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千歲龜歌贈无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九江千歲龜歌贈无咎
作者:張耒 宋

按,《能改齋漫錄》【卷六 事實】「九江、千歲龜歌」一條記:張文潛有二石龜,晁無咎名其大者為“九江”,小者為“千歲”。文潛因作《九江千歲龜歌》一首贈無咎,略云:“老龍洞庭怒,蕩覆堯九州。”謂半山老人也。又云:“禹咄嗟,水平流。”謂司馬君實也。


靈龜千年口不食,以背負床飲其息。吾家兩龜豈徒不食亦不息,壽與萬古無終極。

濟南晁君博物天地通,夜窺牛斗頗似晉司空。指我兩龜有名字,大龜爲九江,小龜號千歲。

老龍洞庭怒,蕩覆堯九州(謂半山老人,也即王安石)。禹咄嗟,水平流(謂迂叟,也即司馬光)。九江無波拍天浮,中有大靈背如丘。

南風吹楚澤,蓮葉清欲秀。有物中作巢,一寸立介胄。

霞衣仙人鬢如霜,飲以南極之光芒。丹顱老客不相見,飛渡東海扶桑。

邇來蟠桃枝,有子大如缶。浮游輕于鳥,江海一回首。

青珊瑚柱碧瑶宮,水仙焚香吹作風。朝戲蓮葉西,暮遊蓮花東。

秋風蓮子熟,歸去清江國。小千歲,大九江,我久不見之,向君案前雙。

我謂晁君二物有似我與子,國有守龜吾子是。燦然天下之寶器,黄金之縢紫瑶匱。

天王端冕史再拜,一逆二從定大事。我身百無用,頗似千歲潜深淵。

不願人間貯金藉玉享富貴,但願寄身江上一葉之秋蓮。

萬物才不才,用舍不任天。寄聲問晁君,然不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