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攻下後的上海暴動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九江攻下後的上海暴動問題
作者:罗亦农
1926年11月6日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五日,北伐军攻克江西九江,孙传芳在江西的败局已定。中共中央和中共上海区委决定:如果北伐军南下,上海即举行第二次工人武装起义,并开始了暴动前的准备工作。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主席团会议上的讲话。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主席团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九江事大概靠得住,周鳳歧、陳調元兵變也有可能。兩天前我去與鈕接洽,哈米諾夫也到,鈕報告軍事進行情形:

  宋、李、白部下都有關係,惟不敢出麵號召。他歸結很反北伐的隻王雅之等一團人,惟缺乏主力。

  民眾力量,非有武裝的一千人不可,也不能做主力。他對於主力問題,覺如果北伐軍能打下九江,就有希望,但此很難,所以他主張出奇兵,由江西派兵到浙,或由粵派軍艦到滬。他又主調馬濟部下姓陳的有二千人來滬,可做主力,但仍勉強,最好廣東調二師人來。他又說無錢,廣東一文未來,隻用夏超的十萬元,哈允打電鮑羅廷設法。

  海軍問題,過去不成問題,現格外好。上海有七條船,每船大夫〔副〕、二夫〔副〕有數十人可以加入,主要的是郭有恒〔亨〕可以加入。海軍裏麵多為貴族係,現有平民係,不要錢,不吸鴉片,所以他們很想幹,隻要郭先加入。前次會議結果有數十人可以加入,今天下午開會。

  組織問題,老先生意滬區底下組一支部,每船有二人組小組。中央組海軍三人會議,專門討論,以荷波及士炎為指導員。對於九江軍事問題,我意如果明天證實消息傳到,上海民眾空氣必大提高,惟主力問題,我意仍要孫軍倒戈,且聯絡嚴春陽。

  這次動對於出路問題很須討論,我覺對於市民保安會的辦法,因為唐生智不能南下,北伐軍不能深入江蘇,所以仍有繼續之必要。惟形式問題昨天中軍會議,決要每一團體力量派出代表組委員會,由鈕永建出來號召,大的方麵政權仍歸虞洽卿。

  惟北伐軍因內部將領衝突很甚,各要地盤,所以非深入江蘇不可,但孫傳芳如果死守南京,就很困難。總之,主要觀念,仍要中央有明確的歸〔規〕定。

  在我們準備上,現有七人專負訓練之責。各部委進行較緩,但較前為有力量,受訓練者已有百餘人。

  中央軍委現太散亂,我覺兼任滬區軍委,很覺不便,上海非專門組織不可。後決定鍾爾梅負專責,士炎、震因、鬆林都可參加,再在部委下找人,但未最後決定。

  器械問題,中央主張不要集中二處,應分開歸各人,待討論。

  不過這次動起來,如果另由新的人負責指揮,仍不妥,所以隻好仍由亦、士、震、鬆負責,可是組織上要特別注意統一。

  宣傳問題,在未動前舉行煽動工作是對的,可開代表大會及各種力量的委員會,及分傳單提出市民自治的口號,工人準備總罷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