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動運動的新生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勞動運動的新生命
作者:鄧中夏 1925年

1925年5月31日

回想起來,三年前我們是何等幼稚啊!三年前我們曾在廣州開過一次全國勞動大會,但是那時候得到些什麼呢?那時候我們也議決了九個議案,究其中只有四個議案頗有重要的意義:第一個是“罷工援助”;第二個是“八小時工作制”;第三個是“組織原則” ,第四個是“懲戒工界虎倀”(即現在所謂工賊);老實說,這四個議案都不完全,不能滿足我們工人階級全部的要求。然而那時候我們的知識經驗,實在太缺乏,所以我們也只能得到那樣的成績。

 

現在卻不同了,並且是大大的不同了。我們歷年從種種的鬥爭中,得了許多正確的知識和豐富的經驗,所以此次全國勞動大會,各地代表把所有得來的知識經驗匯合起來,於是便成功了一個光華燦爛的好成績,比之第一次大會,真是有天壤之別了。現在我提綱挈領的把他指明出來。

 

(一)工人階級的地位與使命——關於這一點,第一次大會是沒有說到的;不特沒有說到,恐怕還沒有想到。這樣一個重要的根本問題,我們如沒有一個很明白很正確的決定,那麼我們的鬥爭就失掉了意義了。此次大會通過“工人階級與政治鬥爭的決議案”,把我們工人階級的地位與使命確定得很明白,說“帝國主義及軍閥統治的中國,民族革命是唯一的生路”,“因此中國無產階級必須參加民族革命運動”;並且“中國的民族革命運動,非得工業的無產階級參加並取得領導地位,提攜著廣大的農民群眾進行,是不能成功的”,“所以中國工人為自身的解放,必須擔任民族革命的急先鋒,為促進世界無產階級的革命,亦應努力於這個工作”。

 

(二)工人階級的組織——第一次大會對於組織問題只不過確定了一個原則,這個原則自然現在還很適用,然而太簡而不全了。我們大家都知道資產階級向我們進攻,而且往往是帝國主義軍閥資本家“三位一體”聯合著進攻,我們工人階級對付他們的唯一的重要武器,就是團結,所以組織問題在我們鬥爭中是再重要沒有了。此次大會通過的“組織問題決議案”不僅將工會的意義,組織的原則,說得非常剴切,並且對於工會基本的組織,政治壓迫地方的組織,工會統一的必要諸要點,亦有明確的規定。不但如此,我們又知道各業工人固要組織他本業的工會,以為保障自己利益的鬥爭武器,可是,僅僅本業團結,各自為戰,還是不夠的。我們還要更進一步謀全國各業的大團結,結成統一的戰線,才能夠達到我們最終的目的。此次大會又通過一個組織“中華全國總工會”的章程,並且選出了二十五位同志組織了一個執行委員會,為大會閉會後全國最高指導機關。我們的各路司令部(各業工會)完成了,從此又有了總司令部的大本營(全國總工會)了,我們的隊伍更是嚴整,步驟更是一致,戰鬥力更是偉大無比,這樣,我們工人階級要達到最後的解放,不是可以計日而待嗎?

 

(三)工人階級的策略——關於這一點也是第一次大會沒有說過的。所說到的僅只“懲戒工界虎倀”之一點。此次大會卻通過“工農聯合”,“工農兵大聯合”“加入赤色職工國際”“剷除工賊”四個決議案,都是我們工人階級最重要的策略。工人階級要想推翻現存制度,一方面必須結合反對現存制度的一切革命勢力,一方面又必須掃除維持現存制度的一切反動勢力。關於前者,在國內,應與經濟痛苦相等的農民兵士聯合,因為農民所受大地主的剝削與工人所受資本家的剝削是一樣的,兵士多從工農失業出來,其痛苦亦不減於工農,或且還有過之,至受帝國主義軍閥之壓迫摧殘,更是完全一致,所以工農兵是天然的同盟者。在國外,又應與經濟痛苦相同的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因為各國的無產階級亦受他們本國的資產階級殘酷無情的剝削,至資本主義發展成為帝國主義,更使全世界無產階級與殖民地勞苦民眾同受他們橫暴無比的壓迫,所以全世界無產階級與殖民地勞苦民眾又是天然的同盟者,此次大會議決工農聯合,而且實際上舉行兩次工農兵聯合大示威巡行,便是建立全國被壓迫革命勢力之統一戰線加入赤色職工國際,因它是全世界無產階級之總聯合機關,加入它,便是建立全世界被壓迫革命勢力之統一戰線。關於後者,維持現存制度的反動勢力,最與我們切近接觸的就是所謂工賊。工賊受資產階級之豢養與嗾使,專以破壞工人事業為職務,所以我們要有先迎頭痛擊,剷除淨盡的,也就是工賊。剷除工賊,便是剪除了資產階級爪牙,清蕩了我們進攻的道路。此次大會,決議剷除工賊,並列舉最著名工賊之姓名就是為此。工人階級的策略,我們在第一次大會時,只想到懲戒工賊一點,今則想到不僅要懲戒工賊,而且要剷除工賊,並且更進一步想到工農聯合,工農兵大聯合,以至國際工人大聯合,這不能不說此次大會有驚人的進步了。

 

(四)工人階級目前部分的要求——第一次大會說到“八小時工作制”及“罷工援助”,僅限於經濟方面的要求,而且只是經濟要求中之一小部分,至於政治方面的要求則毫未提及。此次大會則更為擴大了。關於經濟方面的要求,通過了“經濟鬥爭決議案”,提出六項大綱:(一)最低限度工資;(二)八小時工作制;(三)反對虐待;(四)女工童工生活的改善; (五)勞動保險;(六)取消包工製。關於政治方面的要求,則於“工人階級與政治鬥爭決議案”之第三節,說明工人要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自由權以及普通選舉。這些雖不是我們工人階級最終的目標,但卻是我們日常生活所必須的;實現這些要求,不但可以改善我們目前生活,並且在這些運動中,可以擴大我們的組織,增長我們的戰鬥經驗,樹立我們政治勢力,這些乃是我們到最終目標的必由之路的第一步。

 

此外關於工人教育以及廣東香港上海的特殊問題,亦有很切實的決議案,總而言之,所有的議案都是很精密的,切實的,正確的,比第一次圓滿得多,進步得多。此次大會的真價值就在此,中國勞動運動前途的新生命也在此。

 

說起來中國勞動運動的進步,總算是很快啊。歐洲勞動運動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了,然而有近代意義的革命的勞動運動,還不過近十年來的事。並且除掉俄國以外,其餘各國恐怕還沒有及上中國的。中國勞動運動歷史很短,發生於四年前,勃興於三年前,其中因外界政治壓力太大退守兩年。可見中國工人階級之覺悟,革命之要求,奮鬥之猛勇,組織之進步,恐怕還有為各國所夢想不到的。如上所說各種決議案,無一條不充滿了階級性,國際性,和革命性。就以奮鬥而論,一九二二年香港海員罷工,開灤礦工罷工,一九二三年的京漢鐵路罷工,今年的上海日商紗廠罷工,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罷工,共計不下二三百次,然而卻無一役不具足表現他們階級鬥爭的精神,以致前仆後起,百折不回,沒有屈服,沒有妥協。又以組織而論,第一次大會時,到會代表一百五十人,代表有組織的工人群眾僅只二十七萬,此次大會,到會代表二百七十人,代表有組織的工人群眾已超過五十四萬了。曾幾何時,而有如此的進步,而且是經過政治壓迫很盛時期得來的進步,這不能不使我們對於前途抱無限的樂觀了。

 

我還記得在審查組織問題的會裡,我提議“這個議案中應該對於‘產業組合’‘職業組合’‘行會組合’加一種解釋與批評”。國際代表奧君亦為審查員之一,他表示“恐怕中國此時還不懂得”。我對他說:“這些觀念在中國已逐漸普及了,特別是北部和中部。”又說:“有一例於此,歐洲鐵路工會往往是分開幾個,然而中國卻有一特殊佳像,所有機務、車務、工務各處工人幾乎不分等級不分省界都組織在一工會裡。就只有一路還未統一,然而是例處。”我又笑說:“列寧同志說'落後的歐洲,先進的亞洲',恐怕就是指這些罷。”他亦承認我的話極對。這不因為我們是中國人,故意引列寧同志的話以自飭自詡,這實在是一件不可磨滅的事實。我們把這次大會全部來看,更使我們不能不相信列寧同志的話是有正確的真理了。

 

誠然,此次大會通過這些決議案,都是很精密的,切實的,正確的,比第一次圓滿得多,進步得多,但是也要看大會後我們執行得如何。我敢說,如果我們全國各工友不普遍的了解他,極端的信仰他,努力的應用他,那麼他不過白紙上寫上黑字罷了,有何用處?所以希望全國各工友,要把此次大會決議案當作神聖一般,並且要把他一字一句都在事實上表現出來,那才可以繼往開來,那才可以由此“奮鬥,奮鬥,奮鬥到底” (大會閉會時齊呼的口號)以實現我們最終的目標,達到最終的解放。

我們在此高呼:

工農兵大聯合萬歲!

全世界無產階級大聯合萬歲!

中國革命萬歲!

工人解放萬歲!


原載《工人之路》創刊號

署名:鄧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