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之主张 1924年11月19日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对于时局之主张

(载于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出版的《向导》第九十二期)

[编辑]

  此次北京政变之后,在国内政象上,一方面表现出反直派在北方之胜利,将回复到直皖奉直战前安福交通执政的局面,一方面表现出直系在中部仍保有其地位;同时,在外交上,一方面表现出英美帝国主义者不能独力挟曹吴攫取全中国,一方面表现出日本帝国主义者也没有挟段(祺瑞)张(作霖)统一中国之可能。

[编辑]

  帝国主义者宰制中国之企图,约分为三时期:第一时期是所谓瓜分政策,由帝国主义的列强协议在华势力范围之划定,华盛顿会议以前,均属此时期;第二时期是所谓共管政策,由英美法日等帝国主义者协力共同宰制中国,自华盛顿会议至今年七月伦敦会议,均属此时期;这两种政策,均因为帝国主义的列强间在华利害之冲突不能成为事实,遂进入第三〈时〉期,即现在之分立政策。

  这种分立政策,和第一时期不同者,只是不取列强间协定形式及表面上避去瓜分之名,而实际上乃是帝国主义者各在其势力范围内——日本在北方,英国在中部,法比在其他方面,——集中当地军阀之力,由经济的支配权力,进而各造其自己支配的政治机关,实行分裂中国。

  独有后到的美国,一面因为其国内经济力特别优裕——余资余货——之故,一面因为在中国尚未有独占的势力范围,遂极力鼓吹什么“在华开国际会议讨论施行于中国之一种道威斯计画”,以图寻得相当的机会与工具——游移于英日帝国主义之外的军阀,达到其以经济力宰制全中国之野心。

[编辑]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此时不得不大声疾呼,警醒国民,勿固执从前的预料与恐怖,以为帝国主义者宰制我们只有瓜分与共管两个死板方式,应该觉察他们希图宰制我们的别有新而更毒的方式:分立或道威斯计画。前者比后者更有实现之可能,其危险更迫在目前。此种政治的分立,即是国家的民族的分裂,也即是帝国主义者瓜分中国的计画之实现。挽救此迫在目前的危机之方法,不是各省军阀的和平会议或国是会议,也不是几头元老的善后会议,乃是本党去年北京政变时所主张的及中国国民党现在所号召的国民会议。只有这种国民会议才可望解决中国政治问题;因为他是由人民团体直接选出,能够代表人民的意思与权能。

  我们希望国民党领袖们努力号召全国人民的团体,促成此国民会议,并须努力使他们所主张的国民会议预备会急速在北京召集,更应极力反对军阀们拿什么各省军民长官会议来代替此会,执行此会职权。此预备会之任务不但是筹议〔备〕国民会议,我们更应号召各阶级的民众及与各派帝国主义者尚无确定的关系之武力,拥护此预备会,在正式政府未成立以前,即为临时国民政府——号令全国的唯一政府。

  此临时国民政府(一)为挽救帝国主义者分裂中国之危机而成立,自应不妥协的打破各派军阀勾结帝国主义者分裂中国之势力;同时,也应杜绝帝国主义者勾结军阀借口援助中国统一实行其道威斯计画之阴谋。(二)依赖各阶级的民众及与帝国主义尚无确定关系的武力之拥护而存在,至少也应采用国民党政纲为施政方针,方能得农工兵等民众的同情。

[编辑]

  此临时政府如果成立,本党当然不能妄想他是国民革命左派的政府,或甚至还不是中派;然而我们却准备赞助他,只要他确能防止帝国主义者分裂中国或共管〈中国〉之阴谋,只要他确能镇压一切反革命的军事行动,只要他不防〔妨〕碍一切平民参与政治之机会。

[编辑]

  为全民族的解放,为被压迫的兵士农民工人小商人及知识阶级的特殊利益,本党将向临时国民政府及国民会议提出目前最低限度的要求。同时本党认定拥护这些要求,是一切人民及其代表之责任,尤其是国民党之责任。要求如下:

  (一)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第一重要是收回海关,改协定关税制为国定关税制;因为这是全民族对外的经济解放之唯一关键。

  (二)废止治安警察条例及罢工刑律,保障人民集会结社出版言论罢工之无限制的自由权;因为这是人民对内的政治解放之唯一关键。

  (三)全国非战时的常备军,均以旅长为最高级军职,废除巡阅使督军督理督办总司令检阅使护军使镇守使军长师长等军职;因为这是杜绝军阀势力集中盗国乱政之重要关键。

  (四)军阀之祸,罪在最少数高级军官,失业入伍的兵士们所受压迫与困苦,与其他一切平民等;今后旅团司令部,应采用委员制,军饷公开;应改良现役兵士之生活及教育;兵士退伍,须给以土地及农具或他种确实可靠的生活。

  (五)规定最高限度的租额,取消田赋正额以外的附加捐及陋规,谋农产品和他种生活必需的工业品价格之均衡,促成职业的组织(农民协会)及武装自卫的组织,这都是农民目前急迫的要求。

  (六)八小时工作制,年节星期日及各纪念日之休假,最低限度的工资之规定,废除包工制,工厂卫生改良,工人补习教育之设施,工人死伤保险法之规定,限制童工之年龄及工作时间,女工妊孕前后之优待,这都是工人目前最低限度的要求。

  (七)限制都市房租加租及建设劳动平民之住屋。

  (八)没收此次战争祸首的财产,赔偿东北东南战地人民之损失及救济北方水灾。

  (九)各城市乡镇之厘金牙税及其他正杂捐税,在国库收入无多,而小本营商者则因之重感困苦,宜一切废止。

  (十)废止盐税米税以裕平民生计。

  (十一)增加海关进口税,整理国有企业之收入,征收遗产税,征收城市土地税。此等大宗税收,不但足以补偿废止旧税——厘金牙税盐税米税田赋附加税及其他各种正杂捐税——之损失,并可用为补助退伍兵士失业贫民及推广 教育之经费。

  (十二)为保障知识阶级之失业及青年失学计,国家预算中,不得将教育经费移作别用,并应指定特种收入如收回庚子赔款等,为实行中小学免费优待小学教员及推广平民教育之用。

  (十三)妇女在政治上法律上经济上教育上社会地位上,均应与男子享平等权利。


  根据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出版的《向导》第九十二期刊印


PD-icon.svg 本作品目前因在中国著作权保护条款过期而处于公有领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司法管辖区为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和中华民国的《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條(目前司法管辖区为台澎金马地区),所有著作权持有者为法人的作品,在首次发表50年后,或者从创作之日起50年未发表,即进入公有领域。其他适用作品则在作者死亡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发表时间:1924年11月19日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