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巳占/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乙巳占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卷四

○五星占第二十二[编辑]

夫形器著於下,精象係於上。所以通山澤之氣,引性命之情。近取諸身,耳目為肝腎之用,鼻口實心腹之資。故情欲暢於性靈,神道宣於視聽。彼此響應,豈不然歟!是以聖人體而名之,垂教後世。授之以職位,分之以國野,象之以事物,效之以吉凶。雖變化萬殊,誰能越此!將來事業,可得而理焉。《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此之謂也。但去聖久遠,通人間作。名數多少,或有不同。今總列之,取其理當者,以著於篇。浮華之流,刪而不錄矣。凡五星之行也,象人君次敘,不敢幹犯亂常,越次當位矣。猶如月有弦望晦朔,星有合見留逆。是故歲星、填星、熒惑晨見於日,後行逆於日。當其平旦之時,欲至於午上便留,留而平旦過午返則逆,逆行行至於夕時又欲當午上,則後更留,留而午則又順行,行極而伏與日合,則同宿共度,而受命於日,更晨見於東方。此皆不敢以昏旦之時當於午,縱任行曆,故遲凝留焉。至於金水二星,則又甚耳。晨見東方,平旦當丙己之地便速行以追日。及之,伏。伏與日合,合後出於西方,速行。昏時至丁未之地,即遲行待日而又伏焉。此則日與五星皆不敢以昏旦當午而盛。故《易》曰:「日中則昃,月盈則蝕。」天地盈虛,與時消息。是則正南方者,君人之所麵向也,故莫敢經焉。而五星伏見,日數各殊。遲疾逆順,其數不等。求之見合,大較同一術焉。今列之如左:

歲星:率五十三萬四千五百三(一本雲五百三百分一之五),晨伏十六日,一終三百九十八日。

熒惑:率一百四萬五千九十四六分半,晨伏七十二日,一終七百七十九日。

填星:率五十萬六千六百三十八七分半,晨伏十八日,一終三百七十八日。

太白:率七十八萬二千四百五十分,晨伏六日,一終五百八十三日,晨見伏三百二十七分(同夕見伏二百五十六日)。

辰星:率十五萬五千二百七十八五分半,晨伏十一日,一終一百一十五日,晨見伏五十二日分,同夕見伏五十三日,五十六日。

推合見日月術。

○星宮占第二十三[编辑]

夫五星者,昊天上帝之五使。稟神受命,各司下土。雖幽潛深遠,罔不知悉。故或有福德祐助,或有禍罰威刑。或順軌而守常,或錯亂以顯異。芒角變動,光色盛衰。居留幹犯,勾已掩滅。所以告示者,蓋非一途矣。

凡五星,各有常色,各有本體。至如歲星色青。熒惑色赤,如大角,如參左肩,是其常色。填星色黃。太白色白,如五車大星有光。辰星色黑,如奎大星。

凡五星,色青員為饑而憂,赤員多旱而爭,黃員女主喜,白員為喪與兵,黑員水而病。

凡五星,黃角土地之爭,赤角犯我城,白角為兵,青角為憂,黑角死喪。

凡五星五色變常者,青為憂,赤為爭、旱,黃為喜,白為兵,黑為喪、病。夫五星係八卦,填星係於坤、艮,故其行最遲,象地之與山不可移易。不易者,女人之德也。

歲星係於震、巽,巽象草木之生,動而遲也。又似風雷,有時而作耳,雷震百里,風為號令。而震動者,人君之象也,故象主德焉。

熒惑係於離。離,火也。凡物之恒動不靜者,火也。火能照明糾察,燔燒穢積。故蕩除暴。故熒惑行疾於水而象禮官,察獄以罰萬物。《易》曰:「相見乎離」,「大人以繼明照於四方。」故主禮察焉。

太白係於乾,為天體行健不息,故金行最急。《易》曰:「悅乎兌,戰乎乾。」故主兵。兵又須有威,故主威。兌為悅,言以悅使人,以威臨物,乾兌之道也,故太白主兵焉。

辰星係於坎,坎為水者,晝夜常流,無有休息。故水行亦速,與金相似。坎為水為陰,為盜為刑。刑盜於險,司獄之官也,故其坎所主於刑焉。

凡五星之入列宿與中外官,其占大同。但當以理消息其吉凶,不可一一具陳也。

凡月之行也,每去五星十度內,必疾行向之。若道內外則屈,屈回就之,過之則遲行,留止不速去。

又辰星欲見,有時依度合見而入氣差伏者,去之十八度內,有星者見,無星則不見,此皆相從就之大例也,並著在曆術之中。其日蝕交分亦然。其五行代王,四序不一,各於其時而為主焉。及其司過見罰,降福呈祥,則大小異其貌,休王殊其色。或光潤明淨,或微細芒角。犯有少異,即可消息占之,不必要待其間有鬥蝕掩犯也。

四時之色,春青,夏赤,秋白,冬黑,四季黃。占於列國也,則明勝暗,喜勝怒。其憂喜之色,則以同前。

凡五星之內,有三星已上同宿為合。凡聚合之宿,相生則吉事興,相克則凶事起。宿之行性,並於當方為定,兼之宿占而察其事焉。二星明,相和大吉,相克大凶。福德先至為吉,刑禍先至為凶。刑禍先去為吉,福德先去為凶。一吉一凶,兩事俱發,但當修德以備之。二星已上聚合,皆為改革政令。三星若合,是謂驚,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為大蕩,其國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謂易行,改立王者,掩有四方,子孫蕃昌。亡德受殃,滅其宗廟,百姓離去,被滿四方。五星大,事大。小,事小。

○歲星占第二十四[编辑]

歲星,一名攝提。東方木德,靈威仰之使,蒼龍之精也。其性仁,其事貌,其時春,其日甲乙,其辰寅卯,其音角,其數八,其帝太昊,其神句芒,其蟲鱗,其味酸,其臭膻,卦在震、巽。人主之象,主道德之事,故人君仁也。其常體大而清明潤澤,所在之宿,國分大吉。《易傳》曰:「帝王人君行道德。」德至仁和,則歲星明大潤澤。明大潤澤,則人君昌壽,民富樂,中國安,四夷服。人君行酷虐殘暴,則歲星時時暗小微昧,微昧則國亡君死。是故星明則主明,星暗則主暗。人君從諫則歲星如度,人君聽諛佞,拒忠諫,則歲星亂行。故歲星變色亂行,人君無福。進退如度,則奸邪止息。猶如木之曲直,從繩則正,人君性習從諫則聖矣。人君令合於時,則歲星光喜,年穀登。人君暴怒失其理,則歲星有芒角而怒矣。歲星怒則兵起,有所攻伐矣。歲星所在之分,不可攻之,攻之則反受其殃矣。秦之將亡也,歲星聚於東井。東井秦之分野,秦政殘暴失政,歲星仁和之理違。歲星貌恭,恭作肅。不肅之道,拒諫信讒,是故二世君終於屠滅。漢高之入秦也,修德布政仁和,約法三章,與民更始,除秦暴酷,故秦人欣戴焉。卒入三秦,之漢中,而基王業也。項羽後入,焚燒宮室,殘暴楚毒,失仁之福,卒於敗亡。是故人君順其時,處其分,宜布其德而修其政也。

歲星所在處,有仁德者天之所祐也,不可攻,攻之必受其殃。利以稱兵,所向必克也。歲星木精,其時春也。人君春時當順少陽德令,天子率百官制法度,當布德和令,施惠下及兆民,無有不當。順天象,授民時,祈嘉穀,教新卒,布農令,修封疆。相地宜以導民,躬必親之。命賜司典,止殘伐,毋覆巢,毋殺胎夭飛鳥,毋麛卵。毋聚大眾,毋置城郭。掩骼埋胔,不稱兵,兵戎不起,不可以從我始。毋逆天之道,毋絕地之理,毋亂人之紀。仲春養幼少,存孤獨。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獄訟。同律度,正權量。無作大事以妨農事,無竭川澤,無漉陂池,無焚山林。命出而不納,天子布德行惠,發倉廩,賜貧窮,賑乏絕,開府庫,出穀帛,賜天下。勉諸侯,聘名士,禮賢者,止弋獵。無悖於時,無淫巧以蕩上心,則歲星無變而降福矣。失令非時,行夏令則熒惑之氣幹之。則星變赤芒角,國大旱,暖氣早來。蟲螟為害食,人民疾疫,時雨降,山陵不收,風雨不時,草木早落,邦時有恐,中國寇戎來征。行秋令則太白之氣幹之,星白無光,寒氣大至,民大疫,飄風暴雨總至,藜莠蓬蒿並興,天多陰沉,霪雨早降。行冬令則辰星氣幹之,星變黑身小,水澇為敗,雪霜大至,首種不入,陽不收,麥不熟,民多相撓,寒氣時發,草木皆肅,國有大水。歲星為仁,貌曰曲直,象木(可操曲直)。木曰貌。貌,容儀也。貌曰恭,恭,儼恪也。恭作肅,肅,敬也。肅,時雨若。狂,恒雨若。是故人君貌恭心肅則歲星光明盛大,無盈縮,儼而行中道,降福德而示吉祥,時雨降,人君壽,百穀成,天下安而民樂矣。若人君酷亂恣情,則讒臣湊,變怒芒角,錯逆降示,應恒雨淫注,人君不昌,百穀不成,庶事不寧,天下有兵。夫歲星色澤微暗,進退失度,為奸邪並興,人君無福。有芒角者戰勝。武密曰:「順角指所戰勝,逆者凶。順行不可逆戰,逆行不可背之以戰,凶。」

歲星與月相掩食,國有大喪,女主、大臣亡。歲星與熒惑合鬥,殺大將。與太白合鬥,有大兵。與太白相犯,有兵大戰。金在木南,南國敗。在木北,北國敗。木乘金,偏將死。木與金合鬥,大將死。歲星先至,諸星從之者,其國分人君吉,以仁德威天下矣。應留不留,其國亡。應去不去,其國昌。歲星主齊、魯、青、徐州,色白有喪,黑有病,赤有兵起,黃有喜。

歲星平見,入冬至初者減八日,後六日損七日,以次六日損一日,畢於大寒四十五日,凡損十六日,盡即平行。自入立春,十一日加一日,畢於雨水。因入春分,均加四日,清明、穀雨均加五日。自入立夏,畢於大暑,均加六日。自入立秋初日加六日,加後十日減五日,畢於秋分。自入寒露已後,六日減一日,畢於立冬。自入小雪,畢於大雪,均減八日。餘為定見日,初見去日十四度。

五星行術:

置星定見之前夜半日所在之宿度算及分,各以定見去朔日算及分加之,行分滿法六百七十乃從度一(其日度星度分,各半日法也)。以星初見去日度數,晨減夕加之,命度以次,則星初見所在度分。求次日,各以一日所行度及分,其金、火之行而有小分者,各以日率為母,小分滿母法從去,行分滿六百七十去從行度,日一度。其有益遲益疾者,則別置一日行分,各以疾益遲損乃加之,留者因前退即減之,伏不注度。順行出虛,去其分已也。行入鬥,先加分。

歲星初見順,見順日行一百七十一分,日益遲一分,一百一十四日行十九度三百二十三分。而留二十六日,乃退,日行九十七分,八十四日退十二度一百八十分。又留,二十六日。乃順行,初日行五十八分,日益度一分疾,一百一十四日行十九度三百二十三分而伏。

○歲星入列宿占第二十五[编辑]

角:歲星犯左角,天下之道皆阻塞。犯右角,天下更王,使絕滅。守留角中,五穀成熟。留之一百日,兵起。木犯守角,王者大赦,忠臣用。木乘左角,法官誅。木乘右角,大將軍死。木逆行於角,人主出入不時,若有急事,千里之行。凡木犯守乘左角七日已上,天下大赦。守右角,賢士用,期七十日。

亢:歲星犯亢,天子坐之,則敗於君。木數入亢,其國疾疫。木經亢,韓、鄭有兵。木守亢,小兵。木逆行守亢,為中國兵。木犯守亢逆行,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氐:木犯氐,國無儲。木舍守氐,其國歲熟,賤人有疾。木乘氐之右星,天下有大水大兵。木乘氐左星,天子有自將兵於野。木出入舍氐者,天庫之星也,其國有急令,其歲太平。環而守之,其國以兵致天下。守氐,為嬖妾有喜者。若與月合在氐而暈,不出四十日有德令。木守氐,王者立後,期十八日。木犯逆行守氐,國大饑,人民流亡,亦為人多病。

房:木入房十日成勾巳者,為天子惡之,以赦解之。金水同占。又曰為皇后夫人喪,謂房東行復還返也。木舍房、氐,氐色不明,有喪,又曰大水。木守房,為大人憂,以赦解之。木犯房,將相有憂。木舍房,人主喜,其將相大吉。

心:木近心,七日以內有暴貴者,遠不出百八十日。木經心,清明列照,天下內奉王化,帝必延年。木乘心,其國相死。木居守心,王者得天心,陰陽和,天下大豐,五穀成熟,有慶賜,賢士用,皆有德令。木犯乘守心,大人凶。木中犯乘淩太子位,太子憂。犯少子位,少子憂。

尾:木入尾,王者賜後宮,立太子,若後族有升顯者,不出百八十日。木守尾,民人為變,大臣作亂,有反逆從大將家起,若中有讒諛者,期二十日,若卿出當之。木乘犯尾,早穀大貴,人人相食。木守尾三十日,王者立貴後夫人,若生太子,欲封寵後族,人主以嬪為後。

箕:木入箕,天下兵亂。箕中有一星,民莫處其室。箕,木在箕南旱,在箕北有水。其年木入箕踵者,歲熟之象也。木入箕中行疾,宮中有口舌相讒事,期五十日,若百三十日。木守犯出箕,多惡風,穀大貴,天下大旱,饑死過半,民相食。

斗:木犯南斗,為有赦。木乘淩南斗,有大臣反伏誅者。木入南斗中,死者甚眾。木經南斗魁,失道者死。木經南斗,吳國福,歲大熟。木入南斗,若留守斗,所居之國當誅。

牛:木犯牽牛,越獻金銀。木居牽牛,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四夷朝中國。木入牽牛,農人死於野,陰陽不和,五穀多傷。木犯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牛多死。

女:木入須女,有進美女者,大人慶,若宜女喜,立後,拜太子,期四十日,若九十日,宮人有受賜者。木守須女逆行,其君廢農桑。木守須女,米一斗三百,民有自賣者,多火災。木逆行留守淩犯須女,天子及大臣有疾,必有苛政,布帛貴賤不時。

虛:木入虛,天下大虛。木經虛,齊國多憂。木守虛七日已上盡三十日,王者起宗廟,修陵塚,有白衣之會,不出九十日。木入守虛,留守之二十日不下,有立諸侯。六十日不下,國有死將。百日不下,改年號,大臣戮死,期二年。木犯虛而守之,王者以凶改服,有白衣之會,不出六十日,天下大饑,人民流千里,君臣離散。

危:木舍危南,雨血膏王室。木守危,三十日若二十日,諸侯天子更宮室,民多土功,有哭泣之事,又為多盜賊,民相惡之。

室:木犯營室,犯陽為陽有急,犯陰為陰有急。木入營室,而人主有賞賜之事,天下當有受賜爵祿者。木處營室東壁,赦。其去陽之陰,天下喜,牢獄虛。木守營室,民疾病,有德者得地,歸與民爵。

壁:木居東壁,五穀以水傷。木守壁,天下大赦,王者有堯舜之治,四海同心。木犯壁,天下兵起,一曰狄兵起。

奎:木入奎,其年五穀以蟲為害。居其南,糴賤,牛馬繒帛皆賤。居其西,糴物貴,人不安。木處奎中,小赦。木守奎北,狄來降。木逆行入奎而守之,其君好攻戰,兵甲不息,人民流亡,不安其居。

婁:木入婁,國有聚,人主喪,期一年。木守婁,王者承天位,天下安寧,有慶賀,有兵罷。木逆行守婁,其君牢吏斷獄不用以時,民多怨訟,若有赦令。

胃:木犯胃,為天下五穀無實以為災。木經胃、昴、畢,趙水澇,魚行人道。木守胃,國以無義失幣,有水旱事。木守胃,王者順天德,中畿國昌。

昴:木乘昴,若出北者為陰國有憂,若胡王死。木守昴東,糴大貴。三月後守北,其歲有德令。木守昴,王者有德令。昴者,天之內室。歲星近之,下獄之臣有解者,不出四十日。木守昴、畢,東行至天高,復反至五車,為邊兵,一曰為赦令。木守昴,入守天獄,天下獄虛(木乘守昴,若出北者為陰國有憂,胡王死。土水同占)。

畢:木犯畢,出其北,陰國有憂。出其南,為陽國有憂。木入畢口中,邊有兵。木出畢陽則旱,出畢陰則水為災,政令不行。木處畢北,其年有赦令。有別離之國,奪地之君。一曰歲水。處畢南,有土功,男子多疾疫,歲旱,晚水。處東,多暴雨,金器刀劍貴。木守畢口,國大赦,王賜夷狄,若有功德令,一曰糴大貴。木犯附耳,兵起,若將相喪憂,不即免退。

觜:木犯觜觿,其國兵起,君誅罰不當。木守觜觿,君臣和同。木犯守觜觿,不出一旬必有覘候之事,農夫不耕,天子皇后俱憂,期甲辰日。

參:木犯參,水旱,穀不收。木處參東,若處伐東,東多流人,多暴雨。處參北,若伐北,多衝水。木處參,天下農夫不耕。有赤星出參中,邊有兵起。木入若守伐,天下有兵。

井:木入東井,秦國主。留守之,以仁致天下。木犯東井,人主有行,泛水之事,大將惡之,其國內亂,有兵起。木犯井鉞,刑罰用,兵起。木乘守東井,人主有法令水衡之事,逆臣為亂,將軍死,人君有憂。

鬼:木犯鬼锧,人君有憂,斧锧用,大臣誅。木入鬼,留十日已上,令散於諸侯,期六十日,若十月。木逆行抵輿鬼中央者,其君主之。木守鬼,為大人有祭祀之事。木守鬼,出於左右,貴親坐之。木守輿鬼西南,為秦漢有反臣,以赦令解之。木幹犯守天屍,國有喪。天屍,鬼中粉白者是。

柳:木犯柳者,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木經柳,國多義兵。木守柳,貴臣得地,有德令,不出九十日。木逆守柳,為反臣,中外兵起,以德令解之。

星:木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木留七星,為天下大憂。木守七星,多火災,旱,萬物五穀不成,有兵饑。木入若守七星,盜賊有兵。

張:木入張,旱,多火災,萬物百穀不成。木逆行張,其君用樂淫泆。木處張西,歲大水。東,為大旱。木守張,天子有慶賀事。木守張十日,其歲大豐,五穀成。三十日不下,天下安寧。守之留百日,其主升平,君臣同心。木逆行守張,人民疾疫,多心腹病。木犯張,若守之,王者政事急,若有千里之行。

翼:木入翼,人多死流亡,五穀傷於風,期一歲中。木出入留舍翼,荊楚有急,歲多大蟲。六十日不下,小人失功。木守翼,王者應天,又方術之士大用,翼輔正政,天下符瑞,不出九十日。木守翼,主聖,天下和,五穀登,人民樂,禮義興。

軫:木入軫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皆為兵發。伺始入處數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二十八宿中外官同有此占。木逆行至軫,及守之,其國有喪,人君改服,天下更主之令,期二年,王者以赦除害。一曰,所舍七日不移,有殺君者。木逆行至軫,及守之,其國有喪人君者。木在軫,王者憂疾病,若有喪,不出九十日改服。王者修宗廟,赦三萬里內,災消。木處軫東,糴貴。木處軫西,有女喪,若有水。木守軫南,六畜及車貴。木守軫北,為多疾病。

○五星幹犯中宮占第二十六[编辑]

五星犯攝提,臣謀其君,若主出走,有兵起,期一年。五星犯守大角,臣謀主,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不出八十日,遠期一年。五星入市中,將凶,一曰五官有憂,一曰赦。五星犯帝座,為臣謀主,有逆亂事。五星犯守東西咸,為臣有不從令,有陰謀。五星犯天江,天下水。若入之,大水滿城郭,人民饑,去其鄉。五星幹犯五車,大旱,若喪。犯庫星,兵起北方。西方犯倉,穀貴,有水。木入五車,兵大起,五穀不成。木入建星,諸侯有謀入關者,期六十日,若百五十日。五星犯建星,大臣相譖。五星犯離珠,宮中有爭,若有亂宮者,若宮人有罪黜者。五星入天大將軍,興軍者吉。五星守犯天關,道路絕,天下相疑,為有關梁之令。木守天關,有兵起,期三年。木行南河戒中,為四方兵起,百姓疾病。木乘南河戒中,出南河,為中關兵起。歲星乘北河戒中,若出北河戒北,為胡王死。五星出北河戒北,若乘北河戒,為女喪。五星中犯乘守五諸侯,諸侯死,期三年,五星入五諸侯,伺其日出而數之,皆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率百日,期十日,軍罷。《巫咸占》曰:「五星入二十八宿中外宮同。」五星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物不成,魚鹽貴。一曰水潦為敗,糴大貴,民饑,期三年。五星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人民饑。五星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梁阻塞。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皆走,期二年。五星守酒旗,則天下大酺,賜爵宗室。木在軒轅中,有女子反謀君者。木行犯守軒轅,女主失勢。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木中犯乘守軒轅太民星,大饑,大流皇太后宗。木乘犯守軒轅少民星,小饑,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戮。木入少微,君當有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奪勢。木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五星入天庭,色白潤澤,期百八十日,有大赦。五星東行入太微庭,歲不登,人民饑。遲出東門,天下有急兵。若守之,將相大臣御史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入南門,逆行出西門,國有大水。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門蕃而留不出,楚國凶殃。五星若從右入太微,主有大憂,有赦。犯將相執法,大臣有憂,執法者誅,金火尤甚。五星入太微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出端門者,必有反臣。五星犯黃帝座,改易主,天下亂,存亡半。木逆來犯帝座,其色白者,有赦。歲星守黃帝座,大人憂。五星犯守四帝座,臣謀主。去之去一尺,事不成。五星中犯乘守四帝座,辟君也。星中犯乘四帝座,天下半亡。五星守內屏星,君臣失禮,下而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

○五星幹犯外宮占第二十七[编辑]

歲星犯平星,凶。木守平星,執政臣憂,若有罪誅者,期一年。五星入羽林,有兵起。若逆行變色,成勾巳,天下大兵,關梁阻塞,不出其年。木守入羽林,諸侯悉發兵,強臣謀主,王者有憂,期三年。五星犯天廩,天下亂,大饑,粟散出。五星守參旗,兵大起,弓弩用,大將出行。一曰弓矢貴。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