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譜/附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卷六 中山世譜
附卷七
尚泰王
琉球國 蔡溫、鄭秉哲等著

尚泰王[编辑]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之夏,御兩殿様遣新納直助殿安慰王上居喪,且賞賜物件。其所坐船隻,四月十四日那覇下碇,至六月二十七日那覇開行。

本年〔道光二十八年〕,遣向氏翁長親方朝典慶賀年頭;兼賀太守公因爲琉球有佛英夷人逗留,且巡察其轄下海岸防堵、指揮禦夷之術,蒙詳准免赴江府,延至今秋;又因盛姫君様薨逝,安慰太守公、少將公;又因慈徳院様百囘忌、賢章院様二十五年囘忌、寳鏡院様三年囘忌,恭進香儀;又謝去年毛氏喜舎場親雲上盛綱所坐船隻漂到五島,以爲薩州照料之煩;又謝薩州蒙備由,詳准除鼈爪、玳瑁外,將其餘華物運賣薩州;又謝上届戌年册封之時所借銀兩尚有未還清者,蒙太守公着令,限于客歳,以行奉還,更將所剩者,俟到今年全數還清。六月初十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初三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八年〕,爲禀報進貢全竣囘國事,遣耳目官向氏野村親雲上朝宜。七月二十五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一日囘國。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遣向氏識名親方朝顯慶賀年頭;又因寛之助様夭亡,慰問太守様、少將様、御前様安否;又因太信院様十七囘忌,恭進香儀;又謝下届戌年因有遣使于江府之擧,叨蒙薩州賜借銀子八千兩;又謝因逗留佛夷摘囘本國,遣撥王子以致謝禮,乃蒙詳准,加遣馬艦二隻;又謝因遣使于江府曁近有册封大典,爲辨其需,除將加燒黒糖二十五萬觔,如前所許運賣薩州外,蒙准起于今年以至前下届五年,額外運賣二十五萬觔;又謝上届戌年册封之時所借銀兩尚有未還清者,蒙着令,於去年之内以行奉還,將其所剩者,起于今年以至下届三年,分年奉納。五月十九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三日囘國。

本年〔道光二十九年〕,爲「去秋佛夷囘國,恭告其由,併行謝禮」事,遣馬克仁國頭王子正秀。五月二十一日到于薩州。

夫該國頭,佛夷逗留之時,有該國大總兵等領船三隻,到運天港。多方申告。値洋難之事。正在國家廢興之間,王深恐之,特降明旨,廷議具文,使該國頭假總理官之名,到大總兵船請辭,並種種以理告之。該大總兵等從其所請,一共三隻,連䑸囘去。至于去秋,遣撥船隻撤囘所留佛夷,並無煩難之事。由是,該國頭叨蒙太守公嘉其勤勞,面賜小腰刀一把。本年九月初五日囘國。

〔道光〕三十年庚戌,遣向氏奥武親方朝昇慶賀年頭,兼行「賀謝典禮,併奉候安否,奉進香儀」等事。六月初五日到薩州。翌年閏八月二十日囘國。

本年〔道光三十年〕,遣正使尚氏玉川王子朝達于江府,恭謝准充王上即位;兼行賀謝典禮于薩州。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八月二十一日,扈從太守公起程,十月三十日到江戸。翌年二月十七日囘薩州。四月十三日囘國。

本年〔道光三十年〕,爲前事,遣副使向氏野村親方朝宜于江府。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八月二十一日起程。十月三十日到江戸。翌年二月十七日囘薩州。四月十六日囘國。

本年〔道光三十年〕,命賛議官毛氏我謝親雲上盛紀;兼謝主上居喪以來,薩州遣使慰問安否,頒賜物件並香銀。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八月二十一日起程。十月三十日到江戸。翌年二月十七日囘薩州。四月十三日囘國。

本年〔道光三十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耳目官向氏伊是名親雲上朝憲。八月初一日到薩州。九月十三日囘國。

咸豐元年辛亥,遣向氏垣花親方朝範慶賀年頭;兼謝囑免所加賦米及爲國照料恩典;併奉候安否。六月十六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初二日囘國。

本年〔咸豐元年〕夏,遣向氏高志保親方朝昌于薩州,恭謝去年遣使江戸之事。六月十一日到薩州。翌年五月十九日囘國。

〔咸豊〕二年壬子,遣毛氏勝連親方盛記慶賀年頭,兼行賀謝、進香等事。六月十六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六日囘國。

本年〔咸豐二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王舅夏氏摩文仁親方賢由。六月初八日到薩州。九月十七日囘國。

〔咸豊〕三年癸丑,遣向氏具志川親方朝副慶賀年頭,兼行諸凡謝禮,併進香等事。七月初四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初一日開船,駛到洋中,船身損漏。初三日,收到大島,固行修理。尚恐船身就弱,難以渉洋,乃令原船先囘。乙卯二月初六日,坐駕迎船囘國。

本年〔咸豐三年〕,爲禀報「赴閩請諭,公竣囘國」事,遣王舅馬氏小祿親方良忠。八月十七日到薩州。十月二十四日囘國。

〔咸豊〕四年甲寅,遣毛氏嘉手納親方盛方慶賀年頭,兼行賀謝典禮,併奉候安否等事。六月十二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咸豐四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併請遣使進貢,兼謝皇上欽賜御書匾額」事,遣毛氏譜久村親雲上安章。七月三十日到薩州。九月十一日囘國。

〔咸豊〕五年乙卯,特遣尚氏玉川王子朝達恭賀宰相公告老、太守公繼統大典。五月二十一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五日囘國。

本年〔咸豊五年〕,特遣向氏高嶺親方朝行。詳明舊年有亞米理幹國提督到國,發出箇條,強求押印。總理官、布政官自料固執不允勢必害及于國,乃不得已,押印交之等情。二月二十五日到薩州。四月十七日囘國。【使者臨行之前,薩州移文曰「前項事情,會已報明。不必遣使」等因。但其文未到,朝行先到薩州。所捧國翰,不行呈進】

本年〔咸豐五年〕,遣東氏浦崎親方政種慶賀年頭,兼行謝禮,併請安、進香等事。五月二十三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四日開船,駛到洋中,陡逢颶風,漂到八重山島,衝礁撃碎。丁巳四月十三日,坐駕迎船囘國。

本年〔咸豐五年〕,特遣武氏渡名喜親方宗珍。詳明「佛朗西國提督到國,發出箇條,強求押印。總理官、布政官具由固辭,不肯聽從。正在執官將斬之際,乃不得已,押印交之」等情。奈風塵失期,至翌年三月十六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七日囘國。

〔咸豊〕六年丙辰,遣向氏松島親方朝詳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請安、進香等事。七月十九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九日囘國。

本年〔咸豐六年〕,有進貢,兼謝欽賜御書匾額,使臣紫巾官向氏久手堅親方朝救、正議大夫毛克進與儀親雲上等,事竣閩囘之時,因風不順,漂到薩州。随即奉命,與諸使者,一同進城,詳明使務完竣情由。九月二十七日囘國。

〔咸豊〕七年丁巳,遣夏氏摩文仁親方賢由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請安、進香等事。閏五月二十日到于薩州。翌年九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咸豐七年〕,特遣向氏恩河親方朝恒,請宥「舊年秋所遣頭貳兩號貢船,自閩囘時,偶逢暴風,抛棄薩州公項」之罪,併請購銅觔,以辨閩省要用。八月二十六日到薩州。十月十一日囘國。

〔咸豊〕八年戊午,遣向氏嘉味田親方朝亮慶賀年頭,兼行賀謝、進香等事。五月二十四日到薩州。翌年十月二十一日囘國。

本年〔咸豐八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向氏宜野灣親方朝保。所坐船隻,漂流各處。十月十四日到于薩州。翌年三月二十五日囘國。

本年〔咸豐八年〕,爲「賀公方様即位,併伸其賀于麑府」事,遣正使尚氏伊江王子朝忠。五月二十七日到于薩州。時逢江府多事,寛延賀期。九月二十六日囘國。

本年〔咸豐八年〕,爲賀公方様即位事,遣副使馬氏與那原親方良恭。五月三十日到于薩州。時逢江府多事,寛延賀期。九月二十六日囘國。

〔咸豊〕九年己未,遣馬氏宮平親方良義慶賀年頭,兼行賀謝、請安、進香等事。六月十四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四日到國。

本年〔咸豐九年〕,特遣馬氏國頭王子正秀,恭賀太守公繼統大典,兼行諸凡賀禮。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十月二十一日囘國。

本年〔咸豐九年〕,因順聖院様薨逝,特遣向氏本部按司朝章恭進香儀。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十月初六日囘國。

本年〔咸豐九年〕,因順聖院様薨逝,特遣圓覺寺單傳長老奉行祭吊。八月二十一日到薩州。十一月初二日囘國。

本年〔咸豐九年〕,因順聖院様薨逝,特遣向氏喜友名親雲上朝長,慰問太守公安否。六月初十日到薩州。十月十一日囘國。

〔咸豊〕十年庚申,遣向氏安村親方朝昌慶賀年頭,兼行賀謝、進香等事。五月二十八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四日囘國。

本年〔咸豐十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向氏兼城親雲上朝義。七月二十六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七日囘國。

本年〔咸豐十年〕,因金剛定院様薨逝,特遣向氏大村按司朝憲,恭進香儀;又遣圓覺寺玉僊長老,奉行吊祭;又遣馬氏邊土名親雲上正蕃,請問安否。五月二十九日到薩州。九月二十四日囘國。

〔咸豊〕十一年辛酉,遣向氏高嶺親方朝行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進香等事。六月十一日到薩州。翌年八月十日,在州病故。

同治元年壬戌,遣翁氏伊舎堂親方盛喜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候安、進香等事。六月十日到薩州。翌年十一月初一日囘國。

本年〔同治元年〕,貢使耳目官向氏奥武親雲上朝康、正議大夫鄭徳潤屋富祖親雲上,及護送船員役梁超羣安慶名親雲上、銭氏田里筑登之親雲上兼賢等,閩囘之時,因風不順,漂到薩州。而貢使奉命,同諸使者進朝,禀報中華事務。更自備儀物,以爲奉獻。九月初八日,各坐駕原船囘國。

〔同治〕二年癸亥,遣向氏宇地原親方朝眞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候安等事。六月十八日到薩州。翌年十月初二日囘國。

本年〔同治二年〕,爲「賀三郎公恭蒙褒賜白劒,順聖院公恭蒙追賜權中納言、從三位等爵,併謝俯賜照料撤囘佛人」事,遣尚氏與那城王子朝紀。六月十六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三日囘國。【時有異船七隻,到來前濱,起兵相戰。乃異人將所漂頭號貢船、王子所駕船隻,及春楷船、夏運送船放砲打破。該各船人等正在驚恐之秋,更該異人等坐駕杉一隻,發棹盪來。由是該船人等,事係倉卒,空身徒手,或坐駕杉板,或浮去水上,迯走磯御茶屋前面,方得活命。又即該異人,將前項貢船等四隻放火燒吊,使球人失所。太守公聽其情由,惠給造船費需,曁貨物價金五千兩】

本年〔同治二年〕,有異人到來薩州,起不義之師,放火于上町,以燒人家。且所淨光明寺及蒸氣公船,亦一連延燒。太守公甚抱憂慮。由是,遣飛脚使馬氏翁長親雲上良暢,奉候安否。十二月初六日到薩州。翌年三月六日囘國。

本年〔同治二年〕,異人有事薩州。王上爲薩州得安事,命官告祷于七社神宮,更將御守札奉獻薩州。

〔同治〕三年甲子年,遣向氏大宜見親方朝救慶賀年頭,兼行賀禮、謝禮、進香等事。六月初六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六日囘國。

本年〔同治三年〕,禀報進貢全竣囘國。使者向氏森山親雲上朝昇所駕船隻,在于那覇港内逢着暴風,已沈水中,盡失旅裝,從此欲再辨行裝。乃俟日延時,遂失開洋之期。由是著越年赴倭。乙丑〔同治四〕年五月二十一日,那覇港開船,至于山川,沖礁損壞,由陸路到薩州。九月十九日囘國。

〔同治〕四年乙丑,遣向氏松堂親方朝憲慶賀年頭;兼行賀謝、進香等事;又謝因太子様誕生,太守様、中將様頒賜物件;又謝因佐敷按司加那志薨逝,太守様遣使于琉舘,賜下香儀銀,更爲問安否,頒給物件。翌年十月十日囘國。

本年〔同治四年〕,爲禀報慶賀事竣囘國事,遣正議大夫毛氏立津親雲上克述。七月初六日到薩州。九月十九日囘國。【此時,因王舅馬氏金武親方良智在閩病故,遣去正議大夫】

〔同治〕五年丙寅,遣向氏富里親方朝顯慶賀年頭,兼行賀禮、謝禮、進香等事。六月初七日到薩州。翌年九月二十九日囘國。

本年〔同治五年〕,爲禀明册使臨國事,遣飛船使毛氏新城親雲上安保。七月十四日到薩州。九月囘國之時,漂到久米仲里郡洋面,衝礁破船。【其人數内,一人登岸活命,其餘在洋淹死。其十七名因有屍身流來,就地埋葬】

本年〔同治五年〕,爲禀明諭祭併册禮全竣事,特遣使者馬氏外間親方正憲前赴薩州。翌年二月二十日到薩州。九月十六日囘國。

〔同治〕六年丁卯,爲「慶賀年頭;兼謝諸凡恩典;奉候安否;恭進香儀」事,遣向氏川平親方朝範。六月十五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八日囘國。

本年〔同治六年〕,爲賀天朝賜太守様馬匹事,遣尚氏具志川王子朝敷。六月十三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九日囘國。

本年〔同治六年〕,爲恭謝册封諸凡典禮全竣事,遣尚氏豊見城王子朝尊。六月十四日到薩州。十月十二日囘國。

本年〔同治六年〕,爲禀明進貢事竣囘國事,遣貢使東氏津波古親方政正。七月十六日到薩州。十月初八日囘國。

〔同治〕七年戊辰,因京都邊戒不靖,主上仰願薩州,永得盤石之治。乃降諭旨,祷告七社各神。其時,或有聖駕親臨,或有遣王子,或有遣按司,自各官員,至士筑登之座敷,共行陪祷。又飭禪家聖家僧等,告祷佛神。且著在于七社宮,以行祷告。【此日停止獄所審問,以及殺生等事】既而遣向氏幸地親雲上朝常,將其所祷之札,奉獻薩州。三月三十日到薩州。九月八日囘國。

本年〔同治七年〕,遣向氏小波津親方朝睦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進香等事。七月五日到薩州。翌年九月十九日囘國。

本年〔同治七年〕,爲禀報謝恩全竣囘國事,遣王舅馬氏與那原親方良恭。六月十五日到薩州。九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同治七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耳目官毛氏勝連親方盛珍。六月十二日到薩州。九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同治七年〕,叨蒙薩州永免本國儲君入朝薩州。其所奉諭旨,記之于左:


諭曰:今般琉球國儲君,例應入朝本州。但今該國財乏民勞,難備行装。故加恩惠,一世囑免其入朝矣。宜應克行國政,到使國富民安。而又待至來夏,遣差親王子代謝免朝。且該儲君,自來年起,依照向例,奉備書翰,慶賀年頭,實出于懷柔國王之至意。宜汝與那原親方,囘國之後,傳知國王以及官民,仰感深仁。【來夏遣使謝恩一款雖蒙命令,但因本國近年屡遣王子,多費國項,又蒙大開恩路,停止來夏遣使,延至于下届午年。至于慶賀年頭之事,又蒙延至于其年】

〔同治〕八年己巳,遣向氏浦添親方朝昭慶賀年頭,兼行賀謝,併進香等事。六月八日到薩州。翌年十月十二日囘國。

〔同治〕九年庚午,遣翁氏玉城親方盛宜慶賀年頭;兼行諸凡賀謝;併因聞得大君加那志薨逝之時,從四位様、從三位様遣使于國,頒賜幣銀物件,慰問 主上安否,叩謝其禮。該盛宜染病身故。時因毛氏富川親方盛奎,扈從尚氏今歸仁王子朝敷留在薩州,補充盛宜後缺。翌年九月二十五日囘國。

本年〔同治九年〕,遣尚氏今歸仁王子朝敷,爲中城王子代謝免朝。且命法司官向氏宜野灣親方朝保附從王子。六月二十二日到薩州。十月十一日囘國。

本年〔同治九年〕,爲禀報貢典全竣囘國事,遣耳目官向氏富島親雲上朝直。六月二十三日到薩州。十月十五日囘國。

〔同治〕十年辛未,爲慶賀年頭,兼行諸凡賀禮事,遣毛氏池城親方安規。七月初三日到薩州。翌年十月朔日囘國。

本年〔同治十年〕,爲賀天朝賜贈權中納言様從一位事,遣向氏與那覇親方朝完。七月初八日到薩州。十月十一日囘國。

本年〔同治十年〕,爲請禁異人搭駕風帆船來到本國事,遣馬氏與那原親雲上良傑。七月初二日到薩州。九月二十二日囘國。

〔同治〕十一年壬申,遣毛氏豊見城親方盛綱慶賀年頭,兼行賀謝等事。六月十四日前赴薩州。翌年五月十一日囘國。

本年〔同治十一年〕,爲「從四位公、從三位公蒙宣下;且從三位公蒙准分家,於御賞典十萬石之内,頒賜五萬石,以爲世祿,既有私下之賀;且有從四位公陞從三位之賀」事,故遣向氏安室親分朝蕃,六月到薩州。十月十四日囘國。

本年〔同治十一年〕,停止遣使薩州,詳報華事之擧。

本年〔同治十一年〕,爲「倭國因王政一新,行賀、候安事。宜及早代主上遣王子一員、法司一員,前抵朝廷」等因,出檄發示。故遣正使尚健伊江王子朝直、副使向有恒宜野灣親方朝保。七月二十七日到薩州。九月三日抵于東京。十月二十五日囘到薩州。翌年二月初五日囘國。

〔同治〕十二年癸酉,爲慶賀年頭及天長節事,特命馬氏與那原親雲上良傑,連紫冠充使者,三月二十七日到薩州。五月初三日到東京。【此年,經命東氏津波古親方政正充爲年頭使者。但因御鎖官與那原親雲上,慣熟東京公務,乃命良傑改充其使】翌年五月十八日囘國。

本年〔同治十二年〕,爲仰請東京官憲主裁事,特遣法司官向氏浦添親方朝昭。五月初七日到薩州。六月初八日到東京。十一月初八日歸州。十二月初六日囘國。

〔同治〕十三年甲戌,爲慶賀年頭及天長節事,遣東氏津波古親方政正。二月二十三日前赴薩州。三月二十六日到于東京。翌年五月二十七日囘國。

光緒元年乙亥,因客歳臘月,東京政府傳召法司官一員及與那原親方一名。遣去法司官毛氏池城親方安規、馬氏與那原親方良傑等,本年〔光緒元年〕正月二十三日前赴薩州。二月十一日到于東京。六月初八日囘國。【此時,御鎖官向氏幸地親雲上朝常跟去】

本年〔光緒元年〕,遣向氏高安親方朝崇慶賀年頭,兼賀天長、紀元等節。三月十八日前赴薩州。四月初八日到于東京。翌年十月初七日囘國。

本年〔光緒元年〕,有朝官來到本國云「進貢天朝,慶賀登極請封王爵等典,概行停止,更改革政法」等由。随將依舊擧行之處,頻行請辭,不得聽從。因此,爲哀請政府事,遣法司官毛氏池城親方安規。八月十五日前赴薩州。九月初三日到于東京。【此時,馬氏與那原親方良傑、度支官向氏幸地親方朝常、御鎖官向氏喜屋武親雲上朝扶、日帳主取向氏内間親雲上朝直、度支官吟味役翁氏親里親雲上盛英等跟去。因有公務,馬氏與那原親方良傑、向氏内間親雲上朝直,子年〔光緒二〕閏五月囘國;向氏幸地親方朝常,其六月囘國;翁氏親里親雲上盛英,其十二月囘國。且,馬氏與那原親方良傑,因有公務,其八月又復上京】

本年〔光緒元年〕,因日本政府痛惡本國人民漂到臺灣受其殺害,遣兵征伐,遣尚氏今歸仁王子朝敷代爲行謝。九月二十四日前赴薩州。十月二十日到于東京。翌年正月二十九日囘國。

〔光緒〕二年丙子,爲前赴東京,再行哀請事,遣撥向氏大宜味親方朝救。三月二十九日前赴薩州。四月二十一日到于東京。

本年〔光緒二年〕,禀請東京事情,不准所請之處,報明本國。由是,爲再請事,遣撥法司官毛氏富川親方盛奎。八月初九日前赴薩州。九月朔日到于東京。【此時,日帳主取向氏伊江親雲上朝重,亦奉命跟去】

本年〔光緒二年〕,年頭使者,曁天長節、紀元節慶賀使向氏富盛親方朝直,二月初八日前赴薩州。三月二十三日到于東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