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林廣記/前集/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新編纂圖增類羣書類要事林廣記
←上一卷 前集 卷之五 下一卷→


○方國類 【 按廣舶官本】

  方國雜誌

           占城國

在海西南自廣州發舶至諸蕃惟占城為近順風八日可達國人多姓翁廣舶到其國即差蕃官摺黑皮為策書白字抄物数監盤上岸十取其二外聽交易如有隱漏籍沒入官若民入山為虎所噬或舟行被鰐魚之厄其家指其狀詣王王命國師作法誦呪書符投民死所虎魚即自投赴請命殺之若有欺詐誣害之訟官不能明令競主過鰐魚潭其負理者魚即出食之理直者雖過十餘次鰐魚自避去宋朝建隆元祐間甞入貢中國今 大元奄有四海諸蕃悉皆歸附矣

            賓童龍囯

隸占城占城選人作地主出即騎象或馬打紅繖從者百人執盾贊唱曰亞或僕 【 番語也】 以葉承飲食椰子酒与米酒歲貢方物於占城今羅漢中有賓頭盧尊者盖指此地今訛為童龍佛書所謂王舍城即此地也人云目連舍基尚存

            登流眉

属真臘選人作地主堆髟告纒帛蔽形每朝蕃主出座名曰登場眾蕃皆拜罷同座交手抱兩膊為礼如中囯手也

            真臘囯

舟行北風十日可到天氣無寒每嫁娶則男歸女舍最可笑一事國人生女至九歲即請僧誦經作梵法以手指挑損童身取其紅點其額其母亦用點額喚為利市云如此則其女他日嫁人諧好歡洽宜其室家凡女滿十歲即嫁若其妻與客合夫即喜自詫云我妻有姿色且巧慧故人暱云國人犯盜則斬手断腳燒火印胷背黥額犯罪至死則斬或削木椓其尻死令眾以當絞罪蕃殺害唐人即依蕃法償死如唐人殺蕃至死即重罰金如無金則賣身取金贖

            三佛斉囯

自廣州發舡取正南去冬日乘北風半月連夜至凌牙門五日方入三佛斉囯以木作柵為城別產物囯人俱姓蒲習水陸戰臨陣敢死官兵服藥刀箭皆不能傷以此霸於諸囯前後每囯王先用金鑄形質以代其軀運一室以金為器皿供奉甚嚴其金像器皿各鐫誌示後人勿毀代代如此近世有一王見所積金身金器頗多竊之則罪至死儲之則不敢開尽載之舟至大海沉之舊傳其囯地面忽然出生牛數万人取食之後用竹木窒其乃絕屢入貢於中國

            單馬令

唐舡自真臘風帆十晝夜方到其囯主有地主宋朝慶元二年進金三埕金傘一柄

            佛囉安

自凌牙蘇家風帆四晝夜可到亦可遵陸有地主亦係三佛斉差來其囯有飛來銅佛二尊名毗沙門王佛內一尊有六臂一尊有四臂每年六月十五日係佛生日地人并唐人迎引佛六尊出殿至三日復回其佛甚靈如有外囯賊舡欲來刼奪佛殿珠宝至港口即風發舡不得多是就港口搶刼他人往別囯賣每一人鬻金四兩或五兩如囯內民妻与人有姦即罰所姦人金四五兩還本人即以妻嫁与之

            晏陀蛮囯

自藍無里囯去細蘭囯如風不順飄至一所地名晏王它蛮周圍七千里人身如黑漆能生食人舡人不敢艤岸山內無寸鐵皆以王車渠蚌殼磨銛為刃其上有聖跡用渾金作床承一死人經代不朽常有巨蛇衛護其蛇毛長二尺人不敢近有一井每歲兩次水溢流入於海所過沙石經此水浸皆成金舊傳曾有舶舡壞舡人扶木飄至此山潛以水筒盛滿乘木信風飄流至南毗囯以献囯王試之果驗遂發七舡欲併收此山未至為惡風所壞舡人至山尽為山蛮所食

            大闍婆囯

名重迦盧離莆家龍風帆八日乃至舊傳囯王係雷震石裂有一人出後立為王其子孫尚存人物文措一如莆家龍產青塩係海潮入田曝成顆粒及產綿羊鸚鵡及真珠寶物之類

            大食弼琶囉囯

無囯主有四座州其餘皆是鄉村本囯不發舡為無囯主故也惟阜宿土豪更互主事遇婚娶時女家報約取牝牛一隻有孕者断其尾為信從断牛尾日為許婚之期候牛生犢時始還男親須要男家割人尾來女家還元割牛尾期信□尾盖男子陽物也以為聘幣至則女家喜以鼓樂迎導徇於街者七日男乃入女舍婚合是一家還親則使男子絕命也盖風俗相尚欲顯其婿之雄傑如此物女家永不還親其囯俗自古而然大抵君長各以豪強相尚地產利物名駱佗鶴身長六七尺有翼能飛但不甚高耳食雜物并炙火或燒赤熱銅与之食生卵如椰子破之如甕甕有囯人好獵每三日一出獵以藥箭射取獸物

            大食勿拔囯

邊海天氣暖甚出乳香樹他囯皆其樹逐日用刀斫樹皮取乳或在樹上或在地下在樹自結透者為明乳蕃人用琉璃瓶盛之名曰瓶香在地者名塌香每歲春末有一等飛禽自天而降不知出沒白如絲鴮大如家雀肥甚而味極佳每旦天明即四散飛泊日出則絕不見影囯人張羅殺食之惟春暮一月有之交夏則絕每歲甞有大魚死飄近岸身長十餘丈高二丈餘囯人不食但刳其膏為油多者至二三百斤肋骨作屋桁脊骨作門扇骨節可為臼又有龍涎全不知所出忽見成塊飄泊岸下地人競爭貨買

            大食勿斯離囯

秋時露降朝陽曝之即成糖霜真甘露也有樹一年生如栗子而長名曰蒲盧可採食之次年再生即名麻茶澤沒石子也明年又生栗子是間歲方生沒石子一根而異產亦可恠也產麥每粒長三寸甜每大五六尺石榴每重五六斤桃子每重二斤香椽每重二十斤菜每根可重十餘斤葉長三四尺米麥皆開地窖之經三四十年不壞穿井百餘丈乃見水又產胡羊高三尺餘其尾如扇每歲春時割取脂二十餘斤再縫合仍生不取則脹死

            麻囉奴

野島賊居其上若他囯有舡飄落則群起捉人燒食取人腦盖為飲食器父母死則召親戚槌鼓共食之非人類也

            崑崙層期囯

常有大鵬飛則遮日能食駱駞有人拾得其翅截其管作水桶海島內有野人身如漆囯人誘捉賣与蕃商作奴

            西天南尼華羅囯

事佛教尊牛屋壁皆塗牛糞以為絜各家置壇以牛糞塗置花水爇香供佛蕃商到不得入屋只坐門外

            天竺囯

隸大秦囯所立囯主悉由大秦囯選擇俗皆辮髮垂下兩鬢以帛纒頭衫袴鞋襪囯內取聖水能止風濤蕃商以琉璃瓶盛之若遇風濤以水洒之立止

           默伽囯

古係荒郊人煙因大食囯祖師名蒲囉吽自幼有異狀長娶妻在荒野生一男子無水可洗弃之地母走尋水不獲及回見其子以腳擦地湧出一泉水清甚此子立名司麻煙砌成大井逢旱不乾泛海遇風濤以此水洒之則應手而止

           勿斯里囯

属白達囯節制其囯終歲不兩囯人有七八十歲不識雨者止有一大江水極清甘美不知其源所出遇其時水溢四十日浸滿田疇候水退而耕其田管下有二州名甜野亦近此江兩三年間必有一老人自江水中出髮鬚皓白坐於水中石上囯人拜問吉凶其人不語若笑則其年豊稔若蹙額為悲狀則必有饑疫坐良久復入水中相傳古有聖人徂葛尼建塔頂上有鏡如他囯有兵舡來其鏡先照見


            斯伽里野囯

近蘆眉囯界囯有山山上有深四季出火囯人相与扛舁大石重五百斤或千斤拋放中須臾自然爆出皆碎如浮石每五年一次火從出流轉至海邊復回所過林木皆不燒遇石焚之如炭

            默伽臘囯

有囯王海出珊瑚樹囯人採之用索縛十字木將麻線乱絞在十字上用石墜入水中棹舡拖索刮取其樹古云鐵網取珊瑚盖此類也

            茶弼沙囯

前後並人到惟古來有聖人名徂葛尼曾到其囯遂立文字該載其囯係太陽沒入之地至晚日入其極洪於雷霆囯王每於城上用千人吹角及鳴鑼打鼓雜混日不然則小兒驚死也

            都播囯

鐵勒之別種分為三部自相統攝其俗結草為庐牛羊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為粮衣貂鹿之皮貧者亦緝鳥羽為服囯刑罰偷盜者倍徵其贓 【 出神異錄】

            奇肱囯

民能為飛車從風遠行湯時西風久下奇肱人車至於豫州界中湯破其車不以示民後十年東風復至乃使乘車遣回其囯去玉門之西一万里 【 出博物志】

            頓遜囯

梁武帝時貴方物囯在海島上其俗人將死親賓歌舛送於郭外有鳥如鵝而色紅飛來萬萬家人避之其鳥食肉尽乃去即燒骨以沉海中謂之鳥葬 【 窮神祕苑】

            骨利囯

居回紇北方澣海之北地出名馬晝長夜短日沒後天色正曛煑羊一胛才熟東方巳曙 【 出神異錄】

            大食囯

在西南二千里有囯山谷間樹枝上花生人首如花不解語人借問惟笑而巳頻笑輒彫落 【 酉陽雜俎】

            乾陀囯

昔尸毗王之倉庫為火所燒蕩其中有粳米燋者于今尚存若服一粒則終身不患瘧疾 【 同上】

            墮波登囯

在林邑之東南接訶陵囯西接迷黎囯種稻每月一熟有文字即書于貝多葉死者乃以金釭貫於四肢然後加以婆律膏及檀沉龍腦積薪燔之 【 出神異記】

            訶陵囯

在真臘之南竪木為城造大屋重閣以椶皮覆之以象牙為床以柳花為酒以手撮食有毒常人与之宿即生瘡与之交會即死旋液著草木即枯 【 出神異錄】

            孝億囯

界周三千餘里氣候常暖冬不凋落產羊馬駞牛宜五穀出金鐵衣麻布舉俗事妖不識佛法有妖祠三百餘所每一日造食一月食之常喫宿食 【 酉陽雜俎】

            懸渡囯

烏耗西有懸渡囯山溪不通唯引繩而渡土人佃於石間壘石為室接手而飲互相牽引所謂猿引是也 【 同上】

            烏萇囯

民有死罪不立殺刑唯徙空山任其飲啄事涉疑似以藥服之清濁自驗隨事輕重即决 【 出伽藍記】

            繳濮囯

永昌郡南千五百里有繳濮囯其人有尾欲坐乃先穿地作以安其尾若邂逅誤折其尾即死 【 出廣州記】

            撥挍力囯

在西南海中不識五穀食肉而巳常針牛畜取血和乳生飲衣唯腰下用羊皮掩之 【 酉陽雜俎】

            于闐囯

婦人袴衫束帶走馬与丈夫異死者以火燒收骨葬之上起浮圖居喪者剪髮長四寸 【 出伽藍記】

            女人囯

居東北海角与奚部小如者部抵界其囯男每視井即生也

            訶條囯

金遼山寺有石鼉眾僧飲食將尽向石鼉作礼則飲食悉具 【 酉陽雜俎】

            道明囯

人不著衣服見著衣服者即共笑之俗塩鐵以竹弩射蟲鳥 【 朝野僉載】

            義渠囯

秦之西有義渠囯其親戚死則聚柴而焚之薰屍於煙上謂之登煙霞 【 事見墨子】

            貫胷囯

在盛囯之東其人胷有竅尊者去其衣令卑者以物貫其胷擡之又有不死人在囯之東其人長壽不死居圓丘上有不死樹赤泉食之乃壽

            長臂囯

在海之東其人垂手至地昔有人在海中得布衣兩袖長丈有餘又有長腳人常負長臂人入海捕魚今之橇 【 與轎同】 人盖象此也与長臂囯相連

            丁靈囯

在海內其人從膝下生毛馬蹄善走自鞭其腳一日可行三百

            聶耳囯

在腹囯之東其人虎文兩手聶耳而行耳長及頰行則手捧之

            無月囯   【 月肚腸也】 

在北海外為人無月居死即埋之其心不朽二千歲乃復生之

            一臂囯

在西海之北其人一目一孔一臂一腳半体比肩猶魚鳥相合

            三身囯

在夏后啟之北其人一首三身

            二首囯

在鑿齒囯之東其人一身三首

            無腹囯

在深囯囯東其人男女皆腹

            柔利囯

其人反膝曲足居上一手一足

            交脛囯

其人交脛言腳脛曲戾相交也

            小人囯

名曰竫長九寸海鸛吞之

  異邦習俗

            四方蛮

東方之人鼻大竅通於目筋力屬焉南方之人口大竅通於耳西方之人面大竅通於鼻北方之人短頸竅通於陰中央之人竅通於口 【 酉陽雜俎】

            五溪蛮

父母死行鼓踏歌親属飲宴舞戱一月尽產為槨飾臨江高山半鑿龕以葬山上懸索下柩高者為至孝初遭喪三年不食塩 【 朝野僉載】

            三囯蛮

月民食土男女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復化為人參鏐民肺不朽百年亦化為人細民囯肝不朽百年亦化為人皆三蛮同類 【 出慱物志】

            南方蛮

南道之酋豪多選鵝之細毛夾以巾帛綿絮傷一復縱橫納之其溫柔不减於挾纊也俗云鵝毛柔暖而性冷偏宜覆小兒能辟驚癎候 【 嶺表錄】

            東方蛮

東方有女囯每十月令巫者齎酒肴詣山中呼鳥俄有鳥如雉飛入巫者懷中剖視腹中有穀來歲必登有霜雪必大灾其俗名曰鳥卜 【 廣德異記】

            武寧蛮

好著芒心接籬名曰苧綏以稻記年月葬時則以笄向天謂之刺北斗 【 酉陽雜俎】

  海隅風土

            南海屠婆

南海解牛多女人謂之屠婆屠娘皆縛牛於大木執刃以数其罪云某時牽汝耕田不得前某時乘汝渡水不即行今何免死即以策文頸揮刀斬之 【 南海異事】

            南海鬻髮

南海男子女人皆縝髮每沐以灰投流水中就水以沐以彘膏滋其髮至五六月稻未熟民尽髠鬻於市既髠復取彘膏塗來歲五六月又可鬻也 【 同上】

            番禺蔬圃

廣州番禺縣甞有部民牒訴云前夜亡失蔬圃今認得見在某請縣宰判狀往取之有北客駭其說因詰之民云海之淺水中有藻荇之属被風吹沙与藻荇相雜其根浮於水面或厚三五尺可以耕墾為圃以殖蔬夜則被盜者盜之百餘里外若浮筏之乘流也 【 玉堂閑話】

            番禺蛮媼

有在番禺逢端午聞街中喧然賣相念藥笑訝召之乃蛮媼荷山中異草鬻富婦人為媚男藥用此日採取如神又去採鵲巢中得兩小石號鵲枕此日得之者令婦人遇之有抽金簪解耳璫而償其直者 【 出投荒】

            南中師郎

南人率不信釋氏雖有一二佛寺課民為僧以督責釋之土田設有三数僧亦擁婦食肉但居家不能少解佛事士人以女配僧呼為師郎或有疾以紙為錢致佛像傍或請僧設食翌日宰羊豕噉之曰除斎 【 投荒雜錄】

            南海貧妻

南海貧民妻方孕則詣富室指腹以賣之俗謂指腹賣或巳子未勝衣隣之子稍可賣往貸以鬻折杖以識其短長俟巳子長与杖等即償貸者 【 南海異事】

           南方產翁

南方有獠婦免生子便起其夫臥床飲食皆如乳婦稍子衛護則產婦生疾又越俗妻或誕子具糜以飼壻壻擁衾抱子寢槾謂之產翁真倒如此 【 南楚新聞】

            南中攝僧

唐昭宗即位柳韜為容廣宣告使赦文到下属州崖州自來無僧皆臨事差攝先時有假僧不伏排位太守王弘夫恠而問之僧曰投次不當偏併去歲巳曾攝文宣王今年又差作和尚見者莫不絕倒為笑 【 嶺表錄異】

            南方縛婦

南方男女婚嫁多非礼聘俗有縛婦民喜他家之室女者率少年數輩持刃梃趍虛路偵之俟過即共擒此婦一二月与其妻首罪俗謂之縛婦 【 南海異事】

            嶺南好女

嶺南問貧富不教女針縷紡績但躬庖廚善醓醯者為大好女民爭婚姻諺曰我女裁袍補襖即灼然不會若修治水蛇黃鱓一條必勝一條 【 出投荒錄】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事林廣記/前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