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曲集/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三 二曲集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卷二十四[编辑]

義林[编辑]

襄城後學劉宗泗彙輯

義林記【《襄城縣志》】[编辑]

治西郭蓋有「義林」云,千夫長李忠武公之所葬也。公佐制府汪忠烈公喬年,駐襄剿賊。賊圍城,城陷,汪公死,公與之俱死。汪之靈輀南轅矣;公血戰疆場,馨骨丹血,藏之長坑古井間。前令君余補菴築祠崇祀,哲廡尚未大備也。愚增飾寵位,樹立豐碑,視昔有加。康熙庚戌,李忠武之元子顒來,長號五衢,招父魂而葬之。鄉先生劉宗洙割腴田數畝,立塋兆焉,藏有文石於窀曰「烈士」,私謐忠武。李公諱可從,字信吾,陝西盩厔人。生於萬曆己亥年十一月十九日子時,殉難於崇禎壬午年二月十七日。後鐫知縣某立石,吏部候選同知眷侄劉宗洙奉祀,藏石方闊二尺有六,厚七寸,築土為墓。墓表石長三尺,闊四尺有三,上鐫「李忠武公墓」五字,兩翼小識附焉。凡官是地與地之大夫士,各植松楸二一章,蔚然戍林,為郊青選勝勝地。道左樹石碑,高七尺,闊二尺有奇,大書「義林」,表異舉也。兩翼裁好義姓氏云。

當公奮不顧身,以身殉國,蓋甘心如飴,無少怨痛者。視濁墨形魄,決棄不復攖懷,齒髮骼鑿「化為疆場之飛塵,以從飄風,其混於沙礫,委蔓草而啖烏鳶,皆非所恨。惜推其精英昭爽,飛揚雲霄,睹督府之牙纛,環長壘而依附之。首麓汝涯,定是快心之區,比老死邱園固不屑,俯首全歸亦如浼也。年運而往,木拱且抱,葛蘿附石,松柏參天,騷人憑吊,遊士流連,必且瞻馬鬛而式之,豪歌悲壯,灑經雅之醇醪,抒忠貞之氣志也。疇謂是舉,為無裨於忠武哉!

邑令張允中記

義林述[编辑]

壯士盩醫李君,從督師汪公喬年討賊河南,抵襄城縣,賊圍襄城,城陷,賊磔汪公,壯士死之。後其子隱君二曲先生顒,親至死所,招魂而葬焉。於是城守遊擊將軍王君天錫、知縣事張君允中暨邑之士大夫,豎碑塚旁,立祠祀之,而名之日「義林」。友人有遊襄者,歸語共事,俾為文以述之。

李因篤曰:予嘗聞盩、厔有齒塚,蓋壯士君既應募東征,將行,抉一齒與隱君之母彭,及隱君成母窀穸,奉齒合葬而曰「齒塚」者。婦人之義,從夫者也,然則隱君宜賦大招,置旆車,前歸而告諸齒塚可矣。而累聚襄之新丘,則襄之將軍若令若士大夫之意也。夫當壯士之行,留一齒訣其家人,毅然誓不返矣。已而死襄,使共體魄冠劍猶存,猶當就而封樹之,況其在天之靈昭然可知者乎!是故生不顧返,死而逐焉,懦也;出門從帥,殺身以之,歸其神而舍之,貳也;身不能為國家保有襄,則死之日,當為襄人禦災而悍患,而使鬼確戀故鄉,悖也。懦典貳與悖,非孝子所以事其親也,隱君思之矣,雖然非隱君之所得為也,襄之將軍若令若士大夫之意也。夫壯士非能保有襄也,能保有襄,則襄人之祀,功也;今襄人之祀,義也。以旌壯士君之烈,而成隱君之孝,則義在襄;以表督師之能得士,而教懦夫使有立志,斯真天下之義林矣,蓋襄於是多君子也。《詩》曰「糾糾武夫,公侯好仇」,壯士有焉。《傳》曰「死葬之以禮」,隱君有焉。孟子曰「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襄之將若令若士大夫有焉。

康熙十年孟冬既望,關中李因篤撰

義林誌序[编辑]

《義林》曷誌乎?誌義也;曷言乎?其義也。夫子之讚《》也,《說卦傳》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其於《論語》又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而孟子曰「舍生取義」。仁之與義,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義之為用,廣矣大矣,然而人之所欲,莫甚於生,所惡莫甚於死。慷慨赴義,奮不顧身,至死不變,強哉矯矣,此襄城之所以有「義林」也。

崇禎壬午年間,闖賊蹂躪豫洛,盩李徵君父信吾公倡義勤王,偕五千人隨督師汪喬年、監紀孫兆祿救襄城。襄陷,汪孫二公死於賊,信吾翁死,五千人亦死,義聲赫赫。襄人念翁不忘,為之起塚西郊,共樹松柏揪楊,鬱然成林矣。康熙辛亥,徵君孝思殷摯,抵襄招魂,哀感行路,襄令東峰張公構祠俎豆,勒之貞瑉,名曰「義林」,而諸同人永言孝思,唱歎義烈,此義林之所以有誌也。嗚呼!北邙一望,古阜累累,蓬蒿滿眼,滅沒於荒煙衰草間,賢愚奠湃矣,安得如今日義林,永言唱歎,而聞風興起,立懦廉頑,其有裨於名教豈淺鮮哉!蓋仁之與義,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若信吾翁與徵君,非所謂「立心」「立命」者乎?徵君之孝,仁也;信吾翁之忠,義也。仁之與義,一而二,二而一者也。襄之君子,秉彝好德,人有同心,既誌之矣,余是以樂得而為之序。

康熙十一年仲秋朔,晉陵吳光撰,時年七十九

義林圖說[编辑]

《義林圖》,圖義林也。義林有令君張束峰為之記,有關中李天生為之述,詳矣。記列其義也,述美其義也,海內士大夫讀其記,復讀其述,莫不知襄城之有義林云。使無以圖其形勢,則道里遼遠,心竊向往者,或以限阻而愾歎於勝壯之莫觀,是居是邦者之過也。

義林在吾襄西郭外,南北通衢之左,面邑城,背汝水。其婉蜒於西北者,則龍池東岡也;其嵯峨於西南者,則令武首山也;其遠近環列如拱如揖,如趨如赴者,則村落、廬舍、祠宇、陵墓也。而先君子葬地乃居其左。洛中王屏翰常過而吊之,有「城頭慷慨誰同調,墓地蕭條有北鄰」之句。蓋壬午之役,共罹鋒刃,今丘瓏又相近也。泗非能畫者,睹茲義林,感慨係之,聊即形勢,壯其梗概。庶幾覽者,按茲圖如登其林,慨然想見其英風,而忠義之心油然以起,斯真天下之「義林」矣。

康熙十年歲次辛亥,襄城後學劉宗灑頓首謹題

烈士李公讚[编辑]

嗚呼!公以倜儻不常之勇略,遭方張不制之寇,提劍從軍,奮不顧身,思勤王室,其忠烈所激,豈不壯哉!至以賊之虐焰方熾,抵死以敵,厥功不就,要以天之不佑,非志之不振也。向使天不厭明,左兵來會,二師合力,殲滅逆賊,恢復王室,皋天下遺之本朝,豈遽出古烈士下哉?世以成敗論人,以大功不就,徒死孤城,無尺寸之益,此刻論也。竊計世之人,有讀書數萬言,而臨難畏怯,甘自屈辱,改節事人,豈復少哉!而公獨以忠烈之氣,挺然不屈,殉難如飴,卒完名全節,著義無窮,求諸史傳,雖南八何以加茲。其子顒刻勵力行,倡絕學於當世,其亦公之遺教使然耶?

古南氾後學劉晟

[编辑]

義林題詠[编辑]

自汪督師避難襄城,一時從征將士,無不以身殉國,而李烈士之節烈為尤著。義林者,表李烈士之墓也。烈士為二曲先生之父,以材官從督師討賊,不克,死。康熙辛亥,二曲先生招魂至襄,哭於社甚哀,為言烈士因汪督師討闖賊,應監紀孫兆祿之募,隨督師出閱,兼程趨襄,與賊戰不利,城守。城陷,被執不屈賊,遂遇害。襄人憫烈士之忠,而憐二曲先生之孝也,於是起塚西郭門外,鐫姓字庚甲於石葬焉。邑令張允中表於道曰「義林」,因為之記,富乎李因篤作有《義林述》,延陵吳光為《義林序》,其志四方學者多所題詠,另有記。茲所彙而為冊者,悉皆出於襄之輓歌。以襄之故老猶能稱述其逸事,即今之仕宦於斯,生長於斯者,又皆日為登臨,徘徊憑吊,不能去者也。方今朝廷廣開史綰,纂修《明史》,采錄督師並及烈士,登之國史,豈不與張巡、南八並垂千古耶!泗先君子以從事佐督師,與烈士同城守,復同罹鋒刃,序茲義林,感慨係之,操筆和淚,不知所云。

康熙辛酉春二月,襄城通家晚學劉宗泗題並書

[编辑]

風雨蕭森處,寒生寶劍光。秦川多俠烈,豫土待平康。天道誰能測,君恩未敢忘。千秋真介胄,日月共烽煌。右題義林。

襄令三韓蒲敏政

題義林[编辑]

風塵勞去馬,羽箭出潼關。壯色洛陽裹,天威嵩嶽間。便言攙槍掃,豈謂鬼神還。英氣餘長嘯,俠聲塞碧山。

襄司諭商嗣琦

[编辑]

漠漠長堤水,憑高吊暮煙。乾坤新歲月,稗史舊編年。沙流不轉石,峽鎖尚聞鵑。定有英雄氣,澄洄護大川。

康熙庚申秋八月題

烈士塚[编辑]

司訓古穰高潔

朝廷思猛士,意在愛生成。骨以壯心重,身繇報主輕。丈夫別有願,男子不求名。莫灑千秋淚,天地本忘情。

吊李烈士墓[编辑]

後學馮天培

[编辑]

三秦饒壯士,用以固封疆。劍景春雲冷,殺聲夜月黃。人緣無大志,天不佑岩廊。遊騎經行地,深憐古戰場。

守黑齋頭讀《義林吟》,因書。

黃甲雲

輓吊[编辑]

李忠武先生殉節

鬚髮猶難保,衣冠不再逢。難將千古血,不問一朝鍾。忿氣青山裂,壯心春日冬。且休談節媽媽既,痛惜馬如龍。

康熙辛酉秋八月,氾南後學魏名鄉頓首敬題

烈士義林[编辑]

累累北邙塚,千秋獨義林。殺身溝壑志,作厲報君心。柏葉知方向,陰風起怒吟。天憐昌厥後,重付朱程任。

何慊

[编辑]

世亦誰無死,乾坤重比身。行人識孝子,道路說忠臣。尾晶豐碑古,雲煙野塚春。相憐生意氣,碧血不腥塵。

二曲先生曾託省視老先生祠,病久,見諸君子作《義林詩》,聊成八句附後。

後學張鑒

過義林吊忠武李公之墓[编辑]

莫煩絮在酒,何用炙為雞。傑士孤忠健,英人萬騎嘶。鴻毛原有恨,泰嶽可相齊。馬革真堪笑,上夫眼不迷。

庚申冬日,後學耿日霽頓首題

[编辑]

寒月滿霜花,行人望處嗟。誰知萬里客,卻被五雲遮。芳草英魂健,西風豪氣賒。頭顱原自愛,總為帝王家。

後學萬邦孚

[编辑]

天澹雲長黯,荒山暮雨多。祇緣明素節,何畏死群魔。雨雪腸堪見,秋飄乞未和。從來哭牖下,相對且如何。

後學井見田

[编辑]

千里馳天馬,膽令逆賊寒。山河憑畫戟,君父托雕鞍。自有血誠在,何憂肢體殘。英雄留本色,盡與上蒼看。

後學張雯

[编辑]

偉矣先生節,憑陵泅水隈。膚功難介胄,大義動風雷。忠孝思天性,詩書篤降才。於茲崇俎豆,弗祿慶方來。

庚申秋月挽吊李烈士。

後學耿勳

拜李烈士墓[编辑]

風雨十年一劍寒,丈夫心事不摧殘。春來西隴松揪色,夜夜紅光牛斗端。

夥情自詐作神明,義氣淩雲非借名。翻笑向來馬革願,何如千古自長生。

氾南晚學姚郡

[编辑]

浩氣澄江海,先生氣愈賒。為天立柱石,不自念身家。事業原無盡,聲名寧有加。籲嗟汝水上,何處吊煙霞。

辛酉清明恭諧義林祭忠武李太公墓有感。

通家晚學生劉青駿

[编辑]

故壘當年跡,晴嵐野樹齊。此山石未爛,何代草長萋?浪湧秦關月,岩耕漠塞泥。誰諳登矚意,返照暮鴉啼。

戊午仲秋,登義林有作。

後學李錫

[编辑]

出開饒壯氣,雪刃報皇朝。雲冷千夫帳,肝明萬馬驕。天原愛盜寇,士豈畏殘消。磷火何堪憫,莫思出渭橋。

後學井應益

[编辑]

士馬下秦州,天王南顧憂。寒雲簇劍戟,密霧壓兜鍪。報國非無志,全軀豈肯休。至今殺氣在,流落望嵩樓。

晚學盛敞題

挽李烈士殉難里句[编辑]

乾坤傾頹如崩瓦,丈夫力死岩城下。正氣凜凜天地間,陰雲慘淡迷荒野。汝水東流去不迥,首山橫亙望崔巍。惟有忠魂自來往,秋風涼月照霜苔。杲卿舌,睢陽齒,取義成仁博一死。萬年百六何事無,如君報效真堪紀。嗟乎古來直道在人心,野老吞聲淚滿襟。不信試看斜陽外,斷草荒煙愁至今。

古南氾後學賈詮

拜李烈士墓[编辑]

虎賁龍驤士,拚命祇知君。平賊抱奇略,洗兵不告勳。英風留萬木,壯氣冷殘雲。不作煩冤態,啾啾響墓墳。

辛酉秋月,侯瑞

[编辑]

立馬郊原勁慨吟,秋颯翠柏自蕭森。出關已是無生想,仗劍何曾念義林。烽火孤城空戰騎,英風千載照丹心,寥寥遺塚托高埠,野水寒煙衰草侵。庚申秋月謁義林,俚言挽吊忠武先生。

通家晚學生劉青白頓首敬題

辛酉寒食設祭義林再吊李忠武先生[编辑]

徘徊泗上烏,吊古意何深。世代蒼茫色,摧殘經濟心。衝風草葉勁,嘿血雪花沉。瞻拜高墳下,淒其淚不禁。

晚學劉青白再書於抱膝廬之左个

[编辑]

彝門烽火照東京,鐵騎聯鑣列五兵。一自山樓吹畫角,遂令壘壁失長城。沙場白骨人間血,晚樹豐碑天上名。日落青郊風雨惡,夜聞猶是刀戈聲。

李弦皋

[编辑]

中原千里血,殺氣動秦州。鐵馬日星黯,罡風天地秋。荒城餘鬼火,白晝冷孤丘。無限招魂賦,山陽風雨流。吊李烈士殉節。

晚學劉青藜

[编辑]

荒城野樹照斜陽,遺塚高碑大道旁。千里飛旌勞鐵馬,隻身倚劍謝穹蒼。出師五丈心徒切,抗節睢陽志可傷。獨使西郊風雨夜,青磷冷落泣沙場。

拜李忠武先生墓有作。

通家晚學生劉青蓮

[编辑]

濺沫跳波雨淚啼,傑人斷不肯頭低。舍生祇願全初志,授命端為破大迷。碧海孤身甘血刃,黃河萬古重流漸。地天無憾奇男子,未敢高聲向世提。

辛酉秋月,西郊吊李烈士

汝上後學禿心子李焙

[编辑]

身喪戰場志不搖,特行獨立見孤標。舍生取義心難變,之死靡他恨未銷。烈膽止憑青史著,遊魂難倩《楚辭招》。忠臣浩氣千秋壯,英爽猶將翼聖朝。

後學何默

[编辑]

渭水鍾靈正氣敷,英雄應與世人殊。生前義志倫常重,沒後忠名古道抉。歌挽詩章傳厔里,旌揚碑碣賢襄途。不將姓字留青史,誰識關中烈丈夫。

寓襄城都人馬永爵

流寓【襄城縣志】[编辑]

李顒字中孚,學者稱為二曲先生,陝西盩厔縣人,忠武公之子也。忠武甘心殉節,可謂以死勤事,襄之官紳為之樹寵位祠祀,附衣冠起塚,妥侑英魂,崇奉備至。康熙庚戌,先生赴襄招魂,適上谷王嘏公建牙於此,晉陽張東鳴琴於此,煬山馬晉錫振鐸於此,為之館於二郎廟,與邑名構訂疑折衷,多所開示。襄人服其訓誨,願以高第弟子事之。先生曰:「先忠武墓斯廟斯,顒固扮榆一後進小子也。」因附籍龍池保焉。延祖殉難而湯陰多嵇姓,清臣完節而長山多顏裔,子孫襲祖父芳名,僦而居之,奉其祀事,遂稱上著。且天佑忠魂,必蕃爾胤,襄城數千百年後,又增盩一望,與龍門分東西李云。

先生真儒領袖,理學宗工,在關西為督撫大僚所矜式,寓江南為宿德名卿所景從,直入孔顏堂奧,不僅化朱陸異同也。著作種種,皆身心性命切衷之功;坐言起行,識者謂文清、新建,燈傳在茲。凡古今典籍,靡不洞究,有《十三經注疏糾謬》、《廿一史糾謬》。男二人,曰慎言,曰慎行,能讀書克世其家。先生蓋丁卯年癸卯月癸巳日己未時嶽降也。

邑人劉宗洙記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