勛復辟失敗以後,又拿北洋軍閥首領馮國璋繼任總統段祺瑞組織內閣為共和再造;這是何等滑稽的共和!我們須知道:每一個政治戰爭都有階級爭鬥和經濟改造的意義含在裡面,不單是幾個人進退的問題,第四階級對於資本製度的社會主義革命如此,第三階級對於封建制度的民主主義革命也是如此。我們又須知道:每一個戰爭所獲得的自由,都是極可寶貴的東西,都須有多量鮮血的代價才能夠換來的,決不是利用敵人勢力鼠竊狗偷可以得來的。所以映在我們眼中的民主派掌握政權,乃是一個階級推倒一〈個〉階級一個制度代替一個制度的意思,不是一個人代替一個人或是那幾〈個〉人代替那幾個人的意思。

[编辑]

真的民主派,必須有兩種證據表現於人民面前:(一)他的黨綱和政策必須不違背民主主義的原則。 (二)他的行動必須始終擁護民主主義與軍閥奮鬥。在這一點看起來,中國現存的各政黨,只有國民黨比較是革命的民主派,比較是真的民主派。他的黨綱雖不完全,而表示於公眾的三民主義和發展實業計畫,都是民主主義的色彩;他們的行為,除了革命運動以外,該黨議員民國元二年及六年在國會和敵黨抗爭的內容以及廣州政府不禁阻勞動運動和廢止治安警察條例廢止壓迫罷工的刑律等事,都算是維護民主政治的表示。但他們的黨內往往有不一致的行動及對外有親近一派帝國主義的傾向,對內兩次與北洋軍閥攜手;國民黨為保存他在民主革命上的地位計,這種動搖不定的政策,實有改變的必要。

[编辑]

現在有一派人主張總統復位恢復國會以維法統為解決時局之中心問題,其實是大謬不然。由根本上說起來,封建式的北洋軍閥不消滅,他們自袁世凱以至今日天天懷著牢不可破的“北洋正統”思想統治中國,有何總統國會能夠行使職權?由事實上說起來,從前信用末失任期未滿之黎總統並未能解決時局,現在之黎元洪在法律上確是任期已滿,無位可複;在政治上又萬不能不負解散國會釀成複闢的責任,忽然擁他復位,不但不能解決時局,而且將因此增加糾紛。國會不但延期過久已失代表民意的精神,而且其內部分裂,國民黨研究係政學會安福部交通係等分子,因政治上之利害感情,互相牽制,六年八年之爭持以及辭職取消新補等等議員資格問題,都各有相等的理由無法兩全,因此無論在南在北,終於不足法定人數,其自身已成不治之症,將何以解決時局?即讓一步說,總統是合法的,國會是可以足成法定人數的;然以一個不負政治上責任的總統和大半份失節敗行的國會議員,如何能夠創造民主憲法與民主政治?再讓一步說,即使他們以後不至於不負責任,不至於失節敗行,然而他們的命運都在軍閥卵翼之下,絕對不能有有力的民主主義的黨派與群眾為後援,何能裁制軍閥實行民主憲法建設民主政治?

法統之根據在約法,約法是什麼?全部約法除了把萬世一系的天皇換了由國會選舉的總統以外,都是鈔襲日本憲法,約法裡雖然也載了幾條人民之權利,同時又輕輕用“得依法律限制之”七個字打消了,這種法統不但我們不滿意,就是最近的廣東政府也不建設在護法上面了。況且現在主張“以恢復法統為解決時局之要圖”的人,就是當年破壞法統加入討伐西南護法的人,也就是此時在主張“北洋正統”的人,我們不知道這兩個“統”將如何並立?只要有武力在手破壞法統或恢復法統都可以因利乘便自由伸縮,我們不知道這樣隨軍閥愛憎為存亡的法統,有何神秘力可解決時局?

[编辑]

又有一派人主張聯省自治為解決時局之唯一辦法,其實這辦法之內容也決不是解決時局的辦法。在第三階級民主政治的理論上,聯省自治自然是沒有可以非難的地方,況且民國二年湖口之戰,導源於袁世凱任命汪端〔瑞〕闓江西省長問題,地方分權確是當時政治上重要爭點。國民黨失敗,袁氏專政,在野的政客幾乎一致主張聯邦制度,遂致袁氏下令查禁,稱聯邦為破壞統一——袁世凱的統一——的邪說;六年憲法會議,又因為地方制度問題,國民黨與進步黨爭持甚烈,北洋軍閥遂聯名呈請總統,以反對憲法上地方分權之故,請解散國會,南北戰爭由此而起;由這一點看起來,地方分權問題雖然不是政治糾紛之根本問題,自然也算是民國史上政治紛糾之一種,國民黨就是始終堅持地方分權,在政黨的態度上,我們也不能加以非難。但是我們所認為不違背民主主義的聯省自治,是由民主派執政的自治省聯合起來,組織聯省政府,來討平非民主的軍閥政府,建設民主政治的全國統一政府,結果仍是一種民主主義對於封建制度戰爭的形式,決不是依照現狀的各省聯合一聯省自治的政府和北京政府脫離就算完事,因為這乃是聯督自治不是聯省自治;更不是聯合盧永祥張作霖幾個封建式的軍閥就可以冒稱聯省自治的,因如這種聯省自治不但不能建設民主政治的國家,並算〔且〕是明目張膽的提倡武人割據,替武人割據的現狀加上一層憲法保障,總之封建式的軍閥不消滅,行中央集權制,便造成袁世凱式的皇帝總統;行地方分權制,便造成一班武人割據的諸侯,那裡能夠解決時局?

[编辑]

又有一派人以為吳佩孚不是反對民主主義的人,和別的賣國軍閥不同,而且有力量可解決時局。我們固然承認吳佩孚好過張作霖,但是我們要知道吳佩孚和張作霖都是妨礙民主政治的軍閥;我們固然承認吳佩孚是反對親日派的人,但我們知道吳佩孚的背後也有一種外國勢力,曹陸去了,將來又有繼起的人為吳佩孚向英美商量裁兵善後的大借款,我們固然承認吳佩孚倒張去徐是差強人意的事,但我們要知道此次戰爭明白表示的原因,起點於反對梁內閣,實現於奉軍入關,乃是為個人或直系受政治上的壓迫而戰,未嘗有絲毫表示為民主政治而戰。吳佩孚正在一面用兵對南,一方主張鞏固北洋正統,以取得和袁世凱段祺瑞相等的地位;用兵對南是敵視民主主義的行動,鞏固北洋正統即是擁護封建式的武人專政;他或者也有力量暫時解決時局,但恐怕更要因此釀成和袁世凱成功後段祺瑞成功後同樣更難解決的時局。

[编辑]

要解決糾紛的時局,必須由歷年許多糾紛的事件裡面分析出糾紛的共通病根所在然後才能夠找出到真能解決糾紛的道路。依這個方法我們可以列舉民國政治史上重大糾紛的事件如左:

  • 元 年
    • 民主〔所〕派舉兵革命;
    • 北洋軍閥力助清室討伐革命;
  • 二 年
    • 民主派因宋案及地方分權問題討袁;
    • 北洋軍閥擁袁南征;
  • 五 年
    • 北洋軍閥擁戴袁世凱稱帝;
    • 民主派起兵討袁;
  • 六 年
    • 民主派在國會力爭地方權,攻擊段〔段〕祺瑞;
    • 督軍團舉兵解散國會維持北洋系;
  • 七 年
    • 民主派起兵護法討段〔段〕〔者〕;
    • 北洋軍閥擁段〔段〕南征;
  • 九 年
    • 直皖戰爭;
  • 十一年
    • 奉直戰爭。

據上列的事實,民國十一年七次戰爭,前五次是民主派和北洋軍閥之理想及勢力衝突,後二次是軍閥內訌,這兩種糾紛的共通病根就是軍閥存在。解決糾紛的唯一道路只有打倒軍閥建設民主政治。

軍閥一日存在,不但他們對於民主派的戰爭不能停止,他們自身內訌的戰爭也不能停止;奉直還正在戰爭,直皖戰爭恐怕也就在目前,奉若勝了,張作霖和孫烈臣便又有戰爭,孫烈臣勝了,和吳俊升便又有戰爭,直若勝了,吳佩孚和曹錕或馮玉祥都又有戰爭,皖若勝了,皖與奉便又有戰爭,皖之中徐樹錚與盧永祥便又有戰爭,其他若甘肅,陝西,四川,湖南,安徽內部爭奪督軍總司令之戰爭,都已危機四伏。軍閥與戰亂如形影不相離,所以軍閥不消滅,不但好政府主義者所謂好政府無從實現,軍閥自身之壞政府,亦必日在不統一的動搖之中,而全國人民之產業生命,亦必隨而動搖而喪失。

[编辑]

好政府主義者諸君呵!你們剛才發出“努力”“奮鬥”“向惡勢力作戰”的呼聲,北京城裡僅僅去了一個徐世昌,你們馬上就電阻北伐軍,據中外古今革命史上的教訓,你們這種妥協的和平主義,小資產階級的和平主義,正都是“努力”“奮鬥”“向惡勢力作戰”的障礙物。軍閥勢力之下能實現你們所謂好政府的涵義嗎?你們現觀察現時京津保的空氣,能實現你們政治改革的三個基本原則和六個具體主張嗎?清室倒了,統一黨章秉〔炳〕麟等便急急主張和袁世凱妥協,反對繼續戰爭;袁世凱死了,流步黨梁,啟起〔超〕等便急急主張和段〔段〕祺瑞妥協,反對繼續戰爭,結果都造成了反動的變亂。你們(小資〈產〉階級的和平主義者)又那能不蹈此覆轍!

國民黨諸君呵!你們本是革命的民主主義者,應始終為民主主義而戰,寧可戰而失敗,不可與北洋軍閥妥協而失敗。民國元年因袁世凱宣誓擁覆〔護〕共和,你們和袁世凱妥協上了一次當;五年又以恢復約法國會等條件而與段祺瑞妥協又上了一次當;現在不可又以恢復國會法統廢督裁兵等條件而與北洋軍閥妥協了。在北洋軍閥,卵翼之下的約法國會將與五六年狀況何異?希望軍閥自己出來廢督裁兵,豈不是與虎謀皮?廢督改稱總司令,雲南四川湖南的現狀與前何異?軍閥間內訌甚烈,正在互相對壘,互相防制,無論那一方面都正在增兵,那一個肯裁兵自滅?從前徐樹錚〈說〉,“我也贊成裁兵,但必候我的兵練齊了再裁別的兵。”〈現〉在張紹曾說,“方今贛州一帶戰事方殷,豫亂雖平,伏莽未靖,沈遼負固,竊發堪虞,軍務既待肅清,各省宜有統馭,就直贛豫等省論,即或曹吳諸帥如自解職,試思四郊多壘,指揮究屬何人;”他們在實際上不能裁兵廢督的苦心,算是由這兩位北洋派代表人物老實說出來了。你們唯有一心完成你們民主革命的使命,勿為這些欺人的好聽的空話所誤!

農民工人學生兵警商人諸君呵!軍閥不打倒,廢督裁兵是不可能的;軍閥不打倒,想他們不強索軍費不擾亂中史及地方的財政秩敘〔序〕是不可能的;軍閥不打倒,想他們不濫借外債做軍費政費以增加列強在華勢力是不可能的;軍閥不打倒,想他們不橫徵暴斂想他們綏靖地方制止兵匪擾亂是不可能的;軍閥不打倒,工商業怎能發展,教育怎能維持和振興?軍閥不打倒,想他們不互爭地盤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互爭地盤戰爭一次,農人工人商人的身家性命便跟著犧牲一次,無辜的兵士警察便跟著身罹砲彈一次,他們戰爭無止期,我們要停止這種無止期的犧牲,只有加入民主戰爭打倒軍閥,沒有別種姑息的妥協的偽和平方法可以得到根本的真和平幸福的。一切小資產階級的學者政客,根據他們姑息的妥協的偽和平論,來反對民主戰爭,我們萬萬不可聽從。和乎自然是我們所不排斥的,但是虛偽的妥協的和平,愈求和平而愈不和平的偽和平,乃是我們所應該排斥的;戰爭誠然是我們所不謳歌的,但是民主主義的戰爭,減少軍閥戰爭效率的戰爭把人民從痛苦中解放出來的戰爭,在現在乃是我們不記〔能〕不謳歌的。

[编辑]

中國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軍,為無產階級奮鬥,和為無產階級革命的黨。但是在無產階級末能獲得〔受〕政權以前,依中國政治經濟的現狀,依歷史進化的過程,無產階級在目前最切要的工作,還應該聯絡民主派共同對封建式的軍閥革命,以達到軍閥覆滅能夠建設民主政治為止。我們目前奮鬥的標目〔目標〕,並非單指財政公開,澄清選舉等行政問題,乃以左列各項為準則:

  • (一)改正協定關稅制,取消列強在華各種治外特權,清償鐵路借款,完全收回管理權。
  • (二)肅清軍閥,沒收軍閥官僚的財產,將他們的田地分給貧苦農民。
  • (三)採用無限制的普通選舉制。
  • (四)保障人民結社集會言論出版自由權,廢止治安警察條例及壓迫罷工的刑律。
  • (五)定保護童工女工的法律及一般工廠衛生工人保險法。
  • (六)定限制租課率的法律。
  • (七)實行強迫義務教育。
  • (八)廢止釐金及其他額外的徵稅。
  • (九)改良司法制度,廢止死刑,實行廢止內〔肉〕刑。
  • (十)徵收累進率的所得稅。
  • (十一)承認婦女在法律上與男子有同等的權利。

上列各項原則,決不是在封建式的軍閥勢力之下可以用妥協的方法請求得來的;中國共產黨的方法,是要邀請國民黨等革命的民主派及革命的社會主義各團體開一個聯席會議,在上列原則的基礎上共同建立一個民主主義的聯合戰線,向封建式的軍閥繼續戰爭;因為這種聯合戰爭,是解放我們中國人受列強和軍閥兩重壓迫的戰爭是中國目前必要的不可免的戰爭。

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PD-icon.svg 本作品現時在大中華兩岸地區因著作权保护条款过期而处于公有领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司法管辖区为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和中华民国的《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條(目前司法管辖区为台澎金马地区),所有著作权持有者为法人的作品,在首次发表50年后,或者从创作之日起50年未发表,即进入公有领域。其他适用作品则在作者死亡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法人作品应满足三点要求:(1)由法人(或其他组织,以下简称“法人”)主持创作,而非工作人员自发进行;(2)创作思想及表达方式体现法人意志;(3)由法人负责,而非执笔者。(详情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发表时间:1922年6月15日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