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泉州府志/卷5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七·忠義·明忠義一·郭符甲:

郭符甲,字辅伯,号介庵,晋江人。天啟甲子舉人,崇禎癸未進士。福王時,命以戶部四川司主事兼兵部職方司督理江南,清饷核兵。福王時,命以戶部四川司主事兼兵部職方司督理江南,清餉核兵。

及南都不守,符甲督餉姑蘇,適各邑解到十三萬兩有奇,胥役勸暫充行橐,且分給各役避亂。符甲曰:『吾生來不染私塵,況此乃帑物,誰敢輕動!』悉批發原解州縣領回。

乙酉,典試粵東,翕然號得人。擢禮科右給事中。三月之內,章奏三十餘上。詆惡太切,自度不能容,引疾乞歸。

時閩地滄桑,嘆曰:『吾散發入山,早知有今日。然崖山航海,塊肉猶存;小樓三年,黃冠歸請死,吾分也。倘機猶有待,敢遽伏一劍以塞責乎!適惠、溪、永、德、大田、尤溪各鄉勇迎符甲至永為帥,分部五鎮,以林忠、顏昌儒、鄭英達、李錫燕、周天麟統之,恢復永、德二邑。

及大清兵入泉,長驅莫阻。鄭英達、顏昌儒守東關太平鎮,懼勢不敵,密約獻降,引兵由永城逼上場堡。符甲率親軍迎戰,身被數創,退入堡,絕粒不死。因冠帶望南再拜,從容自經。時大將馬得功屯劄堡外李園,從小樓搜獲,向樑上解下,以一扉舁出,氣未絕,拱手語曰:『先生何自苦!東南未盡平,願相托重!』符甲瞪目曰:『 欲殺、欲割由汝,盡忠、盡節在吾!』再三勸降,不從。得功曰:『郭公志不可奪矣!』命持刀就扉上斫其首,血流所漬,草盡枯;其地至今不生寸草。 七日,顏色如生,蒼蠅、蟲蟻不敢犯;夜中聞空中人馬聲,火光閃閃。得功令備棺衾,禮殮拜奠焉。顏昌儒、鄭英達既降,得功原許以官。旋軍後,帶至郡,惡其賣主,斬於市,人稱快焉。

事聞,永明王贈兵部尚書,建祠旌忠,特祀學宮,春秋配祭。永人亦列戶祀之。

符甲過目成誦,八歲成舉子業。垂髫淹貫六經、子、史,尤精於《易》,凡天文、地理、星數、醫卜、律劍、琴棋、畫篆、書刻、騎射,無不諳習兼通。戊辰下第後,歷漳、潮、齊、魯、豐沛諸郡邑,舌耕以供菽水。在平和,有僧求其序文作衣缽計。遇盜,欲殺之,搜見其文,曰:『此清操君子,汝獲與游耶?』釋之。僧持文來謝,曰:『活我者,此也!』齋地在大蓬山頂,深夜讀書,有虎來窗外伏聽,作《虎聽草》紀之。在饒平,有黃姓求書匾聯。後其家失火,惟匾聯巋然獨存,人咸異之。饒令邱金聲,同年也,三年不通一刺。邱聞,怪之。一日,徒步過訪,閉門不納。邱曰:『郭年兄何見拒深也!』曰:『爾治爾政,吾讀吾書,互無干涉。』 終不一覯。在豐沛,以地近聖賢,風多淳古,意欲卜居於此,積俸買闞家園地百六十畝,並構茅屋數間。嗣值倥傯,乃不果。

會闈出官僚春坊周巢軒之門,得卷,大加器賞曰:『此正氣文字,必真人品也!』以謄錄多訛,不置前矛。

甲申,闖賊之變,聞巢軒殉難,曰:『吾幸出忠義之門矣!』

著有《墨訣》、《易訣》、《大小題筆要八法》行世。通志參沈復齋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