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卷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三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七十四
卷七十五 

西安府志卷第七十四

  拾遺志地理 山水 建置 食貨 學校

史家之體類聚羣分然稗官野錄爲職要者所不及詳略

依前卷門類彚爲拾遺以妨𥳑漏其中閒有謏聞怪說可

喜可愕者亦必博採以資談助而佐記珠蓋子虛亡是洞

㝠搜神猶古西京之遺意也然擇言尤雅至鄙䙝之詞有

傷風敎以及巵言謾語無關故實者又不勝其載也雖係

兹土槪不闌入凡七卷

春秋元命苞東井鬼星散爲雍州分爲秦國得東井深動

之萌其氣險也巳下地理山水拾遺

帝王世紀自井十六度至柳八度曰鶉首之次于辰在未

謂之叶洽于律爲𤯹賓斗建在午今秦分野

廣雅北斗樞爲雍州

宋天文志三台六星中台上星主梁雍又天市垣二十二

星在氐房心尾箕斗內西番十一星六曰秦

天官書秦之強也候在太白占于狼弧

淮南子庚秦午秦

魏崔浩傳庚之與未皆主於秦

歷𧰼考成各省節氣時刻以京師爲主視各省東西之偏

度加減之每一度當四分陝西偏西七度三十三分四十秒減三

十分一十五秒

易通卦驗周雲如輪秦雲如行人

晉天文志渭水氣如狼白尾

侯鯖錄關東語云人聞長安樂岀門西向笑

珍珠船天寶中承平歲久自開遠門至蕃界一萬二千里

居人滿野桑麻如織哥舒翰鎭靑海遣使乗白駱駝奏事

日馳五百里

江鄰幾雜志趙龍圖師民來自耀州說其地昔名祋祤疑

祋祤亦是一兵器其秦鑄兵之所乎

關中記终南太乙左右三十里名福地

酉陽雜俎有人遊终南一乳洞深數里乳滴瀝成飛仙狀

睂目衣服形製精巧有一未全其人因手承潄之經年再

往其像已成當手承處衣缺三寸不就

漫笑錄蘇子瞻任鳳翔府判官章子厚爲商州令二人同

遊南山抵仙遊潭下臨絕壁橫木架橋子厚推子瞻過橋

書壁子瞻不敢子厚平步以過用索繫樹躡之上下神色

不動以漆墨濡筆大書石壁曰章惇蘇軾來遊子瞻拊其

背曰子厚必能殺人曰何也子瞻曰能自拚命者能殺人

書蕉盩厔有玉女洞飛泉甘冽蘇子瞻過此汲兩瓶去恐

後復取爲從者所紿乃破竹作劵使寺僧藏之以爲往來

之信戲曰調水符

老學庵筆記東䝉终南峰名杜詩云故人昔隱東䝉峰又

云故人今居子午谷皆長安地种明𨓜東䝉新居詩亦云

登遍終南峰東䝉最孤秀南士注杜詩者妄引顓臾以爲

魯地

遊城南記自炭谷口行十餘里磴道之半有司馬温公隸

書二十八字曰登山有道徐行則不困擇平穩之地而置

足則不跌人莫不知之鮮能愼

水經注渭水過長安縣北又東南逕兩石人北秦始皇造

橋鐵鐓重不勝故刻石作力士孟賁等像以祭之鐓乃可

移動

芝田錄李德裕任中書常飮常州惠山井泉自毗至京置

舖遞有僧曰京都一眼井與惠山寺泉脉相通在昊天觀

後德裕乃以惠山一甖昊天一甖雜以八瓶暗記岀處僧

因啜嘗惠山與昊天者餘八同味德裕奇之當時停其遞

酉陽雜俎景公寺前街舊有巨井俗呼八角井元和初有

公主夏中過見百姓方汲令從婢以銀棱椀就井承水誤

墜椀經月餘岀於渭河

天祿識餘長安城南爲南斗形北爲北斗形故號斗城何

遜咸陽詩云城斗疑連漢老杜秦城近斗杓秦城依北斗

皆用此巳下建置拾遺

水經注渭水石柱橋舊有忖畱神像此神嘗與魯班語班

令其岀忖畱曰我貌狠醜卿善圖物容我不能岀班曰岀

頭見我忖畱乃岀首班於是以脚畫地忖畱覺之便還没

水故置其像於水唯背以上立水上

兩京記西市隋曰利人巿京西北隅有海池長安中僧法

成所穿分永安渠水注之爲放生所穿池得石銘云百年

爲巿而後爲池自置立市至是時百餘年矣

六帖開元二十九年命觀風使鄭審檢校兩京驛門卽今

門置十二辰候自審始也

周書韋孝寛爲雍州刺史先是路側一里置一土堠經雨

頽毁每須修之孝寛乃勅部內當堠處植槐木代之旣免

修復行旅又得庇蔭

開天遺事長安自昭應縣至都門官道左右村店民當大

路市酒量錢數多少飮之亦有好施者與行人解乏號爲

歇馬杯

古今注䝉恬始作秦筆枯木爲管鹿毛爲柱羊毛爲被所

謂蒼毫也巳下食貨物産拾遺

冊府元龜光武在長安時與宋佑共買蜜合藥帝追念之

賜估蜜數顧問何如在長安共買蜜乎

唐闕史藍田歲貢冰常在冬杪如藍水不冰則主吏宣命

以祭一夕而成

過庭錄邵伯恭侍郞守長安旣去以書抵親識曰自去長

安惟酥梨笋時復在念

黃圖元始四年起明堂辟雍爲博士舍三十區爲㑹巿列

槐樹數百行諸生朔望會此市各持其郡所岀貨物及經

書傳記相與買賣論議樹下侃侃誾誾巳下學校風俗拾遺

雍錄漢書孟喜舉孝廉爲曲臺直長注師古曰曲臺殿名

又孟卿傳注殿在未央宮又漢書行射禮於曲臺晉灼曰

天子射宮西京無太學於此行禮長安志於曲臺凡三岀

一在未央一列三雍之次一雜叙在宮館之數以予考之

止未央有此臺志悞分爲三也

姚興載記姚與托意佛道公卿以下莫不欽附沙門自遠

而至者五千餘人起浮圖於永貴里立波若臺於中宮沙

門坐禪者恒有千數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矣

程子遺書子厚言關中學者用禮漸成俗正叔言自是關

中人剛勁敢爲子厚言亦是自家規矩寛大

陸游緒訓子孫才分有限無如之何然不可不使讀書貧

則敎訓童稚以給衣食但書種不絕足矣能布衣草履以

事農圃足跡不至城市大是佳事關中村落有魏鄭公莊

諸孫皆爲農張浮休過之云兒曹不識字耕鑿魏公莊仕

宦不可常不仕則農可無憾也但切不可廹於衣食爲市

井小人

珍珠般天下有九福秦隴鞍馬福

西京雜記哀城街道有執金吾曉瞑傳呼以禁夜行惟正

月十五夜敇許弛禁前後各一日謂之放夜

開天遺事開元二十三年正月御五鳯樓錫宴命三百里

內刺史縣令帥所部音樂集於樓下各較勝負

開天遺事都中正月十五日造麵蠒以官位帖子卜官位

高下或賭筵宴以爲戲笑

開天遺事都人士女正月半後各乗車馬供帳於園囿或

郊野中爲探春之宴

天祿識餘秦俗二月二日携鼓樂郊外朝往暮回謂之迎

秦中歲時記二月二日曲江拾菜士民極盛又唐上巳日

賜宴曲江都人於江頭褉飮踐踏靑草曰踏靑

秦中歲時記寒食節內僕司車與諸軍使爲繩橛之戲合

車轍道兩頭張繩高二尺許駕車盤轉碾輪於繩上過不

失者勝落輪繩下者輸賭物動以千計

松窻雜記曲江池都人遊賞盛於中和上巳節卽錫宴臣

僚㑹於山亭賜太常敎坊樂池備綵舟惟宰相三使北省

官翰林學士預焉

曲江春遊錄曲江大㑹先牒敎坊請奏上御紫雲樓垂簾

觀焉時或擬作樂則爲之移日勅下後人置皮袋例以圍

障酒器錢帛入其中逢花卽飮

曲江春宴錄曲江貴家遊賞則剪百花裝成師子互相送

遺師有小連環欲送則以蜀錦流蘇牽之唱曰春光且莫

去畱與醉人看

曲江春宴錄霍定與友生遊曲江以千金求人竊貴侯亭

榭中蘭花挿帽兼自持往綺羅叢中賣之

景龍文館記唐中宗四年上巳被褉於渭濱賦七言詩賜

細柳圈

淸異錄唐世京城遊手夏月採蟬貨之曰靑林樂買者籠

窻戸閒驗其聲長短爲勝負謂之仙蟲社

秦中歲時記端午前二日東市謂之扇市車馬闐集

開天遺事唐宮中端午造粉團角黍貯盤中以小角弓射

之中者得食

秦本紀注德公二年初伏以狗禦蠱

西京雜記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於開襟樓

輦下歲時記七夕以蠟作嬰兒形浮水中爲婦人宜子之

祥謂之化生

六帖德宗九月詔羣臣宴曲江自爲詩敕宰相擇文人賡

和帝自第之以劉太眞李紓等爲上鮑防于邵等次之張

滿等爲下與擇者四十一人

唐書韋綬爲集賢院學士九月九日宴羣臣曲江綬請集

賢院學士得别一㑹帝從之

秦本紀注惠文君十二年初臘正義十二月臘日也秦惠

文王始爲之獵禽獸以歲终祭先祖也

秦中歲時紀秦中歲除日儺作鬼神狀二老人各爲儺翁

儺母

甲子諺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操舟入市秋雨甲

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雪瘞羊豕

甲申諺四時不取甲申雨

旬諺壬子癸丑甲寅晴五旬之中宵見星又戊午至甲子

七日行泥滓

李因篤集雲諺雲之西雨湧泉雲之南水傾罈雲之東佇

立空雲迤北耕穫得又朝雲謠朝雨雖雨不雨老健春寒

秋暑又雲謠橫雲不雨縱雲雨願爲東風吹送汝又星諺

星瞬目雨浸屋又畢星諺大瓶注小瓶溢爲雲水聲其下

如建瓴又元宵諺風吹十五月雨灑淸明節又六月六日

諺六月六日雨菜根遭蟲蛀又中秋諺八月十五雲遮月

來年元宵燈熀雪

南部新書長安風俗元日以後遞飮食相邀號傳座

輦下歲時記長安毎歲諸陵以寒食薦餳粥雞毬等又薦

雷子車至淸明尚食內園官小兒於殿前鑽火先得火者

進上賜絹三疋金椀一口都人並在延興門看內人岀城

灑掃新進士則於月燈閣置打毬之宴賜宰臣以下酴醿

開天遺事長安春時盛於遊賞園林樹木無閒地學士蘇

頲應制云飛埃結紅霧遊蓋飄淸雲帝覽之加賞

開天遺事長安士女遊春野歩遇名花則必設席藉草以

紅裙遞相挿掛以爲宴幄

秦中歲時記長安四月巳後自堂㕑至百司㕑謂之櫻筍

㕑公餗之盛常日不同

開天遺事唐宮中秋時妃妾以金籠閉蟋蟀寘枕函畔夜

聽其聲長安庶民之家皆效之

負暄雜錄鬬蛩之戲始於天寶聞長安富人鏤象牙爲籠

畜之萬金之資付之一喙

開天遺事長安王元寶楊崇義郭萬金等國中巨豪也延

納四方多士每科塲文字集於數家時目爲豪友元寶每

至冬月大雪令僕夫自家坊巷口掃雪爲逕親立坊前揖

客具酒炙宴樂爲暖寒㑹嘗置禮賢堂以沉檀爲軒檻以

碔𥑇甃地面

鬟髻品髻始自燧人氏周文王加珠翠翹花名曰鳳髻長

安城中有盤桓髻驚鴉髻又抛家髻及倭鬌髻

清異錄長安人物繁習俗侈喪葬陳拽寓像其表以綾綃

金銀者曰大脫空褚外而設色者曰小脫空製造列肆茅

行俗謂之茅家行事

咸寧志元日至元宵舂磑不事交易不行貧者亦過破五

又四月八日民閒各帶皂角枝又六月六日以麵湯新果

薦祖先岀書籍衣服以晒又中元獻祖考士夫多至墓所

俗云鬼節又臘月八日煑肉糜抛花木謂不歇枝

興平志鄉飮孟春望孟冬朔衆賓介僎必以齒德優者正

賓以爵尊者執事以生員八九人歌詩以童子六七人

興平志射禮明知縣章評置射器於朔望日令諸生習射

行禮後知縣徐開禧復舉行之

臨潼志男子多蔴冠婦人雖濃粧亦必以白布飾其首蓋

西方金也山曰太白故多尚白

臨潼志賀生子相索酒食謂之破賀生辰設咂嘛罈羣飮

醵金賽神以所獻果肴𤓰分謂之散福

臨潼志立春前一日職官迎春於東郊樂人扮雜劇女童

唱春詞街民捧盒酒獻官長設春盤捲春餅謂之咬春又

正月五日剪𥿄人送擲門外謂之送窮又十一日夜不張

燈十二日㕑不動刀謂之鼠忌又十六夜婦女岀遊謂之

走百病又二月二日以年初乾餅散家衆謂之蛟蝎尾又

淸明前二日爲寒食作鞦韆戲拜掃民籍用百五日軍籍

用淸明日又端陽飮雄黃酒挿艾小兒女繫五色絲艾虎

又七月七日女兒陳𤓰菓以金針漂水椀中視影之妍𡟎

以覘巧拙又七月十五燒紙祭麻姑又重陽上驪山飮茱

萸酒所親以棗糕相餽又十月一日雞鳴焚紙獻餛飩祭

先謂之迎寒衣又十二月五日煮五豆食之巳五毒八日

煮粥相送或於路食客謂臘八粥又二十四日後嫁娶不

擇吉謂兩年不厮管又除日具酒羣飮曰守歲

臨潼志元日以甲乙爲豐丙丁旱戊己蟲雨傷庚辛兵壬

癸潦占夏糶風從南來東來者皆賤逆此者貴又立春雨

早風成早禾晩風成晩禾前八日晴諸事皆吉得辛日小

麥成又元宵日夜雨寒食必雨是夜燈結蕋棉花成又二

月十二日花神生日晴百花成又寒食後六十日內麥熟

則實佳遲則粃又四月朔風從南來西來者秋糶賤逆此

者貴又初伏頭雨則旱又重陽有雨冬有雪來年豆成又

十月朔風從東來者春糶賤逆此者貴又一九雪九九皆

有雪

臨潼志戊午至甲子七日內必有雨無則兩月旱四時甲

子日雨皆不吉月暈則風日暈三日內雨早霞雨晩霞晴

水老鴉鳴則雨燕子𨉖水鴣鳴不晴虹見卽晴驪山岀雲

西行多雨西南望终南山雲漸白大雨驟至西北嵯峨山

起雲亦大雨

高陵志正旦雞鳴各懸黃𥿄長竿以祀天曰接天神又以

木炭懸門曰去瘟疫又立春日女新適人者母家歸禮焉

曰迎春人爭裂土牛皮以塗竈曰祛蚍蜉奪春仗以育蠶

曰蠶盛用朱墨筆畫牛角及小兒頂曰打春又四月一日

男女戴皂莢葉曰已頭痛又六月六日爲迎女節又中元

祭先折麻穀以獻吿穡事成也又中秋會飮曰賞月

珍珠船池陽以正月二十日爲天穿以紅縷繫餅餌擲之

屋上謂之補天

圗經池陽上巳日婦女以薺花點油祝而洒之水中若成

龍鳳花卉之狀則吉謂之油花卜

渭南志六月六日藏水待用云久不壞又除夕優人扮鍾

馗遍詣人家鳴鑼擊鼓曰驅鬼

富平志正月二十三日少年作百戲沿街而行曰擺社福

又曰過不當又晦日各以斧斤砍棃棗糞其實繁曰撻棗

以火照桑樹謂可無蟲曰燎桑又二月二日以灰畫莊牆

外曰衞莊是日謁高禖廟祈嗣又淸明請名山之泉源水

共禮一神刑牲禱豐曰遊水又麥熟時女爲新麥食送其

家諺曰麥上塲女看娘又六月六日取五更時水作麯曰

壓麯又於是日作醬曰不生蟲又臘月八日作酒曰臘腳

 按已上月令歲占各據志傳小異者載之以補秦中歲

 時所未記他郡所同者不錄但所載雖據某縣志乗其

 實又不專屬在某縣也至舊志所載冠㛰喪祭諸儀皆

 據前文襲入與近今所行多異記曰禮從宜施從俗不

 能必其相因也至於鄉約社約諸書略見學校卷中全

 文亦難具載

西京雜記長安市人語各不同有葫蘆語鏁子語紐語練

語三摺語通名市語

說文關中謂天爲祅

史記武帝紀注三輔謂日岀淸濟爲宴

天官書注關中謂桑榆蘖生爲葆

陳平傳注京師謂麤屑爲紇頭

漢高帝紀注秦隴謂父曰翁

郊祀志注三輔謂山阪閒爲衍娣姒關中爲先後

天文志注極屋梁也三輔閒名爲極或曰極棟也三輔閒

名棟爲極

楚元王傳注西方謂女婿爲邱婿邱空也

廣川王傳注尊章猶言舅姑今關中俗婦呼舅姑爲鍾鍾

者章聲之轉也

黄霸傳注關西人謂補滿爲適

灌夫傳注關西俗謂得杖呼及小兒啼呼爲呼瓝

外戚傳注三輔謂憂愁面省瘦曰嫶冥又以漆漆物謂之

髤今關西俗云黒髤盤朱髤盤

後漢光武紀注秦俗呼人爲黔首奴爲蒼頭

方言䖍儇惠也謂慧秦謂之謾娥好也凡好而輕者秦謂

之娥今關西人呼好爲媌悼傷也秦謂之悼嘏奘大也凡物壯大秦

謂之嘏或曰夏凡人之大秦謂之奘或謂之壯秦謂殺曰

劉亟愛也關西凡相敬愛謂之亟鮐老也秦曰耉鮐尋長

也關西凡物長謂之尋衆信曰諒周南召南語也窕美也

關西凡美色謂之好或謂之窕美貌謂之娥美狀爲窕美

色爲艷美心爲窈奕僷容也關西凡美容謂之奕或謂之

奕僷皆輕麗貌殗殜微也關西凡病而不甚曰殗殜半臥半起也

西凡物力同者謂之臺敵了快也秦曰了藎餘也秦謂炊

薪不盡曰藎摉略求也秦曰摉就室曰摉於路曰略凡人

嘼乳而雙産秦謂之僆子侮奴婢賤稱也秦罵奴婢曰侮

禪衣關東西謂之禪衣襜褕關西謂之襜褕短者謂之短

褕以布而無緣敝而紩之謂之襤褸關西謂之䘪䘿俗名䘿掖

汗襦關西或謂之祇裯亦呼爲掩汀也絡頭陌頭也秦曰絡頭屨

麄履也關西謂之屨中有木者謂之複舄釡關西或謂之

鍑㿿桮也秦謂之㿿甖秦之舊都謂之㽀關西其大者謂

之甀其中者謂之瓿甊罃甈謂之盎關西或謂之盆或謂

之盎其小者謂之升甌甂關西謂之甂其木者謂之甌籮

關西謂之注箕繘關西謂之繘綆鈎關西或謂之䥩僉

架所以打穀者關西謂之棓或謂之柫簟關西或謂之䓆今云䓆蔑篷也

麄者謂之籧篨筕篖似蘧篨直文曰麄江東呼笪關西謂之筕篖戸鑰

關西謂之鑰䏁聾也聽而不聰聞而不達秦謂之䏁聾之

甚者秦謂之𦘍蹇妯擾也人不靜曰妯秦曰蹇參蠡分也

謂分割也秦曰離𤺊散也聲變秦曰𤺊器破而不殊其音亦謂

之𤺊器破而未離謂之璺緡施也秦曰緡凡物樹稼早成

熟秦謂之旋凡尊老秦謂之公或謂之翁諄憎所疾也若

秦言可惡矣關西凡言相責曰譙讓㬥五穀之類秦謂之

曬凡以火而乾五穀之類關西謂之憊秦謂之㷅凡有汁

而乾謂之煎凡以騾馬馲駝載物者謂之負他亦謂之賀

凡㦸而無刃秦謂之釨或謂之鏔其大者曰鏝胡曲者謂

之鉤釨鏝胡三刄枝今㦸中有小孑刺者其柄關西謂之柲或謂之

殳劍削關西謂之鞞盾關西謂之盾舟關西謂之船泭謂

之𥴖𥴖謂之筏屑屑不安也秦謂之塞塞或謂之省省頷

頤頜也秦謂之頜頤築娌匹也關西兄弟婦相呼爲築里

水中可居爲洲三輔謂之淤冢秦謂之墳或謂之培或謂

之堬或謂之釆或謂之埌或謂之壠

啓顏錄楊素關中人侯白山東人關中謂水爲霸山東言

擎將去爲搩音其列反刀去素嘗戲白曰山東固多仁義借一

而得兩曰若爲得兩素曰有人從其借弓者乃曰搩刀去

白應聲關中亦甚聰明問一而知二曰何以得知白曰有

人問多雨渭水漲否答曰霸長豈非問一知二素服其辨

補筆談中尚書夲秦官尚音上謂之常書者秦人音也

聞見錄潘邠老云花妥鸎稍蝶妥音墮不知秦音以落爲

妥上聲少陵秦人也

老學庵筆記秦訛靑字則謂靑爲萋謂經爲稽

西溪叢語八米關中語歲以六米七米八米分上中下

 按已上方言與今語多不同蓋西安四逹之區五方錯

 處且聲音亦以時世遞變故於輶軒絕代語所載從略

 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