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類苑/卷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事實類苑
◀上一卷 卷三十六 詩歌賦詠(二) 下一卷▶



◆詩歌賦詠(三)


韓魏公[编辑]

韓魏公在北門,重陽燕諸曹於後園,有詩一聯云:“不羞老圃秋容淡,且看閑花晚節香。”公居嘗謂:“保初節易,保晚節難。”故晚節事尤著效,所立特完。又作喜雪詩一聯云:“危石蓋深鹽虎陷,老枝擎重玉龍寒。”人謂公身雖在此,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公為詩用意深,非詳味之,莫見其指,皆此類也。見魏王別錄。

李師中[编辑]

唐介為臺官,廷疏宰相之失,仁廟怒,謫英州別駕,仍命中官乘驛押赴任。時朝中士大夫以詩送行者頗眾,獨李師中待制一篇,為人傳誦,曰:“孤忠自許眾不與,獨立敢言人所難。去國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於山。並遊英俊顏何厚?已死姦雄骨尚寒。天為吾皇扶社稷,肯教夫子不生還。”

[编辑]

唐子方始彈張堯佐,與諫官皆上疏。及彈文公,則吳奎畏縮不前,當時謂拽動陣脚。及唐爭論於上前,遂并及奎之背約,執政又黜奎,而文公益不安,遂罷政事。時李師中作詩送唐,略曰:“並遊英俊顏何厚,已死姦諛骨尚寒。”厚顏之句,為奎發也。

龔穎[编辑]

龔穎自負文學,少許可,又談論多所折難。太宗朝,知郎州,士罕造其門,獨丁謂摯文求見,穎倒屣延迓,酬對終日,以至忘食。曰:“自唐韓、柳後,今得子矣。”翼日,丁獻詩於穎,穎次韻和酬曰:“膽怯何由帶鐵冠?祗緣昭代獎孤寒。曲肱未遂違前志,直指無聞是曠官。三署每傳朝客說,五溪閑凭郡樓看。祝君早得文場雋,况值天階正舞干。”

馮瀛王[编辑]

馮瀛王詩雖淺近,而多義理,若“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須知海岳歸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之類,世雖盛傳,而罕見其全篇,今並錄之。詩曰:“窮達皆由命,何勞發嘆聲?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冬去冰須泮,春來草自生。請君觀此理,天道甚分明。”又偶作云:“莫為危時便愴神,前程往往有期因。須知海岳歸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道德幾時曾去世,舟車何處不通津。但教方寸無諸惡,狼虎叢中也立身。”

杜祁公[编辑]

杜祁公酷嗜吟詠,致政後,作林下書懷詩,曰:“從政區區到白頭,一生寧肯顧恩讎?雙鳧乘鴈常深媿,野馬黃羊亦過憂。豈是林泉堪佚老?只緣蒲柳不禁秋。始終幸會承平日,樂聖惟能擊壤謳。”然余不見野馬黃羊事,後讀唐張說傳乃見之,則所謂“吾肉非黃羊,必不畏喫;血非野馬,必不畏刺”,是也。

邵樞密[编辑]

樞密邵公,亦蒙見知,屢加論薦,嘗謂余詩淺切,有似白樂天。一日閱相國寺書肆,得馮瀛王詩一帙而歸,以語之,公曰:“子詩格似白樂天,今又愛馮瀛王,將來捻取箇豁達李老。”慶曆中,京師有民自號豁達李老,每好吟嘯,而詞多鄙俚,故以戲之,遂皆大笑。然余賦才鄙拙,不能強為豪英,今齒已老,而詩格定,時時遣興,實有李老之風,足見公之知言也。熙寧中,余辟定武,主管機宜文字,公時收鄆州,附所作詩一大軸,并寄余詩曰:“流年真似隙中駒,別後情懷懶似疎。天上又頒新歲曆,床頭未答故人書。殷勤羔雁功曹檄,狼籍盃盤上客魚。好在仲宣家萬里,從軍苦樂定何如。”未幾,公即捐舘,迄今追念知己,每增感愴。

劉昌言[编辑]

劉昌言極有才思,嘗下第作詩,落句云:“唯有夜來蝴蝶夢,翩翻飛入刺桐花。”後為商丘記室,王禹偁贈詩曰:“年來復落事堪嗟,載筆商丘鬢欲華。酒好未陪紅杏宴,詩狂多憶刺桐花。”蓋謂是也。刺桐花深紅,每一枝數十蓓蕾,而葉頗大,類桐,故謂之刺桐,唯閩中有之。

潘逍遙[编辑]

昔王維愛孟浩然吟哦風度,則繪為圖以翫之。李洞慕賈島詩名,則鑄為像以師之。近世有好事者,以潘閬遨遊浙江,詠潮著名,則亦以輕綃寫其形容,謂之潘閬詠潮圖。閬酷嗜吟詠,自號逍遙子,嘗自詠苦吟詩曰:“髮任莖莖白,詩須字字清。”又貧居詩曰:“長喜詩無病,不憂家更貧。”又峽中聞猿云:“何須三叫絕,已恨一聲多。”哭高舍人云:“生前是客曾投卷,死後何人與撰碑。”寄張詠云:“莫嗟黑髮從頭白,終見黃河到底清。”皆佳句也,故宋尚書白贈詩曰:“宋朝歸聖主,潘閬是詩人。”又王禹偁亦贈詩云:“江城賣藥常將鶴,古寺看碑不下驢。”其為名公賞激如此。

王章惠[编辑]

王公隨惟嗜吟詠,有宮詞云:“一聲啼鳥禁門靜,滿地落花春日長。”又野步云:“桑斧利春色,漁歌唱夕陽。”皆公應舉時行卷所作也。

曹武毅[编辑]

曹翰嘗平江南有功,後歸環衞,數年不調。一日內宴,太宗侍臣皆賦詩,翰以武人不預。乃自陳曰:“臣少亦學詩,亦乞應詔。”太宗笑而許之,曰:“卿武人,宜以刀字為韻。”翰援筆立進,因以寄意,曰:“三十年前學六韜,英名嘗得預時髦。曾因國難披金甲,不為家貧賣寶刀。臂健尚嫌弓力軟,眼明猶識陣雲高。庭前昨夜秋風起,羞見盤花舊戰袍。”太宗覽之惻然,即自環衞驟遷數級。

蘇為[编辑]

蘇為酷嗜吟詠,知湖州日,有詩數十首,唯一篇最為絕唱,曰:“野艇閑撐處,湘天景亦微。春波無限綠,白鳥自由飛。柳色濃垂岸,山光冷照衣。時攜一壺酒,戀到晚涼歸。”在宣城亦有詩十首,皆以宣城為目,內宣城花一首,尤為清麗,曰:“宣城花疊嶂,樓前簇綺霞。若非翠露陶潛柳,即是紅藏小謝家。”又嘗知邵武軍,亦有小詩十首,唯一篇最善,曰:“愛重八九月,登臨高下樓。紅雲白處起,寒瀨泊漁舟。”

劉沆[编辑]

劉沆與鄉人尹鑒少同場屋,劉已登第大拜。皇祐中,尹以恩榜始登第,劉以詩送之,曰:“少年相款老相逢,鄉舉雖同遇不同。我亦位塵三事後,君方名列五科中。榮登莫計名高下,官達須由善始終。若到鄉關人見問,為言歸思滿秋風。”

張師錫[编辑]

張師錫年八十餘卒,又有喜子及第詩,曰:“御榜今朝至,見名心始安。爾能俱中第,吾遂可休官。賀客留連飲,家書反覆看,世科雖不繼,得慰二親難。”蓋張氏嘗有中魁甲者,故詩有世科之語。

寇萊公[编辑]

向敏中、寇準同以太平興國五年登科,後向秉鈞,寇以使相知永興軍。向作絕句贈寇,寇酬之,曰:“玉殿登科四十年,當時僚友盡英賢。歲寒惟有君兼我,白首猶持將相權。”見青箱雜記。

陳恭公[编辑]

陳恭公執中,以衞尉寺丞知梧州,驛遞上疏,乞立儲貳,真宗喜其敢言。翌日臨朝,袖其疏以示執政,嘆想久之,召為右正言,然為王冀公所忌。一日,真宗賦御溝柳詩,宣自宰相兩省皆和進,恭公因進詩曰:“一度春來一度新,翠光長得照龍津。君王自愛天然態,恨殺昭陽學舞人。”

宋子京[编辑]

韓魏公知定州日,作閱古堂,自為記,書于石。後又畫魏公像於堂上。宋子京知定州,作樂歌十闋,其一曰:“聽說中山好,韓家閱古堂。畫圖真宰相,刻石好文章。”魏公聞之不喜。

胡恢[编辑]

金陵人胡恢,博物強記,善篆隸,臧否人物,坐法失官十餘年。潦倒貧困,赴選,集于京師。是時,韓魏公當國,恢獻小詩自達,其一聯云:“建鄴關山千里遠,長安風雪一家寒。”魏公深憐之,令篆太學石經,因此得復官,任華州推官而卒。

魏野[编辑]

蜀人魏野,隱居不仕宦,善為詩,以詩著名。卜居陝州東門之外,有陝州平陸縣詩云:“寒食花藏院,重陽菊遶灣。一聲離岸櫓,數點別州山。”最為警句。所居頗瀟洒,當世顯人多與之游,寇忠愍尤愛之,嘗有贈忠愍詩云:“好向上天辭富貴,卻來平地作神仙。”後忠愍鎮北都,召野置門下。北都有妓女,美色而舉止生梗,士人謂之生張八。因府會,忠愍令乞詩於野,野贈之詩,曰:“君為北道生張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惜樽前無笑語,半生半熟未相諳。”吳正憲懷陝郊詩云:“南郭迎天使,東郊詔隱人。”隱人,謂野也。野死,有子閑,亦有清名,今尚居陝中。

朱台符[编辑]

朱台符,眉州人,俊邁敏博,少有賦名。同輩課試,以尺度其晷,台符八寸而一賦已就,凡有所作文字,其雕篆皆類於賦,章疏歌曲亦然。河西作梗,因上封章,其略曰:“且夫結之以恩者,彼必懷之。示之以威者,彼必畏之。若爾,則所謂繼遷者,自當革心而束手,款塞而旋庭矣。”又嘗為數闋,其略曰:“歌遏雲兮慘容,舞回雪兮腰一搦。”又曰:“顰多而翠黛難成,望極而烏雲易散。當本深心兮牡丹期,到如今兮賜冰頒扇。”鄉人田錫嘗曰:“朱拱三一闋,乃閨怨賦一首,只少「原夫」。”

錢熙[编辑]

錢熙泉南,才雅之士。進四夷來王賦萬餘言,太宗愛其才,擢館職。有司請試,上笑曰:“試官前進士趙某,親自撰中。”嘗撰三釣酸文,舉世稱精絕,略曰:“渭川凝碧,早拋釣月之流。商嶺排青,不遂眠雲之侶。”又曰:“年年落第,春風徒泣於遷鶯。處處羈遊,夜雨空傷於斷雁。”其文數千言,率類於此。卒,鄉人李慶孫為詩哭之,曰:“四夷妙賦無人誦,三釣酸文舉世傳。”

汪處士[编辑]

文瑩至長沙,首訪故國馬氏天策府諸學生所著文章,擅其名者,惟徐東野、李弘高爾。遂得東野詩,浮脆輕艷,皆鈆華歌舞,媚一時樽俎爾。其句不過“牡丹宿醉”,“蘭蕙春悲”,“霞宮日城”,“翦紅刻翠”而已。獨汪處士一篇,庶乎可採,曰:“門在松陰裏,山僧幾度過。藥靈丸不大,棊妙子無多。薄霧濛寒徑,殘風戀綠蘿。金烏兼玉兎,年幾奈君何。”又得弘高雜文十卷,皆絺章繪句,雖齪齪者亦能道,信乎文之難也。見玉壺清話。

徐鉉[编辑]

太祖、太宗下諸國,其偽命臣僚,忠於所事者,無不面加獎激,以至棄瑕錄用。故徐鉉、潘脩輩,皆承眷禮。至如衞融、張洎,應答不遜,猶優假之。故雖疎遠寇讎,無不盡其忠力。太平興國中,吳王李煜薨,太宗詔侍臣撰吳王神道碑。時有與徐鉉爭名而欲中傷之者,面奏曰:“知吳王事跡,莫若徐鉉為詳。”太宗未悟,詔徐鉉撰碑,鉉遽請對而泣曰:“臣舊事李煜,陛下容臣存故主之義,乃敢奉詔。”太宗始悟讓者之意,許之。故鉉之為碑,但推言歷數有盡,天命有歸而已。其警句云:“東鄰結禍,南箕扇疑。投杼致慈親之惑,乞火無里婦之談。始勞因壘之師,終後塗山之會。”又有偃王仁義之比,太宗覽讀稱嘆。異日復得鉉所撰吳王挽詞三首,尤加歎賞,每對宰臣,稱鉉之忠義。吳王挽詞,今記者二首,曰:“倏忽千齡盡,冥茫萬事空。青松洛陽陌,荒草建康宮。道德遺文在,興衰自古同。受恩無補報,反袂泣塗窮。”“土德承餘烈,江南廣舊恩。一朝人事變,千古信書存。哀挽周原道,銘旌鄭國門。此生雖未死,寂寞已消魂。”李王葬北邙,江南錄乃鉉與湯說奉詔撰,故有鄰國信書之句。東鄰謂錢俶也。

黃孝先[编辑]

宗袞嘗賞黃子溫詩。子溫名孝恭,天聖八年登進士第,為大理寺丞,失官。其從兄子思,亦善詩,詠懷曰:“日者未知裴令貴,世人爭笑禰生狂。”重午句曰:“風簾燕引五六子,露井榴開三四花。”子思名孝先,天聖二年登進士第,終太常博士。

賈公餗[编辑]

蔡文忠公擢進士第一,以將作丞倅兗,將母之官。年少氣銳,日沈酣以酒色廢務。賢良賈公餗居郡中,屢謁不得見,因書一絕屏間:“聖君寵厚龍頭選,慈母恩深鶴髮垂。君寵母恩俱未報,酒如為患悔何追?”文忠見之,亟往泣謝,自是終身不飲酒。

王君玉[编辑]

王君玉琪,詩務刻琢,而深淳獨至,高視古今。每云:“初學詩,易於形狀寫物,而難於題贈。至成一家言,則反此。”君玉秋後蓮實詩:“蠶寒冰繭瘦,蜂老露窠欹”,比興曲盡其妙也。他詩數百十首,字字清奇,讀之如咀冰嚼雪。若“魚寒不食清池釣,鷺靜頻驚小閣碁。”聞角詩:“隴雁半驚天在水,征人相顧月如霜”之類是也。

李邯鄲[编辑]

李邯鄲公作詩,格句自三字至九字,有五句成篇者,盡古今詩之格律,足以資詳博,不可不知也。伯父娶邯鄲孫女,嘗聞邯鄲公與小宋飲酒,舉一物,隸僻事,以多者為勝。飲不勝者,他人莫敢造席。

張文定[编辑]

張司空齊賢致仕歸洛,康甯富壽。先得裴晉公午橋莊,鑿渠周堂,花竹照日,與故舊乘小車,攜觴游釣。牓於門曰:“老夫已毀裂軒冕,或公綬垂訪,不敢拜見。”造一臥榻轝,以視田稼。醉則憩於木陰,酒醒則起。嘗作詩戲示故人:“午橋今得晉公廬,花竹煙雲興有餘。師亮白頭心已足,四登兩府九尚書。”公慕唐李文亮為人,對上前申明律意,惟務裁減。又奏,乞罷三班吏杖罰,請從贖論,皆可之。見玉壺清話。

王化基[编辑]

王化基言,任中丞日,鞫祖吉獄。吉知晉州,受賕事敗。詢其土豪王某者云:“吾小民,見州將貧乏,相醵率為一日之壽,豈知其犯法哉?”悵歎不已。化基詰其前後郡守,王某言,三十年已來,唯梁都官不受一錢,餘無免者,乃梁勗也。勗,漢乾祐中司徒詡下進士及第,有文詞,太祖欲令知制誥,為時宰所忌,遂止。化基言於太宗,時勗以老病不任吏事,特授華州行軍司馬,給郎中俸料。其子昭璉,亦舉進士,得杭州從事。化基送以詩曰:“文章換柱雙枝秀,清白傳家兩地貧。”人多傳誦。見楊文公談苑。

王嗣宗[编辑]

种放以處士召見,拜官,真宗待以殊禮,名動海內。後謁歸終南山,恃恩驕倨甚。王嗣宗時知長安,放至,通判以下羣拜謁,放小俛垂手接之而已,嗣宗內不平。放召其諸姪出拜嗣宗,嗣宗坐受之,放怒,嗣宗曰:“曏者,通判以下拜君,扶之而已。此白丁耳,嗣宗狀元及第,名位不輕,胡為不得坐受其拜?”放曰:“以手搏得狀元耳,何足道也!”嗣宗怒,遂上疏言“放實空疎,才識無以踰人,專飾詐巧,盜虛名。陛下尊禮放,擢為顯官,臣恐天下竊笑,益長澆偽之風。且陛下召魏野,閉門避匿,而放陰結權貴以自薦達。”因抉擿言放陰事數條。上雖兩不之問,而待放之意寢衰。齊州進士李冠嘗獻嗣宗詩曰:“終南處士聲名滅,邠土妖狐窟穴空。”

張乖崖[编辑]

張忠定公詠,布衣,希夷先生一見奇之。公曰:“願分華山一半居,可乎?”先生曰:“於公固可。”及別,贈以毫楮,公曰:“是將嬰我以世務也。”後公貴顯,果以名德重天下。將赴劍南,以詩寄先生曰:“性愚不肯林泉住,剛要清流擬致君。今日星馳劍南去,回頭慚愧華山雲。”及還,又有詩曰:“世人大抵重官榮,見我東歸夾道迎。應被華山高士笑,天真喪盡得虛名。”見澠水燕談。

聱隅子[编辑]

黃晞,閩人,好讀書。客遊京師,數十年不歸,家貧,謁索以為生,衣不蔽體,得錢輙買書,所費殆數百緡,自號聱隅子。石守道為直講,聞其名,使諸生如古禮,執羔鴈束帛,就里中聘之,以補學職。晞固辭不就,故歐陽永叔哭徂徠先生詩云:“羔雁聘黃晞,晞驚走鄰家”,是也。著書甚多,至和中,或薦於朝,除試大醫助教,月餘,未及具綠袍,遇疾暴卒。有子甚愚魯,所聚及自著書皆散失,無存者。見涑水紀聞。

王沂公[编辑]

王沂公為布衣時,以所業贄呂文穆蒙正,中有早梅詩,其警句云:“雪中未論和羹事,且向百花頭上開。”文穆云:“此生次第,已安排作狀元宰相矣。”已而果然。見魏王語錄。

僧有朋[编辑]

浮圖能詩者不少,士大夫莫為汲引,多汩沒不顯。予嘗在福州,見山僧有朋有詩百餘首,其中佳句如:“虹收千嶂雨,潮展半江天”,“詩因試客分題僻,棋為饒人下著低”,不減唐人。

花蕊夫人[编辑]

孟蜀時,花蕊夫人能為詩,而世不傳,傳其歌詞,清婉可聽。它日,王平甫治館中廢書,得其七言詩一卷,題云八十九首,而存者才三十餘篇,大約似王建宮詞。一篇云:“廚舡進食簇時新,列坐無非侍從臣。日午殿頭宣索鱠,隔花催喚打魚人。”又云:“月頭支給買花錢,滿殿宮娥近數千。遇著唱名多不語,含羞急過御床前。”它篇類此。

楊玢[编辑]

楊玢靖恭,虞卿之曾孫也。仕前偽蜀王建,至顯官,隨王衍歸後唐,以老,得工部尚書,致仕,歸長安。舊居多為鄰里侵占,子弟欲詣府訴其事,以狀白玢,玢批紙尾云:“四鄰侵我我從伊,畢竟須思未有時。試上含元殿基望,秋風秋草正離離。”子弟不敢復言。

孫僅[编辑]

孫何、孫僅,俱以能文馳名一時。僅為陝西轉運使,作驪山詩二篇,其後篇有云:“秦帝墓成陳勝起,明皇宮就祿山來。”時方建玉清昭應宮,有惡僅者,欲中傷之,因錄其詩以進。真宗讀前篇云:“朱衣吏引上驪山”,遽曰:“僅小器也,此何足誇?”遂棄不讀,而陳勝祿山之語,卒不得聞,人以為幸也。見廬陵居士集。

王禹玉[编辑]

京師祭二社,多差近臣。王禹玉在兩禁二十年,熙寧三年,為翰林丞旨,又膺是任,題詩齋宮曰:“鄰雞未動曉驂催,又向靈壇飲福盃。自笑治聾不知足,明年強健更重來。”執政聞而憐之。見倦遊雜錄。

陳烈先生[编辑]

陳烈先生,幼嘗與蔡君謨同硯席。時君謨出鎮福唐,束吏治民,毫髮不容。一日烈往見之,維舟庭下,聞其嚴察,不往謁之,但留詩于亭,曰:“溪山龍虎蟠,溪水鼓角喧。中宵鄉夢破,六月夜衾寒。風雨生殘樹,蛟螭喜怒瀾。殷勤祝舟子,移棹過前灘。”亭吏不敢隱,錄詩呈公,自是公為之少霽威稜。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