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答復撒翁的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央答復撒翁的信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1929年8月3日

撒翁同志:

  讀了你二十八日關於中東路問題的意見以後,覺得不只是部分的策略問題的討論,而且包含了很嚴重的原則的問題:

  一、中東路問題很明顯的是反映著現在世界的蘇聯社會主義與其他帝國主義的主要矛盾,就是全世界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殘酷的鬥爭,帝國主義有計劃的進攻蘇聯的表現。如果認為這是“中俄兩國間的糾紛”,或者是“國際糾紛問題”,這就離開了階級的觀點,走入了社會民主黨的,實際上就是資產階級的國家觀點。

  中東路問題既然是由於帝國主義與社會主義蘇聯的矛盾,所以這一事變發生〔展〕的前途,將是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戰爭的爆發;固然帝國主義間因爭奪中東路引起了相互的矛盾,障礙著他們馬上對蘇聯的武裝攻擊,但是他們在對付蘇聯的一致的目標之下,仍然要企圖以共管中東路以及其他的方法來暫時〔來〕調協這一矛盾。所以中東路問題最危險的前途是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戰爭,如果解釋中東路事件而把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戰爭和帝國主義間的戰爭的兩個前途平列起來,不只是迷亂了群眾對於主要危險的認識,而且這一分析的根本上就是離開了階級觀點得出來的結論。

  帝國主義相互間的戰爭與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戰爭,雖然都是反革命的性質,但是他的內容是完全不同的,帝國主義戰爭是反革命勢力內部的戰爭,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是反革命勢力進攻革命勢力的戰爭,我們須公開的明白的把這一分別告訴廣大群眾,然後群眾才能知道對付這樣兩種不同的戰爭的不同的策略。如果只是說“不管那一種,中國人都要受著直接的蹂躪”,那麽,群眾將要走向小資產階級和平主義的影響之下,盲目的反對戰爭,就會說“國民黨和蘇聯都要不得,造出戰爭來蹂躪我們,雙方都要打倒”。國民黨馬上來一個欺騙宣傳,造一個假電報說“蘇俄先開炮,戰爭的災禍應該是蘇俄負責”,馬上可以把群眾轉移到仇視蘇聯。所以這樣的分析就可以成為小資產階級的和平主義理論的基矗結果便是幫助了帝國主義與國民黨的宣傳。

  二、中國是半殖民地的國家,是被帝國主義壓迫的民族,我們目前的任務與廣大群眾的要求,都是為著從帝國主義壓迫之下解放出來。但是民族解放與世界無產階級解放的利益不是對立的,矛盾的,而是不可分離的。事實上一方面是壓迫中國的帝國主義,另一方面是幫助中國革命的蘇聯,廣大群眾很容易認識誰是他的朋友,誰是他的敵人。而且可以進一步的認識豪紳買辦資產階級的國民黨投降到帝國主義的方面,決不是為了中國民族的解放,而只是為著自己剝削勞苦群眾的利益,犧牲民族的利益。國民黨雖然極力宣傳他的虛偽的民族主義,拿出擁護中國”與我們“擁護蘇聯”的口號對立起來,以企圖欺騙廣大的群眾,但是,只要我們能堅決的指出這個口號的真實的意義和利益,廣大的群眾很快的可以答復他:“擁護中國革命必須擁護蘇聯,擁護蘇聯就是擁護中國革命”。

  你以為這種宣傳“太說教式了”,“太超群眾了”,實際上“蘇聯是中國解放的朋友”的口號,廣大群眾不只是聽到了共產黨的宣傳,而且在過去革命時期(當然有資產階級的階級覺悟者除外)都在自已實際鬥爭的經驗中了解了這一事實。中國大革命決不是空過了的,的確訓練了廣大群眾的政治認識,只要我們的宣傳能夠深入,是不難揭破國民黨的欺騙的。現在廣大群眾還沒有在“反對帝國主義國民黨進攻蘇聯”的口號之下積極〔起〕行動起來的原因,固然國民黨的欺騙宣傳是有相當的影響,但是主要的還是白色恐怖的鎮壓與我們的宣傳還沒有十分深入。

  就是中國群眾真正如你所想象的這樣落後,我們亦不應掩諱正確的觀點,降低我們的口號,跟著群眾的落後意識跑,尤其不應該如社會民主黨一樣以欺騙的方法來取得群眾,因為這樣不只是不能取得群眾領導群眾,而且要幫助資產階級欺騙宣傳的擴大。所以我們應該勇敢的公開的揭出真理,耐心的向群眾解釋,廣大的群眾必然在自己的鬥爭中得到證明,而一天一天的團結到我們口號的周圍。結果避免“擁護蘇聯”的宣傳,首先我們自己就成了資產階級的俘虜,更無法使廣大群眾來了解這一真理!所以中央在宣言上這樣的指出是毫無疑義的正確的。

  你所提議的“反對國民黨政府對於中東路的誤國政策”的口號,這是一種資產階級的左派在野黨(如改組派,第三黨)的口號,這一口號的意義就是說“你們收回中東路的政策定要引起世界大戰,要使中國受到更大的損害”。在朝黨蔣介石會馬上答復說:“不會的,我們有世界列強的援助,蘇聯決不敢開戰,列強因為蘇聯赤色帝國主義的敵視,他們也不敢自己打起來,我們便可以操縱其間,取得中東路的實際的利益”。這樣便使廣大群眾對於民族解放與階級解放的實際利益的觀點完全模糊了。就是單純的提出“反對賣國”的口號也還是使群眾模糊,國民黨還可以用詭辯狡詐的方法來欺騙群眾,一定要明顯的提出民族革命的利益,才能使國民黨無法狡賴,使廣大群眾的認識不致模糊。

  三、中央四十二號通告中指出“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戰爭,必然要引起世界革命的爆發……”這是“必然”的,而不是“也許”。我們必須把這一前途明顯的告訴群眾,才更能使群眾了解蘇聯的勢力是建築在全世界無產階級與被壓迫民族的基礎上,在反蘇聯戰爭的時候,一定要堅決的起來與反革命勢力決鬥,才更能堅定群眾以國內戰爭來答復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戰爭的決心。所以中央這一次的指出,也是毫無疑問的正確。

  四、總觀來信的內容,似乎只是策略的討論,實際上是有極大的原則上不同,因為原則的錯誤所以發生策略上的不同。

  中央熱誠的希望這一解答的信到達以後,很快的得到你取消這些觀點的申明。

  中央始終是希望同志公開的發表對於政治對於黨的意見,並且始終是極誠意的來討論同志們的意見,從沒有甚麽誤會與揣測,尤其是每一個布爾塞維克的同志都不應恐怕他人的誤會與揣測,而隱藏自己的意見。中央以布爾塞維克的熱誠,準備接受你以後對於重要問題的意見。

  此致

布爾塞維克的敬禮

  八月三日

  根據一九二九年八月七日出版的《紅旗》第三十七期刊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