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首頁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首
卷一 
本作品收錄於:《乾隆西安府志

乾隆己亥冬鐫

西安府志

       府署藏板

西安府志銜名

  鋻裁

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御史總督陝甘等處地方軍務糧餉兼管廵撫事務勒爾謹

兵部侍郞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陝西廵撫贊理軍務兼理糧餉畢 沅

陝西承宣布政使今陞兵部侍郞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福建廵撫提督軍務兼理糧餉富 綱

提 督 陝 甘 學 政 翰 林 院 侍 講童鳳三

陝 西 承 宣 布 政 使 司 布 政 使尚 安

陝 西 提 刑 按 察使今陞江寧承宣布政使劉 壿

陝 西 提 刑 按察使司按察使兼管驛傳事務浦 霖

分 守 陝 西 西 安 等處督糧兼管水利道翁 燿

陝 西 督 糧 道 今 任 山 東 督糧道觀 禄

管 理 陝西西安等處鹽法分廵鳳邠兼管水利道圖薩布

  甄輯

西    安    府    知    府舒其绅

長    安    縣    知    縣丁尹志

咸 寧 縣 知 縣 今 陞 邠州直𨽻州知州王朝爵

咸    陽    縣    知    縣郝敬修

興    平    縣    知    縣顧聲雷

臨    潼    縣    知    縣吳忠誥

高    陵    縣    知    縣吳 栰

鄠      縣      知     縣袁 浩

藍    田    縣    知    縣周崧暁

涇    陽    縣    知    縣葛 晨

三    原    縣    知    縣王杏舒

盩    厔    縣    知    縣徐大文

署 盩  厔  縣 事 侯  補 縣  丞董 椿

渭    南    縣    知    縣汪以誠

富 平 縣 知 縣 今 陞興安州直𨽻州知州吳六鰲

署 富  平 縣 事 城 固 縣 知  縣朱休承

醴    泉    縣    知    縣蔣騏昌

同    官    縣    知    縣任 重

耀      州      知     州張鳳鳴

  編訂

内閣侍 讀 兼 一 統 志 舘 纂 修 官嚴長明

  協修

候   補   直   𨽻   州   判莊 炘

  參校

候    補    員    外    郎田 畿

咸    寧    縣    進    士汪應楏

吳    江    縣    舉    人徐晉亨

江    寧    縣    監    生嚴 觀

 

 

 


   西安府志恭引

御製書目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

 皇上御製文初集

 皇上御製詩初集

 皇上御製詩二集

御定書目

  大淸會典則例

  大淸一綂志

   儀𧰼考成

   明史                    

   朱子全書

   全唐詩

   賦彚

   同文韻綂

   書畫譜

   廣羣芳譜

 

 

 

 

 

  西安府志卷首

天章

世祖章皇帝

   文

  祭周文王陵文順治八年

  自古帝王受

天明命繼道統而新治統聖賢代起先後一揆功德載籍炳如

  日星朕誕膺

天眷紹纘丕基景慕前徽圖追芳躅明禋大典亟宜肇隆敬遣

  專官代將牲帛爰修殷薦之誠用展儀型之志伏惟格歆

  尚其鑒享

聖祖仁皇帝

   詩

  渭河見終南山

  渭水自縈紆秦川喜淸曠山勢何岧嶤經過絶塵坱馬首

  見層巒直插靑霄上雲際有飛泉朝光明畫嶂石險登臨

  難心寒不可量太乙本仙源天都聊騁望歲歲松栢林遐

  睇心神暢問俗戒征途便欲慰幽訪

  冬至抵西安遥祝

皇太后萬壽

  葭管初囘日景長西巡行幸抵披香願將唐句南山壽遥

  捧蓬萊萬里觴

長安行

河山天險古金湯都邑規模溯漢唐陸海膏腴本沃壤秦

風慓悍稱巖疆伍因睠念勞中夜忍使時廵後一方遠幸

衝寒訪民隱終南太華遥相望豳𡵨不乏耕織業漆沮尚

存蒐狩場重農藏富屢詔諭雨暘時若歌豐穰雄兵超距

賈餘勇野老謳吟多宿糧要令遐陬沾湛露詎以無事弛

邊防大閱三軍訓甲士來朝諸部趨蕃王蠲租恤下恩未

巳共躋仁壽樂且康渭水氷消囘暖律南山烟靄動初陽

停鑾懷古還披卷宵旰勤求意不忘

西安偶作

八水源秦隴山河輔帝京此方文武職須敎盡和平

 文

廣仁寺碑

朕存心天下睠顧西陲惟兹關隴之區實切封疆之重歲

當癸未特舉時边省方設敎訓吏寧人巳責除租行慶布

德引年賜帛奬學興賢所過山川聖哲祠域遣修祀事用

殫精禋凡所以禆邦政厚民生者靡弗致勤焉又以運際

承平無志武備簡稽將士整飭戎行發内帑之金錢普軍

中之頒給爰於演武之塲躬親校閱之典以建威銷萌之

義有觀德習禮之風顧念久安長治務在因俗宜民若乾

竺之傳言雖殊尚而利濟之道指有同歸閱武之頃周覽

地形相其爽塏命創招提卽大賚之餘貲爲雙林之小築

  厥工匪侈逾載告竣斯役也經營適協乎輿情銖黍不煩

  夫民力將使黄山巖岫秀比靈山渭水波濤凝如定水洪

  河浪息渡法海之津梁華嶽雲開通耆闍之轍跡五陵六

  郡之衆𢌞向香城外蕃屬國而遥羣遊凈土賁神光之常

  䕶上以祝

慈壽于無涯助王化之遐宣下以錫民庥於有永其亦朕綏懷

  寰宇順導烝黎之至意也歟於是題廣仁之額標括三乘

  書多寳之碑昭垂奕葉云爾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七年

  自古歴代帝王繼

天立極功德並隆治統道統昭垂奕世朕受

天眷命紹纘丕基庶政方新前徽是景明禋大典亟宜肇修敬

  遣專官代將牲帛爰昭殷薦之忱聿備欽崇之禮伏惟格

  歆尚其鑒享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二十一年

  自古帝王受

天顯命繼道統而新治統聖賢代起先後一揆成功盛德炳如

  日星朕誕膺

眷祐臨制萬方掃滅兇殘廓淸區宇告功古后殷禮肇稱敬遣

  專官代將牲帛爰修禋祀之誠用展景行之志仰企明靈

  尚其鑒享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三十五年

  自古帝王繼

天岀治道法兼隆莫不慈惠嘉師覃恩遐邇朕勤恤民依永期

  殷阜邇年以來郡縣水旱間告年穀歉登蚤夜孜孜深切

  軫念用是專官秩祀爲民祈福冀靈爽之默贊溥樂利於

  羣生尚鑒精忱俯垂歆格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三十六年

  自古帝王受

天景命制治綏猷必禁暴除殘以又安黎庶緬懷往烈道實同

  符朕欽承

帝祉臨御九圍兹以狡㓂跳梁親征漠北蕩滌㓂氛廓淸邊徼

  永消兵革以與普天率土樂育太和敬遣專官代將牲帛

  昭告古先哲后虔修禋祀式彰安攘之模用展景行之志

  仰企明靈俯垂鑒饗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四十二年

  自古帝王繼

天立極岀震承乾莫不道洽寰區仁週遐邇朕欽承丕緒撫馭

  兆民思致時雍常殷惕勵歴兹四十餘載今歲適屈五旬

  宵旰兢兢無敢暇𨓜漸致民生康阜世運昇平頃因黄淮

  告成親行巡歴再授方畧善後是期覩民志之歡欣滋朕

  心之軫恤遄囘鑾馭大沛恩膏用遣專官敬修祀典冀默

  贊郅隆之治益弘仁壽之休尚鑒精忱俯垂昭格

  西廵𥙊告諸帝王陵文康熙四十二年

  朕勤求上理撫育民生巡行雖歴東南咨訪未經西土兹

  因觀風閱武察吏安民不憚氷霜涖止泰省稽前代之陵

  寢皆宻邇於長安惟帝德在生民功存當代芳型昭著令

  譽長垂披覽簡編恒深緬想遣專官而展𥙊列爼豆以將

  誠靈其鑑知來歆來格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五十二年

  自古帝王繼

天岀治建極綏猷莫不澤被生民仁周寰宇朕躬膺寳歴仰紹

  前徽夙夜孜孜不遑暇𨓜兹御極五十餘年適當六旬初

  屈所幸四方寧謐百姓又和稼穡歲登風雨時若維庶徵

  之協應爰羣祀之虔修特遣專官式循舊典冀益贊雍熙

  之運尚永貽仁壽之休俯鑒精誠用垂歆格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康熙五十八年

  自古帝王受

天景命建極綏猷垂萬世之經常備一朝之典禮朕欽承

帝祉臨御九圍夙夜惟寅敬將祀典兹以

皇妣孝惠仁憲端懿純德順天翼聖章皇后神主升祔

太廟禮成特遣專官代將牲帛用展苾芬之敬聿昭禋祀之虔

  仰冀明靈尚其歆享

世宗憲皇帝

   文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雍正元年

  自古帝王繼

天岀治建極綏猷莫不澤被生民仁周海宇惟我

皇考峻德鴻勲嫓美前古顯謨承烈垂𥙿後昆朕以渺躬纘膺

  大寳當兹嗣位之始宜修享祀之儀特遣專官虔申昭告

  惟冀時和歲稔物阜民安淳風徧洽乎寰區厚德常敷於

  率土尚其歆格鑒此精誠

  𥙊陝西諸帝王陵文雍正二年

  自古帝王體

天立極表正萬邦愷澤遍于寰區仁風及于奕䙫朕丕承大統

  遥契曩徽兹于雍正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恭奉

聖祖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寛𥙿孝敬誠信功德大成仁皇

  帝主配享

圜丘禮成特遣專官虔申昭吿惟冀永贊修和之治益昭安阜

  之休鑒此精誠尙其歆格

 皇上

   詩

   張若澄灞橋覔句圖

  打頭笠子冷堆銀㩦得梅花過凍津誰道古今不相及又

  逢覔句㶚橋人

   董邦達輞川雪意

  華子岡頭積素多蹊迷難訪故山過畫禪親許叅神韻

  室貯董香光名畫大觀冊首卽王摩詰雪溪刻楮無煩較若何

   陝西涇陽縣貢生張璘七世同居詩以賜之

  二南風化久漸人彼甯斯張皆陝民匕箸七傳曾不析爂

  炊百口共相親兒無常父奚慚氾犬爲同牢或似陳表宅

  寧關一家勸所希比戸洽和淳

   陝西巡撫畢沅春報得雨詩以誌慰卽書賜之

  泰川千里萬民稠民食全資三府收連日雖霏未成寸暮

  春大霈始霑優時同齊豫眞徼幸澤望京畿轉切愁寄語

  謄章喜雨者漫稱吾德感

天庥

    恭和

  御製元韻

    黄雲彌望綠雲稠指顧秦川又倍收其雨濛濛時正

    好厥田上上澤皆優民情共慶豐年樂

 天意能寛

  聖主愁總爲

  宸衷符覆載沐膏萬寓盡䝉庥

    謹案洪範八庶徵雨暘各以其敘庶草蕃廡又曰

    肅時雨若曰又時暘若蓋庥徵所應著爲農祥非甚

    盛德 由致也洪惟

  皇上勤恤民隱罔有遐邇一視同仁如天無私覆地無私

    載日月無私照

  愷澤覃敷淪肌浹髓巳四十年於兹矣以菲材䝉

 恩擢撫陝右夙夜兢兢惟弗克仰副

 德意是懼廼自冬徂春五月不雨周原向稱陸海水深土

   厚枯燥漸形又關中以麥爲命百姓容容望澤孔亟

   伏稔

 皇上至誠格

天有所祈請呼吸六應爰率文武僚屬步禱西郊又古傳太

   白龍湫感應神速急遣官馳往取水水未至城三十

   里應時㴻雨優渥霑足連三日夜徧數千里壤稿復

   膏麥枯盡起萬姓衢歌巷舞皆云我

 皇上之福以實入吿

 聖心悅豫賜以詩章跪讀之下仰見我

 皇上宵衣旰食憂勤惕厲之意直流露於墨花楮藻之間

   而且

 至德或抑讓善弗居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

   不議是卽堯咨湯警何以加兹不揆檮昧敬和一

   篇非敢妄希賡颺之誼用以彰之謭材陋識幸膺

   封疆重寄猶獲奉職循理不至速戾者皆

 聖主陶鈞獨化于上

皇天合符百神受享承其流而不自知百姓實受其福而

   莫識誰之爲易乾之文言曰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其

   在斯時與遭際

  昌期欽承

 墨寳瞻

睿藻之矞皇感

主恩之優渥敬附數言于

御製之末用誌光寵云

         兵部侍郎陝西廵撫 畢沅恭紀

   西安府志畧例

   一陝西省爲域中形勝之區西安地當省會豐鎬宅京而

   後下汔秦漢隋唐代建國都以故山川都邑人文土物甲

   于他郡前志之相承者晉有關中記三輔故事梁有兩京

   新記後周有西京記唐有兩京道里記咸鎬故事全書皆

   佚不傳傳者惟宋敏求長安志本唐韋述所撰兩京新記

   最爲該洽堪以據依餘如程大昌雍錄何景明雍大記尙

   足以資採擇至今憲則多原本

  大淸一綂志暨雍正十三年劉文恪史文靖奉

勅所修陝西通志復參以馬忠獻馮恭定賈中丞三家通志諸書

   所未備者則博考經史旁徵圖籍取材旣廣卷帙遂多至

   府志舊有王紹𡽪撰本其人以閹黨故其書不存至州縣

   志中惟高陵富平醴泉耀州尙係明代所修載引用書目卷餘出

   近今纂輯間有取資難以盡據是以今所編述雖因實創

   將上以佐

  朝廷四庫之儲藏下以備西安一郡之文獻斷不敢就簡尙

   奢貽譏蕪漏

   一立言期於有序西安自康熙乙酉

聖祖仁皇帝

翠華西幸

奎文景鑠

墨寶璘玢謹錄篇端以光萬䙫其他分類原本史裁折 羣議離

爲十有四門蓋工者度地居民必先畫疆分野地理在所

先也鄭樵云地理之要在於山川山澤旣通首先防禦故

名山大川建置次之有土斯有財咸則三壤所以成賦也

故次之以食貨厚生必正德敬敷五敎所以明倫也故次

之以學校然苟非其人位不虚附則職官尙矣官師備位

敎養兼行而後人材出焉選舉行焉治具聿章得失期于

可鑒則大事不可不紀也風𡽪旣徃文獻惜其無徵則古

蹟不可不詳也至詩所以觀民風文所以紀政事皆致治

所不廢故以藝文金石終焉若夫野史稗官郢書燕說流

傳已久而諸類不及詳者别爲拾遺聊以資博覽廣異聞

而已無關于政敎之大也

一傳云言有物又云言之無文行之不遠是編徵引經籍

悉取原文言擇其雅事從其核通計决錄千有餘種另疏

書目於後昔衛湜禮記集說稱人之著書惟恐不岀于已

吾之著書惟恐不出于人矧志乘爲一方文獻尤忌率臆

無稽致使後來難以徵信至于攷究異同訂証譌舛及時

事之見於案牘者俱于本條附加按語以别本書

一凡山川建置古蹟以今府州縣爲凖首揭其方向里數

叙山自北而西而南而東蓋地形西北高而東南下水勢

卽以因之建置復由山川而定者也方位旣定然後徵引

羣籍故近代州縣志乘多有列于經史之前者蓋義取分

明無嫌倒置也

一别類分門義須賅簡附者取其相近合者取其相因如

分野列在地理蓋地本于天沿班史之例也兵所以禦城

池馬所以利剩傳故綂載于建置風俗由敎位而成故連

綴于學校義取其相近也至戸口徭役榷稅鹽錢茶馬物

産綂于食貨宫闕苑囿第宅林坰祠宇陵墓通名古蹟例

取其相因也其中理緒煩艿復仿班志于每門分上中下

卷俾觀者耳目不致混淆

一田賦職官人物選舉大事古蹟舊志皆以州縣爲序但

古來田制有綜該全省者官師有兼理數縣者至選舉人

物每槪稱雍秦隱𨓜流寓多産于異地他如古蹟中漢唐

宫苑皆跨越數縣爲之均難割裂分以屬之某州某縣故

特爲變例以時代編次後先至同在一朝則復以州縣爲

一關中爲歷代建都之地帝王后妃太子公主朝官官庭

施設事關斯土者犂爲大事志至其事該廣遠非專屬之

西安者不錄若職官内如督撫學政司道提鎭治績所著

例非西安一郡所得專私且其事已具通志未敢復爲紀

載以侵職守

一各志職官人物分類多門妃通志人物分聖賢名臣廉能勇畧直諫忠節之類

臻體要兹于官師名宦綂爲職官至人物傳中名臣鉅公

已見正史者多所詳節而搜其隱德發以幽光則不妨辭

費至人物未經亡故列女未經

旌表槪不得書以妨濫溢

  一通志人物類有帝系有封爵但以帝王后妃太子諸王

  公主分屬諸郡縣中義例未安今人物斷自周公以下至

  其中有本非著籍西安而封爵在此者例得附載如後漢段熲姑

  臧人而封新豊侯皇甫嵩朝那人而封愧里侯之類又通志于帝系中闌入外戚宦

  官未免失倫是編于外戚中有建樹者仍列人物傳中其

  餘併入拾遺卷内

  一大事志仿照通鑑編年彼此戰爭關乎疆宇則從其重

  者專載一朝之下如蜀魏南北朝宋金元諸代至于僭𥨸制度多不附

  書如新莽之改邑不入地理改官不入職官苻秦石趙之臣不入人物之類史家徃例固如比

  也若天文五行則僅載其大者如日食星聚地震及水火各災異小者附

  入拾遺其中禨祥占驗及泛言秦分者槪不具錄

  一漢書藝文志止載篇目宋范文穆吴郡志網羅一方之

  文彚而存之亦謂藝文詳畧固各有宜矣其例于山川古

  蹟題有專屬者分𨽻各類以合比事屬詞之義至槪咏斯

  土無所附麗者則綂爲藝文其中隋唐以前諸家著述甄

  錄多至十分之七宋元以後例有去取間或節錄文中要

  語分附各類如遊覧入山川營造入建置奏議入食貨凴弔入古蹟之類以期不蕪不

  漏云

  一志以詳贍爲職百辭亦尙體要如

 文廟儒賢位次壇壝方圓尺度祭祀豆籩之數月吉講讀之

  文鄕飲賓興祀典樂章凡載

大淸會典者西安一郡無事專書至山川内支峯蔓壑建置

 内廨字間架食貨内存留支放細數職官内學官掾屬選

 舉内明經貢監人物内鄉曲善士祠宇内里社香火之類

 巳詳載州縣志中槪不複綴

 一是書經始于乾隆丙申秋仲告成于巳亥冬初後先四

 載其鑒裁甄輯現任銜名詳列卷後至前任如廉使孫公

 含中陞浙江布政使王公時薰宋公豐綏三公並故太守周公廷俊

 廣西驛鹽道具藉匡襄至于經始厥事太守汾陽田公之力

 尤多各州縣屬如長安令楊君𡽪今陞華州牧淩君天佑咸寧

 令歐君煥舒陞留壩同知咸陽令孫君景燧今陞泉州太守臨潼令史

 君傳遠陞興安州牧藍田令阮君曙涇陽令方君承保今陞贛州太守

 三原令任君文溥今陞商州牧盩厔令徐君作梅今調華陰渭南令

 邱君佐陞寧羗州牧富平令崔君龍見今陞乾州牧醴泉令張君心

 鏡今調蒲城蒐揚採輯佽益宏多例得備書不敢没其實也

 乾隆亥冬十月之望江寧嚴長明述

 

 

 

 

 

 

 

  古者以大臣岀爲郡守天子得親見問優者輙勞璽

  書賜金增職甚至入爲三公蓋謂其承流宣化實能

  名實相應致其事于民也然一郡之内古今疆索殊

  其致山川民物異其宜利弊沿革必先實弗于中而

  後見之施行各得其職是以班氏漢書首志地理誠

  見夫欲行所知未有不先以尊所聞者也西安古稱

  天府四塞豐鎬宅京而後秦漢隋唐咸建都邑于此

  因是掌故甲于寰㝢余于乾隆癸巳奉

天子命簡任封圻廵撫兹土七稔于兹其間名山大川以

  曁故墟廢井車塵馬跡大半經行然于山則終南惇

  物太乙垂山武功太白一實數名于水則㶚滻涇渭

  灃鎬潦潏存亡分合雖孔傳班書桑經酈注迄無定

  論錐指莫繇其他襲故沿譌更難究詰向著關中勝

  蹟圖志類加辨析而隻議單辭相羊莫助歲乙未江

  寧嚴侍讀長明以病在告稅駕關中因以積疑與之

  上下侍讀所見多與余相脗合丙申入

覲爰請先將關中府志重加修輯荷䝉

俞允秉節西旋廼以首郡屬其排纂武進莊州倅佐之

  侍讀因與原本史裁發凡起例商㩁旣定復以兹事

  體大率臆莫憑廼擕歸金陵蒐薈羣籍凡與秦中文

  獻關涉者計得千數百種目載卷首類次區分文成數萬

  致力可謂勤矣猶以事不深于政術理弗宻于時務

  史廓經郛事等駔販識者恧焉因是復詣靑門適榆

  林舒太守其紳調任首郡修明政敎百廢具舉公餘

  之暇力任蒐揚閱其所上圖册至於兼兩莫能勝載

  侍讀復詳加决錄州次部居爲門一十有五分類五

  十有一綂計成書八十卷剞劂蕆事以全函來上復

  請序以弁其首余時方奉

命署理督篆金城候館間時復披覽其文則簡要而事復

  賅綜具程大昌之博議而謝其煩蕪擅何景明之雅

  材而加以典實蓋侍讀讀書破萬故能 百論以貫

  三長而舒守本實心以行實政卽其甄錄所在而於

  食貨見其勤求政本焉于建置見其興舉廢墜焉於

  學校官師知其興德造而重循良於忠貞節烈知其

  闡幽潛而維風敎則是志也固一郡之獻徵卽謂太

  守之治譜可也昔京兆尹之盛無過兩漢今觀所載

  如張敞翟方進雋不疑顔斐諸人皆起家經術不徒

  以文法見長厥後咸至大官今當計吏之年余以太

  守才猷卓著爲書上考列薦於

 朝肆

覲後䝉

恩嘉勞行將蜚英騰茂允升于大猷爰爲述其顚末用示

  郡有良二千石能以文學袚飾吏治不特長吏與有

  榮施兼使列郡諸守亦知所以自効也

  乾隆己亥秋七月朔

賜進士及第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廵撫陝西

  西安等處地方贊理軍務兼理糧餉署理陝甘總督

  兼管甘肅廵撫事軍功加七級鎭洋畢沅撰

 國家重熙累洽久道化成輶軒所達山陬海澨遺書𨓜

  典靡不兼採畢獻以充金鐀石室之蔵甚盛際也余

  自維檮昧蚤歲通籍仰承

恩命由兵曹觀察畿輔不一歲復荷

新綸旬宣兹土夫西安爲古雍州形勝之地豐鎬旣宅下

  逮秦漢隋唐代建皇畿神𦤎奧區龍興虎視其中疆

  索山川民物政敎因革損益憲古證今迥非列郡所

  能方駕己亥秋中蒞任以後訪宋敏求所修長安志

  于蔵書家不可得因取州縣所修志籍詳加披覽率

  皆近代甄輯體例襍書言人人殊難以徵信未幾而

  郡守舒郡以新修府志來上復請序以弁其端閱之

  始知今

 大中丞畢公於丙申入

覲有修明志乘之

 奏是編則江寧嚴侍讀長明所纂輯者也余與侍讀于

  乾隆戊子歲相與奉筆

 機廷後先五載深悉其媕雅閎通爲當代著作巨手兹

  閱是編甄悰羣籍原本史裁而太守舒君復爲參稽

  案牘斟酌民言俾一郡之掌故眉列掌示宜千古不

  悖于今信乎可備是邦之文獻而資賢守之設施矣

  昔漢蕭相入闗先取圖籍厥後三輔黄圖西京雜記

  兩京道里咸鎬故事諸書摛文𨽻事艷溢縹緗然存

  亡率多參半傳者如程泰之之雍錄何大復之雍大

  記或失之煩或失之簡求能綜括古今而復折 典

  則如今所著者方之于古豈易覯耶余自從宦以來

  久疎簡畢近歲復奉

命從征西南徼外戎馬馳駈更滋荒率今者方蒞兹土而

  皇然大著適觀厥成良深慶幸微君請亦將欣然泚

  筆以序之也繼自今甘露時雨沐浴

湛恩名山大川揚詡

盛德上以備四庫之儲蔵下以佐三輔之化理胥在于是

  不其褘歟是爲序

  乾隆己亥秋九月望陝西承宣布政使尙安撰

  郡邑之有志所以審疆域察風土鏡古今辨因革觀

  民設敎于是取資實爲治者輔相裁成之一助而今

  之有司徃徃忽焉不講蓋以簿書期會禁令徵發曰

  汲汲焉無須臾之間又以爲此特文人学士用以詡

  方聞資博覧而非當務之急者故郡邑雖舊有志乘

  徃徃聽其編殘簡斷漫漶而不可考矧無所資藉而

  欲憲古証今爲之創始以備一方文獻蓋綦難矣乾

  隆戊戌余奉

恩命秉臬是邦知今

 大中丞畢公於丙申入

覲有重修關中府志之

 奏西安首郡則太守舒君經紀其事而嚴侍讀長明

  有事于排纂尙未蕆厥事余維西安地大物博兼自

  成周而後秦漢隋唐代建國都勝蹟遺聞甲於列郡

  自非博識通材莫能勝任今仰奉

恩綸旬宣南服行將俶𧚌入

覲而舒公適以成書來上因爲窮曰披覽其中取材旣博

  義例復精有張茂先之博虚有劉原父之殫洽蓋幾

  幾乎與宋敏求長安一志方軌齊駈至程大昌雍錄

  何景明雍大記焦源淸雍勝畧諸書有其過之無不

  及也侍讀媕雅閎通向以著作有聲館閣而太守于

  政敎修明之暇復能蒐輯舊聞網羅今憲使是邦之

  疆理山川戸口田賦民物政事罔不粲若列眉瞭如

  指掌不獨使後之守此土者入境問俗坐而言者得

  起而行而亦足徵其布政優閒不徒以法令文具自

  暴其賢勞尤足爲牧守所欽式也因不辭而爲之序

  乾隆己亥季秋上澣陝西提刑按察使陞授江寧承

  宣布政使諸城劉墫撰

  關中天府四塞古稱神𦤎奥區豐鎬旣宅下逮奏漢隋唐

  締造宏業分郊畫畿其間山河雄秀人物瑰偉意必有閎

  通媕雅之材暢演鴻製以震耀古今耳目顧余稽之往牘

  徵諸今憲自宋敏求長安一志而外七百餘年無復有攷

  獻徵丈以繼其盛業者豈其地之無足志歟抑以兹事體

  大而才學識不足以相支拄往往知難而退已爾余㓜耽

  墳素自中歲通籍由農曹奉使楚蜀按部持籌久疎鉛槧

  今年秋仲復奉

恩命陳臬是邦涖任後知今

  大中丞畢公輯有關中勝蹟圖志于丙申入

覲進呈

乙覽奉

旨繕入四庫全書復以

 國家累洽重熙而關中爲文武遺區聲敎易于漸被因請先

  將府志重加修輯荷蒙

俞允秉節西旋適江寧嚴侍讀長明遊寓靑門因以首郡屬其

  編訂而太守舒君其紳爲之甄綜厥事余向與侍讀同官

 京師後先十載深悉其博虚殫洽擅著述之三長兹特方州

  一志必能憲古證今以備一万典錄未幾太守以成書來

  上因爲窮曰披覽爲門一十有五分類五十有一統計八

  十一卷其中取材宏富立義精嚴方諸史傳大都取則扶

  風而薈萃鑒裁尤與宋歐陽氏之新唐書相似非近日撡

  觚家之能事也然非太守之抱質懷文公餘之暇舉一郡

  之典章文物爲之斟酌民言參稽案牘以贊成厥美所詣

  亦安能如是是作者編摩之椽筆與述者甄括之苦心兼

  聼並觀葢有缺一不可者抑余嘗謂都會之地首重

 京師他如建康臨咹雒汴以暨西安皆古宅京之所而紀載

  胥未前聞我

皇上稽古右文網羅放佚以京都首善之區

欽命儒臣重修日下舊聞以備

 西淸掌故甚盛際也余本浙人而豫與秦中亦皆宦遊所歴

  竊欲從事于此今關中之志業巳先獲我心侍讀端居多

  暇于數大都會之未有志者倘能悉踵成之用俟輶軒所

  達兼採畢獻以充

 石室金饋之藏不彬彬乎一时之盛軌歟余雖自媿不文他

  日尚當爲君泚筆以序之也

  乾隆已亥冬十月下澣陝西按察使浦霖撰

 

 

 

 

 

 

 

  西安古京兆地疆土恢廓而愽厚山河奥衍而雄秀

  人士瑰偉而英多古稱天府百二之雄文物風敎之

  盛豈偶然哉然則作志者於此將以徵核文獻使百

  代之版章土宇以及名山大川城郭溝洫民物風俗

  星羅碁布鉅細具舉而政化之所施撫馭之所及由

  此犁然可攷不綦難歟

 大中丞弇山畢公巡宣是邦閱兹數載舉凡土物民風

  無不備悉而西安爲省會要區尤加意焉乾隆丙申

  夏入

覲避暑山莊以各屬舊志多简而不詳浮而寡要

 奏加增輯

天子俞其請還及泰中適嚴侍讀長明至因先以西安府

  志屬編纂焉夫地志之難難其與史相表裏而尤要

  者在各得其民情土俗之所尚以稔知乎條敎號令

  之所宜設施使後之讀是書者由其言次第行之而

  無不協乃爲善耳今西女自秦項洎今或爲塞國或

  为渭南或爲内史或爲京畿或爲大安或爲安西所

  轄州縣或出入於馮翊扶風北地三郡之间其疆域

  城池變遷較異至於垂山惇物彼此互稱武功太乙

  太白終南一實數號覇滻涇渭豐鎬潦潏存湮錯置

  鄭白六輔龍首永安修濬異宜以訖宫闕苑囿第宅

  陵墓祠祀之散見於諸史曁三輔黄圖長安志雍錄

  雍大記諸書者或基址偏存或地分難定求其博綜

  羣書攷符典故有倫有要者蓋已難言若其徵騐民

  風資益吏治有關於上人之政教民俗之淳龎者則

  非通達古今求王於昔之立言者不得而知之亦不

  得而詳之也我

 朝德化覃敷文明光被海甸乂安萬方沾沐深仁厚澤

  歌咏太平者百數十年於兹疆境曰闢幅𢄙日廣雖

  在窮陬荒域莫不加以敎養凡所以爲民碞計者靡

  所不至今

 中丞公仰體

皇仁敷施美利使斯民欣悅樂利上致天和漸摩敦阜下

  成風俗推厥由來大抵起於政化之自然而然作志

  者宜若難以依儗侍讀此書乃舉其宏綱條其庻績

  鋪陳事勢繪藻情狀藹然見上下和溢之氣象然則

  際斯時而作志將潤色鴻業揚厲盛治實於是乎在

  備位兹土亦樂得而述之若夫體例是精詳類事

  之贍具則又作者之餘伎特詳言其大者

  乾隆己亥孟冬下澣陝西糧儲道翕燿撰

 

 

 

 

  邦國之志史之屬也唐劉知幾云史莫難于志而志

  地理尤難蓋夫疆理山川土田民物官師學校以治

  以敎胥于此乎取則焉是以班氏漢書首志地理誠

  見夫徵文考獻治化所先而記載之不可以已也然

  吾觀天下郡國之志或廹于功令勉强爲之若府州

  縣志徃徃有數百十年而未嘗有成書者豈其郡邑

  之事皆無足志耶母乃守兹土者有其志而無其才

  抑有其才而無其志故廢墜至于此歟西安古稱天

  府文武宅京而後代建國都地大物博人物政事數

  陪于他郡邑攷古作者代有纂述如關中記三輔决

  錄咸鎬故事兩京道里諸書皆佚不傳幸宋敏求長

  安一志蔵書家尙有副本堪以據依嗣是而後相傳

  明季王紹𡽪曾輯府志但其人閹黨是非筆削未必

  出於至公故未久而其書亦湮沒也我

 朝重熙累洽稽古右文網羅載籍舉凡方州郡邑偏記

  𤨏言咸得上之

 闕廷以備天祿石渠之採是以今

 大中丞畢公於丙申歲入

覲灤京特爲奏請將秦中府志重加修輯荷䝉

俞允𢌞轅後適江寧嚴侍讀長明游寓關中因以首郡屬

  其排纂而太守舒君爲之甄綜其事侍讀向官京師

  有聲館閣乙酉歲奉

旨重修大淸統志陝省實爲所分修兹特一郡之志宜其

  証今憲古條舉裕如而太守抱質懷文今方以上考

  列薦於

 朝肆

覲西旋行將仰邀不次遷擢古所稱良二千石名實相副

  賜金增秩至入爲三公者庸詎知古今人不相及耶

  抑余聞之志者識也識大識小莫不有文武之道焉

  今西安爲豐鎬遺區太守修明其道他日允升而後

  俾受代者得尊所聞以行所知則此書卽爲郡守之

  治譜可也因爲書其緣起並以示異日之繼守此土

  者

  乾隆己亥秋九月旣望陝西鹽法道兼署督糧道事

  圖薩布撰

 

 

 

 

 

 

 

 

 

  傳曰志者識也所以記識其事也周禮小史掌邦國

  之志鄭氏以春秋周志國語鄭書釋之外史掌四方

  之志鄭氏以晉乘楚檮杌魯春秋釋之厥後班氏首

  志地理其析之爲一万也漢有三輔之典隋有東都

  之記沈瑩著臨海水土周處撰陽羡土風皆後來方

  志之權輿也然于尺峌之中而欲囊括衆有以備一

  万掌故源流商搉弊有數端逞方隅之見而不詳練

  夫疆索山川民物政敎之粲陳則伐山未周取材無

  藉其失也簡率撦撏之臆而不酌斟乎古今疑信因

  革損益之短長則事等癡詅辭成汎濫其失也煩煩

  簡適中事增文省而義例未諧考覈不審去取或蹈

  于偏陂筆削弗于文質紕繆之端固多術矣矧西

  安爲成周以來都會之地風土人事卽史漢隋唐正

  史所臚巳非方匭所能勝載更欲以羣言益以今

  憲加以决錄蓋綦難焉是以宋敏求長安志後距今

  七百餘年僅聞王紹𡽪一志書亦不傳且其人閹黨

  其書卽傳亦未必卓然可據也我

 國家重熙累洽稽古右丈乾隆癸巳

 大中丞畢公奉

命廵撫斯土七稔以來年穀順成百廢具舉前於丙申入

覲特奏重修關中府志

上俞所請旌節旋轅諭首郡田太守錫莘甄錄其事而江

  寧嚴侍讀長明武進莊州佐共編輯焉侍讀以西

  安無舊志可因而蔵書之家復尠因載歸末下盡發

  所儲後先一載輯成長編復至靑門田守已捐館舍

  未遑卒業余適承乏此邦深維兹事體大恐終不潰

  于成也因是斟酌民言參稽案牘凡一郡之農田水

  利食貨建置官師学校選舉以及人物之忠孝節烈

  官有條章家相簿籍恣情披閱莫敢或遺亦莫敢或

  濫侍讀復爲甄綜史例抑揚寸心口沫手胝又經兩

  載汗靑靑始竟上之

 中丞畢公 督學童公曁 方伯 廉鎭 觀察臺司

  長吏咸以一得見許爰編次卷帙付鏤木家於是西

  安一郡之文獻廼粲乎其大備矣余聞之詩曰芃芃

  棫樸薪之槱之又曰倬彼雲漢爲章于天傳曰棫者

  白桵樸者枹木皆叢生之小者然析而薪之燎而祭

  之光亦炳于天焉今

 國家重修綂志方成數省而四庫館亦未竣事是編實

  爲諸郡嚆矢行將次第成書仿古形方訓俗之制上

  之史氏用備蘭臺蓬觀之儲俾他日志經籍者知謭

  陋如余而治郡餘閒尙能法古循良編摩故實不可

  謂非厚幸然非際今

 大中丞修明政敎廢墜聿興而承流望風者曷能如是

  因援筆以士成書歲月並以慶余之遭也


  乾隆歲次己亥季秋之望西安府知府任邱舒其紳

  撰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