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十六
卷十七 

西安府志卷第十六

  食貨志中鹽錢 茶馬

 鹽錢

漢食貨志監鐵之利二十倍於古

宣帝紀蓮勺縣有鹽池縱横十餘里其鄉人名爲鹵中

平凖書大農上鹽鐵丞孔僅咸陽言山海天地之藏皆宜

屬少府陛下不私以屬大農佐賦願募民自給費因官器

作煮鹽官與牢盆浮食竒民欲擅管山海之貨以致富羡

役利細民其沮事之議不可勝聽敢私鑄鐵器煮鹽者 

左趾没入其器物

晉食貨志建安初關中百姓流入荆州者十餘萬家及聞

本土安寧皆企望思歸而無以自業於是衛顗議鹽者國

之大寶自䘮亂以來放散今宜如舊置使者監賣以其直

益市犂牛百姓歸者以供給之勤耕積粟以豐殖關中遠

者聞之必多競還於是魏武遣謁者僕射監鹽官移司𨽻

校尉居宏農流人果還關中豐實

晉食貨志嘉平四年關中饑宣帝表興京兆鹽池以益軍

地理志富平櫟陽並有鹽澤

食貨志監池皆𨽾度支蒲州安邑解縣有池五總曰兩池

歲得鹽萬斛以供京師

冊府元龜永貞元年度支奏久雨車輦不通京師鹽貴請

糶岀貯庫監二萬石

河東鹽法志至道中京兆食解州顆末鹽皆以五觔爲斗

顆鹽之直毎觔自四十四至三十四錢有三等

食貨志咸平以來聽商人輦鹽貿易官爲下其價予之

食貨志慶歴二年禁永興耀州軍商鹽官自輦運以衙前

主之

食貨志慶歴八年以范祥爲陜西提㸃刑獄兼制置解鹽

事祥卒轉運副使薛向繼之向請卽永興軍置賣鹽塲又

以邊費錢十萬緡儲永興軍爲鹽鈔本繼又增二十萬

食貨志熙寧七年令秦鳳永興監鈔歲以百八十萬爲額

食貨志崇寧四年詔陜西舊鈔易東南末鹽毎百緡用見

錢三分舊鈔七分

續文獻通考大定二十五年令解鹽行陜西

食貨志貞祐四年烏古論慶壽上言監乃官物有司陸運

至河復以舟達京兆鳳翔以與商人貿易而陜西行部每

石復邀糴二斗是官物而自糴也乞彼此一聽民便則公

 私皆濟從之

 元

 食貨志中統二年立陝西轉運司仍置解鹽司於路村

 食貨志至元二十九年減大都鹽課一萬引入京兆鹽司

 添辦是年五革京兆鹽司一止存鹽運司

 明

 河東鹽法志洪武間河東行鹽地方屬陝西者四府西安

 其一

 會典嘉靖三十四年奏定陝西行鹽地方毎鹽二百觔爲

 一引毎引收銀四錢五分於年终彚解花馬池管糧衙門

 交收備防秋兵馬支用

本朝

 通志西安府屬食解池鹽

 通志西安府屬歲額銷河東引五萬八千二百零二道內

 額引長安六千八百十一道咸寧七千八百五十七道咸

 陽二千二百七十八道興平二千道臨潼三千八百道高

 陵一千七百五十五道 縣一千七百四十二道藍田三

 千六十道涇陽五千六百三十四道三原三千五百道盩

 厔三千四百七十五道渭南七千二百六十五道富平五

 千二百三十六道醴泉二千六百道同官三百五十道耀

 州八百三十九道商領商繳

 通志西安府屬分輸課額銀歲二萬四千四十一兩零四

釐內額課長安二千八百十三兩三錢六分一釐咸寧三

千二百四十五兩四錢二分四釐咸陽九百四十兩九錢

五分四釐興平八百二十六兩一錢二分三釐臨潼一千

五百六十九兩六錢三分三釐高陵七百二十四兩九錢

二分二釐 縣七百一十九兩五錢五分三釐藍田壹千

二百六十三兩九錢六分八釐涇陽二千三百二十七兩

一錢八分八釐三原一千四百四十五兩七錢一分五釐

盩厔一千四百三十五兩三錢八分八釐渭南三千兩八

錢九分一釐富平二千一百六十二兩七錢九分醴泉一

千七十三兩九錢五分九釐同官一百四十四兩五錢七

分一釐耀州三百四十六兩五錢五分八釐巳上鹽法

漢食貨志太公立九府圜法錢圜函方輕重以銖

秦本紀惠文王立二年初行錢

平凖書秦中一國之幣爲三等黃金以鎰名爲上幣銅錢

識曰半兩重如其文爲下幣

平凖書興爲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錢注食貨志曰鑄莢

錢索隱秦錢半兩徑寸二分重十二銖莢錢重三銖錢譜

文爲漢興

平凖書漢興七十餘年府庫餘貨財京師之錢累巨萬貫

朽而不可校

平凖書孝文時莢錢益多輕更鑄四銖錢其文爲半兩令

民縱得自鑄錢

食貨志建元以來用少縣官徃徃卽多銅山而鑄錢民亦

盜鑄不可勝數錢益多而輕有司言曰金有三等黃金爲

上白金爲中赤金爲下今半兩錢法重四銖而姦或盜摩

錢質而取鋊錢益輕薄按注許愼云鋊銅屑也摩錢漫面取其屑更以鑄錢乃更請

鑄五銖錢周郭其質令不可摩

平凖書禁苑有白鹿乃以白鹿皮方尺緣以藻繢爲皮幣

直四十萬

平凖書元鼎二年公卿請令京師鑄鐘官赤側一當五賦

官用非赤側不得行注如淳曰以赤銅爲其郭也

平凖書悉禁郡國無鑄錢專令上林三官鑄錢令天下非

三官錢不得行諸郡國前鑄錢皆廢銷輸其銅三官注漢

書百官表水𢖍都尉武帝元鼎二年置掌上林苑屬官有

上林均輸鐘官辦銅令然則上林三官其是此三令乎

食貨志元狩五年三官初鑄五銖錢至平帝元始中成錢

二百八十億萬餘云

平凖書初大農筦鹽鐵官布多置水𢖍欲以主鹽鐵及楊

可吿緡錢上林財物衆乃令水𢖍主上林上林充滿

食貨志桑宏羊爲大農幹天下鹽鐵請置大農部丞數十

人分部主郡國各徃徃置均輸鹽鐵官令遠方以其物相

灌輸置平凖於京師受天下委輸

汲黯傳汲黯爲右內史後免官隱於田園居數年會更五

銖錢民多盜鑄錢按事在元狩五年

義縱傳會五銖錢白金起民爲姦京師尤甚乃以義縱爲

右內史

食貨志縣官以鹽鐵緡錢之故用稍饒矣益廣關置左右

後漢

冊府元龜光武時長安鑄錢多奸巧京兆尹閻興署主簿

第五倫爲督鑄錢掾領長安市倫平銓𢖍民悅服時長安

市未有秩又鑄錢官奸宄所集無能整齊之興署倫督鑄

錢掾領長安市其後小人爭訟皆云第五掾所平市無姦

晉食貨志獻帝作五銖錢有四道連於邊緣識者曰豈京

師破壞此錢復岀也及董卓刼駕西幸長安悉壞五銖錢

盡取長安及洛陽銅人飛廉之屬以充鼓鑄時人以爲秦

始皇見長人於臨洮乃鑄銅人卓臨洮人也興毁不同㐫

訛相𩔖董卓傳初平二年悉椎破銅人鐘簴及壞五銖錢

更鑄爲小錢大五分無文章肉好無輪郭不磨鑪於是貨

輕而物貴穀一斛至數十萬自是後錢貨不行

北魏

食貨志延昌三年春有司奏長安驪山有銀鑛二石得銀

七兩

北周

隋食貨志保定元年七月鑄布泉之錢

隋食貨志建德三年更鑄五行大布錢以一當十大收商

估之利與布錢並行

隋食貨志建德四年以邊境人多盜鑄乃禁五行大布不

得岀入四關布泉之錢聽入而不聽出

食貨志高祖受周禪鑄新錢背面肉好皆有周郭文白五

銖而重每錢一千重四觔二兩

食貨志開皇三年四月詔四面諸關各付百錢爲樣從關

外勘樣相似然後得過樣不同者卽壞以爲銅入官

食貨志開皇十年奸狡私鑄雜以錫錢乃下惡錢之禁京

師邸肆立榜置樣不中樣者不入於市京師以惡錢貿易

爲吏所執有死者數年之間私鑄頗息

食貨志高祖入長安民間行綫環錢其製輕小八九萬纔

滿半觔

食貨志武德四年鑄開元通寳徑八分重二銖四參積十

錢重一兩得輕重大小之中通考高祖入關鑄開元通寶

其文給事中歐陽詢製書字八分篆隷三體其詞先上後

下次左後右迴環讀之其義亦通鄭虔會粹詢初進蠟樣

日文德皇后搯一甲跡故錢上有搯文每兩二十四銖則

一錢重二銖半以下古枰比今枰三之一也則今錢爲古

枰之七銖以上古五銖則加重二銖以上

食貨志先天之際兩京錢益濫開元初宰相宋璟請禁惡

錢行二銖四參錢毁舊錢不可用者

食貨志開元二十六年置錢監兩京用錢稍善其後錢又

漸惡詔出銅所在置監鑄開元通寶錢京師庫藏皆滿天

下盜鑄益起京師權豪歲取之

食貨志開元時兩京錢有鵝眼古文綫環之别毎貫重不

過三四觔至剪鐵而緡之李林甫請出絹布三百萬匹平

估收錢物價踴貴訴者日萬人楊國忠欲招權以市恩揚

鞭市門曰行當復之明日詔復行舊錢

食貨志天寶十一載又出錢三十萬緡易兩市惡錢岀左

藏庫排斗錢許民易之國忠又言錢非鐵錫銅沙穿穴古

文皆得用之是時增調農人鑄錢非所習內作判官韋倫

請厚價募工由是役用減而鼓鑄多天下鑪九十九每鑪

歲鑄錢三千三百緡

文獻通考乾元元年戸部侍郎第五𤦺以國用未足幣重

貨輕乃請鑄乾元重寶錢徑一寸每緡重十觔以一當十

與開元通寶參用及𤦺爲相又鑄重輪乾元錢一當五十

每緡重十二觔與三品錢並行法旣屢易物價騰踴斗米

至七千初有虛錢京師人人私鑄并小錢壞鐘像犯禁者

愈衆鄭叔淸爲京兆尹數月搒死者八百餘人上元元年

減重輪錢以一當三十開元舊錢與乾元十當錢皆以一

當十碾磑鬻受得爲實錢虛錢交易皆用十當錢由是錢

有虛實之名

食貨志永泰二年分天下財賦鑄錢常平轉運鹽鐵置二

使京畿關内以京兆尹判度支第五琦領之

食貨志永泰間諸道鹽鐵轉運使劉晏以江嶺諸州任土

所出皆重粗賤弱之貨輸京師不足以供道路之直於是

積之江淮易銅鉛薪炭廣鑄錢歲十餘萬緡輸京師

食貨志德宗相楊炎歲歛錢九百五十餘萬緡以供京師

食貨志貞元初駱谷散關禁行人以一錢出者十年州縣

禁錢不出境商賈皆絶浙西觀察使李若初請通錢徃來

而京師商賈齎錢四方貿易不可勝計詔復禁之

食貨志憲宗以錢少復禁用銅器時商賈至京師委錢諸

道進奏院及諸軍諸使富家以輕裝趨四方合劵乃取之

號飛錢京兆尹裴武請禁與商賈飛錢者搜索諸坊十人

爲保

食貨志元和四年京師用錢緡少二十及有鉛錫錢者捕

之非交易而錢行衢路者不問

舊書食貨志元和十二年四月勅泉貨之設古有常規將

使輕重得宜是資歛散有節必通其變以利於人今繒帛

轉賤公私俱𡚁宜出現錢五十萬貫令京兆府揀擇要便

處開塲依市價交易必使事堪經久法可通行又勅近日

布帛轉輕見錢漸少皆緣所在壅塞不得通流宜令京城

內自文武官僚不問品秩高下并公郡縣主中使等下至

士庻商旅寺觀坊市所有私貯見錢並不得過五千貫如

有過此限一月內市物收貯如錢數校多處置未了亦不

得過兩月如有違犯白身人等宜付所司决杖處死其文

武官及公主等並委有司聞奏當重科貶戚屬中使亦具

名銜聞奏時京師里閭區肆所積多方鎭錢王鍔韓宏李

惟簡少者不下五十萬貫於是競置第宅以變其錢多者

竟里巷傭僦以歸其直而高貲大賈多依𠋣左右軍官錢

爲名府縣不得窮驗法竟不行

冊府元龜元和十四年六月勅應屬諸軍諸使有犯時用

錢毎貫除二十文足陌内欠錢有鉛錫者宜令京兆府枷

項收禁牒報本軍本使府司看决二十

泉志武宗勅鑄錢之所各以本州郡名爲背文京兆府以

京字在穿上藍田縣以藍字在穿右

食貨志淮南節度使李紳請天下以縣名鑄錢京師爲京

錢大小徑寸如開元通寶交易禁用舊錢玉海㑹昌五年

鑄開元錢節度使李紳請背加昌字以表年號

食貨志昭宗末京師用錢八百五十爲貫每百纔八十五

食貨志陝西都轉運使張奎知永興軍范雍請鑄大銅錢

與小錢兼行大錢一當小錢十又請因晉州積鐵鑄小錢

及奎徙河東又鑄大鐵錢亦以一當十𦔳關中軍費未幾

三司奏罷河東鑄大鐵錢而陝西復采儀州竹尖嶺黄銅

置博入濟監鑄大錢

天祿識餘文彦博知永興軍起居舍人毋湜 人也至和

中上言陝西鐵錢不便於民乞廢之其鄉人多知之爭以

鐵錢買物賣者不肯受長安爲之亂民多閉肆僚屬請禁

之彦博曰如此是愈使民間擾惑也乃召絲絹行人岀其

家縑帛數百疋使賣之曰納其直者盡以鐵錢勿以銅錢

也於是衆知鐵錢不廢市肆復安

王鞏隨年雜錄陝西每銅錢一貫用鐵錢一貫三十文可

換後因常平司指揮諸州勿岀銅錢諸司效之家家收蓄

銅錢輕用鐵錢由是錢賤而物加貴

𡽪宗紀建中靖國四年閏二月置陝西監鑄當二夾錫鐵

食貨志崇寧二年許天啟爲陝西轉運副使請令以歲所

鑄小平錢增科攺鑄當五大銅錢以聖宋通寳爲文

文獻通考崇寜二年初令陝西鑄折十銅錢並錫錢

食貨志靖康元年罷政和敕陝西路用銅錢斷徒二年配

千里法初蔡京主行夾錫錢詔鑄於陝西亦侖轉運副使

許天啟推行其法以夾錫錢一折銅錢二毎緡用銅八觔

黒錫半之白錫又半之

 高宗紀紹興九年六月置錢引務於永興軍八月命陝西

 復行鐵錢

 金

 食貨志正隆二年十月括民間銅鍮器陝西者輸京兆

 海陵紀正隆三年二月京兆初置錢監食貨志京兆監一

 曰利用文曰正隆通寶輕重如宋小平錢而肉好過之與

 舊錢通用

 食貨志大定元年命陝西路叅用宋舊鐵錢

 食貨志泰和七年十一月命陝西路院務諸稅及諸科名

 錢並以鈔三分爲率一分納十貫例者二分五貫例者餘

 並收見錢

 元

 世祖紀至元二十四年十月立陝西寶鈔提舉司

 順帝紀至正十八年二月中書省臣奏以陝西軍旅事劇

 京師道遠供費艱難請就陝西印造寶鈔爲便遂分戸部

 寶鈔庫管官置局印造

 明

 續文獻通考洪武二十六年各處鑪座錢數陝西三十九

 座

本朝

 會典順治元年置寶泉局鑄順治通寶錢每文重一錢

  按寶泉局陝西省舊設延綏鎭順治五年停止今置西

    安府會典名寳陝局

   通志順治二年總督孟喬芳題請西安原有錢法同知一

   員司鑄局宜令開鑄資軍需鑄錢毎文重一錢二分每十

   文准銀一分舊錢每十四文准銀一分

   通志順治十年題准鑄造制錢背鑄一釐兩字陝西添陝

   字

   戸部則例康熙八年戸部具題各省鎭爐座先因錢賤於

   康熙元年

㫖停止康熙六年復照舊鼓鑄康熈九年陝西撫臣疏稱停止後

   復議開以補國用

   會典康熙十九年差官徃陝西臨潼等處開採銀礦巳上錢法

    按康熙二十二年復停陝西開採寶陝局率用滇銅其

    不足者於寧羌等處諸山開採增補乾隆四十年復以

    舊厰產銅不旺於略陽另開新厰銅觔優裕足資鼓鑄

    茶馬

   周

   周禮夏官校人掌王馬之政辨六馬之屬種馬一物齊馬

   一物道馬一物田馬一物駑馬一物凡頒良馬而養乗之

   乗焉一師四圉三乘爲皁皁一趣馬三皁爲繫繋一馭夫

   六繫爲廐厩一僕夫六廐成校校有左右駑馬三良馬之

   數麗馬一圉八麗一師按八皆爲六字之誤八師一趣馬八趣馬一

   馭夫趣馬掌贊正良馬而齊其飮食簡其六節巫馬掌養

疾馬而乗治之牧師掌牧地皆有厲禁而頒之庾人掌十

有二閑之政敎圉師掌敎圉人養馬芻牧之事以役圉師

馬質掌質馬量三物馭夫分公馬而駕治之

漢刑法志周因井田而制軍賦故四井爲邑四邑爲邱四

邱爲甸天子畿方千里提封百萬井定出賦六十四萬井

戎馬四萬匹

秦本紀秦非子居犬邱按地在今興平好馬及畜善養息之犬邱

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汧渭間馬大蕃息

詩秦風有車𥻘𥻘正義此美秦仲初有車馬之好也駟鐵

正義言襄公馬旣肥大而又能良民善也小戎正義國人

夸兵車之善也四壯孔阜正義國人夸馬之善也

爾雅注秦有騉蹄苑

百官表太僕秦官掌輿馬有兩丞屬官有大廐未央家馬

三令

黄圖未央宫有九廐金廐輅軫廐果馬廐軛梁廐騎馬厩

大宛廐胡河廐騊駼廐俱在長安城內

括地志覇昌廐在雍州萬年東北三十八里

谷永傳注交道廐去長安六十里近延陵

平凖書孝景時益造苑馬以廣用

景帝紀中四年春二月御史大夫綰奏禁馬高五尺九寸

以上齒未平不得岀關

食貨志武帝時吿緡没入奴婢分諸苑養馬

武帝紀建元元年罷苑馬以賜貧民

平凖書武帝盛養馬馬之來食長安者數萬匹卒牽掌者

關中不足乃調旁近郡

平凖書建元中衆庻街巷有馬阡陌之間成羣而乗字牝

者儐而不得聚會

汲黯傳元鼎中匈奴渾邪王率衆來降漢發車二萬乘縣

官從民貰馬民匿馬馬不具上怒欲斬長安令汲黯曰令

亡罪獨斬臣黯民乃肯出馬上黙然

李陵傳陵爲建章監監諸騎

文獻通考始元四年詔徃時令民共出馬其止勿出諸給

中都官者且減之

昭帝紀始元五年罷馬弩關注孟康曰舊馬高五尺九寸

以上齒未平弩十石以上者皆不得岀關今不禁也

昭帝紀元鳳二年詔頗省乗輿馬及苑馬以補邊郡三輔

傳馬令郡國勿歛今年馬口錢

元帝紀初元元年九月詔太僕減榖食馬貢禹言高祖文

景節儉厩馬百餘匹今廐馬食粟萬匹惟深察古道無過

數千匹乃下詔太僕

後漢

杜篤傳建武十九年作高車廐於長安

百官志諸牧監凡馬五千爲上監三千爲中監不及爲下

監園苑有官馬坊每歲河隴羣牧進其良者以供御六閑

馬以殿中監及尙乘主之

玉海高宗時京師廐馬萬匹張文瓘諫爲減數千

兵志永㤗元年大搜城中百官士庻馬輸官曰團練馬下

制禁馬岀城者

兵志建中元年市關輔馬三萬實內廐

玉海咸平六年詔陝西振武兵立社馬官給直以市之

兵志康定初詔陝西路括市戰馬四尺六寸至四尺二寸

其直自五十千至二十千凡五等

兵志康定六年詔陝西社馬死者本營鬻錢以助馬直

仁宗紀康定六年詔陝西市蕃部馬

兵志喜祐中始以陝西轉運使兼本路監牧買馬事後又

以制置陝西解鹽官同主之

仁宗紀嘉祐五年置陝西估馬司

兵志治平元年薛向請永興軍養馬務如原州德順軍并

渭州同判三年爲任悉以所市馬多少爲殿最二年陝西

廣銳勁勇等軍相與爲社每市馬官給直外社衆復裒金

益之曰馬社軍興籍民馬而市之以給軍曰括買三年詔

陝西廣銳蕃落闕馬復置社買一馬官給錢三十千久之

馬不至乃增置如慶歴詔書第三等三十五千第四等二

十八千

續文獻通考㤗和三年陜西設提舉圉牧所

續文獻通考洪武中立茶馬司於陜西等處

㑹典二十二年定茶易馬例

會典永樂初增置苑馬寺於陜西寺六監二十四苑設官

視行太僕監監正副各一人

會典宏治四年陜西苑馬寺孶牧馬匹每三年差官㸃閲

嘉靖二十二年復令巡茶御史督理

續文獻通考隆慶五年裁陜西行太僕寺苑馬寺寺丞各

增設少卿日員俱兼按察司僉事職銜聽巡茶御史鈐束

巳上馬政

 按西安

本朝馬政略具建置門內營伍驛傳卷不復更綴

食貨志至道初西京作坊使楊允恭言商人市諸州茶新

陳相揉陜西諸州風土各有所宜非參以多品則少利罷

榷務令就茶山買茶不可行

食貨志大中祥符九年李廸凌䇿呂夷簡與三司同議條

制時以茶多不精給商人罕有饒益行商利薄陜西交引

愈賤知秦州曹瑋請於永興府官岀錢市之詔可

文獻通考元豐八年陜西賣茶爲塲三百三十二稅息至

李稷加爲五十萬及陸師閔爲百萬云

食貨志元祐二年秦鳳路茶仍官爲計置永興路許通商

凡以茶易榖者聽

食貨志宣和元年邠州通判張益謙奏陜西非産茶地奉

行十年未經立額歲歲比較第務增益稍或𧇊少程督如

星州縣懼殿多前路招誘豪商增價以幸其來故陜西茶

價觔有至五六緡者或稍裁之則批攺文引轉之他郡及

配之舖戸安能盡售均及稅農民實受害徒令豪商坐享

大利言竟不行

續文獻通考至元五年榷成都茶於京兆置局發賣自採

賣者罪與私鹽同

食貨志元制毎茶商貨茶必令齎引無引者與私茶同引

之外又有茶由以給賣零茶者初每由茶九觔收鈔一兩

至是自三觔到三十觔分爲十等隨處批引局司每引收

鈔一錢

續文獻通考洪武中立茶馬司於陜西等處聽西蕃納馬

易茶

會典洪武二十二年定茶易馬例上等馬每匹百二十觔

中馬七十觔下馬五十觔

會典永樂十三年遣御史三員巡督陜西等處茶馬司收

貯官茶易換蕃馬

會典正統八年令陜西倉所收茶折支軍官俸給毎觔折

米一斗五升

會典成化三年令差御史一員於陜西巡茶一年更代定

麤茶百觔收銀五錢芽茶三十五觔亦量收五錢無銀收

絲絹等項

會典宏治十六年令取囘巡茶御史凡一應茶法悉聽督

理馬政都御史兼理十七年令於按察司揀憲臣一員巡

禁私茶一年爲滿

會典正德二年仍設廵茶御史一員兼理茶馬巳上茶政

 按會典

本朝茶法順治初年陜西茶課六千七百五十五兩六錢

 定額二萬二千四百引初差御史巡視後歸巡撫兼理

 嗣是遞有増減以辦理率歸延榆及漢中等屬非西安

 所有事不具錄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