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菴遺稿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久菴遺稿
作者:李植 高麗
1640年
本作品收錄於《久菴遺稿

故戶曹參議久庵韓先生,以儒雅稱於世固久。植以舊閈後生,流落鄕曲,不及登門,而聞已捐館,每竊恨焉。今其嗣子完山大尹興一,示以先稿一卷,曰:「先人著述不止是,頃年佚於兵火,此編出於知舊門人傳習之餘。方擬入板行布,願有以證校而加敍引焉。」植雖不敢當,而猶幸其未死,得見先輩遺文,謹受而讀之累日,然後始知先生學問精詣,有深於前所聞。而僻陋自昧,僅識程伯醇名字,爲可愧也。竊惟先生,與柳川相公伯仲挺秀,俱發軔斯文。而柳川相公,先以詞業登館閣,聲望赫然。先生杜門養病,專精典墳,雖晩爲親屈,棲遲州縣,而尙不廢探討服行之功。其爲學由博趨約,沿流泝源,愼思明辨,弗得弗措,必期於通透融解而後已。故其發爲論說,形諸筆札者,明白簡當,大包小擧,雖曲暢旁通,而絶無枝辭騈義。讀之使人曉然如親造几席,接其指掌。至如詞氣雍容,結撰精密,談理敍事,曲有調格。如珠走盤,如矢破的。雖使館閣宗匠老於辭命者,與較其長短,殆無以過之。或疑其論著多貳於先儒定論,此無傷也。所病於異論者,爲其義理本原,自立岐派,流於詖遁,爲可懼也。今觀此集,理氣性情等說,闡明宗旨,折衷衆言。學者得之,宜有啓牖之益。惟於象數之變,制度之宜,硏究極深,有不泥於前說者。此等見解,雖以程朱嫡傳,亦互有同異,不容後賢更着一辭不得也。況以先生才調,家有壎篪之樂,而平居不事吟咏酬唱,蓋其不得已而筆出者,正程子所謂無是言則是理闕者。此豈架疊床屋,摸擬風影者比哉?顧植素瞢於此學,其爲此說也,實自不韙。第自幼從事鉛素間,歷觀前賢所著述,因其文而考其道,其精粗淺深,蓋有莫之違者。則以植而敍是集,詞可無怍,惟在知言者擇之。歲庚辰三月上澣。 德水後人李植 謹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