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革命是什麽樣的革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革命是什麽樣的革命?
作者:瞿秋白
1927年11月16日
本作品收錄於《布尔塞维克

 根据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版的《布尔塞维克》第一卷第五期刊印

(一)革命是低落嗎?[编辑]

  中國革命經過了三次失敗:一、四月十二曰蔣介石的反動,二、七月間汪精衛的反動,三、十月初葉賀南征廣東的失敗。

  但是,中國革命是否因此而完全失敗,完全消沈呢?固然,中國國民革命戰線之中,資產階級幾次陸續的退出革命戰線而走入反革命的營壘,豪紳地主階級的反革命勢力擴大起來,小資產階級的上層由動搖猶豫而終歸走入反革命,去當豪紳資產階級的走狗。因此,整個兒的國民黨,從革命的各階級聯盟變成反革命的官僚政客軍閥工賊土豪鄉紳的黨,所謂清黨反共,便是從這革命聯盟之中將最革命的力量排除出去,將工農階級擯棄,所剩的只是一切種種的反革命勢力,自然,國民黨變成完全反革命的政黨。固然,如今是這個反革命黨攫取了政權和北方舊軍閥分治中國,他們共同一致的屠殺工農摧抑革命,但是革命潮流始終並不是低落的,而是高漲的。何以呢?革命潮流的低落與消沈,在現時的中國必須有三個條件:一、反革命的統治能相當解決中國社會關系中的嚴重問題(如土地問題勞資問題等);二、反革命的統治能夠逐漸穩定;三、革命的群眾潰散而消沈。如今事實上中國絕對沒有這些條件。再則帝國主義雖然利用國民黨的反動而逐步進擊中國,但是他自身並不能在世界範圍之內戰勝社會主義的革命,——蘇聯的國家日益鞏固,而且他的社會主義的建設日益發達。帝國主義自相沖突沒有能力協助中國反革命的勢力穩定他的統治。

  如今反革命的統治絕對不能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與民族解放的問題:土地問題上,減租百分之二十五及減低債息至百分之二十,算是國民黨的改良政策,實際上絲毫不能實現,——豪紳地主正在當權,他們根本不許農民少交一粒米,少得一個利錢,他們遇見減租運動便動手屠殺農民,至少,他們也要退佃,使佃戶根本失業,他們遇見減息運動,至少也要拒絕放債,使貧民根本沒有法子度日。勞動問題上,就是極端改良主義的勞動法也不能實現,工人的工作時間正在延長,工資正在減少,生活程度日益低落,全國的財政金融大紊亂,全國極大多數的工農貧民的革命需要只有更加劇烈起來,階級鬥爭已經走到最劇烈的程度,成為公開的武裝的鬥爭。民族解放問題上,關稅不能自主,租界不能收回,外國資本的競爭不能遏止。——這都是顯然的事實。

  如今北方從直隸山東起一直到南方的廣東廣西止,不論是國民黨也好,非國民黨也好,是蔣介石派也好,非蔣介石派也好,都在軍閥的糾紛沖突混戰之中。每省都有若幹派別互相爭奪,互相戰爭。豪紳資產階級的內部紛爭,而不能穩定自己的統治,——也是顯然的事實。

  再則,七月間武漢反動之後:武漢的總罷工立刻使起來,九十月間鄂南湘東農民暴動,廣東各縣的農民暴動,山東直隸河南陜西安徽,無處沒有農民暴動;最近,葉賀失敗之後,廣州工人還是直接起來奮鬥,十一月初江蘇的農民也暴動起來。暴動的民眾一動手便是殺戮豪紳沒收土地,他們澈底的感覺到非自己拿著政權不能改善自己生活狀況的一絲一毫,非舉起武器來不能取得政權!鬥爭形式的劇烈到了極點,並不因為受著屢次的大損傷而消沈。這更是很明顯的事實。

  可見國民黨雖然偷取政權而背叛革命,但是他並不能消滅革命。革命仍舊陸續的爆發,革命仍舊繼續著。最近半年以來革命雖然受歷次的打擊,而已是很嚴重的打擊,然而革命的發展仍舊是繼續著。事實已經表示得很明白:中國革命是高漲而不是低落,中國革命的高漲而且是無間斷的性質,——各地農民暴動的繼續爆發以及城市工人中鬥爭的日益劇烈,顯然有匯合而成總暴動的趨勢。

(二)國民革命完了嗎?[编辑]

  國民黨偷取政權而變成反革命的政黨,中國工農民眾的革命潮流立刻便向著推翻國民黨政權的道路。這是不是說:中國的國民革命完結了,從此開始了第二次的純粹社會主義的革命呢?不是的。國民黨是背叛革命,並未完成國民革命,而且還是取消國民革命已得的勝利,幫助著統治勢力的復辟。“第一次”革命並沒有完成而是中斷,根本上無所謂“第二次”的革命。國民革命的任務,至少應當是統一中國,解放中國於帝國主義之下,推翻封建式的剝削。如今事實上國民黨背叛革命之後,立刻投降帝國主義,不但一條不平等條約也沒有廢除,反而將工人所奪回來漢口九江租界都要交還英國,他們立刻造成千百軍閥分裂宰割中國的局面,軍閥的大混戰的局面,中國不但沒有統一,而且比以前更加混亂,財政交通不但沒有統一整頓,而且比以前更加紊亂,——絕對沒有發展自國工業的可能;資本家地主對於工農的剝削更是日益加重,生產狀況顯然退化,尤其因為豪紳資本家的榨取利錢不能在發展工業方面去圖謀,於是他們都只在竭力加重對於土地的剝削,買田買地,加租加稅,——半封建式的土地關系不但不能廢除,反而更加厲害。中國革命中民族解放及民權主義的任務,絲毫都沒有解決,沒有實現。因此,可以斷然的說:中國的國民革命並沒有完。中國的國民革命的任務,並且必須工人階級負起全副的責任,聯合最澈底的民權革命的偉大力量——中國的農民,來實行。中國的資產階級根本是懦弱妥協的,他一遇著民眾的革命高潮,立刻便轉入反革命的營壘。固然,他們想著以為可以用改良的方法,稍稍和緩工農的革命情緒,稍稍哀求帝國主義放松些侵略政策,這樣可以避免工農的社會革命,同時還可以給中國資本主義發展起來。但是這始終是幻想。中國資產階級自己本身非常之薄弱,他們對於工人的待遇根本不能實行絲毫的改良,更不能勸豪紳地主改良土地關系,帝國主義也無論如何不能放松侵略政策。而且中國資產階級,因為工業的不發展,自己大半和土地的剝削相關聯,自己大半就剝削農民的重利資本,自身大半要倚靠帝國主義的經濟勢力。所以中國資產階級根本不能完成國民革命的民族解放與民權主義的任務。只有工人階級能勇猛的澈底的推翻中國的舊社會關系,澈底的領導農民消滅地主階級,澈底的反對帝國主義。

  所以中國革命雖然現在已經是要革國民黨的命,已經是工農的革命,然而他的任務仍舊首先便是國民革命——土地革命。

  澈底的土地革命,本來是民權主義的性質;只有澈底的革命——鏟除中國的半封建的土地關系,鏟除帝國主義剝削中國幾萬萬農民的一切種種走狗的革命,才是真正的國民革命。這一革命的性質,由他的主要領導者來說,如今更顯然是工人階級(共產黨)領導的革命,由他的社會內容來說,卻還首先是澈底的民權主義革命。

(三)中國革命只是民權主義的嗎?[编辑]

  中國革命中民權主義的任務,要在工農反對豪紳資產階級的革命的階級鬥爭之中,方能實現。可是,即使為著澈底實現土地革命,工人階級就不能不領導著農民根本推翻中國的資產階級,——因為中國資產階級根本上與剝削農民的豪紳地主相聯結相混和。中國革命要推翻豪紳地主階級,便不能不同時推翻資產階級。何況工人階級自身既是革命的領袖階級,他便不能不在革命鬥爭之中,力爭自身利益的保障,反對資本主義的剝削:最近一年來工人店員力爭改善生活狀況的鬥爭,其勢不能不一直要求到監督工廠管理,參加管理店務之事實,便是證明;城市之中這種工人的鬥爭不能勝利,鄉村中農民的鬥爭始終不能超出遊擊戰爭的限度而得到鞏固的勝利,乃因為單是農民暴動而沒有暴動的城市做他的中心和指導者,便不能團結集中而形成偉大的勝利的革命權力。中國革命要澈底推翻舊社會關系(半封建制度的資本主義前期的社會關系),也就不能不超越資產階級的民權主義的範圍。所以中國當前的革命,顯然是由解決民權主義任務急轉直下到社會主義的革命。何況世界社會主義革命在俄國勝利了已經十年,全世界是資本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革命相對峙的形勢。中國革命勢必與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相聯結,而在中國開辟社會主義的道路。

  中國革命是由民權主義到社會主義的無間斷的革命,中國革命恰好是馬克思主義所稱為由民權主義生長而成社會主義的最明顯的實行。中國革命根本上不能在民權主義的階段上再成一個段落,象法國大革命似的;中國只有一個革命:中國革命除非不勝利,要勝利便是工人階級領導農民武裝暴動獲得政權開辟社會主義道路的革命。

  總之,中國革命,不論是在速度上或是在性質上,都是無間斷性的革命,要說中國革命已經是純粹社會主義的革命,固然不對,要說中國革命僅僅是民權主義的革命,仿佛革命之後,只開辟些“民治氣象”得著純粹資本主義的,更是不對。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