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說/東臯子答陳尚書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臯先生,諱績,字無功,文中子之季弟也。棄官不仕,耕於東臯,自號東臯子。

貞觀初,仲父太原府君為監察御史,彈侯君集,事連長孫太尉,由是獲罪。時杜淹為御史大夫,密奏仲父直言,非辜。於是太尉與杜公有隙,而王氏兄弟皆抑而不用矣。

季父與陳尚書叔達相善。陳公方撰《隋史》,季父持《文中子世家》與陳公編之。陳公亦避太尉之權,藏而未出,重重作書遺季父,深言勤懇。季父答書。其略曰:

亡兄昔與諸公遊,其言皇王之道,至矣。仆與仲兄侍側,頗聞大義。亡兄曰:“吾周之後也,世習禮樂,子孫當遇王者得申其道,則儒業不墜,其天乎?其天乎?”時魏文公對曰:“夫子有後矣,天將啟之,徵也儻逢明主,願翼其道,無敢忘之。”

及仲兄出胡蘇令,杜大夫嘗於上前言其樸忠。太尉聞之怒,而魏公適入奏事,見太尉,魏公曰:“君集之事果虛邪?御史當反其坐果實邪?太尉何疑焉?”於是意稍解。然杜與仲父抗誌不屈,魏公亦退朝默然。其後君集果誅,且吾家豈不幸而為多言見窮乎?抑天實未啟其道乎?

仆今耕於野有年矣,無一言以裨於時,無一勢以托其跡,沒齒東臯,醉醒自適而已。然念先文中之述作,門人傳受升堂者半在廊廟,《續經》及《中說》未及講求而行。嗟乎!足下知心者顧仆何為哉?願記亡兄之言,庶幾不墜,足矣。謹錄《世家》既去,余在福郊,面悉其意。幸甚,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