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裁損待高麗事件劄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乞裁損待高麗事件劄子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集/46

臣伏見高麗北接契丹,南限滄海,與中國壤地隔絕,利害本不相及,本朝初許入貢,祖宗知其無益,絕而不通。熙寧中,羅拯始募海商,誘令朝覲,其意欲以招致遠夷,為太平粉飾及掎角契丹,為用兵援助而已。然自其始通及今屢至,其實何益於事。徒使淮浙千里,勞於供億,京師百司,疲於應奉。而高麗之人,所至遊觀,伺察虛實,圖寫形勝,陰為契丹耳目。或言契丹常遣親信隱於高麗三節之中,高麗密分賜予,歸為契丹幾半之奉。朝廷勞費不訾,而所獲如此,深可惜也。今其復至,既朝廷未欲遽絕,謂當痛加裁損,使無大饒益,則其至必疏而我得其便矣。竊見近日已降朝旨,自明州以來,州郡待遇禮節,率皆減舊,而京師諸事,未加裁定。臣愚以謂朝廷交接四夷,莫如遼、夏之重,而自前所以遇高麗者,其比二虜多或過之,非獨於本朝事有不便,儻使二國知之亦為未允。今略取都亭及西驛所以待西北人使約束,與同文館待高麗例,輕重相比,乞行裁酌。謹具條例如後:

北使條約[编辑]

一、人使送到買物劄子,如內有不係賣與物色,更不關報國信使下行並官庫供納,仰館伴使副婉順說與。〈後條其不系賣與物色名件,逐一細開。〉

西使條約[编辑]

一、西人詣闕賀正旦聖節,到,許住二十日,非泛一十五日。〈如系商量事,候朝旨進發。〉

一、西人到關,隨行蕃落將不許出驛。或有買賣,於本驛承受使臣處出頭,官為收買。〈後條不許收買物,亦細開名件。〉

一、西人到京買物,官定物價,比時估低小,量添分數供賣,所收加抬納官。

高麗使條約[编辑]

諸人從出外買到物並檢察有違礙者,即婉順留納。〈以雜支錢給還價值。〉系時政論議及言邊機等文字,即問元買處關開封府。諸進奉人到闕,司錄司及曉示行人許將物入館,至設廳兩廊與進奉人交易,仍關監門,不得阻節。諸親事宦隨人從出外遊看買賣,輒呼樂藝人飲酒作過及買違禁物者,杖八十,情重者奏裁。〈差到先責知委狀。〉

諸下節日,聽二十人番次出館遊看買賣,仍各差親事官壹人隨。願乘馬者,於諸司人馬內各借壹匹,並牧馬兵士壹人,至申時還,仍責隨人所往處狀。諸進奉人乞贖藏經者,申尚書祠部,餘相度應副,即不許買禁物、禁書及諸毒藥。諸進奉使乞差伎藝人教習三節,並關管勾同文館所。公使錢伍拾貫,關左藏庫供,限壹日到,每三日或五日買時物花果之類,送進奉使副並上中下節,闕即再關取。右臣竊謂遼、夏、高麗,均為夷狄,朝廷所以交接之儀、防閑之法,理當無異。況高麗之於契丹,大小相絕,有君臣之別。今館餼之數、出入之節,或皆如一,或更過厚,其於事體實為不便。臣欲乞凡館待送遺,並量加裁抑,其人從出入,即依西北人使舊例。其留住月日,非汴水未通,仍立定日限。如此施行,亦自不為薄也。取進止。

貼黃:高麗人使,見今必已至浙路。所定裁損條約,乞不下省部,只自朝廷指揮,免有稽緩失事。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