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小說史略/第十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造傳奇之文,會萃為一集者,在唐代多有,而煊赫莫如牛僧孺之《玄怪錄》。僧孺字思黯,本隴西狄道人,居宛葉間,元和初以賢良方正對策第一,條指失政,鯁訐不避宰相,至考官皆調去,僧孺則調伊闕尉,穆宗即位,漸至御史中丞,後以戶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武宗時累貶循州長史,宣宗立,乃召還為太子少師,大中二年卒,贈太尉,年六十九(七八○——八四八),謚曰文簡,有傳在兩《唐書》。僧孺性堅僻,而頗嗜誌怪,所撰《玄怪錄》十卷,今已佚,然《太平廣記》所引尚三十一篇,可以考見大概。其文雖與他傳奇無甚異,而時時示人以出於造作,不求見信;蓋李公佐李朝威輩,僅在顯揚筆妙,故尚不肯言事狀之虛,至僧孺乃並欲以構想之幻自見,因故示其詭設之跡矣。《元無有》即其一例:

  寶應中,有元無有,常以仲春末獨行維揚郊野。值日晚,風雨大至,時兵荒後,人戶多逃,遂入路旁空莊。

  須臾霽止,斜月方出,無有坐北窗,忽聞西廊有行人聲,未幾,見月中有四人,衣冠皆異,相與談諧吟詠甚暢,乃云,「今夕如秋,風月若此,吾輩豈得不為一言,以展平生之事也?」……吟詠既朗,無有聽之具悉。其一衣冠長人即先吟曰,「齊絝魯縞如霜雪,寥亮高聲予所發。」其二黑衣冠短陋人詩曰,「嘉賓良會清夜時,煌煌燈燭我能持。」其三故弊黃衣冠人,亦短陋,詩曰,「清冷之泉候朝汲,桑綆相牽常出入。」其四故黑衣冠人詩曰,「爨薪貯泉相煎熬,充他口腹我為勞。」無有亦不以四人為異,四人亦不虞無有之在堂隍也,遞相褒賞,觀其自負,則雖阮嗣宗《詠懷》,亦若不能加矣。四人遲明乃歸舊所;

  無有就尋之,堂中惟有故杵燈臺水桶破鐺:乃知四人即此物所為也。(《廣記》三百六十九)

  牛僧孺在朝,與李德裕各立門戶,為黨爭,〔1〕以其好作小說,李之門客韋瓘遂托僧孺名撰《周秦行紀》〔2〕以誣之。記言自以舉進士落第將歸宛葉,經伊闕鳴臯山下,因暮失道,遂止薄太后廟中,與漢唐妃嬪燕飲。太后問今天子為誰?則對曰,「『今皇帝先帝長子。』太真笑曰,『沈婆兒作天子也。大奇!』」復賦詩,終以昭君侍寢,至明別去,「竟不知其何如」(詳見《廣記》四百八十九)。德裕因作論,謂僧孺姓應圖讖,《玄怪錄》又多造隱語,意在惑民,《周秦行紀》則以身與后妃冥遇,欲證其身非人臣相,「及至戲德宗為沈婆兒,以代宗皇后為沈婆,令人骨戰,可謂無禮於其君甚矣!」作逆若非當代,必在子孫,故「須以『太牢』少長咸置於法,則刑罰中而社稷安」也(詳見《李衛公外集》四)。〔3〕自來假小說以排陷人,此為最怪,顧當時說亦不行。惟僧孺既有才名,又歷高位,其所著作,世遂盛傳。而摹擬者亦不鮮,李復言有《續玄怪錄》十卷,「分仙術感應二門」,薛漁思〔4〕有《河東記》三卷,「亦記譎怪事,序雲續牛僧孺之書」(皆見宋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十三);又有撰《宣室志》〔5〕十卷,以記仙鬼靈異事跡者,曰張讀字聖朋,則張鷟之裔而牛僧孺之外孫也(見《唐書》《張薦傳》),後來亦疑為「少而習見,故沿其流波」(清《四庫提要》子部小說家類三)雲。

  他如武功人蘇鶚有《杜陽雜編》〔6〕,記唐世故事,而多誇遠方珍異,參寥子高彥休有《唐闕史》〔7〕,雖間有實錄,而亦言見夢升仙,故皆傳奇,但稍遷變。至於康駢《劇談錄》〔8〕之漸多世務,孫棨《北裏志》〔9〕之專敘狹邪,範攄《雲溪友議》〔10〕之特重歌詠,雖若彌近人情,遠於靈怪,然選事則新穎,行文則逶迤,固仍以傳奇為骨者也。迨裴铏著書,徑稱《傳奇》,〔11〕則盛述神仙怪譎之事,又多崇飾,以惑觀者。铏為淮南節度副大使高駢從事,駢後失誌,尤好神仙,卒以叛死,則此或當時諛導之作,非由本懷。聶隱娘勝妙手空空兒事即出此書(文見《廣記》一百九十四),明人取以入偽作之段成式《劍俠傳》,流傳遂廣,迄今猶為所謂文人者所樂道也。

  段成式字柯古,齊州臨淄人,宰相文昌子也,以蔭為校書郎,累遷至吉州刺史,大中中歸京,仕至太常少卿,咸通四年(八六三)六月卒,《新唐書》附見段誌玄傳末(余見《酉陽雜俎》及《南楚新聞》)。成式家多奇篇秘籍,博學強記,尤深於佛書,而少好畋獵,亦早有文名,詞句多奧博,世所珍異,其小說有《廬陵官下記》〔12〕二卷,今佚;《酉陽雜俎》二十卷凡三十篇,今具在,並有《續集》十卷:卷一篇,或錄秘書,或敘異事,仙佛人鬼以至動植,彌不畢載,以類相聚,有如類書,雖源或出於張華《博物志》,而在唐時,則猶之獨創之作矣。每篇各有題目,亦殊隱僻,如紀道術者曰《壺史》,鈔釋典者曰《貝編》,述喪葬者曰《屍窀》,誌怪異者曰《諾臯記》,而抉擇記敘,亦多古艷穎異,足副其目也。

  夏啟為東明公,文王為西明公,邵公為南明公,季劄為北明公,四時主四方鬼。至忠至孝之人,命終皆為地下主者,一百四十年,乃授下仙之教,授以大道。有上聖之德,命終受三官書,為地下主者,一千年乃轉三官之五帝,復一千四百年方得遊行太清,為九宮之中仙。(卷二《玉格》)

  始生天者五相,一光覆身而無衣,二見物生希有心,三弱顏,四疑,五怖。(卷三《貝編》)

  國初僧玄奘往五印取經,西域敬之。成式見倭國僧金剛三昧,言嘗至中天寺,寺中多畫玄奘麻屩及匙箸,以彩雲乘之,蓋西域所無者,每至齋日,輒膜拜焉。(同上)

  天翁姓張,名堅,字刺渴,漁陽人,少不羈,無所拘忌。常張羅得一白雀,愛而養之,夢劉天翁責怒,每欲殺之,白雀輒以報堅,堅設諸方待之,終莫能害。天翁遂下觀之,堅盛設賓主,乃竊騎天翁車,乘白龍,振策登天,天翁乘余龍追之,不及。堅既到玄宮,易百官,杜塞北門,封白雀為上卿侯,改白雀之胤不產於下土。劉翁失治,徘徊五嶽作災,堅患之,以劉翁為太山太守,主生死之籍。(卷十四《諾臯記》)

  大歷中,有士人莊在渭南,遇疾卒於京,妻柳氏因莊居。……士人祥齋日,暮,柳氏露坐逐涼,有胡蜂繞其首面,柳氏以扇擊墮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長,初如拳,如椀,驚顧之際,已如盤矣。曝然分為兩扇,空中輪轉,聲如分蜂,忽合於柳氏首。柳氏碎首,齒著於樹。其物因飛去,竟不知何怪也。(同上)

  又有聚文身之事者曰《黥》,述養鷹之法者曰《肉攫部》,《續集》則有《貶誤》以收考證,有《寺塔記》以誌伽藍,所涉既廣,遂多珍異,為世愛玩,與傳奇並驅爭先矣。

  成式能詩,幽澀繁縟如他著述,時有祁人溫庭筠〔13〕字飛卿,河內李商隱〔14〕字義山,亦俱用是相誇,號「三十六體」〔15〕。

  溫庭筠亦有小說三卷曰《幹子》,遺文見於《廣記》,僅錄事略,簡率無可觀,與其詩賦之艷麗者不類。李於小說無聞,今有《義山雜纂》一卷,《新唐志》不著錄,宋陳振孫〔16〕(《直齋書錄解題》十一)以為商隱作,書皆集俚俗常談鄙事,以類相從,雖止於瑣綴,而頗亦穿世務之幽隱,蓋不特聊資笑噱而已。


    殺風景

  松下喝道 看花淚下 苔上鋪席 斫卻垂楊

  花下曬裩 遊春重載 石筍系馬 月下把火

  步行將軍 背山起樓 果園種菜 花架下養雞鴨


    惡模樣

  作客與人相爭罵…… 做客踏翻臺桌……

  對丈人丈母唱艷曲 嚼殘魚肉歸盤上 對眾倒臥 橫箸在羹碗上


    十誡

  不得飲酒至醉 不得暗黑處驚人 不得陰損於人

  不得獨入寡婦人房 不得開人家書 不得戲取物不

  令人知 不得暗黑獨自行 不得與無賴子弟往還

  不得借人物用了經旬不還(原缺一則)

  中和年間有李就今字袞求,為臨晉令,亦號義山,能詩,初舉時恒遊侶家,見孫棨《北裏志》,則《雜纂》之作,或出此人,未必定屬商隱,然他無顯證,未能定也。後亦時有仿作者,宋有續,稱王君玉〔17〕,有再續,稱蘇東坡〔18〕,明有三續,為黃允交〔19〕。


  〔1〕 李德裕(787—850) 字文饒,唐趙郡(今河北趙縣)人,武宗時官至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後貶死崖州。撰有《次柳氏舊聞》、《會昌一品集》。黨爭,指唐穆宗、宣宗年間,以李吉甫、李德裕父子為首和以牛僧孺、李宗閔為首的兩大官僚集團進行數十年之久的朋黨鬥爭。

  〔2〕 韋瓘 字茂弘,唐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官至中書舍人。所撰《周秦行紀》,魯迅《唐宋傳奇集》曾輯錄。

  〔3〕 李德裕據《周秦行紀》撰《周秦行紀論》,其中稱:「余嘗聞太牢氏(涼國李公嘗呼牛僧孺為太牢。……)好奇怪其身,險易其行。

  以其姓應國家受命之讖,曰:『首尾三麟六十年,兩角犢子恣狂顛,龍蛇相鬥血成川。』及見著《玄怪錄》,多造隱語,人不可解。……余得太牢《周秦行紀》,反覆覩其太牢以身與帝王后妃冥遇,欲證其身非人臣相也,將有意於『狂顛』。」按《周秦行紀論》見《李衛公外集》卷四。

  〔4〕 薛漁思 生平不詳。所撰《河東記》,三卷,已佚。《說郛》輯錄一卷。

  〔5〕 《宣室志》 《新唐書·藝文志》著錄十卷,取漢文帝於宣室召賈誼問鬼神事為書名。撰者張讀,字聖朋(一作聖用),唐深州陸澤(今河北深縣)人。大中進士,累官中書舍人、禮部侍郎,終尚書左丞。

  〔6〕 蘇鶚 字德祥,唐武功(今屬陜西)人,光啟進士。《杜陽雜編》,《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

  〔7〕 高彥休 號參寥子,生平不詳。所撰《唐闕史》,《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

  〔8〕 康駢 字駕言,唐池州(今安徽貴池)人,乾符進士,官至崇文館校書郎。所撰《劇談錄》,《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

  〔9〕 孫棨 字文威,自號無為,唐僖宗時人,官至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所撰《北裏志》,一卷。

  〔10〕 範攄 自號五雲溪人,約唐咸通時人。所撰《雲溪友議》,《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

  〔11〕 裴铏 唐末人,曾任高駢從事,後官御史大夫、成都節度副使。所撰《傳奇》,《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已佚。《世界文庫》有輯本。下文高駢(?—887),字千里,唐末幽州(今北京)人,曾官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觀察使等。

  〔12〕 《廬陵官下記》 《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二卷,已散佚。

  清陶珽重輯《說郛》收有佚文。

  〔13〕 溫庭筠(約812—866) 字飛卿,唐太原(今屬山西)人,曾官方城尉、國子助教。所撰《乾子》,《新唐書·藝文志》著錄三卷,已散佚。《太平廣記》收有佚文。

  〔14〕 李商隱(約813—858) 字義山,號玉溪生。唐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人,曾官秘書郎、東川節度使判官。

  〔15〕 「三十六體」 《新唐書·文藝傳》:「商隱初為文瑰邁奇古,及在令狐楚府,楚本工章奏,因授其學。商隱儷偶長短,而繁褥過之。時溫庭筠、段成式俱用是相誇,號『三十六體』。」又宋王應麟《小學紺珠》雲,三人排行皆第十六,故有此稱。

  〔16〕 陳振孫 字伯玉,號直齋,南宋安吉(今屬浙江)人,曾官待郎。所撰《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將歷代書籍分為五十三類,詳述卷數、撰者並品評得失。原書已佚,現存本從《永樂大典》輯校而成。

  〔17〕 王君玉 宋代王君玉有兩人。《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著錄:

  《國老談苑》二卷,舊本題夷門隱叟王君玉撰。又,《宋史·王珪傳》載,珪從兄琪字君玉,成都華陽人,仁宗時任館閣校勘、集賢校理。《雜纂續》,一卷,作者當為兩人中之一人。

  〔18〕 蘇東坡 參看本書第七篇。《雜纂二續》,一卷,題蘇軾撰。

  〔19〕 黃允交 明歙縣(今屬安徽)人。所撰《雜纂三續》,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