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憲大夫貴州思州府知府贈中議大夫贊治尹貴州按察司副使李君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憲大夫貴州思州府知府贈中議大夫贊治尹貴州按察司副使李君墓碑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四

嘉靖三十年,貴州麻陽苗為亂。先是,思州知府李君有銅仁之役。還郡五日,苗龍許保、吳黑等偽為哨兵,突入城殺掠。君巷戰不勝,與其孫文炳皆被執。留郡二日,劫以歸寨。苗每執郡縣長吏,必求厚贖,院司及守將亦幸朝廷不知也,率許之以為常。君謂天子命吏為賊劫質,是孰為之開端者,書告清平鎮將石邦憲:「亟進兵,勿以我為忌。」邦憲不應。君乘馬出盤山關,至稍寨,崖高水深,遂自投下。賊驚,共拽之出,氣息僅續,棄之途而去。思人舁還,至清浪衛而卒。

麻陽之苗亂已數年,自辰、沅、鎮筸、銅仁、石阡、印江,皆受其害。君初至郡,即被檄驅馳兵間。已,又城銅仁。而郡故有關隘,守兵為攝郡者所侵削散去,賊以是得驟至。事聞,詔贈貴州按察司副使,蔭一子,命按察司僉事戴楩諭祭於家,賜葬融縣之高沙昌八嶺。

惟古之治馭蠻夷,得刺史太守勇略仁惠者,可不煩兵而自戢。今知府受一郡之寄,而日使舍所事,事軍吏之役,及事敗,未嘗不委以為守者之罪也。清平去思,僅一宿程,而太守困於賊已數日,且彼殘苗六七百人耳,守將若不聞知此,何為者哉?朝廷之恤死事者優矣,其於兵吏,有軼罰焉。

君諱允簡,字可大。其先貴州諸城人。元時,有為融州路巡檢使者,因家於今柳州之融縣。高祖子讚,封奉直大夫、協正庶尹、夷陵州知州。曾祖芳,進士,雲南布政司右布政使。祖序,進士,吏科給事中。考鏞,鄉試第三人,未仕,蚤卒。季父鐸,教樂昌,君少隨之任,學成而歸。弱冠,中鄉試。明年,中會試乙榜,授潼川學正。未上,丁內艱。服除,改夷陵,攝荊門州。為政清勤,民德之,升知內江。公廉自持,士大夫乞請無所得。大旱,齋沐祈禱,徒步暴赤日中,令兒歌之曰:「旱既太甚,治邑非人。寧禍其身,勿病其民。」三日,霖雨大足。嘗於通津治石梁,御史題之曰「壽溪」。壽溪者,君所自號,御史以此旌其能得民也。

大學士茶陵張文隱公知君名,從銓部乞以為其州守。內江民扳留之不得,為涕泣立石。君至茶陵,均猺賦,剔奸蠹,豪民為之斂跡。皇太后梓宮祔顯陵,承檄給糧芻,所過無乏,有白金文綺之賜。最上,當遷。張文隱公自往乞銓部云:「願得展一年,俟黃籍成,茶陵民受十年之賜矣。」其見重如此。

升雲南同知,攝守徵江。君既更治民,號為精煉,凡斷獄所上,監司以為平允。豪有奪民田者,勒令歸主。不服,再訴於朝,下法司,皆如君論。滿去,滇民泣留,立石如內江時。

尋升思州。君既不得在郡,亦以孤城多寇,遣其帑歸融,獨與孫文炳居。為守餘三年,在郡六月而遇害,是歲三月初六日也,春秋五十。孫文炳之被劫者,後竟以重賄贖還之。恭人吳氏。子男一人,祝。女五人。祝,鄉試舉人,今署新昌教諭。融於中州為遠,然龍城於今為仕宦之邦。至李氏世有科第,子孫蟬聯不絕,而君又以死事顯,雖中州世宦之家,類此者僅僅有之。祝有志行,痛憤君之歿,請銘於余。余不可辭,而為銘曰:

黔中之境,連絡五谿。麻陽猖狂,馭不於機。如水滔天,失在漏卮。兵吏墮武,習為謾欺。皎皎李侯,亶明其志。奮不顧死,以絕劫質。帝嘉精忠,恩詔優至。彼亦何人,天子之吏。以身為市,生寧不愧。彼亦何人,邊圉所寄。聞守之死,曾不睨視,自古為文,匪以其詞。在有所表,乃永傳之。融山荒絕,我實銘此。有石嶪嶪,其詞則美。後千百年,可配柳子。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