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運動應取的方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勞動運動應取的方針
作者:蔡和森
1922年5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先驅
署名「和森」發表。

一、勞動運動的目的與原則[编辑]

  自近世生產的土地、工具、資本日日集中,歸最少數人私有後,最大多數的人就不能爲他們自己的消費而生產。最大多數的人要維持他們自己的生存,只有向占領一切生產手段的資本家賣力,才能得着少許工錢,去買生活的物質。由此資本主義的工錢勞動制,就成爲近世工人的鐵鎖。工人們不向資本家去賣力就只有餓死一條路!

  然則工人階級的命運,果眞只有「賣力」與「餓死」兩條路嗎?這兩條路是誰命定的,是八字或「上帝」命定的嗎?不是的;是資本主義的私有財產制命定的。然則工人階級要從「賣力」與「餓死」兩條路中解放出來,就只有根本推翻資本主義的私有財產制,將一切生產手段——即土地、資本——收歸社會公有,才能打破這把工錢制度的鐵鎖,而直接過那「爲消費而生產」的社會生活。

  「一切生產手段收歸社會公有」,這就是勞動運動根本的目的。

  但是怎樣能達到這個目的呢?惟一的方法,就只有實行階級爭鬥與社會革命。請看以下簡單的理由,就明瞭這種方法之適當而且必要了。

  近世資本主義的社會,是建築在「以資本掠奪勞動」的根本衝突之上的。這樣的衝突是怎樣一囘事呢?就是最大多數勞動者的生產品,歸最少數不勞動的資本家所占有。近世社會「勞」、「資」兩階級的關係就完全建築在這樣經濟事實的根本衝突上面。這樣的衝突,只有根本改造社會制度才能解決;調和妥協,是萬萬不能解決的。

  譬如「增加工錢」「減少時間」,這本是勞動運動迫切的急務;但這不過是工人階級在社會革命未實現以前,爲一天一天的生活所壓迫,不得不日日從事這種救急的要求運動罷了。每每要求一次,妥協一次,最好的結果,不過是資本家從這方面增加幾個工錢,從那方面抬高物價罷了。所以單靠這樣的運動,工人階級是永遠不能擺脫工錢的鐵鎖,逃出「賣力」、「餓死」的圈套的,換過說,就是工人階級永遠不能超出「工錢奴隸」的地位。

  故在社會革命未實現以前,一天一天的要求運動雖然是必要做的,但是要以階級爭鬥的精神去做,萬不要以階級妥協的精神去做。敵對階級之間,只有「戰勝」與「戰敗」可言,沒有「調和」與「妥協」可言。譬如這次總罷工,要求增加工錢若干,目的達到了,就是一次小勝利,沒有達到,就是一次小失敗。失敗了,固要抖擻精神再圖戰爭,就是勝利了也更要一息不懈,愈接愈厲。爭鬥一次,就要把範圍擴張一次,性質嚴重一次,戰鬥力團整並發揚一次,階級覺悟和階級抵抗顯著一次。由一地方一行業的爭鬥,釀成全國全階級的爭鬥,由繼續不停的階級爭鬥,釀成總解決的社會革命,實行取消階級,建築共同生產,共同消費的共產主義社會,工人階級從此完全解放,人類社會也就從此沒有「人掠奪人」的罪惡制度了。

  「由繼續不停的階級爭鬥,釀成總解決的社會革命,實行取消階級,建築共同生產,共同消費的共產主義社會」,這就是勞動運動的根本原則。

二、中國資本主義可怕的形勢[编辑]

  凡工業後進國的經濟生活,未有不受工業先進國的操縱、壓迫的,至於被侵略的弱國、殖民地就更不待說了。中國無用說是被國際資本主義侵略的弱國,但中國的資本家是不受害的,受害的只有工人階級。

  資本家不但不受害,而且他們所藉以上升的樓梯就是國際資本。原來工業後進國的資產階級不過是國際資本的附屬品。他們必須仰仗國際資本,才能開工廠、開公司、開銀行。他們的工業資本、銀元資本既須仰仗於外資,所以他們的資格無異就是英、美、法、日資本家的駐華代表。最顯著的例,就是舊交通系和新交通系。

  但他們以怎樣的方法取得與國際資本勾結的地位呢?就是儘先占領國家機關和奪取政權。譬如新舊交通系各首領,類皆爲窮鬼、無賴、留學生出身,他們現在的資本和「財神」資格,都是由他們長期在交通部、外交部、中交兩銀行以及別的政府重要機關中取得的。國際資產階級要在中國樹立一個保護債權,鞏固其長久侵略地位的附屬資產階級,就舍却他們莫屬了。

  中國的資本家,現在雖然不僅只有新舊交通系,但是最近的將來,一面爲國際資本所資助,一面結合野蠻的反動勢力,來爭奪全政權,以建築恐怖政治與資本政治於中國的,遲早就是他們。由此中國的資本主義就將完全形成爲「恐怖的資本主義」,質言之,就是「張作霖與梁士詒式的資本主義」。

  據歐美各國的歷史看來,資本主義的大發展,總是在資產階級獲得政權,和資本政治鞏固之中及鞏固之後。同樣的事情,現在就輪到中國來了。中國資產階級,現在雖然這樣微弱、無能,但是他們的第一舉必然是掠奪政權,憑着國家機關,吸收外資,以供私人的產業經營;憑着國家權力、軍警、法律、議院以高壓工人階級,他們將以「戒嚴令」統治工廠的工人,以「鎗斃」對待罷工者。

  總之,在中國現在半封建的武人政治之下,無論那派軍閥得勢所形成的資本主義,總不外是「恐怖的資本主義」,這樣「恐怖的資本主義」正是英、美、法、日國際資產階級要求在中國趕快建設的。

三、勞動運動應取的方針[编辑]

  然則無產階級怎樣對付這種「恐怖的資本主義」呢?惟一的辦法,只有無產階級起來奪取政權,組織工、兵、農的國家機關,沒收一切生產手段——地、大工廠、資本——和交通工具爲國有,以社會主義的生產方法,發展中國的大生產事業,以建築共產社會的經濟基礎。

  原來資本主義在中國,無論如何,是不能充分發達而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這是怎麼說呢?分兩層解釋於下:

  第一,就是因爲國際資本主義始終是要以中國爲原料地和銷塲,而不容許中國爲完全的大工業國。假使中國完全變成爲工業生產國,不但根本杜絕英、美、法、日的銷路,而且中國加倍的價廉物美的商品反將輸出於國外的市塲,而占國際貿易的優勢,那末國際資本主義無異是養成他自己的劊子手了。這是國際資本主義斷不容許中國如此的。中國的工業一天發達一天,入口的商品就要一天減少一天;同時英、美、日、法內部的失業問題,便將一天擴大一天。這是英、美、日、法的資本家會容許的嗎!決不會的。所以希望充分的外資來開發中國的實業,這不過是一種夢想罷了。

  第二,然則中國的資本家,可不仰仗外資,而專靠集中「國內資本」來振興實業嗎?集中國內資本,可以辦得幾個工廠,可以修得幾條鐵路?這乃是完全不明國際情形和近世產業性質的穉想。自近世資本主義國際化以來,業已把東方隸屬於西方了,農業國隸屬於工業國了,野蠻國隸屬於文明國了,還能成立鎖國自立的「本國資本主義」嗎?

  國際資本主義既不容許中國生產事業大大發展,而國家資本又如此微弱不能獨立經營什麼大產業,然則資本主義在中國的運命就可想而知了。

  資本主義在中國之必然的要倒霉,要短命,就是共產主義在中國必然的要行運,要快來的對照。故中國勞動運動的根本方針惟有「早日在中國實行社會革命以促成世界革命,用國際共產主義的資本開發中國的實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