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九尾狐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寓京城尋訪十三旦 張豔幟巧遇伍大人 下一回→


  卻說區德雷這個人,純是一派官場習氣,因自己善於鑽謀獻媚,也喜歡別人獻媚於他。從前在廣東的時節,與伍大人相敘一處,所以見了寶玉,並不裝腔做勢,扮演作官的體統,如今獨自在此,落得向妓女跟前擺擺架子,要寶玉等先來叫應,趨奉我是個大老官,刻見阿金、阿珠走至臨近,明知是寶玉差來的,卻故意眼睛看了別處,手捋鬚髯,等候他們的招呼。阿金、阿珠睹此神情,心中委實有了氣,無如奉著主人之命,只得忍耐上前,同叫了一聲「區老爺」。

  德雷方才回轉頭來,猶假作不認識,對他們上下打量了一回,開言道:「你們兩個是那裡來的?」阿珠嘴快,先答道:「阿呀,區老爺,真真貴人多忘事,阿是倪才勿認得格哉?倪就是胡寶玉先生身邊格人,我叫阿珠,俚末叫阿金,倪說仔出來,諒必區老爺終想得著格勒?」德雷道:「嚇,原來是你們。怎麼到這裡來?真是奇了,我想你家先生在上海何等快樂,還要出什麼門,尋什麼苦吃呢?」阿珠聽他話中有骨,只做不知,但說道:「倪先生皆為有點事體,格落到京裡去一埭,也叫嘸設法。勿殼張今朝勒火車浪會碰著區老爺格,區老爺一向好?倪先生常常牽記煞呀,故歇看見仔,心裡快活得嘸哪哼,馬上要過來叫應,亦恐怕老爺為仔前頭事體見氣,明白內當中格情節,所以先叫倪過來,招陪一聲,軋實倪曉得老爺格脾氣,真真量大福大,決勿搭倪先生計較格,不過是倪先生規矩罷哉。」

  德雷不等阿金說完,搶聲問道:「你說內中情節呢,我果然不明白,你且講與我聽,以後我見了伍大人,也好代你們申說呢。」阿珠聽了,只得趁著自己口舌靈便,心思敏捷,頓時捏成幾句假話,說:「彼時伍大人搭老爺去仔,勿到五六日天,倪先生得著上海一個電報,是先生格阿姆病重,急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格落等勿及老爺篤轉格哉,連忙回到上海格呀。」這幾句話,因德雷在廣東,不知寶玉的底細,所以不妨捏造的。得德雷甚是相信,且聽阿金等嬌聲軟語,心中早已迷了一半,然口中卻說道:「天下那有這樣巧事?我終有些兒不信呢!」阿金、阿珠一同答道:「區老爺勿相信倪格閒話,倪去拉先生過來,自家當面問問俚看。」說著,趁勢回到寶玉這邊。因此刻與德雷所說的假話,有意聲音高些,料寶玉必然聽得,無須附耳叮囑的了,故兩人只對寶玉做了一個手勢,便攙了寶玉的手,來至德雷面前。寶玉先啟口叫應,即在對面坐下,接連招陪了幾句,與阿金所說的大略相同。

  此時德雷早把官樣收去,又聽寶玉細語溫柔,慇懃獻媚,便不將前事重提,單單問道:「你可曉得伍大人也在京中嗎?」寶玉順勢答道:「奴為仔俚勒京裡,格落放膽大來格,不過俚格住處末勿曉得,區老爺終曉得格?」德雷道:「他現在升了京堂,雖然不住在衙署,我們到了京,一問就知道的。」寶玉點點頭,也問道:「故歇區老爺進京,阿有啥貴幹介?」德雷道:「不瞞你說,我從前捐的是候選知府,不想得什麼缺,此刻我又加捐了候補道,進京引見,卻想謀幹一個美缺,花費幾萬銀子,托伍大人從中介紹的。不意在此遇見了你,真是巧得很,但不知你到了京,是住客棧呢?還是租寓?你可曾定見嗎?」寶玉道:「眼下奴還定,大約先住客棧,登格幾日,難末舒舒齊齊,再尋一個寓。橫勢奴勿就回上海勒呀。」德雷道:「你搬定了所在,必須關照一聲我,我好來看你呢。」寶玉道:「格是自然,多謝區老爺肯照應倪,真真巴也勿能,倪阿有啥勿撥信勒老爺格?區老爺,格公館打勒啥場化介?勿然倪勿曉得,哪哼差人來關照呢?」德雷未及回答,阿珠忽插嘴道:「大先生叫差哉,俚故歇加捐仔啥格候補道,要叫俚大人格哉,哪哼還是叫老爺勒介?」寶玉微微笑道:「劃一劃一,蠻對蠻對,奴講閒話講昏勒裡哉,格末區大人哇,公館阿曾預先定格來嗄?」德雷也笑道:「你們叫我老爺也好,有什麼要緊呢?至於我的公館,不須預定的,因為我們廣東人有會館在京裡,就可以住在那邊,你們來尋我,豈不是狠便嗎?」

  四人你問我答,正當高興的時候,忽聞汽笛長鳴,嗚嗚不斷。旁邊德雷的跟班稟道:「回稟大人,火車已抵京師車站了。」德雷道:「怎麼這樣的快?待我瞧瞧看,是也不是?」說著,將頭探出窗外一望,即縮身向寶玉道:「果然到了,我同你過幾天再會罷。」寶玉道:「伍大人格搭,阿要幾時去拜望介?」德雷道:「我遲至大後日,一定要去拜望他的,總之我等你送了信,然後同他來看你便了。」寶玉唯唯,剛正立起身來,不妨火車將停,略略前後撞了一撞,那裡立得定腳,一交栽倒,卻巧跌在德雷懷中,幸虧德雷雙手抱住,安慰道:「站穩了,不要慌。」寶玉口中喔唷連聲,吁吁嬌喘道:「格部接眚火車,停格辰光,勿殼張俚實梗一來格,害奴心裡跳得勒。」德雷笑道:「你們沒坐慣火車,怪不得這個樣兒,你看阿金,若不是阿珠拖住,這一交更不輕呢!」阿金道:「倒勿是,實頭險格,倪下埭終要留神點格哉。大先生,倪一淘下車罷。阿珠姐,攙仔大先生勒走,比仔我穩點篤,我故歇還覺著腳浮勒裡來。」於是德雷帶著兩個跟班,在前先走,阿珠攙扶了寶玉,阿金提了一隻煙袋,在後跟隨,一齊下落火車。早見坐二等的兩個相幫走了過來,向寶玉取了行李票,到行李車邊對了號碼,把箱籠物件逐一點過,然後僱定了三輛騾車,請寶玉等三人坐了一輛,其餘裝滿行李,兩個相幫也坐在上面。那邊德雷亦然如此,無須細敘。

  單表寶玉與德雷分手作別,各自上車,一路並無耽擱。惟寶玉問了騾夫幾句,說京中客棧何處最大最佳,騾夫本與客棧通氣,便說:「東單牌樓連升棧最好,是仿你們南邊樣兒的,可就到那邊去嗎?」寶玉點頭道:「就是格搭末哉,橫勢倪至多住一禮拜,馬上要搬場格。」騾夫聽了蘇白,一毫不懂,睜大了兩隻眼睛,口中嘰哩咕羅的說道:「你們講的什麼話,請再吩咐清楚,究竟那邊去不去呢?」寶玉雖然聽得出,卻不會操京話,起初說得慢些,他們還能詳解,既而純用吳中土白,莫怪他一些不懂,虧得阿珠來過一次,有幾句藍青官話,代著寶玉吩咐道:「你們休要羅囉嗦嗦,張大了騾耳,一點都聽不出,真真好笑得狠。此刻我家奶奶准聽你們的話,一逕向連升棧去就是了。」騾夫方才明白,諾諾連聲,即忙趕著車兒,加上幾鞭,轉瞬間進了外城。寶玉沿途觀看,果然京城裡面氣象不同,街道寬闊,市肆殷繁,正不愧帝王建都之地。有詩為證:

    斜跨金鼇同玉棟,高瞻鳳闕並龍樓。

    京華洵是繁華地,氣象巍峨迥不侔。

  寶玉坐在車中,與阿金、阿珠談談說說,指點都城景致,不知不覺,早到了東單牌樓。是處更為熱鬧,店舖林立,招牌密密。寶玉見「連升棧」三字就在前面,便向阿珠說道:「剛剛騾夫說格客棧,阿就是格搭介?」阿珠點點頭,連說「蠻對蠻對」。正當說著,車子已至棧門跟首歇下,早有茶房過來招接,寶玉等三人下車,茶房上前問了貴姓,引領三人走入裡邊,揀定了一間潔淨上房,方將行李發了進來。這都是書中浮文,略載幾句,就算交代過了。相幫等自有睡處,不必細敘。

  單說寶玉性子甚急,一心早與十三旦相會,以了相思之債,故當晚便囑咐阿珠,叫他去問茶房,此間有多少戲園?可有十三旦這個角色?現下在何處做戲?須要問得詳細,前來回話。阿珠答應自去,少停進房回覆道:「我去問格格茶房,俚說間搭戲館勿少,要打聽十三旦做格一爿末,叫啥格同樂戲園。十三旦格名字著實紅得極格,時常到內廷去做戲,還有王公大老篤叫俚去,格落戲館裡向,一個月不過十日八日,勒浪臺浪串串,倪故歇要去尋俚,恐怕論勿定日腳格。」寶玉道:「怪勿道俚勿回上海來,實梗紅法勒海。阿曾問俚住勒啥場化介?」阿珠道:「我也問格,俚回頭我勿曉得,我就進來哉,勿然,倪打聽著仔住處,我搭金姐到俚屋裡,格是蠻容易捉牢格。」寶玉道:「啥能格懂,想勿出念頭格佬!俚勿勒浪做戲末,倒有點難尋格,既經勒同樂登臺,倪只要問戲館裡就曉得哉,況且一個月有幾日上臺,即使難為情問別人,倪好日日去看戲,終有一日碰著俚格面,等俚卸仔妝下來,難末唔篤過去邀俚,說奴住勒啥場化,專為仔俚勒進京格,俚聽見仔末,自然到奴寓來碰頭哉。」阿珠與阿金聽了,均說:「蠻好,倪明朝就去看戲,橫勢嘸啥事體勒裡做,落得去白相相,散散心,作興碰巧,齊頭俚勒浪做戲,也未可知格。」三人計議已定,夜膳後各早安睡,究竟路途辛苦,彼此倒頭便著。一宵晚景休提。

  到了來日清晨,寶玉起身梳洗,格外打扮得齊齊整整,裊裊婷婷,彷彿二十開外的人,雖無絕世丰姿,較前又且略遜,然工於修飾,尚算不得徐娘半老。因今天出外,一來找訪十三旦是他本身的正務,二來借此招搖過市,賣弄時髦,欲使京城中公子王孫、富商貴客,人人知道他的名譽,是上海第一等美妓,即或舊好未逢,亦可新盟重訂,既無虞資財之缺乏,且能卜囊橐之充盈,一舉兩得,無過於此。故前人有七律一首,以志寶玉在京所作之事。其詩曰:

    鸞飄鳳泊覓鴛儔,雌雉飛來牡欲求。

    不作羝羊藩自觸,竟同狡兔窟先謀。

    鵲鳥暫喜雙星渡,猿馬難將兩意收。

    恨煞子規聲夜送,伯勞飛燕各歸休。

  是詩寓意,諒看官們定能剖解,無煩在下分說的了。

  且表當時寶玉梳妝已畢,換好衣裙,又等阿金、阿珠紮扮停當,方命茶房叫了一乘彩藍呢紅攔腳的中轎、兩乘元色布小轎來,早已是日將晌午,寶玉遂即同著阿金、阿珠上轎前往,交代了轎夫去處,一逕向同樂戲園而來,惹得街市上的人,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為因寶玉頭上的插戴、身上的穿著,件件是上海新式,光華奪目,彩色動人,與北京婦女裝束判若天淵,所以萬目攢視,都向著轎中指點,甚至有幾個看出了神,口中不住的高聲喝采。這班大半是風流浪子,以及下流社會之輩,致有此窮凶極惡的形狀,好像吃得著、看得飽的,隨來隨去的睜瞧。至於上等的富商貴介,與那有品行、有年紀的人,始而迎面看了,或猜是宦家姬妾,或疑是富室嬌妻,惟內中閱歷深的,到過南邊幾次,卻知是時髦的紅倌人。既而大眾留心,見了轎背後插著大紅名片,刻著胡寶玉三字,足有碗口大小,儼然是一位翰林公,無不掩口胡蘆,方曉得他是南部煙花中人物,非北地胭脂可比,故有此絕頂奢華之景狀。若下等的凡夫俗子,還道他是翰林的夫人,你想好笑不好笑嗎?寶玉有此一番做作,果然哄動了京師,現下暫且慢表。

  但說寶玉等的轎子在人叢中挨挨擠擠,好容易出了大街,穿過了兩條衚衕,略略清靜了些。及至將近戲園,又是一番擁擠,方才到了同樂門前。三乘轎子歇下,阿珠過來攙扶寶玉,同阿金相將而入,案目引領至包廂中坐下。其時剛正開臺,臺下各看客一見寶玉這副打扮,俱向上引領而望,連戲都不看了,只在那裡談論。寶玉一任他們觀看,大有旁若無人之概,閱過戲單,果然今天沒有十三旦的戲,心中究不甚快,所以勉強看了四五出,雖覺戲中音律遠勝春申,然行頭平常,殊難動目,況十三旦又不上臺,我何必多坐在此?不如早些回去,明日再來探訪罷。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約摸看到三下多鐘,便與阿金等退齣戲園,上轎而返。依舊一路挨肩擦背。行至半途,寶玉見迎面來了一乘大轎,轎前一頂單頭紅傘,有十幾個跟隨護從人等,知是一位大官府,自己的轎子連忙避在一邊,讓他們官轎過去。那官轎抬至臨近,寶玉定眼細看,原來轎中坐的那位大人,就是從前在廣東認識的。正是:

    竊幸街頭逢舊識,好從輦下播香名。

  要知是那一位大人,下回即行奉告。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九尾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