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報發刊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女報發刊詞
作者:秋瑾 1907年

《中國女報》是秋瑾於1907年1月創刊於上海,本篇發表於創刊號。

  世間有最悽慘,最危險之二字,日「黑闇」。黑闇則無是非,無一切人間世應有之思想行為等等。黑闇界悽慘之狀態,蓋有萬千不可思議之危險。危險而不知其危險,是乃真危險;危險而不知其危險,是乃大黑闇。黑闇也,危險也,處身其間者,亦思所以自救以救人歟?然而沈沈黑獄,萬象不有;雖有慧者,莫措其手。吾爾置身危險生涯,施大法力;吾毋寧脫身黑闇世界,放大光明。一盞神燈,導無量眾生,盡登彼岸,不亦大慈悲耶?
    夫含生負氣,熟不樂生而惡死,趨吉而避凶?而所以陷危險而不顧者,非不顧也,不之知也。苟醒其沉醉,使驚心萬狀之危險,則人自為計,寧不勝於我為人計耶?否則雖灑遍萬斛楊枝水,吾知其不能盡度人世也。然則曷一念我中國之黑闇何如?我中國前途之危險何如?我中國女界之黑闇何如?我女界前途之危險更何如?予念及此,予悄然悲,予憮然起,予乃奔走呼號于我同胞諸姊妹,於是有中國女報之設。
    夫今日女界之現象,固於四千年來黑闇世界中稍稍放一線光明矣;然而茫茫長路,行將何之?吾聞之,「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鉅」。苟不確定方針,則毫釐之差,謬以千里,殷鑒不遠,觀十年來我中國學生界之現狀可以知矣。當學堂不作,科舉盛行時代,其有毅然舍高頭講章,稍稍習外國語言文字者,詎不曰「新少年、新少年」!然而大道不明,真理未出,求學者類皆無宗旨,無意識,其效果乃以多數聰穎子弟,養成翻譯、買辦之材料,不亦大可痛哉!十年來,此風稍息,此論亦漸不聞;然而吾又見多數學生,以東瀛為終南捷徑,以學堂為改良之科舉矣。今且考試留學生,「某科舉人」、「某科舉進士」之名稱,又喧騰於耳矣。自茲以後,行見東瀛留學界蒸蒸日盛矣!
    嗚呼,此等現象進步歟?退步歟?不敢知。要之,此等魔力必不能混入我女子世界中。我女界前途,必不經此二階段,是吾所敢決者。然而聽晨鐘之初動,宿醉未醒;睹東方之乍明,睡魔不遠。人心薄弱,不克自立;扶得東來西又倒,於我女界為尤甚。苟無以鞭策之,糾繩之,吾恐無方針之行駛,將旋於巨浪盤渦中以沉溺也。然則具左右輿論之勢力,擔監督國民之責任者,非報紙而何?吾今欲結二萬萬大團體於一致,通全國女界聲息於朝夕,為女界之總機關,使我女子生機活潑,精神奮飛,絕塵而奔,以速進於大光明世界;為醒獅之前驅,為文明之先導,為迷津筏,為闇室燈,使我中國女界中放一大光明璨爛之異彩,使全球人種,驚心奪目,拍手而歡呼。無量願力,請以此報創。吾願與同胞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