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民狀況及我們運動的方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農民狀況及我們運動的方針
作者:鄧中夏 1924年

    1924年1月5日

    在向來不曾重視統計的中國,要解答這一類的大問題,真是“戛戛乎其難矣”。所以國中出版界關於這一個問題的文章,簡直絕無僅有;就是僅有的不是“捕風捉影”,便是“隔靴搔癢”。只有《前鋒》第一期陳獨秀先生《中國農民問題》一篇文章,算是精審可觀,對於中國農民狀況分析得很細緻,很正確,讀者可去參考,我這裡不再重述了。我這裡只說中國農民運動的狀況。如這一層明白了,我便可微測農民覺悟程度如何,能力如何,及其在革命運動中所佔的地位如何。

     

    中國農民運動在現時只可說是萌芽時期,當然不能像工人運動一樣可有編成數十萬言專書的資格。雖然,即此萌芽時期所表現幾樁運動的事實,已可令我們驚異,已可證明農民革命的潛在性逐漸發洩出來,是各種群眾中“嶄然露頭角”新興的偉大勢力。

     

    我上期《論農民運動》文裡已說過蕭山,萍鄉,馬家村,青島,海豐,衡山六處的農民運動都是很劇烈的,可惜我手頭只有海豐衡山兩處較完備的材料,現在只能把這兩處介紹一番,其餘四處暫行從略。

     

    先介紹海豐農民運動。

     

    其實這裡的農民運動,並不止海豐一縣,其鄰縣的陸豐,惠來,普寧,紫金,歸善五縣都組織在一個農會裡,幾乎把廣東東江各縣都包括起來了;這裡只提海豐,不過是求簡明易記的意思。茲摘錄香港《華字日報》如下:“去年八月海豐組織農會,後來推及陸豐,歸善,紫金,惠來,普寧等縣。海豐,陸豐,惠來三縣全縣農民加入農會,其餘三縣亦大半加入。人數達十餘萬人。……本年舊曆正月二十日該會發起開農民新年同樂大會,到會者五千餘人,鼓樂喧天,極一時之熱鬧。該會宣傳部白話劇'二斗租'之農民悲劇。當演至貧農被田主侮辱時狀至可哀,觀眾悲憤交集,會場為之鼓譟。而年邁農夫,睹此不覺老淚奪眶而出,有痛哭失聲者。……今年五一節,更為空前之大集會,當日到者萬餘人,手持小旗,呼聲雷動,巡行城廂內外。從此會員日益眾,組織亦日漸完備。……最近七月二十六日八月五日颶風大水為災,海陸豐惠陽各縣損失不下千萬,農產物完全失收,倒塌房屋,不計其數,實為空前之巨災。該會召集大會議決減租問題,輸納三成為最高限度。遂與田主衝突,田主勾結陳軍圍攻農會,捕去職員二十五人,並分兵四出布哨,如臨大敵。現尚在相持中云。”

     

    他們何以有這麼大的運動呢?因為他們有完善鞏固的組織。現在把他們的章程摘要如下:一、綱領——一謀農民生活之改造。二謀農業之發展。三謀農村之自治。四謀農民教育之普及。二、組織——分區會,縣會,省會三級。每級分大會,執行委員會兩機關。省大會為最高機關。各級執行秀員會分文牘,會計,交際,教育宣傳,農業,衛生,調查,庶務,仲裁等。三、會務——(一)防止‘田主吊’,以免農民生活不安,及防止耕地不加肥料致生產力日下。 (二)遇歲歉或生活程度過高時本會應體察情形向地主請減租額。 (三)會員如發生爭執事件,由本會自行排解,以免訟累。 (四)禁止會員吸鴉片賭博等事。 (五)辦理各鄉農民學校,半夜學校,圖書報社,演說團及其他教育事項。 (六)辦理農桑,墾荒,造林,改良肥料,種子,耕法,農具,及其他關於農業事項。 (七)辦理疏濬河流湖塘修築堤及其他關於水利事項。 (八)辦理農民醫院,育嬰,養老,及其他扶助事項。 (九)調查農村戶口,耕地收穫,及其他農村狀況。 (十)辦理農業銀行,消費組合,及其他關於經濟事項。 (十一)飼養耕牛,以供會員無力養牛耕作者之借用。 (十二)辦理民團,以防盜賊劫掠及保護農產品。

     

    再介紹衡山農民運動。

     

    其實這裡的農民運動,也不止衡山一縣。因為這裡的農民運動是發生在衡山岳北的白果。白果是衡山、衡陽、湘鄉三縣接壤的地方,周圍數十餘里的農民差不多都加入農會了。這裡只提衡山,也不過是求簡明易記的意思。茲把各報所載摘錄於下:

     

    湖南衡山岳北地方有名白果者,其地與湘鄉、衡陽接壤。田畝大概為趙恆惕及其親故所購置,逐漸形為大地主,其虐待農民甚酷。此地農民多往水口山礦坑作工,故工潮頗影響於此地,一般有覺悟的農民,遂奔走相告,進行組織農會。於本年舊曆八月初六日開成立大會,到會者約萬人。成立後,四處講演,將農民如何受大地主及劣紳種種苛待壓迫不堪忍受的情狀合盤托出,農民大受感動,加入農會者突增至十餘萬人之多。該會會員限於雇農,佃農,自耕農三種;但無上三項資格而得農民多人之介紹,認為確可為農民謀利益者,亦得酌量准其入會。該會組織,每十家煙火,公舉一十代表;百家公舉一百代表,全區各十代表公舉一總代表,由總代表聯席大會選舉七人組織委員會,內互推委員長及財政,交際,調查,交通,宣傳,教育委員務一人,為農會最高機關,一年改選一次。聞八月初六日大會當議決下列各案:(一)關於農民們的生活要如何改良之議決案;(二)關於本會對政府態度之議決案;(三)關於農村教育之議決案; (四)關於農村婦女們的生活要如何改良之議決案。並發表宣言,茲抄錄如下。 “可敬愛的農友們!我們在世界上佔了士農工商四民之一的地位;但是,我們在民權的地位上,除開叫苦叫冤,啼飢號寒,日夜勞得汗水如淋以外,甚麼都沒有的呵!要讀書吧?學校是有錢的才可進去;要住屋吧?好一點的房子,我們一進去,房主即疑我們是來偷竊扒摸的呵!要吃飯吧?輪到青黃不接之時,提起錢沒有糴!要穿衣吧?洋人把中國的棉花價格,提高收盡去了,使得我們赤裸裸的不能紡花織布。其他如做官得了錢的人,挾著官威強買民田,做官要得錢的人,時常預徵錢糧。外國人暗中使中國軍閥,互相打仗,到處用兵,弄得我們今天拖夫,明日派差,在路上受敲、受打,也是我們呵!外國人把洋貨送到中國來,弄得我們從前用手藝做出來的貨,那裡還值錢呵!我們現在種種的壓迫,因為從前忘記了團結力是我們的武器;以致從來沒有向敵人反抗!現在我們知道了;要為自己解除困苦,爭謀利益,只有大家聯合起來呵!”並喊道:“不買洋貨呵!”“打倒洋鬼子的走狗軍閥和洋奴們呵!”“中華民國獨立萬歲呵!” “農友們聯合起來萬歲呵!”農會成立後,該地的大地主聞之大駭,於是賄請縣知事及駐在軍加以壓迫。其時適譚軍佔衡山,農民乘機活躍,聲勢愈振。此時並做平糴及阻禁穀米棉花出口等事。原穀價每洋一元,買谷三鬥,後通行四斗半,農民阻禁甚力。地主痛恨入骨,合集萬金賄買縣署請以土匪辦理農會。陰曆九月初七夜,縣署派兵包圍農會,槍聲隆隆,逮捕委員謝懷德等八人,其餘銀錢什物,劫掠一空。農民大憤,翌早聚集數万人,擬奪回逮捕諸人,軍隊開槍,擊斃農民胡仁二,受傷者不計其數。隨後又將該會首領劉東軒捕去。該會禀籲譚總司令,譚派人到縣查辦,提交總司令部辦理,方得全數釋放。聞被捕釋回時,沿途八十里農民爆竹喧天,對聯數百付,其興致可知。及譚軍失敗後,地主又大肆活動,十一月二十五日,趙恆惕調大軍一營到該會放火焚燒,殺死六十七人,內小孩一人,傷千餘人,捕七十餘人,燒民房百數十棟,屍體遍野,哭聲震天,可謂慘矣。

     

    由上述的兩樁事實看來,我們可以徵測中國農民的覺悟是到了要農會的程度,能力是到了敢於反抗壓迫階級的時候,這種壯烈的舉動,比較香港海員和京漢路工的罷工,並無遜色,真是中國革命前途可樂觀的現象呵。

     

    青年們!我再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就是這兩處的農民運動,聽說實在有不少青年含辛茹苦的在其中活動,所以他們能夠知道組織農會,知道進行罷稅抗租的方法。假如各省的青年都能像這兩處的青年一樣,那麼全國的農民大聯合運動,可說是指顧間的事了。

     

    不過做農民運動應該有一個共同的方針,我現在把我的意見簡單寫了出來,以便青年們的參考:

     

    (一)組織方面——最要緊的自然是組織農會(或佃農協會,或雇農協會)。因為必有這種機關,然後散漫的農民才可團結起來。並須在這農會之下,設法組織“消費協社”,“信貸機關”,“穀價公議機關”等,因為必有這種機關,然後農民才感覺與自身的利益有密切關係而擁護農會。至於是先組織農會或先組織消費協社等機關,那就看各地的情形而定了。

     

    (二)教育宣傳方面——能多設補習學校或講演所固然很好,如一時力量來不及,利用現成的教育機關亦可。至於其他如露天講演以及新年大節休暇時聚會娛樂尤應利用時機宣傳,方法愈多愈好,不細說了。但是中國純粹農民勞動者(僱工)究不及自耕農佃農之多。所以我們的宣傳不宜採用“共產革命”的口號,因為一般農民私有觀念極深,真是陳獨秀先生所說的“他們反對地主,不能超過轉移地主之私有權為他們自己的私有權的心理以上”,如果我們用那樣多高的口號,不是反而把他們嚇跑了嗎?我們的宣傳口號只能用“限租”,“限田”,“推翻貪官劣紳”,“打倒軍閥”,“抵制洋貨”,“實行國民革命”等。這一點極其重要,運動家不可不特別注意。

     

    (三)行動方面——分為兩項:一是經濟的,如要求減租,改良待遇等。一是政治的,如要求普通選舉,改良水利,組織民團,集會自由等。就中組織民團尤應特別注意。因為農會威權終不敵民團威權之大,假如農民戶戶有人組織民團,以代替現在地主紳士所召募的民團,一方固然可以防禦兵匪,而他一方一俟時機成熟亦可立呼成軍,為革命之用。如此層不努力遍國中的辦到,農民運動終是軟弱無力,如現在海豐衡山的農民,氣勢何嘗不雄且壯,終於因為徒手,被陳炯明趙恆惕打得煙消灰滅了。

     

    原載《中國青年》第13期

    署名: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