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5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七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五十八
卷五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乾隆西安府志

西安府志卷第五十八

  古蹟志中第宅

房元齡宅通志在務本坊又張懋昭于德晦宅俱在是坊

按已下第宅以萬年長安街東西爲次

李光顔宅長安志在開化坊穆宗初賜第崇德坊爲別宅

令狐楚宅長安志酉陽雜爼云在開元坊牡丹最盛而李

商隱詩多言晉陽里第未詳又韓洄馬總沈傳師崔垂休

宅俱在是坊

竇參宅通志在光福坊又南充郡王伊愼魏國公賈躭宅

俱在是坊

韋待價宅通志在蘭陵坊又李𤪙宅亦在是坊

蘇朂宅長安志在崇義坊西南隅後爲英王園其地湫下

無人居

崔倫宅通志在靖安坊又武元衡韓愈劉伯芻李宗閔宅

俱在是坊

段秀實宅長安志在崇義坊德宗所賜宣宗大中十年

秀實崇義坊宅諸院典在人上計錢三千四百七十五貫

宜賜莊宅錢收贖仍令鴻臚少卿段義楚追貼舍人計㑹

竇易直宅長安志崇義坊有尙書左僕射竇易直宅明皇

雜錄本中書令崔圖宅祿山盗國王維鄭䖍張通皆處賊

庭洎克復囚於宣陽里楊國忠之舊宅崔圖因召於私第

令畫各有數壁當時以圖勲貴無二望其解放運思精巧

頗極能事其後皆得寛典其第鬻於易直太和中畫尙存

通志崔元暐馬懷素韋堅王承業宅俱在是坊

楊師道宅長安志長興坊東北隅駙馬都尉楊師道宅其

第後分裂左監門大將軍韓琦尙書刑部侍郞崔元童荆

府司馬崔光意等居

杜鴻漸宅長安志在長興坊鴻漸於長興正深第崇飾門

館賦詩曰常願追禪侣安能挹化源朝士多和之

張嘉貞宅馬志在長興坊長安志本太常少卿崔日知宅

馬璘宅馬志在長興坊德宗實錄大歴十四年七月毁元

載馬璘劉忠翼之第天寶中京師堂寢已極宏麗而第宅

未甚踰制安史二逆之後大臣宿將競崇棟宇無復界限

馬璘之堂尤盛璘卒於軍以喪歸京師士庶欲觀之假名

故吏投刺會弔者數十百人故令撤毁之自是京師樓榭

之踰制者皆毁又馬璘池亭長安志在崇賢坊璘卒池亭

入官貞元後羣臣多賜宴於此又通志鄭仲路隋元行冲

王邱辛京杲韋聿王潘史憲中鄭顥于宗宅俱在是坊

裴度宅馬志在永樂坊長安志唐實錄云度自興元請朝

宰相李逢吉之徒百計隳沮有張權輿者上䟽曰度名應

圖䜟宅據岡原不召而來其旨可見蓋嘗有䜟詞云緋衣

小兒坦其腹天上有口被驅逐言度曾征討淮西平吳元

濟也又帝城東西橫亘六岡符應乾卦之數度永樂里第

偶當五岡故以爲詞通志王璿王紹李思忠萬寛宅俱在

是坊

張說宅馬志在永樂坊本侍中王德正宅大唐新語有僧

泓與說買永樂東南第一宅戒曰此宅西北隅最旺愼無

於此取土越月泓至謂說曰此宅氣候忽然索漠公與泓

偕行至宅西北隅果有取土坑數處深丈餘泓大驚曰禍

事令公富貴一身而已更二十年外諸郞君皆不得天年

燕公曰塡之可乎泓曰客土無氣與地脉不相連亦猶人

有瘡痏縱以地肉補之終無益也後說子均垍皆爲祿山

委任克復後均賜死垍流之通志張說別宅在宣義坊

屈突通宅通志在昌樂坊

蘇萬宅桑道茂宅通志倶在安德坊

王仁祐宅高延福宅梁守謙宅通志俱在來庭坊

韋安石宅朱泚宅通赤俱在安興坊

魏徴宅雍錄在永興坊封氏聞見錄魏徵所居室屋卑陋

太宗欲爲營造輙謙不受洎寢疾太宗將營小殿遂輟其

材爲造正堂開元中家人遺火燒之子孫哭臨三日朝士

皆赴弔唐傳所載亦同白居易傳又云李師道上私錢六

百萬爲徵孫贖故第居易時爲拾遺當元和四年建言徵

任宰相太宗用殿材成其正寢後世不能守陛下宜爲賢

者子孫贖而還之師道人臣不宜掠美帝從之若如居易

言則是太宗所造之寢至元和猶在開元中不曾遭火也

詳思其故開元間所火當是殿材之正寢他屋則以淸貧

之故舉而鬻之也至會要復載元和四年上嘉魏徵諫諍

詔訪其故居質賣已更數姓上出兩庫錢二百萬贖之以

還其家此與居易傳畧同當是會要欲歸美憲宗不欲出

自臣下建請耳通志仇士良宅亦在是坊

蘇瓌宅褚元量宅通志俱在崇仁坊

李林甫宅長安志在平康坊本衞國公李靖宅景龍中韋

庶人妹夫陸頌所居韋氏敗靖姪孫令問居之後爲林甫

宅有堂如偃月毎欲排擠大臣卽處之思所以中傷者若

喜而岀卽其家破碎矣

褚遂良宅通志在平康坊又韋澄王志愔崔泰之裴光庭

張宏靖宅俱在是坊

虢國夫人宅馬志在宣陽坊明皇雜錄貴妃姊虢國夫人

於宣陽坊大置第宅所居本韋嗣立舊宅韋氏諸子偃息

於堂廡忽見婦人衣黃羅帔衫降自步輦侍婢數十笑語

自若謂韋氏曰聞此宅欲貨其價幾何諸子降階言曰先

人舊廬所未忍捨語未畢有工數百人登東西廂撤其瓦

木韋氏子旣不能制乃率家僮挈其琴書委於衢路嘆曰

不才爲勢家所奪古人之戒將見於今日矣與韋氏隙地

十餘畝一無所酬太眞外傳楊銛與國忠五家於宣陽里

甲第洞開僭擬宫掖每造一堂費逾千萬見制度宏於巳

者則毁之復造土木之工不舍晝夜

郭元振宅通志在宣陽坊又楊國忠李誨竇毅韓巨源劉

希進楊務廉韋叔夏單思遠李義李滚鄭惟忠高仙芝李

齊物薛平韓公武韋文恪張議潮宅俱在是坊杜甫過郭代公故宅

詩豪俊初未遇其跡或脫畧代公通泉尉放意何自若及夫登衮冕直氣森噴薄磊落見異人豈伊常情度定策神

龍後宫中翕淸廓俄頃辨尊親指揮存顧託羣公有慙色王室無削弱迥岀名臣上丹靑照臺閣我行得遺跡池館

皆疏鑿壯公臨事斷顧步涕零落精魄凛如在所歴終蕭索高詠寶劍篇神交付㝠漠

郭子儀宅譚賓錄在親仁坊宅居其坊地四分之一通永

巷家人三千岀入者不知其居其里巷負販之人上至簪

纓之士出入不問或至王夫人趙氏愛女方粧梳對鏡公

麾下將吏及郞吏皆被召令汲水持帨視之不異僕𨽻子

弟集諫公笑曰爾曹固非所料吾官馬食粟者五百匹官

餼者一千人進無所徃退無所據向使崇垣扄戸不通内

外一怨將起搆以不臣其有貪功害能之徒成就其事則

九族齏粉噬隮莫追今蕩蕩無間四門洞開雖讒毁無以

加也諸子皆服又子儀有園在大安坊長安志後爲岐陽

公主別館

于志寧宅馬志在親仁坊長安志後併入相府閒地置府

後勅賜貴妃豆盧氏後左金吾大將軍程伯獻黃門侍郞

李高等數家居焉

馮宿宅馬志在親仁坊盧氏襍說宿從子衮爲給事中宅

南有山林池亭院多養鵞鴨及雜禽之數常遣一家人主

之謂之鳥省通志韋琨鄭萬鈞李勉歸崇敬李國昌宅俱

在是坊

安祿山宅長安志在親仁坊祿山故事舊宅在道政坊元

宗以其隘陋更於親仁坊選寛爽之地岀內庫錢更造院

宇堂皇𥦖窱周匝帷帳幔幙充牣其中天寶九載祿山獻

俘至京命入新宅

楊憑宅馬志在永寧坊楊憑傳憑入拜京兆尹治第永寧

里功役叢煩謗議頗讙貶臨賀尉窮幽記白樂天得楊憑

宅竹木池館有林泉之致因爲池上篇

王仁皎宅長安志在永寧坊神龍初李晉居焉繕造廊院

稱爲甲第勅賜仁皎

王鍔宅長安志在永寧坊鍔子稷進永寧里第宣義亭子

時議以鍔因緣累居大鎭營第華侈旣没而入於官固其

所也

李載義宅長安志在永寧坊太和五年載義自幽州入朝

文宗賜以居第及米麫錢帛芻籍甚厚

王鐸宅長安志在永寧坊三水小牘第中別有書齋退朝

獨處其中欣欣如也通志裴行儉裴炎李輔國徐浩高郢

王涯李有裕白敏中張直方李聽宅俱在是坊

永寧園長安志在永寧坊賜祿山永寧園爲邸又賜永穆

公主化觀爲遊燕地

李晟宅馬志在永崇坊長安志興元元年賜晟永崇里甲

第詔宰臣諸郞將會送是日特賜女樂八人錦綵銀器等

令敎坊太常備樂京兆府洪具鼓吹迎導集宴京師以爲

榮觀通志韋抗楊銛杜亞李賢韓宏宅俱在是坊

鄭絪宅酉陽襍俎在昭國坊南門忽有物投瓦礫五六夜

不絶乃移於安仁西門宅避之瓦礫又隨而至經久復歸

昭國鄭公皈心𥼶門禪室方丈及歸將入丈室蟢子滿室

懸絲去地一二尺不知其數其夕瓦礫亦絶翼日拜相

庾敬休宅馬志在昭國坊國史補敬休宅屋壁有畫奏樂

圖王維常至其處熟記曰此霓裳羽衣曲第三疊第一折

好事者集樂工驗之無一差者

崔琯宅長安志柳玭云崔氏居昭國坊宅子孫昌盛衣纓

不絶通志裴子餘李寰宅俱在是坊

渾瑊宅馬志在進昌坊長安志興元元年賜兼賜女樂五

人錦綵銀器等宰臣郞將㑹送有司備饌次于李晟焉通

志穆敦信孫伏伽許國師陸餘慶宅元載別宅俱在是坊

桓彦範宅通志在通濟坊

李秀宅嚴綬宅羅珦宅鄭朗宅劉遵古宅通志俱在宣平

宋璟宅長安志在大寧坊譚賓錄璟宅中造屋悉東西正

陽通志陸𧰼先王同晊李巖宅俱在是坊

薛繪宅雍錄在勝業坊兄弟子姪數十人同居一曲姻黨

淸華冠冕茂盛人謂之薛曲通志徐堅豆盧建席豫朱巨

川宅俱在是坊

張師延宅馬志在安邑坊長安志師延兄弟三人同時一

品一宅之中棨㦸齊列時人榮之號三㦸張家景龍中司

農卿趙履温居焉

李吉甫宅長安志在安邑坊盧氏雜說吉甫宅泓師謂其

地形爲玉杯云玉杯一破無復全至德裕貶其家滅矣通

志楊執一宅亦在是坊

奉誠園長安志司徒兼侍中馬燧宅在安邑里燧貲甲天

下子少府監暢亦善殖財貞元末神䇿尉楊志䖍諷使納

田產遂獻舊第爲奉誠園竇牟奉誠園聞笛詩曾絶朱纓吐錦茵欲披荒草訪遺塵秋風

忽灑西園淚滿目山陽笛裏人

裴遵慶宅馬志在昇平坊國史補遵慶罷相知選朝廷優

其年德令就第注官自宣平坊牓引士子以及東市兩階

時人以爲盛事

柳公綽宅馬志在昇平坊長安志公綽子仲郢毎遷官羣

烏大集於第之庭木棨㦸皆滿五日而散家人以爲候惟

除天平軍馬節度後烏不復集遂卒於鎭

潘孟陽宅馬志在昇平坊潘孟陽傳孟陽盛治第舍帝微

行至樂遊原望見之以問左右孟陽懼輟不敢治通志魏

少游劉沔宅俱在是坊

胡証宅長安志在修行坊証嶺南節度使在鎭好修歛自

奉修行坊第連亘閭巷議者非之李訓敗衞軍利其貯聲

言賈餗匿其家爭入剽刼

楊收宅馬志在修行坊長安志收兄發弟嚴皆顯貴號修

行楊家與靖恭諸楊相比通志鄭宜遵杜從則李建宅俱

在是坊

張九齡宅通志在修政坊

崔琳宅馬志在興寧坊長安志琳祖義元父神慶伯父神

基皆爲相其父昆弟之子洎其自出參朝宴者數十人鳴

玉啓道自興寧里詣大明宮冠蓋相望時人屬目通志姚

崇王毛仲泉南生李愬宅俱在是坊

李綱宅長安志在永嘉坊綱子孫茂盛四代緦麻服同居

朝廷美之通志張文瓘韋元炎竇希玠宅俱在是坊

來濟宅張九臯宅郭敬之宅錢𡽪宅通志俱在常樂坊

楊汝士宅長安志在靖恭坊與其弟虞卿漢公魯士同居

號靖恭楊家爲冠蓋盛族

苻璘宅長安志璘賜靖恭里第藍田田四十頃

崔彥昭宅長安志在靖恭坊秦中記靖恭崔公尙書爲樂

卿自靖恭宅露冕從板輿入太常觀者樂之通志楊慎交

王敬從韋建韋渠牟吳通微史憲誠宅俱在是坊

裴向竹園長安志在新昌坊元和中宰相武元衡遇害或

吿匿於新昌坊向之竹林者

牛僧孺宅馬志在新昌坊續前定錄牛相新昌宅泓師號

爲金椀言金或傷庶可重製本將作大匠康𧦬宅𧦬自辨

岡阜形勢以其宅當岀宰相後毎命相必引領望之宅竟

爲牛所得

楊於陵宅馬志在新昌坊楊損傳楊損家新昌里與路巖

第接巖爲相欲易廐以廣第損族仕者十餘人議曰家世

盛衰係權者喜怒不可拒損曰今尺寸土皆先人舊貲非

吾等所有安可奉權貴耶窮達命也卒不與通志張仲方

温造盧宏宣路巖宅俱在是坊

 按於陵子嗣復嗣復子損損稱宅爲先人所貽則損宅

 卽於陵宅也

李抱玉宅通志在修德坊

殷開山宅顔師古宅馬志並在敦化坊長安志貞觀永𡽪

間太常少卿歐陽詢著作郞沈越賓亦在此坊殷顏南朝

舊族歐陽與沈又江左士人時人呼此坊爲吳兒坊通志

韋武鄭國夫人宅俱在是坊

程懷直宅長安志在安業坊貞觀元年賜懷直甲第一區

妓女一人令歸滄州初懷直自滄州歸朝太宗賜務本里

宅又賜安業里別宅有池榭林木之盛

張去奢宅長安志在安業坊弟去𨓜去盈同時三品號三

㦸張家

王鉷宅長安志在太平坊封氏見聞記則天以後王侯妃

主京城第宅日加崇麗御史大夫王鉷有罪賜死縣官簿

錄鉷太平坊宅數日不能遍宅內有自雨亭從簷上飛流

四注當夏處之凛若高秋又有寶鈿井欄不知其價他物

稱是通志王源中羅言裴垣宅俱在是坊

宇文經野宅魚朝恩宅通志俱在光行坊

劉相國宅劇談錄在通義坊本文宗朝朔方節度使李進

賢舊第進賢徙居長興相國以十千稅焉及竄於日南謫

居四年復持鈞軸或將甲第爲獻竟無所受復於此寓居

庭宇不加修飾淸風儉德充塞寰宇通志李思訓楊纂崔

鉉宅俱在是坊

封德𢑱宅孟温禮宅通志俱在興化坊

畢搆宅唐休璟宅韋謙宅通志俱在懷眞坊

李逢吉宅通志在宣義坊

裴寛宅通志在豐安坊

家令寺園長安志在昌明坊貞觀中日南王入朝詔於此

營第㝷還國宅遂廢復爲園

李希烈宅通志在安樂坊

魏知古宅萬嵩宅竇𤥟宅舍利澄宅通志俱在布政坊

裴巽宅兩京記延壽坊東隅駙馬裴巽宅高祖末裴行儉

居之自行儉以前居者輙死行儉卜居有狂僧𦊅入髠其

庭中大柳樹中有豕走岀經入北鄰其家數日暴死盡此

宅淸晏

崔邠宅長安志在光德坊邠與弟浙西觀察使郾金吾大

將軍鄯及宰相淮南節度使鄲皆貴顯同居光德舊第鄲

嘗搆便齋宣宗聞而嘆曰崔氏一門孝友可爲士族之法

因題曰德星堂後京兆民卽其里爲德星社通志劉仁軌

裴垍劉崇望宅俱在是坊

閻立本宅馬志在延康坊長安志後申王傅符太元居之

西亭有立夲畫山水

盧懷愼宅長安志在崇賢坊懷愼居官淸儉宅在陋巷屋

宇不蔽風雨通志竇瑗宅亦在是坊

宗楚客宅馬志在醴泉坊朝野僉載楚客造第文栢爲梁

沉香和粉以泥壁開門則香氣蓬勃磨文石爲堦砌及地

著吉莫靴者行則仰仆楚客兄弟配流太平公主就其宅

看嘆曰看他行坐處我等虛生浪死景龍中爲中書令韋

氏敗斬之

尉遲恭宅楊溫宅通志俱在長壽坊

李光弼宅通志在敦義坊

竇連山宅通志在大通坊

第五守進宅通志在安定坊

武三思宅通志在休祥坊

李勣宅韋機宅通志俱在普寧坊

李至道宅通志在懷德坊

戴至德宅通志在義寧坊

劉道祥宅長安志在居德坊宅接先天寺據漢圜邱舊趾

因其高築亭焉

韓滉宅通志在廣化里

李義琰宅長安志義琰宅至𥚹隘雖居相位在官淸儉竟

居方丈之室高宗聞而嗟嘆遂勅匠作造堂以安靈座焉

王家富窟開元遺事王元寶都中巨豪也常以金銀疊爲

屋壁上以紅泥泥之於宅中置一禮賢堂沉檀爲軒檻碔

砆甃地面以錦文石爲柱礎又以銅線穿錢甃於後園花

徑中貴其泥雨不滑也四方賓客所至如歸時人呼爲王

家富窟按富窟及李義琰宅俱未詳坊里

劉延景宅王昕宅長安志在安仁坊延景卽寧王憲之外

祖昕卽薛王業之舅皆親王外家甲第並列京城美之

元載宅長安志在安仁坊譚賓錄元載城中南北二甲第

又於近郊起亭榭帷帳什器皆如宿設城南別墅凡數十

所婢僕曵羅綺二百餘人杜陽雜編載宅有芸輝堂芸輝

香草名岀于闐國通志仇兼瓊崔造張孝忠于頔杜佑宅

俱在是坊

韋曲雍錄吕圖在明德門外韋后家在此雍勝畧在咸寧

縣南二十里樊川唐韋安石别業遊城南記韋曲在韓鄭

莊之北逍遥公讀書臺猶在杜甫奉陪鄭駙馬韋曲詩韋曲花無賴家家惱殺人綠樽

須盡日白髮好禁春石角鈎衣破藤梢刺眼新何時占叢竹頭帶小烏中野寺垂楊裏春畦亂水間美花多映竹好

鳥不歸山城郭終何事風塵豈駐顔誰能共公子薄暮欲俱還許渾春日題韋曲野老村舍詩遶屋遍桑麻村南第

一家林繁樹勢直溪轉水紋斜竹院晝看筍藥欄春賣花故園歸未得到此是天涯北嶺枕南塘數家村落長鶯啼

幼婦嬾蠶岀小姑忙煙草近溝濕風花臨路香自憐非楚客春望亦心傷

杜曲雍錄在啓夏門外向西少陵原也雍勝畧杜曲在韋

曲東十里有南杜北杜杜固謂之南杜杜曲謂之北杜二

曲名勝之地二家歴代顯宦唐人語曰城南韋杜去天尺

五賈志唐岐公佑郊居山川形勝草木花塢爲極勝佑以

太保致仕與昆仲時賢遊縱其間

九曲池雍大記在長安城西興慶池西唐寧王山池院引

興慶水西流䟽鑿屈曲連環爲九曲池上築土爲基疊石

爲山植松栢有落猿巖栖龍岫奇石異木珍禽怪獸畢有

又有鶴洲仙渚殿宇相連左滄浪右臨漪王與宫人賓客

宴飮弋釣其中

定昆池遊城南記池在韋曲之北雍大記本安樂公主西

莊景龍初命司農卿趙履温爲公主疏園植果中列臺榭

憑空架迥棟宇相屬又勅將作監少監楊務廉引水作沼

延十數里時號定昆池通典安樂公主恃寵請昆明池中

宗不與公主怒自以家財别穿池號定昆景龍中中宗幸

鄭駙馬宅長安志蓮花洞在神禾原鄭駙馬所居杜甫鄭駙馬宅

宴洞中詩主家陰洞細烟霧留客夏簟靑琅玕奏酒杯濃琥珀薄氷漿椀碧瑪瑙寒悞疑茅堂過江麓已入風磴霾

雲端自是秦樓壓鄭谷時聞雜珮聲珊珊

 按駙馬謂鄭潛曜也唐書明皇臨晉公主下嫁鄭潛曜

 曜有孝行廣文博士鄭䖍之妷文貞嘗作公主母皇甫

 淑妃神道碑云甫忝鄭莊之賓客遊竇主之園林正謂

 此也

何將軍山林馬志少陵原乃樊川之北原自司馬村起至

此而盡其高三百尺在杜城之東韋曲之西山林久廢上

有寺浮圖亦廢俗呼爲塔坡杜甫遊何將軍山林詩不識南塘路今知第五橋名園依

綠水野竹上靑霄谷口舊相得濠梁同見招平生爲幽興未惜馬蹄遥百頃風潭上千章夏木淸卑枝低結子接葉

暗啼鶯鮮鯽銀絲鱠香芹碧澗羮翻疑柁樓底晩飯越中行萬里戎王子何年别月支異花來絶域滋蔓匝淸池漢

使徒空到神農竟不知露翻兼雨打開拆日離披旁舍連高竹疎籬帶晩花碾渦深没馬藤蔓曲藏蛇詞賦工何益

山林跡未賖盡捻書籍賣來問爾東家剩水滄江破殘山碣石開綠垂風折笋紅綻雨肥梅銀甲彈筝用金魚換酒

來興移無灑掃隨意坐莓苔風磴吹陰雪雲門吼瀑泉酒醒思臥簟衣冷欲裝綿野老來看客河魚不取錢秪疑淳

樸處自有一山川棘樹寒雲色茵陳春藕香脆添生菜美陰益食單凉野鶴淸晨岀山精白日藏石林蟠水府百里

獨蒼蒼憶過楊柳渚走馬定昆池醉把靑荷葉狂遺白接䍦刺船思郢客解水乞吳兒坐對秦山晩江湖興頗隨床

上書連屋階前樹拂雲將軍不好武稚子總能文醒酒微風入聽詩靜夜分絺衣挂蘿薜凉月白紛紛幽意忽不愜

歸期無奈何岀門流水住回首白雲多自笑燈前舞誰憐醉後歌秪應與朋好風雨亦來過又重過何氏五首問訊

束橋竹將軍有報書倒衣還命駕高枕乃吾廬花妥鸎捎蝶溪喧獺趂魚重來休沐池眞作野人居山雨樽仍在沙

沉榻未移大迎曾宿客雅護落巢兒雲薄翠微寺天淸皇子陂向來幽興極步𡳙到東籬落日平臺上春風啜茗時

石欄斜㸃筆桐葉坐題詩翡翠鳴衣桁蜻蜓立釣絲自今幽興熟來徃亦無期頗怪朝參懶應耽野趣長雨抛金鎻

甲苔臥綠沈槍手自移蒲柳家纔足稻粱看君用幽意白日到羲皇到此應嘗宿相留可判年蹉跎暮容色悵望好

林泉何日霑微祿歸耕買薄田斯遊恐不遂把酒意茫然

韓莊昌黎先生集考異城南公别墅馬志莊在韋曲皇子

陂南引南陂水爲南塘孟郊遊城南韓氏莊詩初疑瀟湘水鏁在朱門中時見水底月動摇

池上風清氣潤竹林白光連虛空浪簇霄漢羽岸芳金碧叢何言數畝間環泛路不窮願逐神仙侣飄然汗漫通

鄭莊馬志卽鄭䖍郊居在韓莊東南李商隱過鄭廣文舊居詩宋玉平生恨有

餘遠循三楚弔三閭可憐留著臨江宅異代應敎庾信居

逍遥公別業張說東山記韋嗣立東山之側有別業焉上

聞而賞之乃命千官飮乎池上卽席拜逍遥公名其居曰

淸虛原幽栖谷翰林志韋嗣立搆別第於驪山鳳皇原鸚

鵡谷中宗臨幸名所居爲淸虛原逍遥谷

王維別墅雍錄在藍田縣西南二十里輞川王維别墅在

焉本宋之問別圃也王維輞川集序余别業在輞川山谷

其遊止有孟城坳華子岡文杏館斤竹嶺鹿柴木蘭柴茱

萸沜宮槐陌臨湖亭南垞欹湖柳浪欒家瀨金屑泉白石

灘北垞竹里館辛夷塢漆園椒園等與裴廸間暇各賦絶

句云王維孟城坳詩新家孟城口古木餘衰柳來者復爲誰空悲昔人有華子岡詩飛鳥去不窮連山復秋色

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文杏館詩文杏裁爲梁香茅結爲宇不知棟裏雲去作人間雨斤竹嶺詩檀欒映空曲靑

翠𣻌漣漪暗入商山路椎人不可知鹿柴詩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靑苔上木蘭柴詩秋山歛

餘照飛鳥逐前侣彩翠時分明夕嵐無處所茱萸沜詩結實紅且綠復如花更開山中倘留客置此芙蓉杯宫槐陌

詩仄經蔭宫槐幽陰多綠苔應門但迎掃畏有山僧來臨湖亭詩輕舸迎上客悠悠湖上來當軒對尊酒四面芙蓉

開南垞詩輕舟南垞去北垞淼難卽隔浦望人家遥遥不相識欹湖詩吹蕭淩極浦日暮送夫君湖上一囘首靑山

卷白雲柳浪詩分行接綺𣗳倒影入淸漪不學御溝上春風傷別離欒家瀨詩颯颯秋雨中淺淺石溜瀉跳波自相

濺白鷺驚復下金屑泉詩日飮金屑泉少當千餘歲翠鳳翊文螭羽節朝玉帝白石灘詩淸淺白石灘綠蒲向堪把

家住水東西浣紗明月下北垞詩北垞湖水北雜樹映朱闌逶迤南川水明滅靑林端竹里館詩獨坐幽篁裏彈琴

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辛夷塢詩木未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戸寂無人紛紛開且落漆園詩古人非傲

吏自闕經世務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株樹椒園詩桂尊迎帝子杜若贈佳人椒漿奠瑶席欲下雲中君又輞川六言

詩采菱渡頭風急䇿杖林西日斜杏樹壇邊漁父桃花源裏人家萋萋春草秋綠落落長松夏寒羊牛自歸村巷童

稚不識衣冠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烟花落家僮未掃鳥啼山客猶眠酌酒㑹臨泉水抱琴好倚長松南園露

葵朝折東谷黃粱夜春又積雨輞川莊作積雨空林煙火遲蒸𥠖炊黍向東菑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山中習靜觀朝僅松下淸齋折露葵野老與人争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崔氏莊在藍田見杜工部集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詩老去悲秋强自寬興來今日盡

君歡羞將短髮遠吹㡌笑倩旁人爲正冠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並兩峯寒明年此㑹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又崔氏東山草堂詩愛汝玉山草堂靜高秋爽氣相鮮新有時自發鐘磬響落日更見漁樵人盤剝白鴉谷口栗飯

煮靑泥坊底芹何事西莊王給事柴門空閉鎻松筠

員莊長安志員半千莊在焦戴川北枕白鹿原蓮塘竹徑

酴醿架海棠洞㑹景堂花塢藥畦碾磨麻稻里諺曰上有

天堂下有員莊

李靖宅賈志在三原縣韋端符觀李衞公故物記端符於

三原令坐中有客曰李彦芳衞公之胄也其家傳賜書與

他服器十餘物俱無恙

孫思邈宅長安志在祋祤縣東五里流惠鄉惠政坊啓玉

山今爲僧寺

柳公權宅通志在耀州北四十里宅廢今名柳家原宅旁

有公權瘗筆塜

令狐莊賈志在耀州西北餙以丹靑傳爲令狐綯山居明

嘉靖三十四年地震始圮舊言寺溝村有令狐氏祠堂七

王廟側有蓮池俱無跡

宼凖宅馬志新說曰府城掖庭街有寇萊公宅中有山池

熙熙臺後爲寺號安衆禪院中有萊公祠堂又下邽城内

有萊公宅賈志今普照寺相傳卽其遺址

种放宅馬志新說曰府城街後有种太尉宅中有奎鈞慶

賜之閣下東壁繪蘭亭圖西壁繪白蓮社圖

靑蓮堂馬志新說曰堂在省衙蓮池宋陳堯咨建今改爲

總庫

桂林亭馬志亦曰三桂亭新說曰在長安城南潏水之陽

宋諫議陳公別墅三子堯叟堯佐堯咨同登第故名

范氏莊馬志本唐杜佑郊居唐舊史稱有樊川亭桂林亭

元和七年佑以太保致仕居於此范公熙寧中自侍御史

岀買此莊於尙書郞胡拱辰自杜至范三易主矣今猶謂

之御史莊有溪榭嵓軒江間圃堂林館謂之范公五居

白氏莊馬志宋朝奉郞白序莊中有揮金堂順牛堂疑夢

室醉吟菴翠屏閣林泉亭辛夷亭嵓桂亭序字聖均自言

白侍郞後金時爲石氏園亭有四銀亭八銀亭後爲陝西

四川宣撫使襄山楊忠肅公祠

姚氏山亭馬志宋嘉祐中蘇軾自仙遊囘至黒水見居民

姚氏山亭高絶可愛復憇其上賦詩見本集

空翠堂馬志在鄠縣西五里渼陂隄上取杜甫渼陂行句

意名之宋知縣張伋撰記久廢明嘉靖間鄠令王瑋重建

前有紫閣後有菱池松竹叢中水磨之聲不絶

避世堂名勝志在盩厔縣東南二十五里南溪上宋蘇軾

詩序云南溪之南竹林中新搆茅堂予以其所處最爲深

 名之曰避世堂

張中字宅馬志新說曰府城草塲街有金柴光祿大夫張

中孚宅中有頤眞堂後爲錢監元爲利用倉

衆樂堂馬志新說曰在興慶池北張中孚建與賓客晏遊

處今廢賈志堂後舊有流杯亭

蘇仲宅賈志在富平縣宏化坊宅門獅腹鐫云明昌元年

蘇仲蘇千明隆慶初耕者獲銀觴於宅隅名如獅腹

雙桂堂馬志新說曰在京兆景風里至大甲申張浩然二

子琚珪同榜及第建

胡相別墅馬志在樊川元中書丞胡恭範致仕於杜曲植

梅竹引泉鑿池爲幽栖所左圖右書曰與士夫宴飮爲終

焉計命工繪樊川歸隱圖翰林待制孟攀鱗爲序

廉相泉園馮志至元中平章廉希憲行省陝右於樊川杜

曲葺治館榭移植漢沔東洛花木畦分碁布同姚雪齋許

魯齋楊紫陽商左山前進士邳大用來明之郭周卿張君

美燕樂於此敎授李庭之爲記

趙氏別墅馬志至元甲子宣撫趙公於樊川楊坡樹楸竹

葬考妣前建先廟並修葺園亭以爲别墅因而家焉自號

樊川釣叟中有安適堂歸潛洞趙公泉

牡丹園馬志在安化門西杜城北五里河東北路行省郞

中并人李換卿子信之所葺信之不喜仕進葺治田園植

牡丹三四百株他花稱是亭臺旁午花時遊者車馬闐咽

最樂園賈志在長安縣西北隅秦藩築此爲遊宴所

西園賈志在三原縣西北二里有草亭後樂亭三愛圃㴠

碧池明王端毅公所營馬志三愛圃在後樂苑中公謂淵

明茂叔愛蓮菊李唐人愛牡丹己則兼愛於牡丹亦不嫌

巢閣賈志在鄠縣西七里白樂天讀書處村名割耳莊有

白沙諸泉長安𨓜士張光裕滙泉爲湖種竹十畝倚樹爲

樓高七丈故曰巢閣馮恭定講學其上

瀑園賈志司空南居益建

湭西草堂賈志在渭南縣湭水西岸知府南大吉敷敎舊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