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关于政局的公开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关于政局的公开信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陈独秀
1927年6月4日

xxxxx

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鉴:

亲爱的同志!

中国革命正在经过一个危急的阶段,在这阶段中,革命必定遇到许多难关,并且要克服许多困难问题。目前根本的问题是怎样实施某种限度的土地改革,以满足已醒觉的农民群众之正当要求,而达到革命根基深人之目的。国民党革命的农民政策已经促起农民群众之奋起,实施这政策的时机已经到来。因为国民党是三民主义的革命党,他的历史上的职任,就是实行他的土地政策--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中国革命的将来,中国人民的命运,全靠贵党在此时期之坚决的行动:

土地改革刚才开始,就促进了反动分子之反革命行动。代表不劳而获的大地主阶级之封建军阀,已经起来实行用武力反抗农民。他们威吓国民党和国民政府,而欲加以破坏,--如果国民党和国民政府依然忠实于他们革命的主义,依然领导农民从事历史上的反封建势力之斗争。

军队中有些分子反对土地改革确是事实。不过整个的国民革命军并非--亦不能--反对农民的解放。兵士们大都是无地或贫苦的农民,他们不会很自觉的反对农民运动。如果兵士们对土地改革表示敌意,就是他们还没有觉悟他们仍在受军队中反动分子的剥削。以兵士论,革命军在客观上应当是一个土地革命的军队。大多数的下级军官也是从中等阶级招募来的,他们也是被剥削者,被压迫者;国民革命并妨害不着他们的财产,他们必不以行动来保护豪绅大地主的政权和利益。现在把持一切政权和特殊权利的是豪绅和大地主。他们消灭之后,经济的关系和政治的权利一定要民权化。所以土地改革,不但不妨害城乡的中等阶级,并且可以解除他们的经济的停滞,给他们以政权。如果将这一点给他们说明白,革命军中之下级军官一定很忠实的赞助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实行民权的土地改革政策。再者国民革命军的将领都是相信民主自由的革命领袖,对于土地改革定能拥护。

国民革命军的组织如此,整个的革命军决不能敌视土地改革。其绝大部分(兵士,下级军官,上级首领)定能拥护国民党和国民政府。那么,最少数的反动分子处于孤立的地位,如果他们有反革命的行动,不难一鼓荡平之。

在选择道路上国民党已无丝毫犹豫的余地。土地的改革是到革命之道路。反动军阀所取者是反革命的路。革命的国民党不可站在一个分歧的路口。反动的军阀已经公开的反叛革命(夏斗寅的叛变,长沙的政变可十足的表明这一点)。他们已经向工农运动宣战了。他们的屠杀工农群众,和张作霖,孙传芳,张宗昌,蒋介石,李济琛一模一样。他们要挟国民党放弃土地改革政策,以赚得大地主和劣绅的爱戴。他们侮蔑了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威权。长沙政变发生后,湖南省党部即被解散,并未得国民党中央的批准,擅自成立省党部(及所谓救党委员会)。打毁党校,劫夺前方购买军米之款项,国民政府所派逍之特别委员团中途被阻不得到长沙,并且自由派军队到各县屠杀农民工人学生妇女。

这是明白的反革命行动。少数反动军阀,背叛了国民党国民政府以及高级军事长官,而在湖南篡夺了政权。届民党的责任到此情形之下,非常明显,宜立即下令讨灭此少数叛徒,以维系其最高权威,还是和他们妥协?国民党如果采用第二种办法,国民党的历史,国民党的主义,国民党的政纲,都将推翻,将在国民党政治的生命发生非常严重的影响。湖南的反革命必须讨灭,迅速的行动已经十二分必要了。犹豫不决,必遗后患!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议采用以下的行动,削平湖南的反革命:

一、国民政府明令宣布长沙叛徒许克祥等所组织之委员会系反革命,并令军队联合革命的民众共同推翻之。

二、解散叛徒的委员会另委合法的省政府。

三、火速派兵讨伐叛乱,与唐总指挥以派兵之权削平之。

四、取消叛徒窃据之省党部,另由国民党中央下令改选新省党部行使职权。

五、国民政府明令宣布工农组织及共产党在湖南得享完全的自由。

六、武装农民以防御反革命叛乱之发生。

以此行动处置反革命,不仅湖南一省工农群众对国民党发生坚强的信仰,全国各地的工农,定要遥瞻国民革命的旗帜,认识国民党的党徽,为他们自由之标志。他们必定自己起来向国民政府之敌作战!

当大资产阶级封建反动势力和他们的军阀代表向国民革命反抗时,领导国民革命的国民党,一定要和民权主义的群众结成更密切的关系,促醒他们革命的觉悟,并领导着他们大胆的向反革命进攻。当反动分子以公开的反叛行动集合他们的力量时,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倘不果决的领导劳苦群众向反革命势力作殊死的革命战斗,则一切反革命势力得有更多机会放胆集合发展其势力向革命进攻,革命前途将陷于危险!谨致革命的敬礼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陈独秀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