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族革命運動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民族革命運動史
作者:恽代英
1926年

 据广州国光书店1927年3月初版单行本排印,署名:恽代英。本文是恽代英于1926年在广州所作的讲演,曾由中华全国总工会、省港罢工委员会教育宣传委员会印行;第七讲还曾以《五卅运动》为书名出版过小册子(广州国民党政治讲习班印)。

第一講 由反清復明運動至鴉片戰爭[编辑]

  現在所講的是八十年來中國民族革命運動的歷史。中國民族革命運動,並不是由今日起,也不是由孫中山先生倡導革命之日起,自從有帝國主義侵略中國,跟著即有民族革命運動。若再說遠些,滿洲入關以後,已有了民族革命運動;不過我們現在所註意的,卻只是八十余年來的民族革命運動罷了。我們現在所說的,即是幾十年來民族革命運動的事實,且說明民族革命運動的進化。現在的民族革命運動,和從前不同;從前的民族革命運動,是封建社會的革命運動;現在的民族革命運動,是與世界上無產階級及弱小民族,聯合起來,以與帝國主義抗戰的革命運動。從前的民族革命運動因為沒有合當的策略,沒有合當的方法,所以不能成功;現在呢,卻漸漸改進了。所以現在的民族革命運動,實在是有成功的希望的。

  中國向來以天朝自稱,對於鄰近民族都指為夷狄之邦,是要年年進貢,歲歲來朝的;這種自尊自大,已成為根深蒂固的心理。我們自詡為有許多聖人,如孔夫子呵,孟夫子呵,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因此,我們時時以文化之邦自居!我們心目中,只有中國是人,那些“東胡”、“西夷”、“南蠻”、“北狄”是不能稱為人的。試看“蠻”字從“蟲”,“狄”字從“犬”,這便是我們不認他們為人的例子。

  中國人雖把自己看得很高,然而究竟文弱了,敵不住“北狄”,從前被遼金之在北方擾亂,後來又被滿清征服了。滿洲人入關,以華夏自稱的“中國人”垂手屈服了二百余年,這種屈服自然不是中國人所願意的。而且滿人入關後,又強漢人辮發,漢人因反抗為滿人所殺的不少,這更是中國人所不能忘的恥痛。所以中國人雖無能力反抗,仍時時罵滿人為夷狄,排斥之心,無時不蓄於懷;當時雖不能公開組織排滿機關,而秘密的團體卻不少,如洪門會呵,白蓮教呵,他們都是以反清復明為口號的。

  滿洲之入主中原,固然為多數漢人反對,而尤以讀書能懂得中國固有文化的人為甚,可是後來滿洲出了一位很聰明的皇帝——康熙皇帝,他以為讀書人反對滿洲,他們容易號召民眾:這是很危險的,因此,便想出種種法子來籠絡那些讀書人。他用什麽法子呢,即是“開科取士”!既開了科舉,又特別辦“博學鴻辭科”,對考取的人可給他們以大官,餌他們以爵祿;那些讀書人當初亦有不少“不屑就”的,後來因利誘威迫,漸漸也馴服稱臣了!但是仍不免有些人不為所動,而時發排滿的言論。可是後來又有幾個很利害的皇帝繼起,如雍正、乾隆等,他們非常註意那些讀書人所作的詩文,其中若有稍露不平之氣,或涉及排滿之意,一為其查出,便有斬頭之罪!他們這樣一方既脅以威,一方又餌以利,所以士氣便餒怯了。

  大多數的智識分子,既多為滿清所收買,所希冀以排滿的,只有下層階級的民眾了!當時許許多多的下層階級的人民,暗中組織反清的團體,如三合會、洪門會……這些團體,他們不許智識分子加入的。因為他們多認為讀書人是靠不住的,所以拒絕他。這些團體自己造出許多奇異的暗號和禮節,茍非局中人,即莫名其妙!讀書人對之,亦鄙之為“流氓”;那些“流氓”,他們也不願和士大夫為伍。當時反清的民族觀念,只有那些流氓階級。不過可惜那時他們絕不知工農應有組織,應為本身利益的奮鬥,並且也沒有革命的目的、方法和策略。他們只知將明朝的流風遺韻拿來做宣傳的材料,將崇禎王怎樣慘死,滿人入關時怎樣殘暴,來刺激而引起人反對滿清思慕明室的觀念!歸結言之,他們的目的,不過在反清復明而已;但他們卻無復明的辦法,因為他們還不認識工農的力量。

  清室的皇帝真聰明。他收買了一般“士大夫”、“讀書人”,還不夠,更想進一步收買一般農民。如康熙做皇帝時,便將人民錢糧減輕,人丁稅完全豁免;他數次遊江南,考察人民的痛苦,隨處慰問,且當時的天下,的確表現出太平的景象;故人民對滿清仇視之心,減去了大半。不過,康熙的初年,雖施行了一些仁政,至了中年,即不然了!至雍正時,已比不上康熙;乾隆時也想效法乃祖,可是數次下江南,便騷擾得不堪。後來一代不如一代,把人民壓迫得一日甚一日,而人民怨恨之心,也日深一日了!這種人民是很容易引上革命之路的,只可惜那時一些三合會呵,洪門會呵,只知說滿清怎樣不好,明朝怎樣好,所以應該反清復明,而不知是站在民眾利益上說話,一般人民聽了之後,以為和自己利益並沒有多大關系,所以並不起來和他們同一路跑!

  到了道光時候,中國變化了,帝國主義的勢力西侵了。中國人受西洋勢力壓迫,即是從這時候起。以前中國人雖也曾與外人交接,可是總看不起外國人。至道光年間,外人至中國經商日多,那時中國人還是以夷狄對之,故時稱外人為紅毛鬼,外人在中國通商,中國人也時時壓迫他們,他們也不敢聲張。外人初至廣州通商時,只得與行家貿易,不準與華人直接交易。因之行家時時要占便宜,如一件東西本可值十元,行家只給他們七八元,彼如不肯,只得將原貨物打回頭。這種情形,自然是十分困難的。還有一種予外人以難堪的事情,即是外人不準直接與中國官廳辦交涉,有什麽公事,要由行家代轉,有時行家置之不顧,他們即有冤無法伸。同時外人至中國,只準他們交易,交易完畢,即不準他們居留,不準他們在中國過冬,亦不準他們坐轎。還有一層,即是不準他們和洋姥同行;說男女混在一起,未免不成體統。若果他們不服這些規律,即實行驅逐出境。

  後來,外國的產業,漸漸發展起來;尤其是英國資本主義已極發達,出產物品增多,想在東方找市湯,而中國卻緊緊閉關不納,這是英人最感困難的。英人時時設法解決這困難,他派公使與滿清政府辦交涉,當時中國人並不知什麽是外交,只以為英國來進貢罷了!便拿進貢旗子插在英國船上,到了北京以後,見不著皇帝;見了,又須行拜跪禮。英人雖不願意,實在也沒有辦法。有一次,有一英使來粵和粵督辦交涉;粵督稱有什麽事,可給行商轉來,若不遵照此種手續,便完全置之不理。即此可見那時中國華人看不起外人的一斑了!所以英人雖欲將中國的門戶打開,而中國則緊緊將門關閉起來,英人到了無奈何的時候,便用起武力來了!因此,便發生了鴉片的戰爭。

  鴉片戰爭是因為中國焚燒英國煙土發生的,可是其實是英人想要打開中國門戶的法子!當時英國由印度輸入煙土,年多一年,中國人便覺得這為害不淺,不久派了一位很利害的總督來粵實行禁煙了,這總督是誰?即是林則徐,他下令嚴禁煙土入口,已經運來之煙土,全數均令交出,以後再有運土之事,一經查出,船要沒收,人即斬決。林則徐搜了英人所運來共值六百萬兩的煙土,付之一炬,英人不服,便下令要驅逐出境!後來因雙方爭持的結果,便發生了鴉片戰爭。

第二講 鴉片戰爭及其影響[编辑]

  前一次我們已講及鴉片戰爭,現在且說鴉片戰爭後的事情。鴉片戰爭就表面上看起來,即是英國要賣鴉片給中國,而中國人不許,所以激起戰爭。但實際上卻不然;因為英國鴉片商人,固想和我們一戰,英國國會議員卻不一定都贊成開戰,他們雖經了許久三天三夜的會議,若不是有些資本家要想借此以武力解決通商的困難,還是未必會能通過和中國宣戰的。鴉片戰事完全是英國要在中國施行其經濟侵略的政策的原故。

  當鴉片戰爭未發生之前,英國會開議了三日夜,議決時,贊成與中國宣戰的,只比較多九票,英國即決意出兵了。從此看來,鴉片之役,並不是全英國人民要對中國宣戰,所以並不是全英國人即是中國的仇人,即英國議員亦幾乎半數不是我們的敵人;與我們為敵者只英國的資本家,及代表資產階級的國會議員而已。

  英兵開到中國時,當然中國是敵不住的;可是他在廣州,卻不能得手,因為當時林則徐防守得甚堅固。在浙江、福建、江蘇各地,便處處都敵不住了!於是許多地方,便被英兵占領了!

  中國雖敗於英,然輕視外人之心,還不稍變,並且更加氣憤,始終不願與英講和;英人當時表示願交還所占之地,只要求幾個通商口岸,得與中國通商!中國還是不肯,後來英兵占了南京,且進迫天津,中國才恐慌起來,迫不得已而與英國講和,於是與英人訂下南京條約。這是中國與外國所訂不平等條約的第一次。條約內說明,英所占地,悉歸還中國,只要求割香港;當時香港不過一荒島,為有些漁船停泊之地,誰亦料不到他人手中竟成了英國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中心地。此外,他又要求五口通商,即是要求將上海、寧波、福州、廈門、廣州五商埠,給他們自由通商;這些地方,都是在揚子江以南沿海地方。此外,他還要規定海關抽稅須有一定限制,即值百抽五的辦法。這些條約,起初看不出有何損害中國的地方,然而這即英國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第一步。這些侵略即經濟侵略。原來英國所以和中國開仗,即由英國資本家想把洋貨銷流於中國,他們所以要求五口通商,即是欲在這些通商口岸,自由銷流他們的貨物;不如從前處處都受制於中國人。他們所以要規定海關稅則,即希冀他們的貨物可在中國免抽重稅,這樣便使貨價廉而易暢銷;他們的用意,他們為資本家的利益計,可謂周至無比了!

  我們知道,自從南京條約訂定之後,英國資本家得到許多利益;從前只可在廣州通商,現在可自由到上海、寧波各地了!從前外人在中國通商,須經過行家,不能直接和中國人交易,現在可自由做買賣了!從前外國輸入貨物,每值百元,要抽四十元以上,現在海關稅則定了,值百只能抽五了!至於香港從前雖是一個荒島,而此地距廣州甚近,所以一落入英人之手,他便致意經營,該地適當交通要沖,船只來往,均停泊於此,貨物銷流,最為利便;於是廣州的出入口貨,皆漸受香港操縱,所以香港在經濟實有控制廣州之權,成為八十年來英人侵略中國之中心。

  至於我們吃南京條約的虧,不但割香港或五口通商。我們因開放五口通商,於是外國貨物自由暢銷於國內,這麽一來,中國的一般農工民眾的生計,便大受影響了!洋貨在中國暢流無阻,把中國固有之土貨,抵制下去,所以中國的手工業者、貧農,生活上便日日受壓迫,而一天一天趨於貧窮!卒之工人失業日眾,農民貧窮無可謀生,於是便去當兵當匪,而中國情形更糟了!

  南京條約使中國吃大虧,起初中國人是看不到的。可是自從條約定了之後,許多中國人都起來反對,尤其是廣東人。他們雖然不知什麽是不平等條約對於農工生活的影響,可是因為他們慣看不起洋人的緣故,總不滿意中國人要和那些夷狄之邦的“紅毛鬼”締結條約;所以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總要起來反抗。這種反抗英人的團體便是平英團。

  平英團在當時有許多人加入,他們常常在外毆打英人,或驅逐英人,那時粵督也很頑固,見粵人抵抗或壓迫英人,暗中歡喜!英人在上海開了租界,也想在廣州開租界,因粵人反對,久之不能實行。英人又想進廣州城經商(照南京條約規定,英人可以自由進城的),然也因恐懼粵人而不果。當時粵督雖不敢明白拒絕英人進城,也不敢切實許可他們,曾對他們說:“可過二年方進城。”二年過了之後,英人擬實行進城了,粵人又群起反對,且召集了許多附近鄉團來城示威;英人至此,又不得不退讓!即此看來,可見廣東民氣之盛,及英人恐懼粵人的程度如何了!

  照我們現在觀察,平英團這種反對英國的辦法好不好呢?實在不見得大好!因為他們反對英國,其立腳點並不是為中國人民的利益,尤其不是為中國農工群眾的利益!他們為的是素來輕看洋人,不願意英人在中國橫行,他們為的是“顧體面”!他們不知反對英國帝國主義,只知普遍的反對英人;並且他們於反英之外,凡是號稱“番鬼”的各國人民,都在反對、抵制之列。至於他們所用的方法,亦不足取。他們並不知道要團結全國民眾起來與英反抗,尤其不知道要聯合世界上弱小民族,共同奮鬥,以打倒帝國主義,只知以烏合之眾抵制壓迫英人。那時英帝國主義者因適有印度叛亂,所以亦不能顧及中國,於是平英團繼續鬧了十六年,待到英人把印度的叛亂平定以後,便起來對付中國了!其時剛值洪楊事起,英人以時機已到,便想法侵略中國;他利用中國人民燒毀英法人房屋,於是英人趁惹起英法國對華的惡感,引起了英法聯軍進攻中國的事!

  當平英團進行時,廣東總督為葉名琛。他這老頭兒素來頑固,見了粵人抗英,很高興;以為以前林則徐之用兵還抵禦不過英人,現在他卻不費一兵一卒卻生生把英人壓迫下去了。他與英人辦外交,還是看不起英人,英人有什麽來往公事,只奸滑隨便批了一二個字便交還他們。他老頭兒因為是這樣頑固,所以鬧了一件大笑話,即當英兵進攻廣東時,他毫不在意,不肯備戰,表示得很鎮定,他只知求神降乩,稱神對他說,英兵不敢進來的,不久便要自行退卻的,可不必憂慮。後來英兵把廣州攻入,將他提獲,便解去印度,將他當陳列品給人家看。這便是中國堂哉皇哉的大官僚!

  此後,英國便要求在廣州開租界了!不過他們始終是害怕廣東人的。他們不敢在廣州區域裏開租界,乃選擇沙面的地方作租界,原來沙面不過是珠江裏邊一些沙灘,英人就將這些沙灘填築起來,填築後,便與沙基間鑿了一條溝渠,溝上架二條橋;這條溝和這二條橋,是有用意的。即是預備了有什麽事件發生時,他們可將這二條橋拆毀,以免廣東人至租界去襲打他們!這也可見英人恐懼廣東人的程度了!沙面開租界後,幾十年來,中國人與他們都相安無事,可是到了六十年後,卻有事起來了!孫中山先生所號召的反對英國帝國主義的運動,引起了前年的沙面罷工,去年的沙基事件,沙面的鐵閘,從去年關閉至現在!假使我們罷工不解決,恐怕沙面的鐵閘,永無開放之期的!我希望候我們把沙面收回後,才來把這鐵閘打開!

  以下我們可說到太平天國運動了。太平天國運動並不是為的反對帝國主義,只是為的“排滿”的運動。不過假使沒有帝國主義者鴉片戰爭的影響,亦許不至於發生此種運動的。此事前後鬧了十五年,實是中國很偉大的民族革命運動。他的發軔地點為廣西,廣西、廣東參加的人不知其數。為什麽的發生這事件要在兩廣?這因為帝國主義之侵入,兩廣適當其沖,鴉片戰爭後,洋貨在中國南方自由輸入,首先是兩廣人民受其壓迫,窮苦得不堪,所以奮起從事革命!此外還有一個原因:中國人之反對滿清,二百年來,幾無時或息,然終以滿清勢強,很難成功,及鴉片戰爭後,滿清為外人屈服,人民看破了滿清,覺得他已毫無力量,所以乘機起來想打倒他!

  太平天國運動的領袖為洪秀全,他信耶教,自辦上帝會。他最先看破滿清為英所敗,已毫無能力,便想把他推倒。據說他有一天,忽然暈倒了,醒後,恍然大悟,說他自己是上帝兒子。上帝有二個兒子,一個為耶穌,一個即他自己。他受命於上帝來打倒滿洲。這些話,本來是騙不過人的,可是當時一般被壓迫太甚而希圖乘機反抗的民眾,竟相信他的話了!

  洪秀全的兵打出湖南、湖北以後,全國的什麽大刀會呵,三合會呵,都起來響應他。他們都是以反清復明為口號的。後來他打到南京,便建起國都來,開國號為太平天國,自稱為天王。

  後來,太平天國終歸失敗,為滿洲所壓服了!他們為什麽失敗呢?我們可研究一下:有些人說,他們的兵太壞,到處騷擾人民,劫掠人民,許多人一聽見“長發鬼”便怕。可是這些並不是真話,因為他們有些軍隊,軍紀是很好的。如石達開、李秀成的軍隊,軍紀非常好,有些鄉下佬親眼看見的,至今還是稱贊不止!他們失敗的真正原因有三,可略舉如下:

  (一)帝國主義幫助滿清——帝國主義者起初看見洪秀全打到南京時,很高興的,以為他是一個基督教徒,一定很容易說話。那時香港總督便跑到南京,想與洪秀全交涉。那知道洪秀全卻不理他,還是以天朝自居,以為外人只應來進貢,沒有什麽交涉可講。英人見洪秀全不能拉攏,便跑去幫助滿清來討伐洪秀全了。當時外人幫滿清練兵打洪秀全,稱為常勝軍,太平天國運動之敗亡,受常勝軍之打擊不少。

  (二)無一定主義 太平天國運動無一定主義,不知為農工群眾謀利益,他們只知以上帝的兒子等話,自欺欺人。所以農工群眾究竟不認識太平天國與自身之關系,不知道起來擁護太平天國。再則他們領袖結合,不是主義的結合,只是感情的結合。起初他們幾個領袖,感情是好不過的,以為“有禍共當,有福共享”,好象桃園結義一樣。因此,洪秀全既自稱為天王,便封他的夥伴為東王、南王、西王、北王等。可是感情是靠不住的,沒有主義的人,一有誤會,便找不到感情這個東西了!後來北王殺了東王,內部鬧個不休!滿清乘機進攻,遂打破了南京城。

  (三)智識分子不為己用 反革命的智識分子,如曾國藩、左宗棠等,卻幫助滿清來打太平天國,太平天國運動之敗亡,此也為一重要原因。曾國藩那些智識分子,時時以忠君愛國自許的,然而他們卻上了滿清的當了!他們所忠的君是滿洲的君,所愛的國也是滿洲的國!他們所以為滿洲效力,一半也是洪秀全的錯。洪秀全太看不起讀書人了,不知道拉攏讀書人,所以讀書人便自然相率歸滿清。而為滿清出死力來抵抗太平天國!由此,我們可得一個教訓,革命的進程當中,雖不可完全信賴智識分子,亦萬不可拋棄智識分子,不使他們都去為敵人效力,這是很要緊的!

  太平運動終歸失敗了!其失敗的最大原因,即是上述三項;此外,還有瑣碎的原因,便可以不必說了。

第三講 由太平天國運動至康梁變法[编辑]

  今天是講太平天國運動以後的事情,太平天國亡後,滿清勢力又強大起來,繼續討平了河南、山東、安徽等省的撚子,與陜西、甘肅、新疆的回人,在這種聲勢之下,許多民眾不敢再起來做排滿運動;因之,中國民族革命運動的潮流,便低落下來了!但是,當時帝國主義壓迫滿清,卻是一天天厲害!光緒二年,日本把琉球並吞了;光緒十一年,法國也慢慢地把安南占領了!中國民眾既不敢反抗滿清,自然更不敢反抗帝國主義;因為滿清雖厲害,帝國主義更要比滿清厲害。

  這時卻有一人起來要排滿,這人即是孫中山先生!當光緒十一年時,孫中山年二十歲,即立心要革命,可是當時並沒有人響應他,附和他,反群起而反對他。只有幾個朋友,肯跟著他一齊去幹。那時中國人還有一種想法,如李鴻章等,他們亦覺得中國還是如此幹下去,一定要招滅亡之患的!不過他們覺得外國所以稱強,是因為有軍艦和槍炮,中國想與外國抵抗,只須從事制造炮艦,所以當時便興辦了南洋與北洋海軍!以為這樣即是可以救亡了!至於外國一切政治,什麽民主,什麽立憲,都是胡說亂道,無一及得上中國的!究竟這些人的意思對不對呢?當然是不對!因為是不對,所以就有人起來打他們的嘴巴,教訓教訓他們了!打他們的嘴巴的是誰?即是日本。

  在甲午年,中國和日本發生了爭高麗的戰爭!高麗原來是中國的藩屬。從前中國對於屬國是很放任的,並不是象現在帝國主義對待殖民地一樣,日本見了中國這樣便生了覬覦朝鮮之心。中國後來漸漸不放心起來了,便派了袁世凱帶兵到朝鮮駐守,暗中防禦日本;經過了幾次交涉,日本也借故出兵朝鮮;因之,中日互相沖突一天天厲害,甲午之戰便發生了!

  當時中國既有軍艦,槍炮也多屬新式,自以為堪與日本一戰,可是中國的軍隊精神太不中用了,有許多還未正式開仗,便“棄甲曳兵”向後轉跑了!打起仗來的時候,便發現軍器亦不如人家,這麽一打,便一敗塗地,陸海軍俱一蹶不振了!日本便於是平平安安地把朝鮮搶去!同時,還進而把旅順、大連及滿洲南方繼續占領。中國只好低首下心,派代表去議和,先前是派了二人去當代表,向日本請和,日本人不肯睬,說此二人無代表之資格!且答稱中國如欲議和,非李鴻章做代表不可!於是李鴻章只得親自出馬。李鴻章到時,日本給他種種留難,既要賠償兵費,又要割讓天津,種種要求,鬧得李鴻章毫無辦法!後來有一日本人想暗殺李鴻章,將李鴻章打傷了;日本害怕外國人要起來幹涉,才好好地與中國議和,結果,中國割讓臺灣與澎湖群島,及遼東半島於日本。後來,俄、德、法起來幹涉,日本只得將遼東半島交還中國。

  為什麽俄、德、法要起來幹涉中日之事呢?那時俄國並不是現在的俄國,他並不是要為中國打抱不平,他自己便是一個最厲害的帝國主義的國家。他因為欲在東方找海口的緣故,久已垂涎南滿洲;此次見了日本把滿洲南部占領了,心中老實不大爽快。此意為李鴻章所偵悉了,他便拉攏俄國出來說話;俄國因自己利害關系,也不客氣地答應出來幹涉!他自己恐怕能力不夠,再去拉攏法國出來;德國因要促成俄、法向遠東發展之局,以免除德國在歐洲對於俄、法之恐怖,也不待人邀請而出來與俄、法一致幹涉了。聽說此時李鴻章還與俄訂了密約,其內容乃割遼東於俄的。日本看見了俄、德、法都起來幹涉,不能不將遼東半島歸還中國!遼東半島歸還了,俄國又想將旅順、大連拿到他自己手中去,而苦無方法進行;這事給德國知道了,便出來向俄國獻議,德國承認自己可先占膠州灣,俄國便好起來援例占旅順、大連。於是德國便出兵強占膠州灣,要中國將膠州灣租借與他九十九年,俄國果真按例出兵強占了旅順、大連,英國也起來占據威海衛,都定租借期為九十九年;法國起來占領廣州灣,定租借期為九十九年,英國見法國占了廣州灣,又借口保衛香港,要求租借九龍。中國推諉不過,一一都應允給他們了!那時只有意大利起來要求租借三門灣,因為國家太微小,被中國拒絕了!

  中國在此時,不但租借了許多海口給外國,即鐵路礦山,也隨時送給外國人不少。中國在此時差不多要滅亡了!當時最可惡的,尤其是德國,他常常故意的說:黃種人是最厲害不過的,試看:日本一個蕞爾小國,今竟稱雄東亞!中國地大物博,現在不過一時衰弱,好比睡獅一樣,將來他一醒覺,是了不得的。不若乘他睡著了的時候,結果了他!德國這些話,是想鼓吹列強把中國瓜分了的!這時期可謂是中國的千鈞一發,危險不過的時期了!可是為什麽中國能免了瓜分之患呢?這並不是中國自己有什麽力量,能防禦他們,使他們不敢瓜分,只是因為第一:中國這樣好的地方,實在太難瓜分!第二:英國在中國已有了相當地位,所占權利獨優,如瓜分後,山東要歸德國,雲南要歸法國,那時英國在山東、雲南等地的權利,反不如在中國手下好自由發展!所以英國卻就不主張瓜分中國;第三:當時美國正從事經營南美洲,不能顧及中國,且在中國毫無位置,毫無勢力,他更不主張將中國瓜分,妨害他將來在中國的發展。有此數因,中國便偷偷地免掉了那個最危險的瓜分之禍了!

  於是美國根據利益均霑,“勢力均等”的原則,提出“開放門戶”的口號來。所謂開放門戶,即是要中國把大門大大的打開,任強盜般的帝國主義者——列強,到裏邊來“隨心所欲”的“予取予求”是了!開放門戶的原則,被列強承認了,中國在這樣局勢之下,雖不至於瓜分,然而全國的權利,都成為國際帝國主義者自由攫取的對象了!

  中國處在這樣可憐的狀況之下,許多人便是要想出救亡的方法來了。造艦,練兵,是不夠的,因而著想到政治上一定要有一番改變,以前只管誇稱華夏的政治如何,現在亦漸漸覺得夷狄之邦的政治,實在有些是中國比不上的了。可是要想改變政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國又是最迷信古代,崇拜祖先的,禮法制度,是世世相傳下來的,誰敢想改變他,便是誰要毀壞聖賢祖宗的法度,這是一個很厲害的罪名。若是想將中國成法改變,去學洋鬼子的什麽“民主”什麽“立憲”,這更是所謂“用夷變夏”,一切遵守古訓的人所絕對反對的。所以那時雖有許多人知道中國的政治非改變一下不可,然而終無人敢提出“變法”兩個字出來!

  在這個情況之下,有康有為出來了!他引據經典說明,以為孔子便是一個主張變法的人,孔子所謂堯舜文武之道,並不是從前真有個堯舜文武,做過什麽事情,不過是孔子自己有些什麽主張,便假托堯舜文武,使人家好相信他說的罷了。康有為此說一出,許多人歡喜得了不得,因為照他所說,孔子便是一個主張變法的人,中國人最相信孔子,那便變法的主張,亦可以不怕人家反對!光緒皇帝聽見有康有為這個人,也高興得很,他自己素為慈禧太後與一般舊臣所挾持,這時立刻召見康及其門徒,共謀變法。想自己樹立一派勢力,與那般舊臣及其背後的慈禧太後宣戰。康有為與光緒,君臣相得,真是如魚水交歡;光緒對康言聽計從,康也竭忠盡智的去籌謀變法。他們很努力的一心一意想將中國改變過來。於是廢科舉,廢八股,辦學堂,一切應興應革的事,無不著手去做!但不久的時候,反動便來了,光緒皇帝因信任康有為之故,對那些老官僚的言論或意見,終是不理。於是那些舊官僚恨康有為到極點!總要想方法推倒他。那時不但那班老官僚不滿意,還有些老秀才,或學八股的童生們,亦每每有怨言,以為皇帝實在太不行了!件件事都要學洋人,又辦一些洋學堂,連祖宗傳下來的八股都廢了;然而那時新派卻趾高氣揚,得意得很,仗著光緒皇帝與康有為的聲勢,藐視侮辱舊派,無所不至,這種情形,正和國民黨改組時,舊黨員與新黨員所表現出來的情形一樣!許許多多反對變法的人,怎樣辦呢?他們只有一條路,便是到太後那裏去說話!太後是一個沒有知識的老太婆,被那些老官僚包圍之後,便時常囑光緒不要過於聽從康某,把祖宗法則都毀棄了,光緒聽了太後的話,明知這是老官僚想阻礙變法,因與康有為商議,要設法防止太後與這些老官僚接近,他們商定去請袁世凱來監守住太後,不許他人到他那裏去。豈料袁世凱一方面雖答應了,一方面卻將此情形告知接近太後的人,太後憤極!立刻下令逮捕康有為,康聞耗逃走了!康既遁,太後再乘機執政,把光緒皇帝幽禁於瀛臺,假稱他有神經病,不能治事。這便是所謂戊戌政變。

  甲午戰事起後,孫中山先生便已決意革命。他先想在廣東起事,惟因運械失慎,為滿清所發覺,孫中山先生潛逃國外,得免於難!此為孫中山先生革命第一次失敗!那時,許多老頑固的人,視革命為洪水猛獸,稱中山先生為叛徒,為寇賊;號稱新派的,又以為滿清當可以變法有為,也反對革命運動!迨變法失敗以後,反對革命的人,才漸漸覺悟,對於革命,不象以前那樣害怕,甚至有些傾向革命了!所以不久,中國便發生了二個偉大的民族革命運動,一是反帝國主義的義和團,一是反抗滿清的同盟會。義和團與同盟會的事情,容後再說。

第四講 義和團與八國聯軍[编辑]

  我前次講到光緒與康梁等之變法運動,現在講義和團的運動和辛丑條約。原來義和團是民團一種秘密組織,是要反抗滿清、恢復明朝的,所以在當時為一種犯法的團體,但後來忽然一變性質為扶清滅洋了。為什麽義和團會變過來扶清滅洋呢。因為中國受外國帝國主義之壓迫剝削,使一般農民見得滿清固然可惡,但帝國主義更加可惡,所以他們不反對滿清,只反對外人,當時受外人壓迫最厲害的為山東。

  光緒二十四年,山東膠州灣為德國占據了。德國是當時帝國主義中最厲害的國家,他武裝強占膠州灣,又武裝強迫中國答應他修築膠濟鐵路,在鐵路三十裏內的礦產歸他開采,德國自得了這些權利以後,即進行修築鐵路,他硬要強買人家田地、墳墓,無論你願意也要,不願意也要,而且由他自定價格,物主劃算得來否,他們亦一概不管。這些辦法都是中國人民所最反對的,有田者不願意賣與德人,即願賣又得不到相當的價錢,祖宗的墳墓更是不容隨便搬移的,而德人強要人家搬移。曾有一次,山東人群集包圍德人,但卒因德人向中國政府交涉,中國政府派兵彈壓,終只有屈服解散。又德人為要開礦,在沿鐵路三十裏內,試采礦苗,隨便在這裏山上挖一挖,在那裏山上挖一挖,中國人是最重風水的,以為山裏龍脈被他破壞,不但一人一家受影響,而且是與一地方人都有影響的,因此更加討厭德人。還有德人包庇土匪強盜。山東土匪都在膠州灣及沿鐵路藏匿,晚上出來搶劫,搶完了便跑進膠州灣去,中國官廳不敢去膠州灣捉他,因此山東人更加恨德人。猶如廣東人之恨香港一樣,香港也是窩藏包庇中國土匪強盜的。同時不但山東人恨外國人,即所有外國人侵占中國之海軍港,如威海衛、大連灣、旅順、廣州灣各地附近中國人,亦同樣受外人壓迫,同樣恨外國人。不過山東人為更甚。那時外人還盛倡瓜分中國的論調,爭著奪取中國各種權利,更加使中國人害怕而亟思反抗。不過此時雖人人都要反抗,但都怕外國人槍炮厲害,所以終不致發動起來。

  光緒皇帝變法失敗以後,中國人排外的精神更增長了。本來光緒皇帝變法,便是很想反抗帝國主義的,不過有般糊塗人,不懂他的意思,反說他跟洋人跑,令他們想中舉人、秀才的機會都沒有了。現在他們看見學洋人的皇帝倒了,勸光緒皇帝學洋人的康有為等也殺的殺了,跑的跑了,那般秀才、舉人、紳士都興高彩烈,他們以為那個頭腦頑固的皇太後,一定可以去打洋人了,但他們自己終怕洋人槍炮利害,不敢動。

  很多人都想打擊帝國主義,但都害怕他們槍炮的利害,於是義和團出來說:不要緊,現在不怕了,洋人命運已衰了,你看皇帝助洋人,新人物康有為等助洋人,現在不是通通倒了嗎?我們是不怕槍炮的,我們大家都去練神拳,神拳練得好,槍炮打不入的。於是他們到處去試給人家看,他們把刀在肚腹上砍,當真砍不傷,大家都信以為真,以為現在有不怕槍炮的法子,所以大家都跟著他去打洋人了。

  當真他們可以不怕槍炮麽?在八國聯軍進攻的時候,義和團被打死的不知多少,他們是學過練氣的,用刀口硬砍肚皮,是可以不傷的,但假如用刀在肚皮上一拖,便糟了。何況犀利的洋槍洋炮,那有打不傷之理。此理現在我們甚是明白,但以前的人因為要打洋人卻不能了解。

  從此以後,北方各地人民,都跟著山東人起來組織義和團,他們見洋人即殺,見洋人房屋教堂即燒,而且鐵路、電線、電話都一律毀壞,凡信基督教謂之二毛子(洋人為毛子),與洋人一樣待遇,一樣屠殺。不許人家講洋話,亦不許買洋貨,因為他們要反對洋人到底,一切洋東西都不用,連洋槍也不要。他們用土槍土炮來抵抗外人的洋槍洋炮,一般頑固腦筋的人們,很崇拜義和團,他們請大師兄、二師兄到家裏,設香案,象拜菩薩樣子來叩頭敬禮,一般腐敗官僚大臣,暗中亦與義和團勾結,於是義和團的勢力蔓延到直隸北京來了。

  其時皇太後當權,他的頭腦是很陳舊頑固的,他很恨洋人壓迫,恨新人物學洋人,他雖沒明白表示幫助的,但暗中是幫助的,山東、直隸、北京各地,義和團勢力之蔓延,他是不幹涉的。以後義和團包圍北京公使館,將德國公使、日本公使館書記官殺了,皇太後仍是不管。有些老臣走去勸皇太後禁止攻殺外國人,皇太後反斥責之,謂義和團是義民,不應禁止,於是北京弄得亂七八糟了。

  其時殺的外人著實不少,尤以山西、直隸為最多,雖無確切統計,恐怕有二百人左右。但在南方各省則沒有義和團的運動。因為南方有李鴻章、張之洞等禁止義和團組織。北方各省鬧得非常利害了,於是英、日、意、奧、德、法、俄、美八國因利害關系,聯軍向中國進攻。初時義和團也很利害,聯軍不能急切得著勝利,但到底他們不能敵過洋槍洋炮,北京遂被攻破了,皇帝和皇太後都跑了,一跑跑到陜西西安。

  在這次義和團的運動當中,義和團能有反抗外人壓迫的精神是很好的,可惜他們不懂世界的情形,不知聯合世界被壓迫民族,如印度、安南、非洲等殖民地一致起來反抗帝國主義,同時又不知組織工農群眾,訓練革命軍隊,用良好的軍械,來反帝國主義,只知用些騙人的迷信假話來號召一般愚民,這是他失敗的原因。

  義和團當時的反帝國主義運動,並不知什麽是帝國主義。他們割電線,挖鐵路,以為這些都是洋人帶來中國害人的東西,是禍害中國的東西。實在這些東西本身並不壞,壞的是帝國主義利用其來侵略,我們現在要反抗帝國主義,就要廢除不平等條約,用自己的力量發展實業,以物質文明去抵制人家的物質文明,那才是打倒帝國主義的正當方法。

  義和團卻想完全不用這些東西,把社會拉向後退,開倒車,這是不對的。再則他們亂殺洋人也是不對的,他們受洋人壓迫太甚,而生出此種排外運動;不過,我們應該分別清楚,壓迫中國人的,並不是一切外國人,而是外國的資本家,打倒帝國主義是打倒外國資本家,而不是打倒一切外國人。而且為打倒外國資本家,外國無產階級還是我們的好友呢!但義和團不明此理,所以帝國主義者可以欺騙外人,說義和團野蠻,要殺盡外國人,一切外國人反通通聯合起來向我們進攻了。現在我們只打外國資本家,外國工人、農人,就不會給資本家欺騙來打我們,他們工人且會與我們合作來打倒彼此共同的敵人,這是我們應該認識的。

  八國聯軍入京以後,搶掠寶藏東西,焚燒房屋,真是奸淫擄掠,無所不為。他們這樣鬧,他們自己就鬧出爭端來了,因此迫得他們不得不退兵,不得不和中國議和。這議和條約簽字的日子,就是辛丑年九月七日,叫做辛丑條約。我國至今,每年定九月七日為國恥日去紀念他。這次條約,中國人吃的虧很大。條約內容:一,凡與義和團有關系的不論王親大臣皆嚴辦。二,派親王到德國謝罪。三,賠償兵費四萬五千萬兩,分三十九年歸還,計利息五萬三千萬兩,利息比本銀還要多,合計起來有九萬八千萬兩銀子,以海關稅為擔保。這個擔子,至今還在我們肩子上,還要二十多年才能把這筆債還清。這筆債是很沒道理的,外國人不是時常屠殺中國人,並沒有賠償,前年日本大地震時,日本人仇殺中國人二百余人,只賠償幾萬元了結。即使當時義和團殺死幾百外國人,都是因為外國壓迫中國人所得的結果,即退一步,要賠償,也決不應賠償到九萬八千萬兩之多。這完全是帝國主義用武力壓迫榨取我們中國的借口而已。如果國民革命成功,我們一定否認歸還這無理的賠款。

  還有,條約裏面規定,所有發生教案之地方,以後停止文武考試五年,以為懲戒。各地人民有反抗外國的組織和行動者斬頭,地方官吏如查禁不力,該地方有反抗外國人事情發生的,長官革職,一生不準敘用。由皇帝將條約布告各府縣兩年。因為這樣的政治壓迫,所以辛丑年後,中國人無敢反抗外國人的,中國民族精神從此被壓迫下去了。直至辛亥革命,人民尚不知道反抗帝國主義!

  中國民族運動自經此次大打擊後,不但大家不敢反對帝國主義,而且一般士大夫,甘心媚外,做帝國主義者之走狗,還在那裏罵義和團為拳匪,不敢得罪帝國主義者,不敢反對滿清,這種糊塗頭腦,影響革命甚大,使中國人更加吃虧。義和團是一種民族革命運動的,他們的革命精神是值得我們欽佩的,辛丑條約的國恥,我們每年亦不可忘記。但我們同時不可忘記義和團運動的缺點,我們要用我們現在正當的民族革命方法,不可再走上義和團錯誤的路上。

第五講 辛亥革命運動[编辑]

  今晚是講八國聯軍以後的事實。中國自經八國聯軍之後,人人都以為中國要有一個大變革才好,當時孫中山先生乘八國聯軍之際,在廣東惠州起事,謀推翻滿清,同時漢口亦有保皇黨康有為輩,起而謀逐皇太後,擁護光緒出來,但結果都失敗了。我們在中央公園可以看見史堅如先生的紀念碑,他就是於庚子惠州起事時,在廣州謀刺總督事敗而死的。

  在甲午以前,一般人對於中山先生幹的革命,都不表同情,而且視革命為可厭惡的事情,至庚子之後,才覺悟中山先生的舉動是不錯,滿清是不行,非打倒不可,從中山先生談革命者於是日多,那時汪精衛先生、廖仲愷先生及一般留日學生皆跟從中山先生革命。不過當時革命潮流還不十分高漲,到日俄戰爭以後,中國革命潮流更高漲起來。

  日俄戰爭的原因很遠,在甲午中日戰爭以後,日本向中國奪得遼東半島,俄人意有不甘,約法德出面幹涉,迫日本將已吞下咽的一塊肉——遼東半島搶奪出來,不過幾年他自己又把旅順、大連占去,因此日本非常疾恨俄人。當時的俄國不比現在農工政府的俄國,那時是帝政時代,時常是想侵略人家,他在庚子年,並以參加八國聯軍名義,出兵滿洲,事後不惟不肯撤兵,還想進一步占據朝鮮。此時朝鮮已屬日本勢力範圍,所以此時日人非打他不可,否則連朝鮮都要入了俄人之手了。至戰爭開始,俄人著著失敗,其所以失敗之原因,因為俄雖是大國,政治腐敗,而日本國雖小,國人皆曾受資本主義忠君愛國的教育,全國一致勇敢,故俄非日本之敵。日本因此次勝利,一躍而為頭等國,但自然除了資本家得到利益以外,一般工農是無所得的。卻是中國民眾的心理,因此次日俄戰爭,受了很大的影響,皆以為黃種人未始不可以戰勝白種人,心中非常高興。以前中國人好自高大,自鴉片戰爭以後,與外人戰,每戰輒敗,因之漸次降落其自大之心,而反以外人為不可敵了。今見日本自立憲後,即可以勝俄,以為中國若立憲,亦何嘗不可以戰勝白人,因此心理,遂反感滿清之可惡,以為中國以前之所以每次失敗,皆由於滿清不爭氣,因之漸漸傾向排滿,而走上革命的道上。此時革命黨有三派:一派為中山先生的興中會。第二派為湖南黃興、宋教仁之華興會。第三派為江浙蔡元培、章太炎之光復會。中山先生一派,少數是智識階級分子,多數是三合會、哥老會分子及華僑,該會的宗旨,初亦不甚明確,口號只是排滿復漢,後至庚子起事失敗,中山先生出遊歐美,受各國社會主義的影響以後,知道革命不特要排滿清,而且於滿清打倒以後,須建立民國,及解決農工階級的爭鬥,因是而成立了他的三民主義。黃興等的主張與中山先生不同,他們只知排滿復漢,沒有所謂農工政策,當時從之者多數是學生,在湖南曾與學生組織機關,圖謀起事,失敗而逃亡日本,及至日本,留學生從之者亦眾,較信仰中山先生者為尤多。章太炎一派更大不然了,他們是讀書人,讀了古書太多,援古方今,所以不滿意受滿清異族的統治,他們沒有民生民權的主張,只不過有故國遺民之痛,因惡滿清,在上海辦報痛罵之,後為清吏緝捕,亦逃亡日本。此時因贊成革命的人日眾,中山先生到歐洲時,有許多留學生找他,先生與之產生一種組織,但是留學生並不歡喜加入興中會,與更名為同盟會,及後至日本,宋教仁等以革命勢力須統一,乃拉攏三派,共改組為同盟會。宗旨是排除滿清,建立民國,及主張土地國有,但他們有一條主張是要要求各國幫助中國革命,這無異要帝國主義來打帝國主義,卻未免是笑話。

  自同盟會成立後,中國民族革命運動日益發展,中國留日學生,除甘肅未派人外,其余各省均有人加入此會,入會的人或回國宣傳,在各省組織支部,是年會員增至萬人,以前中山先生自以為革命成功,乃身後事,至是始知革命目前可以成功了。那時同盟會由汪精衛先生等辦理《民報》,很能影響一般民眾,同盟會會員也的確能夠切實而勇敢去做工作,如行刺滿清官吏,安徽發生刺殺撫臺一次,廣東發生刺殺將軍二次,而汪精衛先生亦於其時行刺攝政王,那時滿清官吏心目中最怕的,就是革命黨。例如辛亥年廣東將軍孚琦被刺後,滿人莫敢繼任,唯鳳山自告奮勇,願以身承之,結果不二日又被革命黨找到,及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圍攻督署,手持炸彈,血肉相搏,因此滿清官吏益知革命黨之不怕死,聞而膽寒,所以武昌起義,瑞澂一聞革命黨槍聲,即逃之夭夭,不費力而武漢克復,未始不是這種先聲奪人的結果。革命黨得武昌後,各省亦次第入革命黨之手。武昌起事,講起來很可笑,當時革命黨因為事泄,不得不起來鬧一下,其實全無準備,殊不知因此而嚇走瑞澂,其余各省亦是一樣,其時南部各省差不多全入革命黨手,即北方亦有數省入革命黨之手者。

  滿清末年,反革命黨如保皇黨梁啟超等,他們曾辦一《新民叢報》,與汪精衛先生所辦之《民報》相辯駁,謂革命要召瓜分,平均地權,會引起窮人把中國弄得糟糕,他主張由滿清自行采用立憲制,有許多所謂老成持重的學者,很相信此說,故其勢力亦不小。於是彼時有所謂立憲派,專向滿清要求立憲,但滿清表面上雖允立憲,其實是不贊成的,因為行了立憲,他就不能再壓迫和剝削人民,所以到辛亥那年,立憲派亦覺得滿清不行,而有些表同情於革命了。

  可是那時革命勢力雖然浩大,而其中實有許多毛病,不特同盟會的宗旨,一方主張土地國有,而一方又要求帝國主義幫助革命的事實,是矛盾可笑的,而且三派中分子亦非常復雜。在中山先生一派,雖有三民主義的精神,但其能明了三民主義者亦屬少數。至黃興一派,可說僅有二民主義,而章太炎一派更說不上,至多說他有半民主義罷了!三派雖然牽合了,主張未能一致。當時同盟會會員,是很勇敢的,但亦有一毛病,沒有嚴密的組織,不開會討論政策,沒有訓練和研究主義,又不註重宣傳,一般黨員,視汪精衛先生辦的《民報》,為弄文墨的機關,以為是革命所不需要之物。他們的心目中只知要幹,要打倒滿清,所以對於主義反不屑於研究,因此不能明了自己革命的目的與意義,因此亦很難靠得住的。

  革命軍起,滿清沒有辦法,乃召袁世凱督師反攻,袁氏當時有精練之兵六師,革命黨以勢力不敵,欲拉攏袁氏,給與大總統位,以為如此則革命可以算為成功了。其時適中山先生歸自海外,許多革命黨員以為中山先生對於革命有大功,應作總統,因揚言他必帶有充裕的金錢回來,以聳動眾聽。後來人家見先生便問帶了多少錢,先生只說“帶了革命的精神回來”。眾大失望。然卒因有一般人還是擁護先生的,乃舉之為總統,但有些黨員對之卻不大信仰。

  那時革命黨的最大弱點,就是黨員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即如武昌起義時,革命黨無人敢上臺,乃找黎元洪出來,黎氏本非革命黨,當時一聞槍聲,黎氏已避於私邸,後聞革命黨來找他,復匿於床下,革命黨乃由床下拉他出來當個領袖。即各省亦是這樣,所有都督皆請舊時滿清官吏或立憲派人去做,那時黨員的心理,以為革命黨只堪做破壞的工作,不能做建設的工作,連孫中山先生他們都沒有信仰,先生雖有許多建國計劃,他們以為這都是理想!當時黨員皆欲以總統奉袁氏,與他講和,獨先生反對之,先生主張革命要徹底,要打倒反革命派及土豪劣紳,一般黨員視為太胡鬧了!以為先生欲爭此總統位。黃興曾說:“如不讓步,糧餉再難維持下去,我亦不負責了。”先生看見四圍空氣不佳,乃舍總統而讓與袁氏。

  同盟會會員,不單這一回不相信中山先生,還有許多不相信的事。當中山先生讓出總統後,他知這是革命黨的失策,乃主張會員從此不要做官,還是都到群眾中去宣傳,但一般會員又以為民國由我們創造,斷難一切皆犧牲,他們又舍不得丟了做官的機會。當時先生謂袁氏不可靠,會員亦多以為然,但一方面猶想靠袁氏以升官發財,不肯決然反對袁氏。及後袁氏把宋教仁刺死,把所有革命黨的督軍撤換,或以兵力逐去,革命成功不及二年,又完全失敗於袁氏之手。結果革命黨以前的勢力,只為袁氏爭得一個天下。革命黨在民國元年二年,不特外面的失敗,即內部亦弄得一塌糊塗。當革命成功,章太炎即跳出同盟會,把中山先生大罵而特罵,至今猶不改常態,他現在罵廣東是赤化,有人說他是瘋子,其實他並不是今天才是瘋子,一向他便是這樣一個混蛋的東西。此外革命黨內部,有一部分是擁護黎元洪的,有一部分是為袁氏所收買的,而且當時宋教仁,把同盟會公開,又改為國民黨,收入了許多壞的分子——貪官汙吏,至使內部非常腐敗,所以至民國二年,為袁氏給了一個打擊,即刻就打得粉碎。

  民國一二年,國民黨不獨內部弄得糟糕,而且宋教仁因想把國民黨擴大,以收羅一般人,乃修改原來黨義,將土地國有一項刪去。以前民生主義的意思,還有寫在白紙上的,現在連白紙上都沒有寫了。另一方面袁氏收買一般反革命派及立憲派,造謠說國民黨的壞處,向民眾宣傳,帝國主義亦乘這時機,借款與袁氏,共二萬五千萬元,以為練兵費,所以袁氏把兵練好,把國民黨打碎了,而一般人民亦不為國民黨惜,反以袁氏舉動為合,這就是因為國民黨不做宣傳工作的報應。

  由今晚所講革命黨過去的事實,我們可以得到許多教訓,第一,革命雖是難事,但能努力去做必易成功。第二,革命欲達到成功,必要有好的政黨去奪取政權,肅清一切反革命派,若如同盟會會員一樣,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始終要被反革命派打倒的。第三,革命成功以後,還應特別註意組織民眾,向民眾宣傳;否則失敗了,一般老百姓不但不為革命黨惜,反要說反革命的好處。

  現在北伐軍已打到武漢了,大家莫不聞而雀躍,但是以前武漢何嘗不是革命黨的,後來卒歸於反革命派之手,所以已得的武漢會被敵人拿去的緣故,就是因為當時革命不徹底,不能將反革命派打倒,不能喚起民眾和組織民眾,來與反革命派奮鬥到底的緣故。我們要使革命成功,一定要打倒帝國主義和反革命派,非謂得到了武漢或北京,革命就算成功,要是不如此,就會蹈辛亥的故轍了。

第六講 五四運動前後的國民黨[编辑]

  今天說的是在民國二年,國民黨被袁世凱打倒後之中國革命運動。當時國民黨,分成二派!一為孫中山派,一為黃興派。中山先生看見國民黨自民國元年至二年間,做了許多錯誤的事情,決意丟了國民黨,另組嚴密的中華革命黨以代之,入黨者須打手印立誓,服從孫先生,重新整飭紀律,繼續辛亥革命的精神。黃興則認為國民黨沒有做錯事,反對孫先生組織中華革命黨的舉動,批評他立誓打手印,是野蠻時代的舉動,並謂要黨員聲明服從孫先生,是孫先生欲做領袖的觀念太重;黃興以為現在國民黨既然被袁氏推倒,國內外又很少得著同情,不若暫行停止革命,讓袁氏做十年,十年以後,袁氏要做不好,才再起來革命。黃興這一派,是以為無須什麽紀律領袖的,孫先生則主張非有嚴密的紀律服從領袖去繼續革命不可!這二派後來有甚麽結果呢?黃興這一派因為不講紀律,而且主張俟十年後才革命,已經失卻了革命的精神,所以到袁氏推倒國民黨以後,有寬處國民黨,凡願悔過者,準免治罪的通令,遂有許多黨員投降過袁氏方面去,雖做過什麽都督的都投降到袁氏幕下去了!孫中山這一派雖然比較的好,但亦有很大的毛病,就是只講紀律,不講主義,結果連紀律亦是靠不住的。當時孫先生以為說起主義,許多人不懂,因為彼時未就農工生活說起,只說了些抽象的道理,所以大家總不易了然;孫先生因以為不如叫大家盲目的服從,我叫你怎樣做就怎樣做,較為簡單妥當,不知照這個辦法,一般黨員,當面雖說服從孫先生,卻沒有人懂得孫先生的真意思,背後就沒有人肯照著孫先生的真意做事。那時又因為沒有註意農工運動,培植民眾的革命勢力,只圖利用土匪,運動軍隊去打倒袁氏,不知利用土匪軍隊,是不中用的,光復時借軍隊土匪的力量來打倒滿族,還有種族的關系,可以鼓舞一般人的精神,此次袁氏亦系漢人,土匪軍隊便不知道何必要打倒他?所以亦很少肯出力來打倒袁世凱的;自然有些土匪是可以運動到手的,然這不過是金錢的作用,他們對於打倒袁氏的根本意義,始終還不明了,若是袁氏方面有金錢,他們亦可以再轉到袁氏方面去的。那時還有些不忠實的不革命的黨員去欺騙孫先生,對孫先生說:“我服從先生,那處有幾多土匪軍隊,要撥幾多款子,就可以起事革命。”孫先生有時信了他,就把錢交給他去運動,他跑出外方去開旅館,吃西餐,宴賓客,委任出許多空頭的團長、營長,到後來隨便在某地方開幾響槍,詐作謀事失敗的證據,便回來向孫先生報告,“起事失敗了!”孫先生是認為革命總免不了有失敗的事的,所以從來不十分追究他們,因此孫先生不知受了他們幾多次的欺騙了。而且因為那時只知利用土匪軍隊,不註意農工運動,一直到袁氏稱帝之時,孫先生這一派,並不能有相當的實力去打倒他。袁世凱之倒,雖然國民黨亦有一部分力量,然而多半還是袁氏部下各小軍閥,及進步系起來拆他的臺,所以倒袁之役,國民黨並未立於重要的地位。袁氏被打倒以後,中國不但未能建立起民眾政治的根基,反惹了一種大禍。怎樣呢!那時國民黨和進步黨的人,要打倒袁氏,沒有農工的勢力,因而只有吃虧的事,利用軍閥的勢力以倒袁,因此倒袁之後,軍閥之勢力日張,政治上反為軍閥所利用,變成了割據的局面,不一年發生了張勛復辟的事,復辟以後軍閥的勢力更是變本加厲了。

  在民國六七年間,國民黨因反對段祺瑞,利用南方陸榮廷、唐繼堯的力量,在廣東開非常國會,不料陸氏趕走龍濟光之後,得著兩廣的地盤,不願與孫先生合作,設法反對孫先生,使孫先生不由得不跑走了!後來陳炯明,領粵軍回粵,國民黨人因陳系同誌,又利用此時機,又擁戴孫先生回粵為大總統。孫先生主張北伐,陳氏甚不願意,結果鬧到炮擊孫先生。等到楊希閔、劉震寰趕走了陳炯明之後,國民黨人又擁孫先生回粵為大元帥,然劉楊仍是與孫先生貌合神離,只是要利用孫先生一個名義,以便於他們的割據罷了!計自民國元年至十三年,國民黨可說是一個很混沌的狀態之下,孫先生所說的三民主義,沒有人去研究宣傳,人民自然更不會了解相信。反對的人譏笑國民黨開煙賭抽捐,是三民主義,苛稅雜捐,是三民主義,兵匪騷擾,是三民主義,最好的人亦只是說孫先生的人格是好的,但三民主義是不行的,國民黨是不可加入的,十三年來的國民黨,其情形便是如此。

  在這十三年間,國民黨內容雖然腐敗,然革命運動,仍有相當的進步,如民國八年之五四運動,是近年來革命運動的第一幕,值得我們註意。當歐洲大戰時,列強不暇顧及東方,日本乘機於民國四年,提出二十一條件,強迫中國承認,擴張其在中國的優越勢力。這一件事,不但中國人甚引為恥痛,即英美諸國在旁,亦看得眼紅過不去,他們暗中幫助中國反對日本,民國八年大戰告終,遂促成了五四的大運動。這次五四運動與國民黨無關系,當時的領導者為北大教授陳獨秀、胡適之二人。陳獨秀在彼時,尚未組織共產黨,不過他眼光銳敏,主張激烈,胡適之是美國留學生,受美國反日的影響不少,他兩人在北京努力鼓吹,到五月四日,遂發生了北大學生二三千人巡行示威,毆打章宗祥,焚毀曹汝霖住宅的事。各省愛國學生,紛紛罷課響應,不久便成功了全國的普遍運動。英美教會辦的學校學生參加尤形踴躍,英美教師,亦極力鼓勵學生,獎為愛國男兒,中國將來的希望;但是到現在反帝國主義運動,英美教師就不贊成,不許教會學生參加了,因為帝國主義的國家,英美就是坐頭幾把交椅的哩!這回的五四運動,關系中國民眾運動重大得很,五四的巡行示威,是中國空前未有的群眾運動,後來全國學生罷課,漢口、上海、廣州各處學生罷課,商民罷市,上海並有工人罷工,全國人心洶洶,北京當局嚇慌了,才罷免曹、章、陸的官職,這是人民向統治階級第一回的戰勝,人民遂覺出人民自己的力量了。陳獨秀、胡適之二人,又主張將文言改為白話,反對舊禮教舊風俗,把古書加以嚴格的批評,故五四運動,不獨使民氣日張,人民思想也日益發達起來了,於是白話詩文,漸漸流行了,男女的社交亦公開了,思想文化上發生了大的變動,一班老學究,雖然拚命反對,然而各地青年,都很熱烈的接受陳胡二氏的主張。他們自五四運動以後,反抗的精神,格外發達,他們藐視政府,所以亦藐視一切舊社會的勢力,文化運動成功了一個最偉大的運動。不過這運動,其中尚有三層缺點:第一,是這次運動沒有政黨在中間指導,當時參加的,都是一般烏合之眾,無團體系統的組織,國民黨既與之無固定的關系,共產黨尚未產生出來,胡適之後來創議,設立學生聯合會,想借此指揮:然學生聯合會,究竟與政黨不同,學生聯合會中間,若沒有政黨指揮,想靠學生聯合會去指揮學生群眾,究竟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到了民國九年,學生就散漫不堪了,群眾運動的潮流,亦低落下去了!第二,是學生固然愛國,但欲求學生群眾,成為有紀律,有組織,能堅持耐久的團體,是很難做到的。學生年紀輕,多浪漫性,而且大家都愛出風頭,不肯服從紀律,那時不曉得組織農工群眾,努力作農工運動,把一切事業,都建築在這種學生群眾身上,故在民國八年的一番熱烈運動,不一年就煙消雲散了。第三,是參加五四運動的人們,沒有認清敵人,認定的對象太小,他們不說打倒段琪瑞,只說打倒段氏之走狗曹、章、陸,更不知說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等到打倒了曹、章、陸,大家以為目的就算達到了,所以再鬧亦鬧不起來了!

  照上所說看來,五四運動本身已有此缺點,所以民國九年,便低落下去了。那時社會上就發生二種現象,一種是主張要讀書的——胡適之便是一個顯例。他就五四的經驗,以為專事開會巡行來救國,是不行的,他不明白五四運動的失敗,是上述三個缺點的結果,他以為是由於中國文化程度太低了,所以主張非提高文化程度,提倡努力研究學術不可!五四以後,胡適之身價漸高,他自然為避免得罪政府,亦是以專心讀書為好,他自己因此便去研究古書,整頓古書,一天天將他自己葬埋到書裏頭去,不想革命了,他並且影響了許多學生跟著他走去,所以五四運動,忽一變而為讀書運動!這種風氣,弄得許多人離開了革命戰線。另一種是不相信胡氏的讀書主義的,但是他同時也不贊成開會巡行的法子,以為要救國須先改良社會,所以這般人便去辦書店,設工場,設學校,組織工讀互助團,實行半工半讀的計劃。他們以為倘全國的人都能如此,將一件一件的好事做起來,中國便會達到好的地位,不知道這只是一些空想不可能的,中國在帝國主義壓迫之下,不論辦一件什麽事情,是逃不脫各種壓迫,國家先不能救,卻想先改良社會如何是可能的事。他們曾經用了千余元的款子,成立了一所的工讀互助團,召集青年,每人每日做四小時的工,其余時間便去讀書,這種無工作經驗的青年四小時的工作,還不及工人二小時所做的工作,因此逐日虧本,不久即關門失敗了。

  五四運動以後,發生了以上二種現象,那時一般領袖,好象摸黑路一樣,他們摸不著正當的路徑,亦是無足怪的。到了民國十年以後,俄國革命成功,全俄統一了,俄國革命思潮逐漸輸入中國,陳獨秀先生,首先接受了這種思潮,開始宣傳,組織共產黨,並領導青年努力做工人運動。陳獨秀先生,所以能夠這樣,不但是因為他的聰明勇敢,亦因為五四運動,及其以後之各種失敗,叫他認為中國的革命運動有必須新辟一個途徑之必要。工人運動興起便收著頗大的效果,如京漢鐵路工人之罷工,繼續興起,武漢津滬的工人,均躍躍欲動,後來雖不幸引起了“二七”的慘案事件,然而工人運動的重要,已為人人所公認的事了。自從“二七”失敗之後,陳獨秀先生等,覺得單做工人運動,實在還是不夠,必須兼做農民運動,並聯合各階級,努力於國民革命,去打倒帝國主義和軍閥,所以他們希望國民黨改良,希望國民黨能與共產黨共同工作,常在《向導》周報發表勸告國民黨的話。這時孫先生和廖仲愷、汪精衛諸先生都是很懇切想完成中國的革命,然而正沒有好的路走,從前不是受陸榮廷的壓迫,就是受陳炯明的壓迫,到現在楊希閔、劉震寰等的壓迫,仍舊與陸陳沒有什麽兩樣,所以當時對於《向導》的提議亦很註意,後來又得著鮑羅庭來粵與孫先生談話,更明白俄國革命情形,孫先生決意把國民黨改組,仿俄國共產黨的組織,改從前只註意軍事政治運動,忽略民眾宣傳組織的缺點。但是自從改組之後,一般老黨員大不滿意,極力阻止孫先生的進行,孫先生意誌不稍為之遊移,並決定容納共產黨分子加入國民黨,使其幫助努力改組的工作,開除了妨礙改組的馮自由,將從前在黨中居重要地位的右派分子居正、謝持置之無足輕重的地位;後來左派領袖,更承繼孫先生之誌,打倒楊希閔、劉震寰,開除林森、鄒魯一般右派,老黨員不敢到廣州,誣廣州為已經赤化,然而中國革命運動,因此得了很大的進步,農工的組織,亦日益發達了起來,國民黨右派分子想造謠中傷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感情,甚至謂國民黨被共產黨拿過去了!自十三年改組到於今,為此鬧了許多的糾紛,大家也已明白了,我可以預言,一定還有許多這一類的糾紛的,這是國民黨要完成改組,不可避免的困難。我說的中國民族運動史到此結束。我希望各位註意,就是我們要懂得,中國革命運動成功,須註意這七八十年的經驗。在這七八十年革命運動之經過,許多領袖摸黑路得著了許多好的教訓,由於我們走了許多走不通的道路,所以到今日我們很勇敢,很有眼光的革命領袖,為我們找出一條很光明的大路來。大家不要有一點懷疑,要奮勇地一直依照我們領袖所指示的革命的策略,去應付一切的問題,革命自然可以成功的;若仍如右派或其他反動派之執迷不悟,到如今還談七八十年前的話,還要走從前走不通的道路,革命是一定不會成功的,請各位不要懷疑罷,經驗已經告訴我們了!

第七講 五卅運動[编辑]

  五卅運動,是中國一個很偉大的運動。這個運動的發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幾種很復雜的原因:

  第一件,是日本紗廠的風潮。去年(十四年)一月時,日本的內外棉紗廠大罷工,這個紗廠是一個很大的日本資本事業,在上海、青島,日本內部,都有他的工廠。他在中國原來只開了一個工廠,因為歐戰發生,歐洲棉紗不能運到中國,一面中國工廠發了財,一面日本內外棉紗廠亦由一個工廠,發達到十一個工廠了,在上海一隅,便有八廠之多。日本資本家利用中國工人的窮苦,在平時增加工作時間,減少工資,並且常常痛打辱罵,一般工人久已感覺得壓迫太厲害;前年(十三年)九月,有人在內外棉紗廠附近做工人運動,工人更加覺悟。日本資本家曉得這個情形,就另外養了許多男孩子和女孩子,叫做“養成工”,預備將來學習成功的時候,就可以開除成年工人,以養成工來補充。此時工人稍有組織,要反對這種辦法,所以去年一月,工人與資本家沖突,曾大大的罷工一次。這次罷工,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因為當時的棉紗價值很高,生意又異常發達,資本家以為罷工是極不合算的,所以就讓步,相當的答覆工人要求,承認工會組織,解決了罷工。自從內外棉紗廠罷工勝利後,許多工廠都相繼罷工,工人氣焰高起來了。日本資本家很不利於這種情形,到去年四月紗市清淡之時,便極力想法破壞以前的條約,隨意開除工人,苛待工人,引起工人的憤怒。這時,如照做工人運動有經驗的主張,是不可以罷工的。因為以前資本家的讓步,固然工人能一致的堅持,尤其是為了棉紗價值高漲,資本家急於要生產棉紗的緣故,現在棉紗市場不佳,罷工是不易勝利的;但一般工人以壓迫太厲害了,又以為前次罷工勝利,希望這回可得同樣結果,所以他們都要罷工。罷工的時候,日本資本家用手槍打死了工人領袖顧正紅,於是群情更加憤激,參與罷工的有四萬人,社會上的聲援也很熱烈,惟日本資本家態度強硬,把工廠關閉,延至一個月的時期,工人因生活關系,不能堅持下去,想找人調停讓步,調停的結果,日本資本家不但不允賠償罷工期內工資,並不承認組織工會,而且運動中國官廳與各國領事施壓迫手段,要工人無條件屈服。顧正紅的棺材,停在美國人所買的地皮上,美領事壓迫遷移。許多工人領袖,看見這種緊張情形,決定開一追悼顧正紅大會,以為示威;這個大會,日本紗廠工人全體參加,合學生與各界同情者,人數將近六萬人。日本資本家運動了中國官廳派兵壓迫,但兵到時,會已開始。他運動英領事幫忙,不許持小旗子在租界上成群結隊的赴追悼會;於是上海大學學生拿旗子在租界上,預備到小沙渡參與追悼會,被巡捕房捉了許多人;文治大學學生為工人募捐,也被捕去了許多人。這時已是五月二十日前後,工人五六萬,無捐款救濟,生活很難維持,學生被捕,亦無法營救,上海的空氣,非常沈寂。中國紗廠資本家雖願意幫助工人,然並非有什麽愛國思想,不過希望日本紗廠罷工,中國紗廠的生意便可以發達,可以賺錢;但又怕日本紗廠知道,不敢用錢來實地援助,只是空口說白話的鼓勵工人。這樣下去,萬難維持生活的工人,簡直不能不因被壓迫而屈服了!

  第二件事是工部局三條提案。上海的租界,一是公共租界,一是法租界,租界上所有政權,均操在外人之手,中國人在租界上,就等於一個亡國奴。工部局是上海租界的行政機關,管理租界上一切事務;納稅人會是上海租界的立法機關,工部局如有提案,須經該會通過。工部局即時有三個提案,要想納稅人會通過。這三個提案,是:

  (一)印刷附律。外人因為中國民眾反帝國主義運動很熱烈,想要禁止各種宣傳,所以限定一切印刷品,均須經過工部局的審查,才準付印。所謂印刷品,包括了報章、書籍、雜誌、傳單、廣告等等,甚至油印品都包括在內,如果不經工部局審定,便要罰款。他用這個方法來箝制中國人的言論自由,手段非常厲害。

  (二)增加碼頭捐。碼頭捐這個東西,是中國人納給外國人的捐款,現在工部局以為太少,應增加若幹,加重商人的負擔。

  (三)交易所註冊。交易所無論外國人辦也好,中國人辦也好,本來都應納費到中國政府來註冊立案。現在外國交易所,不但不在中國政府註冊,工部局反要規定中國交易所到外國工部局去註冊。

  這三個案子,於商人大不利。比方印刷附律規定了,不獨我們宣傳上有很大的妨礙,就是商務印書館出一本書,縱然印刷好了,如受其幹涉,就不能發行,這是多麽麻煩呢?至增加碼頭捐與交易所註冊更不必說是無理的苛索。所以工部局在前年提出這三案的時候,上海商人便反對得很劇烈。當時納稅人會的到會人數不足,沒有通過。去年四月間,工部局又提出來,商人在報上大登廣告,極端反對,納稅人會亦有許多人不到會,案子仍未成立。到了五月底,工部局又堅決的要在六月二日開會通過,所以亦引起了許多商人的反抗。

  這兩件事,可說是五卅運動的動機,在五月二十以後,有人提出只有一個暴動,才可以給兇橫的帝國主義一個大的打擊。那時全國的民氣很高漲,山西一省,有一萬多學生包圍閻錫山的運動,各地農民蜂起,全國都表現不安的樣子。上海雖在表面上是很沈寂的,而大部分感情上均甚激烈。由五月底至六月初的中間,是一個頂好暴動的時候,因為那時上海工人,正已走到沒有路走了。上海的商人為了要在六月二日以前,給工部局一個示威,都希望發生一個暴動。學生聯合會決定了要各校學生到租界上去遊行演講。租界上是不許遊行演講的,最初大家都以為學生一定不敢冒險到租界上來演講,有些人相信至多只有三百人可以出來,要做一個大運動,是很難的。其實這種見解錯了。二十九日有些學生偕同工人到各學校裏去宣傳,想去激動學生群眾。當時有許多學校是不容易進去的,幸而有好多學校都有國民黨的區分部,介紹宣傳的學生工人到校內演講。做了一天的工作,於是三十日出來的學生有了三千多個,與大家事前所揣測的,多了十倍。我們不要把革命看得大難,只要我們努力,就可以使革命成功。

  除了上述表面的原因外,五卅運動有他的根本的原因。其根本的原因,大概有四個:

  第一,五卅運動,不僅為日本紗廠風潮與工部局提案而發生,帝國主義者八十多年來的壓迫,實為其根本原因之一。我們知道不平等條約,是束縛中國人,剝削中國人的工具,為什麽日本資本家能夠殺中國工人呢?因為日本人能夠在中國開紗廠,因為有馬關條約給日本人以這種權利。為甚麽工部局能夠壓迫商人呢?因為上海租界上的政權,完全操在外國人手裏,中國人的事,中國人不能說話,中國商人想到這裏,便不能不感覺十分痛苦。八十多年來的壓迫,積至五卅這一天,遂爆發起來。

  第二,革命宣傳漸普及,亦是一種根本原因。最近幾年,各種宣傳的出版物很多,到處都有編印分賣的。這種出版物,雖然很多很平常,很幼稚,但宣傳的功效,是很大的。這裏這樣說,要實行國民革命,求中國人民自由平等,那裏那樣說,要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自然許多人腦子裏,都受了影響。國民黨改組以後,對於宣傳工作,亦特別註意,前年上半年,汪精衛、胡漢民諸先生在上海許多學校裏演講,宣傳打倒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實行國民革命的主義,學生很受感動。在群眾大會中,對一般反動的宣傳,如黃炎培等的演講,能給他們一個詳細的批駁,更有更大的影響。五卅運動所以從上海起來,而影響到各鄉村和各城市的民眾,尤其是青年,引起此偉大的運動,這不是偶然的事情。

  第三,民眾組織的發展,亦是五卅運動起來的一個根本原因。在最近幾年內,民眾漸漸起來組織了!工人的工會,學生的學生會,都有全國統一的組織,農人的農民協會,商人的商會,亦各有組織。假使沒有學生的聯合會,就不能號召民眾,五卅運動就無從發生,所以民眾的組織,關系也非常重要。

  第四,革命黨的發展,更是五卅運動的一個最大的原動力。五卅運動主動活動的差不多完全是革命黨的同誌,這些人在工作上,因為有了黨,可以彼此協調幫助。以前國民黨的組織很散漫,所以一個黨的內部,各做各的,沒有幾個人肯一致動作。自國民黨改組以後,雖不能算頂好,然組織上,紀律上,均比較的很有進步。因此,所以五卅運動能夠發生。但可惜革命黨的發展程度,還很有限,所以五卅運動的結果,亦只能做到這一步。

  到五月三十日這一天,原定計劃,要各校學生到租界上來講演。但只說到租界上講演,租界地面很大,沒有指出集中的地方,所以雖然出來了三千多人,都是散漫的;又因定於午後一時為出發的時期,而傳話的人有些錯誤,使一些人在上午九時便出來,沒有守一定的時間,這都是沒有經驗,所以弄出許多缺點。先出來的人,在茶館裏空等了半天。此時,國民黨的內部,有人還覺得害怕,他以為這是觸犯法律的,不敢拿他們的黨部為指揮機關,所以上海學生會便成了指揮機關了。午後出來的學生很多,有些聚集在最熱鬧的地方,如先施公司等處,揚旗高呼講演,起初外人也不大幹涉,後來鬧得太利害了,外人覺得這樣下去,八十多年的威信,都要掃地以盡了,遂決意要壓迫這些學生。剛剛因為學生覺得不集中起來,不能威嚇外人,逐漸集中於大馬路一帶的時候,巡捕捉了許多學生去了,一般學生說要捉大家都去,於是都跟著巡捕走;一般商店夥友見了,亦鼓噪起來,大家都鬧到老閘巡捕房去了。許多人這樣環集在巡捕房門口,巡捕房只有兩個辦法,一是將被捉學生一並放出,一是開槍轟擊這些人;如果將捉了的人又放出來,帝國主義決不會這樣示弱的。所以巡捕房看見環集的人太多,就開起槍來,打死打傷了許多人,這樣一來,真是一下幹,二不休,明天必再來,須有更大的示威才好。但有些人懷疑,學生是不是還肯出來呢?學生聯合會以為讓帝國主義者打死許多人,就這樣了事,是最羞辱不過的,於是決定計劃,要上海所有的學生,在明天都出來,並在通告中特別聲明,要群眾集中在大馬路宣傳,如果帝國主義來幹涉,就由大馬路往二馬路退讓,但總不要解散,而且一定要仍舊回到大馬路講演;同時派許多人到商店裏去宣傳。五月三十日的晚間,各馬路商界聯合會開會,並請學生代表報告情形,學生代表的報告是非常激烈的,商人亦決定幫助學生,但怎樣幫助,還沒有辦法。各馬路商界聯合會是一般小商人的組織,小商人比大商人的革命性——反帝國主義性要強些,但雖有反帝國主義之心,卻是很害怕的;他們以為罷市的事,一定要經過總商會的通過下命令,他們希望工人先罷工,然後他們再行罷市。到了第二天,落了些小雨,學生出來的還是很多,大家集合在大馬路,但究竟有些膽怯,很少人敢講演,他們有些到商店裏去宣傳,店員要罷市,店主還是狐疑不決,總說要等總商會的命令。到了下午四時,學生群至總商會,要總商會命令罷市,當時謠言很多,不是說這裏巡捕又捉了人,便是說那裏帝國主義者又槍殺了人,群眾憤激得發狂起來,總商會亦不得不答應罷市。這時國民黨黨部亦打了一個電報到各省,說上海發生慘案後,已經是學生大罷課,工人大罷工,商人大罷市。三十一晚,總商會的罷市通告發出來了。六月一日,上海的空氣最緊張,一個警察對車夫說:“你不要拖外國人哪,如果拖了外國人我就要罰你。”法租界有一外國人從黃包車裏跳出來,預備上電車,因為給車夫力錢太少,車夫追索,一個中國巡捕又對車夫說:將那外國人推下來,他們是什麽東西!保衛隊表示亦很熱烈,公共租界中國巡捕都要罷崗反抗。各地工會、學生會都組織了起來。那時印了五六十萬張傳單分別告工人、兵士、警察,於是全上海人都哄動起來了,這時可見宣傳的效力是很大的。那一天,上海的民眾幾乎暴動了起來,經學生會勸止,學生會在那時很有權威。有些學校原來是反動學生所把持,反對學生聯合會的,自五卅的事件發生,學生群眾都要求共同聯合打倒帝國主義,自動的起來反對這些反動領袖。反動領袖說,這個事情,是國民黨包辦的,是共產黨的陰謀,不要上他們的當,群眾一點不相信,反罵他們是有意搗亂。上海國民黨內部,紀律不甚嚴密,有些黨員不肯服從黨的指揮,他們因為自己想在學生聯合會當會長,做主任或科長,主張要改組學生聯合會,好給他們有出頭的機會。學生會中真正能工作的人是很少的,學生會要派人到學校裏去宣傳,學生會內部,就沒有人辦事,學生會各方面稍為顧到了,工會又感覺沒人辦事了。另一方面則右傾的分子,非常搗亂,他們除了說國民黨包辦,共產黨有陰謀以外,另外還有孤軍社的人,在六月一日,發了一種傳單,是一篇《告國人》的文章,印刷得很多,滿街粘貼;他們的意思,是主張什麽“不合作”,勸民眾不要亂鬧,要學印度那位甘地的辦法,講經濟絕交,不買外貨,不坐外國輪船等……。還有江亢虎主張就事論事,不要說打倒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只就巡捕房打死人這回事,與之交涉,要縮小範圍,才能得到結果。又有陳霆銳說,這事不消亂鬧,把範圍弄大了,一定要依法律解決,向法庭起訴,才有結果。一般學生雖然受了一點革命的宣傳,現在聽了這般糊塗的論調,也覺得以前提的口號太高,恐怕不能做到,沒有結果;他們至少也主張不要說打倒一切帝國主義,只好專對英日,不要得罪了美德及其他各國。有些國民黨員不但自己不能宣傳人家,糾正這些錯誤思想,他們反被人家宣傳了,跟著人家亂講。這時革命的宣傳力甚少,反動的宣傳很利害,黨已不能有靈敏的指揮,黨員又不能完全守紀律,這種工作的困難與缺點,發生了許多不好的結果。幸而此時有些國民黨員與反動分子究竟聯合不起來。他們感覺黨團會議之必要,成立了黨團的組織。國民黨員在學生會中雖沒有很強有力的領袖,但有了黨團的作用還可以領導許多學生,拉攏中立分子,與反動勢力奮鬥。工會方面有三十余萬工人罷工,但要到工人群眾去宣傳,則感覺缺少人才,且沒有工人運動的經驗,國民黨員亦不常聽見政治報告,因之就不明了各方情形,不曉得怎樣決定他們的工作方法,他們去演講,亦不能動人聽聞。後來外面商量好了,對帝國主義提出十七條要求,如收回會審官廳,賠償罷工工人損失,不許外人越界築路等等,這已得工會學生會,各馬路商界聯合會之贊成,但總商會不表贊成,只允站在從中調停的地位。那時學生、工人、小商人是一致的,組織了工商學聯合會,只有總商會不肯與他們合作。六月一日、二日、三日這幾天,帝國主義者常有擊殺中國人的事發生,一般人非常憤激。孫傳芳亦打一個電報,大意要學生努力,他願以武力為後盾;張學良也打一個電報,並匯洋兩千元捐與學生會。過幾天,張學良親自帶兵來了,租界上本是不許中國軍隊通過的,張作霖的兵卻都通過了租界,一般學生很高興,以為收回租界是有希望的事了!其實張學良一方對學生表示好意,一方卻正和英國辦交涉,以圖妥協。有一次,學生會派代表見張學良,他很客氣的說:“你們是愛國的。我當學生時也很熱烈的參加愛國運動,不過現在地位不同了,不能象你們一樣了!”學生代表聽了張學良的話,喜歡得了不得,我告訴他們說,張學良的話是不錯的,他現在地位不同了,他現在到底站在什麽地位呢?是站在帝國主義走狗的地位,所以他不但不能幫助學生愛國,而且有一天還要壓迫學生愛國運動的。他們覺得我這些話太過分了,但是沒有好久,張學良的鬼面孔便揭穿了,學生會再派代表去見他,他就說:“不要亂鬧,我自有辦法了!”這時候,嶽維峻、段祺瑞、馮玉祥,通同打電報,匯捐款;但除了馮玉祥真有點民族思想以外,其余都是假的,有作用的。那時奉系壓迫他們正是十分厲害,所以他們要提高對外空氣,使奉系不致還在此壓迫他們,決不是真正有什麽愛國的意思。所以段祺瑞派了一個人到上海來調查,民眾很想請他出來講幾句話,他不但不敢出來,反住在租界內,以英國巡捕守衛。那時總商會既不贊成原來的十七條,他們以為太高,恐怕做不到,而且怕傷了外國人的感情,於是自己修改做十三條,好象對外人表示減價的樣子,其實原提十七條,固然做不到,你就減低一點,又能夠做得到嗎?學生方面也發生了不好的表現,因為學生家中的父母,非常害怕他們子弟在外面遇了危險,就紛紛來信,假說父親母親病重垂危,要他們趕快回去,六一、六二、六三,這幾天,學生是很勇猛的,到了以後,有些亦害怕起來,於是趁此就跑回去了。在五卅運動中,帝國主義者想了一個方法,出一種《誠言》報,造許多謠言,欺騙中國人,但沒有什麽效果。然而到了三個禮拜以後,商人罷市既久,發生了一個開市的問題,以為長久罷市還是自己的損失,所以提出縮短戰線的口號來,並且說罷工要款項來接濟,才能維持,不如商人開市,收一部分利潤來援助工人;這般論調,自然容易鼓動一般生性比較妥協的人。那時罷市的只是限於公共租界,本來法租界與中國界的商人,都有決定罷市的,但一些不明白的人,乃至學生會代表,以為不要得罪法國或中國官廳,勸他們不要罷市,不知法租界與中國界能罷市,尚可引起法國及中國官廳與英國的交涉,他們自動要罷市,何必反去勸止呢?我們是主張繼續罷市的,以為開市並非縮短戰線,而是減少我們的勢力,解散一部分我們的隊伍。但事實上已有大部分商人要開市,想再延長幾天,亦是事實上不可能的事,結果遂宣布開市。但開市有兩個條件,一是禁止買賣英貨,一是接濟罷工工人,要商人登報表明,但後來雖學生查貨甚嚴,商人因而不買賣英貨,至接濟罷工工人一句話,則完全是空談。開市以後,又發生開工的問題,有一般人主張專力對英,所以說罷工要有範圍,於是他們硬要日本工廠工人復工;等到日廠工人復工了,英國工廠工人亦動搖起來,也慢慢地開了工了。學校裏的學生,已有一部分回家,許多教職員也勸學生回家,在他們腦子裏,以為讓他們在上海鬧壞學風,是不好的,所以特別準假,或提前放假,於是結果,剩了少數學生會的代表,他們只可代表自己,不能代表群眾了。這樣一來,各項運動,既沒有學生參加,商人又被煽惑退後,僅僅剩下許多工人在那裏孤軍奮鬥!可是,工人生活困難,各方捐款不能接濟,買辦階級與軍閥勾結,起來壓迫他們;一般反動學者,也極力宣傳不利於他們的論調,應付他們是很困難的。到後來五卅運動,只剩下一件事,就是與英國經濟絕交。一般學生檢查仇貨很勇敢,很熱心,但是亦有些毛病,有些人是亂七八糟的,比方扣留水果,他們自己拿來吃了;不能久貯的貨物,他們任其腐敗;有些貨物亦不管是否確系英貨,隨意扣留,並且學生會無專人辦事,商人有事要來接頭,感覺非常麻煩,自然很不高興。有些學生會的職員,喜歡坐汽車,吃西餐,尤其是愛與女學生講交際,更引起一般無聊腐敗的人的評議,加之學生內部,又常常發生問題,如查賬、爭位置等,以後學生會力量亦成有限了,張學良既與英國妥協了,便解散了上海總工會,開始向民眾進攻。原來醒獅社、孤軍社、民鐸社等組織一個《公理日報》,內有國民黨員參加,後來主持該報之權,歸到國民黨員手中,曾琦等便寧告退,為拆臺之計。又有些共產黨員組織了《熱血日報》,有些國民黨員組織了《民族報》,但因帝國主義軍閥壓迫日甚,都繼續停了版。在全國說,開始大家都熱烈的做救國運動,到後來,都漸漸的沈寂下去了!五卅運動所得的結果,有好的壞的兩方面,先說好的方面可以指出兩點:

  (一)使反帝國主義的潮流高漲。五卅以前,中國還有好多人不知道為什麽要反對帝國主義,就是一般有智識的學生,也不十分明白反帝國主義的意義,因為帝國主義壓迫中國人已有八十多年,中國人受壓迫慣了。而且庚子之役,對於反抗帝國主義的人,又曾經加了無情的懲戒,所以中國人對帝國主義不獨不敢反對,還要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的話,以為自己安心忍受帝國主義壓迫之解嘲語。就是革命黨,也是一樣的懦弱心理,同盟會黨綱第六條,還要說要求列強幫助中國革命這樣不通的話;辛亥時亦最註意保護外國人,尊重外國人條約,簡直同段琪瑞的外崇國信差不多!自國民黨改組後,才提出反帝國主義的口號來,經過一番宣傳,少數人才知道應該反對帝國主義。但經過五卅運動以後,反帝國主義的空氣,就普及於全國,大多數人都知道了。不過呢,仍然還有不少誤解的地方,有些人不知帝國主義為何物,見了外國人就要反對,又如國家主義派不肯說反對帝國主義,要外抗強權,這都是不對的。但總而言之,今天再有人說要保護外國人和尊重外國條約甚麽,都知道他是反動派了。

  (二)使民眾的力量增大。五卅以前的工人、學生、商人等,大部分都沒有組織起來;五卅運動後,各地工人、學生很多都組織起來了,商人亦漸知引他們的組織來參加反抗帝國主義,且有工學聯合組織,這種民眾的力量影響政治方面的運動,使軍閥內部分化。那時,國民軍通電對英宣戰,便想站在民眾方面得著民眾的贊助。反奉戰爭發生,直系孫傳芳痛罵張作霖壓迫民眾與摧殘愛國運動,亦是表面的接近民眾,利用民眾去打擊張作霖,若是沒有民眾力量,他們不會這樣做的。後來國民軍同情反奉,郭松齡發生倒戈的事情,亦是民眾力量暗示的結果,可惜郭松齡為帝國主義所敗,民眾的革命潮流亦漸漸低落,現在國民軍也失敗了!國民軍失敗的原因,固然由於帝國主義之聯合進攻,而國民軍內部不肯顯然站在民眾一方面,亦其實主因;比方馮玉祥不肯表明態度,二軍與民眾,反有惡感,當然是他們失敗的結果。但五卅運動後,民眾已在政治上成功了一部分的力量了。

  再說壞的方面亦有一點,便是過早的促成了階級之分化。階級分化,是五卅運動一個最大的影響。那時學生回家了,商人軟化了,只留下工人孤軍奮鬥,孤軍社、醒獅社、民鐸社講的和平理想,與江亢虎主張的縮小範圍,丁文江的主張唱低調,戴季陶主張的單獨對英,影響很大。學生本來多是專於讀書,不肯參加實際運動,即參加各種運動,亦是愛出風頭的。他們每每因嫉妒反對作工作的革命黨員的原故,跑到孤軍社等一般人那邊去,大商人、工人、學生、小商人各為其利益,惹起了感情的沖突,帝國主義和反動派又乘機破壞革命勢力的聯合,共產派和國民黨左派分子也許不免有些左傾幼稚的地方,於是各階級的分化很利(厲)害,結果,資產階級有好些都離開了工人,附和帝國主義或買辦階級所唱的反赤論調,造成了一個反動的潮流,直至北伐勝利,這種反動潮流始被民眾革命潮流所壓倒。

  最後我們要說,五卅運動所得的教訓,我們可以分三點講。

  (一)革命不要看得太容易,也不要看得太難了,五卅運動是全國數百萬人共同聯合起來的一件大運動,在普通的人一定以為是一件頂難的事情,但是有了相當的宣傳和組織,並得到了相當的機會,實際是很容易號召起來的。但是因為五卅以前,革命的宣傳和組織,都還不見得很好,所以亦只能夠喚起一個這樣大的運動,並且只能做到這一步田地;如果將來能夠有更進步的組織和宣傳,一定收效可以更大的!國民黨那時在上海學生、工人中,有區分部的組織,但上海八十幾個學校,僅有二十幾個學校有區分部,這可以表現組織力的薄弱;黨內的宣傳品,刺激性亦太少,並且只散布了一二十萬份三民主義,在四萬萬人中,共產黨對於宣傳雖比較努力,亦還不能達到深入農工學生群眾的目的。這可以表現宣傳力的薄弱。然而這樣的組織宣傳的力量,居然喚起了兩百萬人的五卅運動,雖不久為反動勢力壓迫而消沈下去了,這亦很可以使我們今後註意對於宣傳和組織的工作,更要加上一番特別的努力才好。

  (二)在革命運動中,群眾容易發生左右派的空想,這種空想,於革命運動的影響甚大,若非很好的宣傳工作,隨時打破這種空想,每每使到這種運動走入錯誤的道路,以至於失敗。在五卅運動中,發生左右派的空想甚多,大略可舉五項:

  A,和平解決說。如果能夠和平解決,固然很好的,但上海殺了人,漢口、廣州等處都殺了人,帝國主義者從來不與中國人講點公理,你盡管說和平解決,誰替你來和平解決呢?

  B,法律解決說。法律是帝國主義和軍閥拿來壓人民的工具,比方租界上的法律,就不準去遊行演講,五卅在租界上遊行演講,便是犯法的,要靠法律解決,帝國主義者先便要辦我們犯法的罷了。

  C,外交手段解決說。北京派來的外交官,住在租界上,不肯出來,這已可見中國的外交程度。靠這種人辦外交,能夠解決什麽事呢?調查的結果,沒有在上海公布,後來法國調查員才拿調查結果公布出來,是說英國人不對,英國不肯承認,他們是這樣不講公理,還講什麽外交呢?

  D,聯絡帝國主義打倒司法解決帝國主義說。這個主張,就是要聯絡日、美、法、意等國,專一對付英國,但是五卅的時候,美國占據了上海大學,意大利在上海亦故意殺人,他們與英國帝國主義有什麽分別?我們反對一切帝國主義,反可以使其他帝國主義站開,不敢與英帝國主義發生關系,專說反對英國主義,則美日等國反可以大膽的壓迫中國,所以他們反轉幫助英國來壓迫中國了。

  E,經濟絕交說。這是孤軍社和國家主義派的主張,就是要不買英貨,不要工人替英廠做工,在經濟上,完全與英國脫離關系。自然經濟絕交並非全無用,但這種作用總是暫時的而非永久的,因為關稅問題不解決,中國工業不發達,當真經濟絕交,不但是工人總在工廠中做工,不能維持生活,而且事實上中國已然需要許多工業品,經濟絕交,遲早總是維持不住的。所以從前與日本經濟絕交,完全沒有結果,現在專想靠經濟絕交來對付英國帝國主義,這是何等靠不住呢?

  再說左的空想,也有三項:

  A,暗殺外人說。他們以為外國人殺了我國的人,我們也便可以殺外國人;他們說,我們天天開會遊行講演,是沒有辦法的,只有用手槍炸彈去殺工部局的外國人最好。我們雖不絕對反對暗殺,但暗殺只可為兩軍對壘交戰時一種手段,如果沒有預備交戰,僅僅想暗殺一二個外國人,不但是沒有什麽作用,而且還會發生不好的影響;因為一般商人,最怕殺了外國人,恐怕象這樣便會惹出大禍,學生亦有許多不贊成這樣辦的,倘若當真殺了外國人,五卅運動更失敗的快了!有些人因為朝鮮出了一個暗殺的烈士安重根,每每引為美談,其實安重根雖然暗殺了日本的伊藤博文,但是朝鮮還是亡國,可想見沒有組織的民眾,專靠暗殺手段,是不會成功什麽事情的。

  B,練學生軍說。他們以為要學生軍是預備與外國宣戰,學生軍是不是能夠打仗是一個問題。要說練軍隊打仗,中國的兵很多,為什麽不可以打仗?還要練學生軍呢?若是養兵不能打仗,又有什麽把握可以說學生軍便可以打仗呢?而且既說練學生軍便是將學生關起門來訓練,使許多能夠做民眾中宣傳工作的人都關到學校裏去,那麽,外面的民眾,反轉來一點也不懂得反帝國主義的意義了!

  C,對英宣戰說。這種主張的人,以為我們對英國帝國主義寧可玉碎,不可瓦全,所以他們要與英國背城借一。對英宣戰,如果只是為一種空氣的作用,自然是可以的,若真是夢想要與英國宣戰,到底叫誰去戰呢?假令我們要馮玉祥去戰,張作霖會在後面打馮玉祥,又怎樣辦呢?

  以上各派的空想,都是妨礙革命,叫人家認不清正當的工作是什麽的,我們的真正的工作,在於宣傳民眾,組織民眾,不註意這一點,無論是右傾或左傾,都是不好的。

  (三)各階級革命性,在五卅運動中,完全的表現出來。那時張學良在上海與英國勾結,加民眾以壓迫的手段;總商會修正工商學聯合會提出條件,要居於調停的地位,這可見軍閥與買辦階級是反革命的。不過張學良等以前他打過電報並匯了捐款,總商會也提出了自己的十三條來裝飾面子,所以雖然他們是反革命的,只要有革命民眾監督,亦是不敢絕對反對“反帝國主義運動”的。小商人比較能革命,但他們沒有組織力,如革命潮流低落時,小商人就跑到大商人一邊去了。學生在平時是很散漫而且要鬧意見的,到了革命空氣濃厚的時候,就一致起來,不管什麽國民黨“包辦”亦好,什麽共產黨陰謀亦好,他們總是擁護學生會,縱然有少數反革命領袖造謠,也不會有用的;但是,學生終究喜出風頭,他們這種熱度也不能長久維持,是一個很大的缺點。他們若沒有好的組織,尤其是若沒有黨來領導他們,便很容易弄糟,工人是比較學生好些的,我不是說工人道德和知識比學生好,只是工人的生活困苦,所以他們自然要起來革命,雖然亦有少數工人,和學生犯同樣的毛病,但大多數工人都是誠實的,直率的,很守紀律的。在五卅運動中,開始有許多學生,到後來各種遊行運動,滿目所見的都是工人,可見工人在革命中的力量。有人說要知識階級領導工人革命,這亦許是對的,但是,甚麽時候知識分子才出來領導工人革命呢?坐在屋裏怕危險,怕困難,而且象梁啟超、張季直、《申報》主筆、《時事新報》主筆,這些學者,他們做的文章,總是說學生工人胡鬧,他們這些人也會來領導工人革命麽!外國人很高興中國有這些學者,謂他們是高等華人,我們也盡可讓他們去當高等華人,因為普通人都不好象他們一樣,若是都象他們一樣,中國真要滅種亡國了!中國的革命運動,一定要特別註重工人、農人、學生、小商人,但是亦要盡力與大商人、大學者結成聯合戰線;就是說,我們一方面要認清楚那種力量是靠得住的,那種力量是靠不住的,一方面要拉攏靠不住的力量,盡力使他們幫助革命,不要妨礙破壞革命。

  上述的經驗,在以後比五卅更大的運動中,是很可以作工作上的參考資料的。五卅慘案至今日尚未解決,恐怕是不能解決的,帝國主義者很想以七萬五千元來解決此案,我們不肯承認的,為甚麽不肯承認呢?我們要留著五卅這個紀念,靠著每年的五卅紀念,使全國民眾一致的覺悟起來,才能爭得我們的最後的勝利。那時候,不平等條約可以廢除,租界可以收回,中國人可以得到自由平等的地位,這比七萬五千元,強得多了!我們的同誌,要準備第二個更大的五卅運動的工作,一直做到中國全民族解放,所以我們大家要一致努力!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