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巳占/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乙巳占
◀上一卷 卷七 下一卷▶


卷七

○流星占第四十[编辑]

流星者,天皇之使,五行之散精也。飛行列宿,告示休咎。若星大使大,星小使小。星大則事大而害深,星小則事小而禍淺。有尾跡光為流星,無尾跡者為飛星,至地者為墜星。出則使出,入則使入,幹犯滅則為誅罰之象。墜星之所,其下流血破軍殺將,為咎最深。

蜀後主建興十年,諸葛亮帥大眾伐魏,屯兵於渭南,有長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占曰:「兩軍相當,有大流星流來走軍上及墜軍者,皆破敗之兆也。」九月,亮卒於軍營而退。群帥交爭,多相殘誅。

魏景初二年,司馬仲達懿圍公孫淵於襄平。八月丙寅夜,有大流星,長數十丈,色白有芒鬛,從首出東北,流墜襄平城東南。占曰:「圍城而有流星來走城上及墜城中者,軍破。」又曰:「星墜,當其下有戰場。」又曰:「凡星所墜,國易姓。」九月,淵突圍,走至襄平星墜所被斬,屠城坑其眾。

景元四年六月,大流星二,並如鬥,見西方,分流南北,光照地,隆隆有聲。占曰:「流星為貴使,星大者使大。」是年鍾會、鄧艾克蜀,二星二帥之象,二帥相背分流之象應也。鍾會既叛,三軍怒,隆隆有聲,兵將怒之驗也。凡流星有芒角者及有聲為怒,色潤而遲為喜,疾則事速,緩而事遲。眾星皆流,人遷之象。星數流者,天下大兵,急使馳驛之象也。皆以色占,色青為饑為憂,色赤為旱為兵,色黃為喜為土功,色白為兵為刑罰,色黑為病死疾疫。各以其休王占之,各以其日辰所在、宿分國屬而占。

○流星犯日月占第四十一[编辑]

流星映日而赤色向日流者,天下不安,帝王易位,人主崩亡,百姓逃竄,九州荒蕪。流星映日,前銳後方者,王者被大臣殺,後宮大亂,天下振動,日月無光,人民大疫,天下半死。流星前赤後白夕見者,大臣欲謀國,陰發使。流星晝見,竟天明者,陰有謀臣欲奪國政,誅殺賢良,遠期一年,中期二百日,下期一百日,必然也。流星夕墜,光耀天者,所墜分野有大兵起。一雲有霸王出,流血為災,一雲所墜分野大疫為災。流星六七,一時晝墜地,其分王者死。一雲被迫殺。一雲其分大亂,流血為災。一雲赤旱千里,百泉枯涸,王者受戮。流星晝落作聲,野雉皆鳴,群鳥盡驚者,所墜之分,主大兵起,大戰流血,積骨如山,血流溝壑,王者大憂。遠期三年,中期一年,近期百日。流星赫奕翳日者,王者被殺,期一百日。無光者,期十日。流星入漢,八角散者,帝王欲發大使慰宣四方。一雲八道賊起,欲散他邑。一雲欲有卿相走投外國。流星衝月,大臣有事,陟貶之兆,遠則一百日,近十日。流星衝月透者,大臣被殺,王者受戮,太子王也。流星白色衝月者,皇后憂。赤色衝月者,皇后病。一雲後宮口舌大起,王者大怒。流星蔽月光者,欲有大使至他國,宣揚帝德。流星雙貫月者,宰相將被殺,大兵起,公卿受死。流星五色映天,奪月光者,帝有大使發。流星赤光,前方後銳映天者,公卿宰相謀國,陰兵起,王者失邦,天下荒亂。流星四面一時刺月,臣殺其君,子殺其父,大兵起。一雲四方有使還,使叛心離上。

○流星與五星相犯占第四十二[编辑]

凡五星自流者,所主之分國荒,人民相殘,帝王奔走徙野,必有敗國。其五星若流於有福之鄉,聖人見矣。流於無福之鄉,將受其辱,主受其殃,破國滅亡,天地翻改,不可不察。流星與歲星鬥,光卻偃者,其分君被使辱,使受其戮。一雲使半路被殺。一雲國君振雄,鄰國悉辱。流星赤,直繞刺木,其分使被戮。一雲病死。流星黃潤行緩,頭尾直,端去木一二寸滅,此分君有福,鄰國來賓,主霸國,此名霸王之使也。流星衝火者,其分君有福。光影熒惑者,國有大使至,此雄猛之使也,必有奸淫之意,審宜察之。流星穿火過,火無光,其分君死國荒。流星與土相犯者,外國有奸人入國。一雲夷狄來賓。流星來抵土星,其土星光潤,其分君有福,國昌主霸邦寧。流星犯太白,太白無光,將帥有憂。一雲大將死,軍大敗。流星光潤,前後光銳,穿太白,帝王德令行,邦寧兵強,大將還。流星犯辰星,帝王霸,德令施四方,水官憂。一雲大水至。辰星被流星奪其光者,外有使欲行直言,一雲使回振德。

○流星入列宿占第四十三[编辑]

流星入左角,兵吏有來擊者,色赤以兵,色黃土功,色黑死凶,青憂,白義事也。流星入兩角間,天子使出也。流星抵角,角不動,臣欲殺主,主戮死也。

流星入亢中,幸臣有自死,期一年。色黑出亢,憂,臣以口舌事自殺,期一百八十日,或一年。

流星入氐,兵起,若國有大水。一雲國相疾。出亢入氐中,人民相食,有疾病帶而下。流星抵氐,國多怨女。

流星入房,不出其年,國有大喪。蛇曲入房,臣殺主代王,輔臣亡,王者以赦除災,年中消。流星中房,民怨,大人憂,臣欲伐主,兵大起宮中,不出一年,遠二年。犯乘明堂,皆為大人憂,為內亂,近期十月,遠三年。犯乘太子,太子憂。庶子,庶子憂。明堂,君子死。

流星入心,不出其年,國有大喪,一曰臣殺主,期不出三年。入心,有使來者,色赤言兵,黃土功,白義,青憂,黑凶。流星出心,大臣出使,以五色占之。入心,遠國使來,星大為大國,小為小國使也。

流星入尾,色青黑,臣有歸者及逃走者。流星出箕,宮人有出者。出箕,大臣有棄捐。流星入鬥,有使來入國者,色赤兵,黃土功,白言義,青言憂,黑死。出鬥,大臣有使者,以五色占之。

流星入牛,大將出,期一百八十日。入牛,客有四足蟲為幣來者。色青,道病。色黑,道死不至。流星色赤入天鼓,受命於主。出天鼓,將出受命,星之所之,以占四方。

流星入女,天下不納女者。出女,女禦有使者。幹女,貴女有獄,期一百八十日。抵女,女主有事於君,有流死者,期不出一年。

流星入虛,色青,哭泣之事。色黃若白,有受賜者。奔星以乙丑日流入女、虛、危之間,有流人。出虛,臣有出使者。入危,小人乘君子位。

流星入危,天下不寧,其國憂,下欲謀上,期百八十日,遠一年。入危,以人為幣。之危右,以兵為幣。之危左色青,以水為幣;白,以四足蟲為幣;黃,以貝為幣。流星交對抵危,中國與北狄交兵也。

流星入室,有使來者,青言兵,黃土功,青客凶,黑客死,白義。出室,人主去其國,若有內亂,兵起宮中,王者有憂。出室,有使出,以五色占之。大奔星色赤流抵室,其國凶,貴人有死者。上旬見,老年來月上旬死。中旬見,為中年來月中旬死。下旬見,為盛壯來月下旬死。

流星幹犯壁,大國分兵。犯壁,文章士死。使星從西壁入東壁,人主用故臣。抵東壁,婦人憂。

流星入奎,有破軍殺將,有溝瀆之事於國內。出奎,有溝瀆之事於國外。

流星入婁,有聚眾之事於國內。一曰有白衣會,為大亂,期三年。出婁,有聚眾之事於國外。抵婁,貴賤相謀,不暇食。流星入胃,保倉之事於其國內。出胃,於其國外。

流星入昴,四夷交兵,白衣會,若貴人有急下獄。出昴,兵眾滿野,若他國有使至,期一百日,遠一年。入,胡兵起,一年,遠二年。

流星幹犯畢,邊軍大戰。入畢口而復出,其星小,小赦;大,大赦。

流星幹犯觜觿,其國兵起破亡。入觜口中者,天子出使也。外宿中來,則外國使也。三十丈至百丈,將軍使。十丈至二十丈,小使。皆不出一年。出觜口,有師旅之事於國外,一曰兵罷。

流星入參,有均衡石之事於國內。色青黑,不出其年兵起。出南門以刺參,不出十年,若六年,有一國王兼天下(南門,東井也)。使星守參左,五穀貴。守右,五穀熟。

流星幹犯東井,大臣誅,其國有兵,期一百八十日。入井,有水令而來者其分國亡。流星入井,其國若以水亡,其分人饑,期三年。出井,有水事於國,一曰水有絕者。

流星入鬼,中國與南蠻通,四夷來貢,一曰有宗廟祠祀事。奔流星入鬼質,大臣有戮死者。

流星幹犯柳,周國亡,期九十日。入柳,名木有來者。若出之,名木有出者。

流星幹犯星,國有兵,不出一百八十日。入星,客有急事來使者。若出星,王者以急事出使,期一百八十日,若一年。入星,一曰天下更令,有徙人,期三年,以有急來使於諸侯也。

流星入張,諸侯有誅者,若人君使人於諸侯。一曰天下更令,有移徙,期三年。出張,諸侯有受賜者。

流星幹犯翼,國用大兵,大臣有憂,遠期一百八十日。入翼,其國用兵,大臣有憂。若抵翼,天下尊諸侯,期半年。出翼,滿國受賜恩者。

流星入軫,兵喪並起,近期半年,遠一年,國以車為幣,王者應之以善令即無咎。出軫,臣有出使者,以車為幣。入長沙,天子有逃,王無居,憂也。

又流星入犯角,口舌起,帝王起止行事抑挫者。春犯,疾疫。夏犯,口舌起,女子妖言。秋犯,死喪。冬犯,賢良用事。

流星犯亢,府車憂。春夏犯,大妖言,王者憂。秋犯,其分疫。冬犯,盜賊起,水災。流星犯氐,秘閣官有事。春秋犯,其有貶職者。冬夏犯,雨旱。

流星犯衝房,大兵起,一雲大水災。春夏犯,土官憂。秋冬犯,人大饑,太宰反。

流星犯心,其星動,主有憂。春夏犯,火災。秋冬犯衝中星者,天子有人行直言,天子憂國。

流星犯衝尾,后妃有貶黜。春夏犯,後宮口舌起。秋冬犯,賢良用事,妖言被誅,佞者受誅。

流星犯箕,春夏犯,金玉貴。秋冬犯,土功興,王者大作宮殿,峻城隍。

流星犯鬥,宰相有憂。春犯,天子夭壽。夏犯,水災。秋犯,宰相黜陟者。冬犯斗魁,大臣逆。

流星犯牛,王欲改事。春夏犯,五穀熟。秋冬犯,五穀貴,一雲水災。

流星犯女,布帛貴。春夏犯,大雨澇。秋冬犯,繒絮貴,天下蠶不收。

流星犯虛,天下哭泣。春夏犯,廟官憂。秋冬犯,天子將兵出野。

流星犯危,祭祀事動。春夏犯,水災,溝洫浚。秋冬犯,口舌大起,毀者辱。犯墳墓,塚官有事。

流星犯室,軍事乏糧。春夏犯,將帥出。秋冬犯,水溢決,土功興。流星犯壁,賢良受用。春夏犯,文章者用。秋冬犯,道術興行。

流星犯奎,武庫用事。春夏犯,金革興。秋冬犯,百川溢,水災。

流星犯婁,五祀官用事。春夏犯,園囿興作。秋冬犯,犧牲貴。流星使數犯,人多死。

流星犯胃,主倉廩大出。春夏犯,穀大貴。秋冬犯,倉廩空,五穀菽麥大貴,人民相食。

流星光流入昴,胡王死。春夏犯,其分君昌邦。秋冬犯,有赦,期一月。

流星犯畢,邊兵大起。春夏犯,流血為災。秋冬犯,大災,魚行人道。

流星犯觜,君王欲行斬殺事。春夏犯,多雨。秋冬犯口者,大風大雨,人民多病。

流星犯參,邊兵大起。春夏犯,名將死。秋冬犯,猛將受用。流星犯玉井者,天下大兵,流血成川。

流星大光犯衝東井,有大使至,主大憂。春夏犯,秦地亂,一雲主百川溢。秋冬犯,宮中憂,人多死,魚鹽賤。

流星犯鬼,帝王威政,斬奸謀。春夏犯,政事不明。秋冬犯積屍,天子多疾病。

流星長數丈入柳者,王者有火災。春夏犯,帝王必發急使。秋冬犯者,後室口舌起,內有奸私事。

流星雙入星,五穀不熟。春夏犯第三星,兵大起。秋冬犯衝,水災,王者之憂。

流星犯張,廚官有事,一雲病。春夏犯,四季災,五穀不登。秋冬犯,魚行人道中,鹽大貴。

流星犯翼,主昌邦。春夏犯,官憂。秋犯,土功用事。冬,從上。

流星犯軫,庫藏空。春夏犯,革皮用事。秋冬犯,水旱不調。

○流星犯中外宮占第四十四[编辑]

流星入攝提,外國以兵為使來者,若有急。出之,王者以兵出使。觸破大角,兵眾,四合有急。又刺大角,主失位。入幹天市,色蒼白,萬物貴。赤,必有火災,人多病。抵帝座,諸侯兵起,臣謀主,若貴人更改大令,期三年。入抵東西咸,妃後出入不得時,徭役自恣。一曰女主亂宮,王者憂,期一年,遠三年。入建星,天下謀,色赤者昌。入天江,有大水,河海溢,人民饑。入離珠,兵起宮中,有憂有罪者。入天大將軍,大將驚出。出五車,色白,諸侯以車為憂。色黃,受賀。色赤,主兵,車騎滿野。青黑,主死。各以其日辰占之。抵天關,天下有急兵,關道有阻,若多盜賊,人民憂,期半年,遠一年。入南河,有喪兵起,防戍有憂,一曰為旱兵。入北河,胡兵起,來入中國,若關梁阻塞。入五諸侯,諸侯有大喪,以星所入日占其國。出諸侯,諸侯有反者。其星中散絕,諸侯坐其咎殃。入抵積水,有大水,舟船用,人大饑。抵積薪,為憂,若廚官有罪者。入水位,天下有水,河溢流,天下五穀不生,人流大饑,期三年。流星散出軒轅間,女子多讒亂。流星大如甕,出大陵西,下必有積屍。入抵少微,賢良集道,術士用。一曰能人多來者,不出其年。入太微,有兵起,外國以急有使來,不出其年。流星入太微東西門,大兵起,大臣為亂,貴人多死,若有謀,近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出太微端門,天子之使出,各以其野命其國,期不出二年。入太微,犯黃帝座,大人易。東西犯者,皆死士。抵帝座,天下亂臣戮主,國移政,期不出三年。流星犯四帝座,輔臣有誅,執政者憂,貴人多死,期三年。抵屏星,尚書有憂,若有死者,期半年,遠一年。流星犯入太微,使還。流星犯內屏星,王者大憂。犯郎位,所主大臣憂。犯五諸侯,宰相被辱。犯三公內坐,相憂。犯郎位,主者被黜貶。犯九卿內座,王者大憂,一雲病疾。流星犯衝左右攝提者,公卿不安改動者。犯衝大角,大使出,王道正,帝道昌,人樂。犯梗河,王者不安。犯天市垣,王者憂。流星幹犯天市,色蒼白,萬物貴。赤則有火災,人多病。犯衝貫索,人饑疾病,王者大憂。犯衝螣蛇,水蟲受戮,口舌大起。一雲魚鹽大貴,一雲龍見。犯衝東西咸,大水,百川決溢。犯河鼓,天下雷非時鳴,水蟲死。犯衝天螣,兵革興,盜賊大起。犯建星,王道平寧。犯衝閣道,帝王欲使出。犯衝大陵,塚官憂。犯卷舌,多讒諛。犯衝五車,水旱不調,人君憂,一雲五諸侯憂。犯衝天船,天下水災,魚行人道。犯衝匏瓜,天下不安。犯衝織女,主不寧,諸侯大憂。犯天津,水災。犯漸台,宮殿火災,一雲帝出走。犯左右更,太史失錯。犯衝輦道,帝王出獵。流星者,帝之使也。入太微宮,及諸內座,為使還。出諸內座,為使出外也。流星衝紫微宮垣者,使還來見,期三日內。衝入勾陳,使者還見天子,不出七日三日。犯華蓋者,還使有功慶。出華蓋,內使發,不過三日。犯五帝內座,邊兵出,帝有大使出,一雲大將軍出。流星入五帝內座,使還見主。犯六甲,賢良見用。犯北斗,兵大起。還回,使者奏事,內亂為災。流星犯天倉,王者憂,兵革起犯大理,貴人入獄,獄官憂。入北極者,內使出。衝天皇大帝,人主有憂。衝文昌,公卿有大憂,一雲文書事。犯太陽守,外國有使至。犯天槍,王者憂,兵革起。犯天床,謀兵動,王者憂。犯四輔,帝王被迫。犯三公,宰相憂,一雲被免。犯天相,王者憂。犯內階,使者至,一雲陰謀事。犯天理,帝王欲振威,諸侯者殂。犯柱史,柱史大憂。犯女史,史官憂。犯衝入天柱,主憂,有大使還。衝出天柱者,帝發大使出,振威天下。流星入平星,執令臣有憂,若有罪。出平星,臣有黜,期半年。犯庫樓,主者大憂,一雲兵起。犯衝鼇星,水蟲死,魚大貴。犯天淵,天下水,江海溢,百川決溢。犯衝天雞,兵起方霸。犯羽軍林,大軍散。一雲大兵起,主憂將帥。犯天倉,倉廩出,五穀大貴,人民大饑,主憂。犯天屎,人民多病。犯衝軍市,人大饑。犯土司空,天下兵大動,人民饑,男不得耕,女不得織,荒亂災起。犯衝弧星,夷狄大起,兵大動,流血為災。犯衝九坎,主者大憂,王憂後病。衝壘壁陣,犯土公,所主憂受辱。入羽林軍,兵大起,士卒發,將軍有出者,期三年。犯衝南極丈人,天下人民歌樂,風雨順時,帝王清泰,諸侯慶賀,國昌。

○客星幹犯列宿占第四十五[编辑]

客星者,非其常有,偶見於天,皆天皇大帝之使者,以告咎罰之精也。

客星幹犯兩角者,軍起不戰,邦有大喪。其色赤,戰,所指必有破軍侵城,期七十日,或三年。他星入左角,兵吏有來係者。色赤,兵係也。黃,土功。色白,義。黑色,死。青色,憂。守左角色赤,天下大旱,五穀不成。守右角,大水。

客星幹犯亢,中國不安,兵起政亂,期一年。有星出右角間入亢,色赤有兵,白有過客,黑有過喪。入亢,有兵戰,士卒行,期不出九十日,天下大亂。出氐入亢中而散,人主有病,從帶下而上。守亢,國有臣不祥。

客星幹犯入氐中,後宮有亂,暴兵起,期半年,遠一年。出氐,君有疾於國外。色黃白與兩星齊,期十日而赦。去二星一尺,期六十日赦。去兩星二尺,期百日赦。有星入氐,黑色,大水,其國有改主,廊廟有憂。赤,有兵在廟中,近臣誅,殺貴人。逆守乘氐,諸侯王者坐法,誅絕無後。

客星幹犯房,主國空兵起,人饑,骨肉相殘。入房,有大臣殺其君。又曰,入天廟,天下有更令之事,若有急令。出房,在陽為喪旱饑,在陰為水兵饑。幹犯鉤鈐,王宮大亂,不出二年。

客星入心,諸侯有來使者。出心,君使人於諸侯。色赤兵,黃土功,色青使者憂,色黑客凶。入太子宮,太子益官。赤星入心左星,太子有兵。入右星,庶子有兵。赤星大如鋒矢,赤如雞冠而入心,人主遇賊。其出心也,行道甚遠,人主戮於千里外。客犯乘守心者,大旱,天下慎火,近期十日,遠期一年。

客星入尾,歲饑,人相食,多死者,北夷大饑來降,宮中忌之,天下大振,一東一西,一南一北,男不得耕,女不得織。出入尾,皇后有去宮者。一曰賤女有暴貴者,君使人於諸侯,備賊臣,兵革罷,天下大饑,歲多大風大雨。

客星入箕中,天下大饑,人相食,人多徙棄,國多土功,北夷大饑,來歸中國,大風雨。舍箕,秋多水。幹犯同。

客幹犯南斗度,其國必亂,兵大起,期一年。入鬥中三尺,三日不去,城郭閉,道路有阻,貴人坐之。入锧,士卒殺傷,其國將亡,外國來降。入鬥,諸侯客有來見天子者。出鬥,天子使人之諸侯。色青憂,赤兵,黃土功,白義,黑凶。入鬥中,三日三犯,天下有赦,期三月。守鬥,天下大喜得福。客守鬥,兵家憂。

客入牛,諸侯有客來,以四足蟲為幣。出牛,君使人之使諸侯,以四足蟲為幣。色青,病。黑,死不至。客出牛,有兵起,大將出,關梁阻塞,地大動,牛馬貴三倍,期二年。入牛,臣謀主,五穀不登。守牛,越有喜象獻中國。客入牛,盜賊在江海,歲多水。

客幹犯女,鄰國有以妓女來進,妾遷為後。入女留不去,天下諸侯王者阻塞。出女,或守女,宮人有憂,女主憂,兵起宮門,貴人有死,期一年,遠二年,有嫁女事。黃吉,青黑凶,赤憂。暴出女,女主戮死,期一年。他星出須女,禦女有出者。赤星守女,女喪。守女,南邦獻女,賤女暴貴。守女,糴貴。

客星幹犯虛中,有哭泣之事,有井田之法,改製之事。入虛中,有軍在外大饑,將離散,卒死亡,天下有大令。入中三日環繞之,赦,期七十日。入虛,赤色有赦,白為有無幣客來者。出虛,大臣亂,兵大起,國有喪,天下哭泣,期三年。守虛,其國兵起,近期一年,遠二年,當有哭泣。

客星犯危,國有哭泣事,一曰雨水,五穀不收,人相食於道。入危,有土功,王者築宮室,不出一年大饑,年無全食。出危中,大水,一曰大饑。魏景初二年十月癸巳,客星見危,逆行在離宮北、螣蛇南,甲辰犯宗星,己酉滅。占曰:「客星所出,有兵喪。虛、危為宗廟,又近墳墓。宮中將有大喪,就先君於宗廟,皆王者崩隕之象。」三年正月,明帝崩之驗也。

客星入室中,天子有憂,順行有德,逆行凶。黑星入廟,人主有藥死。不然,有藥人主者。客星入室,有陰雨,垣牆無立者。客舍室,其國作宗廟,多土功事,留不去,匈奴有兵來。

客星幹犯東壁,又帝者死,舍壁,牛馬多疫。入守東壁,諸侯相謀。有赤星從東壁入西壁,臣殺其主。

客星犯奎,國有溝瀆之事。入奎,破軍殺將,邊兵大動,土功起。赤星逆行,從婁至奎,有兵。守奎,主有憂,大人當之,又魯國兵起。

客星犯婁,國有大兵,四時絕祠。婁主苑牧給享祀天,以奉事孝也,王者以乘天法古,遠不出三年。入婁,外夷兵有聚眾之事。三日環繞之,天下有赦,期七十日。守婁,天下大虛,或天下奪主權,布帛貴。守犯婁,天下欲分社稷者,白衣自立,牛馬貴。

客星入胃,王者有倉廩之事。出胃,王者備四夷,臣強淩君,國有大兵,天下大發米粟金銅之事,期半年,遠一年。垂滅。守胃,國宮有大兵,焚燒其倉。入天獄中二月,天下有赦,五日。

客星入昴,有白衣會於國內。他星入昴,貴人有急獄。他星出昴,兵眾滿野。客星守昴,胡有兵,天下多亂。犯守昴,讒諛賊臣在內,諸侯謀上。一曰白衣聚,謀慮。客星入畢,邊兵動。入中二月,天下有赦,期五月。入畢口,與兩股齊者,有走主,又曰期三十日兵發,一曰期十日兵罷。其去也,視其東西南北所往,及其所近宿,或受兵。他星入畢,有兵革謀。客星入畢口,留不去,馬貴,一曰牛貴。守,天子絕嗣無後。守附耳,有兵,一曰邊兵尤甚。

客星幹犯觜,若暴出觜,中臣與外臣謀殺其主。星逆行明,覺,不得成;不行不明,不覺。期一月。守觜,西戎侵動。欲為君者崇禮以製義,則國安。幹犯觜,國破亡。入觜,車馬有急,期五月、四月;有大喪。

客星入參中央星,色白,縣令有賜。若伐色青黑,縣令有罪,又云邊有暴兵起,邊城圍而壞。入伐,有兵不足以傷。又曰,入天尉中十日,宮中有自殺者。入其陽為男,入其陰為女,皆期三十日。出參,邊有兵起城圍,客軍入國,若有戰,期不出二年。客星出參锧,兵出。入參锧,兵入。赤星出參伐,卒若守之天尉中,媵嫡相拒。守參者,老人多死,馬貴。入守參,諸侯國當之,伐誅大臣。

客星犯井,國有大土功之事,小兒妖言。入東井,五穀不登,糴貴,有客以水令來者。出東井,宮中火起,大人憂。及為亂兵起,將軍憂。若白衣有自立,其國必破,期三年。守井,大臣亂。入鉞,外兵愈殺其將士卒。

客星犯鬼,國有非次自立,必敗亡。守天屍,帝王亡,天下多病。入屍,金玉貴。三日一環之,有赦。出鬼,其國有喪。出南為人君,出北為女主,左為太子,右為庶子。若守四星,隨其所犯發之,期不出二年。守鬼五十日不去,國有大喪,兵起,將軍戰於野,當有死,期不出一年。若守西,若從西入鬼,老人死;若從東入鬼,少年死。幹犯守鬼,天下有喪,陽為君,陰為臣,若左太子,右貴臣。又隨所主事,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

客星幹犯柳,周當之,期九十日。入柳,兵大起,人大怨,若布帛繒絮貴。蒼星出柳舍,殺邊將諸侯。守柳,庫兵大發,天下有為王者。犯守柳,王者賜邊臣。

客星入七星,有立太子者。若有苛令,客星為死喪。客星留不去左右,宮中以火為憂。守星,周有大賢,兵大起,道路多水潦。一曰溝渠道路阻塞,一曰水大出。

客星入張,有賜客之事。出入張,君使客賜諸侯。出張,白衣同姓有自立,天下更令,有徙民,君使人於諸侯。守張,楚、周有隱士。不去滿三十日,有亡國死王,臣戮其主,小人謀貴,禍及嗣子,期三年。食中有毒,鄰國有獻食物者,天下酒大出,天子以為憂敗。出張若守之,白衣自立者。犯守張,天子以酒為憂。 客星幹犯翼,國有兵,大臣憂,遠期百八十日(與流星同)。出翼,將軍謀反,兵大起,必有戰。邊兵有大急,同姓諸侯有自立者。若大水,五穀傷,人民饑,去其邦,期三年。守翼,君弱臣強,四夷王。客星明大守翼,大水,江海決溢,四海道路阻塞,魚龍死於陸路。

赤星入軫,輕車入。出軫,輕車出。客星出軫,若有白衣自立者,大國多害,有喪。兵革起,天下有逃主,期不出一年,遠三年。守軫,國有自立者,大國憂多害。守軫,兵大起,邊境尤甚。守軫,天下有山崩,若水溢出地。入長沙,天下有逃亡,一曰兵盡散。

○客星犯中外宮占第四十六[编辑]

客星入攝提座,謀臣在側,聖人受制。出大角,兵起,天下亂;若守之二十日已上,王者惡之,國易政,期三年。幹犯天市,所犯者誅。幹犯帝座,人民大亂;宮朝徙大臣,期三年。守東西咸,人主淫泆失道。入天江,津關絕,道路阻塞。一曰河津吏有憂。幹犯建星,王者失道,貴者誅,賢士逃亡。犯離珠,後宮凶。守天大將軍,大將憂。幹犯五車,兵起滿野,天下半傾,百姓徙居,去其鄉土,期三年;守,五穀貴。入天關,天下有急,關市閉塞,人多疾病,多盜賊。出南河戒,有男喪事於外;暈三重,必有降城。一曰,客幹犯兩戒間,天子出走,大臣執勢,王者以赦除咎,群臣天子以寧。入北河,胡多為異兵。幹犯五諸侯,王室亂,大兵起,天下宮廟不祀。出五諸侯,大臣有憂,若執政臣得罪,一曰議臣有黜。赤星守五諸侯,天下大亂。幹犯積水,兵起宮門,宗廟毀絕,大臣憂。出積水,天下水溝為災,有土功堤防之事,期不出一年。出積薪,有憂,若以薪蒿之事而致罪。幹犯水位,水道閉塞,伏兵在水中,以水為害。出水位,為水官有憂,若臣下有謀兵起,期三年。幹犯軒轅,近者誅滅宗族,王以赦除咎。入軒轅,有遠客來者;入東門,有夷人從外來降。幹犯少微,白衣聚,王者凶,術士不彰,智者逃亡,期三年。入少微,奸臣眾。出少微,術士用及功巧人用之。入端門仍出,其國大患,天下亂,以色占之。出左掖門,其國憂。出東門,旱;出右門,亂;出西門,國亂,及大水。入太微庭中,出端門,天下大亂,王憂,國易政,期三年。他星入太微,色白潤澤者,有赦。入太微中,兵大起,有客賊來入國。守之十日不出,其災成。在陽為男,在陰為女,不出三十日。入天子宮十日而成勾巳,天下有赦。入太微中乘守者,有殃。出太微,國有兵喪。入太微,犯黃帝座,天子憂,臣謀主;至座而還,謀不成,反受其殃;犯之十日已上,臣謀成。期不出一年。抵帝座,天子有喪;抵座旁,臣有反。有赤星銳如鉤,抵座星,天子兵驚,一曰火驚。黑星抵帝座,天子惡之。客星有犯乘守內屏星者,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諫者免罷。客星入紫微,王室有兵喪。客星出平星,賦斂之臣有罪,若庫使不忠,當有廢黜,期不出一年。守羽林軍,天下兵戈大起。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