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主義的國民革命與世界革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山主義的國民革命與世界革命
作者:李大釗 1926年

    1926年

    中國的國民革命運動,自始即是世界的一部。中國革命的成功,將與偉大的影響於歐洲,乃至全世界。在太平革命(太平天國事件)時期,馬克思即是這樣的觀察。太平革命(一八五○——一八六四)的年代,恰是馬克思為“紐約新聞”(New York Daily Tribune)作通訊員的時期(一八五一——一八六二),故馬克思曾有一篇通訊,分析中國革命的因果關係,併其所與於歐洲的影響。

     

    馬克思在這篇文中指出中國革命將要影響於所謂文明的世界,歐洲民眾的下次暴動,為共和製、自由政府與經濟的下次運動,所靠中國現在的革命(太平革命)的經過,比其他任何政治的原因(如俄國的威脅以及全歐大戰的將要發生等)都多。在一八四○年英國炮火之下,許多的分解的要因湊合起來,日益發展,以影響於中國的財政、產業、政治與道德,皇帝的權威遂不能不崩落,自命天朝的上國,遂不能不與人間的世界相接,閉關自守的老支那遂為英國的砲火結束了他的孤立的生活。恰如保存在神秘的固封的棺中的木乃伊,一與空氣相接自然的便要解體。英國造成中國的革命了。現在的問題是中國的革命怎樣影響到英國,經由英國影響到歐洲。太平天國的滅亡在一八六四年,一八六六年孫中山先生誕生,由孫先生誕生到現在剛剛六十年,這六十年間的中國國民革命運動,仍在繼續著向前湧進,孫先生的主義便是指導革命進路的南針。

     

    第一國際時代在法國有一關於“天地會”的記錄,這是一個中國人的第一國際的支部。會員以百萬稱,蔓延遍於全中國及印度。 “天地會”是太平黨人失敗後所組織的革命的秘密結社,會員多散處於中國南部及南洋、印度、美洲各處,這一個天地會與第一國際發生關係的事實,可以證明太平革命是含有階級性的民族革命,可以證明中國革命自始有與世界無產階級提攜的需要與傾向。

     

    中山先生所創立的興中會的前身,便是太平失敗後繼續中國革命系統的團體。興中會的宣言裡已經說明,外國人同情於中國國民革命運動者,亦得為會員。同盟會的時代,有許多的日本同志為中國革命犧牲了。中山先生曾與日人宮崎滔天等共同援助過菲列濱人的革命運動。中山先生並且說過,我們先援助菲島的革命,等到菲島的革命成功,他們必來援助中國的革命。這可以證明中山先生早已看清被壓迫民族的革命運動及全世界的革命者,均有互相聯合的必要。

     

    列寧說:“四萬萬落後的亞洲人,達到自由的境地,對於政治生活覺醒了,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由愚昧覺醒起來,向著光明前進,運動爭鬥。”孫中山先生便是亞洲人向著自由與光明奮鬥的領導者。

     

    列寧又說:“在亞洲一個有威力的民主主義的運動正在髮長與延擴,那裡的中產階級尚與民眾站在一邊去反抗那反動勢力,幾萬萬人覺醒起來,要生活,要光明,要自由。這種世界運動振奮於一切有階級覺悟的工人的胸懷中是怎樣的喜悅……但是那'前進'的歐洲呢?他是正在掠奪中國,在中國援助民主主義的敵人,自由的敵人。”孫中山先生正是亞洲的民主主義運動的代表者,他的一生的事業在指揮中國民眾向那掠奪中國,在中國援助民主主義和自由的仇敵進攻,他的軀殼雖然死去,他的主義尚在中國民眾革命的運動中生動著,十月革命的成功,使中山先生認中國國民革命為世界革命的一部的信念愈益堅確,使中山先生把中國國民革命運動與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運動聯接起來的努力愈益猛烈。換句話說,中國民族革命的潮流,直到中山先生晚年的奮鬥,才真正確定了他那接近世界革命潮流的傾向,而完全匯合一起,就是依了中山先生的指導,才入了世界革命的正軌,以達於人類歷史上偉大的建設。

     

    孫中山先生革命的奮鬥,已經喚起了沉睡的亞洲,中山主義所指導中國國民革命的成功,亦必要影響到英國。經過英國影響到歐洲,到全世界。馬克思和列寧的話,必能由中國民眾革命的努力經由中山主義的道路一一證實。

     

    全世界被壓迫民族與被壓迫階級聯合起來!

    中山主義萬歲!

    列寧主義萬歲!

     

    1926年“政治生活”

    按“守常文集”刊印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