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程遺書/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二程遺書
◀上一卷 卷十二 明道先生語二 下一卷▶



卷十二·明道先生語二

戌冬見伯淳先生洛中所聞劉絢質夫錄[编辑]

「純亦不已」,天德也;「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三月不違仁」之氣象也;又其次,則「日月至焉」者矣。

「一陰一陽之謂道」,自然之道也。「繼之者善也」,有道則有用,「元者善之長」也。「成之者」卻隻是性,「各正性命」者也。故曰:「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如此,則亦無始,亦無終,亦無因甚有,亦無因甚無,亦無有處有,亦無無處無。

「民受天地之中以生」,「天命之謂性」也。「人之生也直」,意亦如此(若以生為「生養」之「生」,卻是「修道之謂教」也。至下文始自雲:「不能者敗以取禍」,則乃是教也)。

且喚做中,若以四方之中為中,則四邊無中乎?若以中外之中為中,則外麵無中乎?如「生生之謂易,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豈可隻以今之《易》書為易乎?中者,且謂之中,不可捉一個中來為中。

顏子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簞瓢陋巷非可樂,蓋自有其樂耳。「其」字當玩味,自有深意。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明此理也;「在止於至善」,反己守約是也。楊子出處,使人難說,孟子必不肯為楊子事。

孔子「與點」,蓋與聖人之誌同,便是堯、舜氣象也,誠「異三子者之撰」,特行有不揜焉者,真所謂狂矣。子路等所見者小。子路隻為不達「為國以禮」道理,所以為夫子笑;若知「為國以禮」之道,便卻是這氣象也。

人之學,當以大人為標垛,然上麵更有化爾。人當學顏子之學(一作事)。

「窮理盡性」矣,曰「以至於命」,則全無著力處。如「成於樂」,「樂則生矣」之意同。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子貢蓋於是始有所得而歎之。以子貢之才,從夫子如此之久,方歎「不可得而聞」,亦可謂之鈍矣。觀其孔子沒,築室於場,六年然後歸,則子貢之誌亦可見矣。他人如子貢之才,六年中待作多少事,豈肯如此?

「生生之謂易,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乾坤或幾乎息矣。」易畢竟是甚?又指而言曰:「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聖人示人之意至此深且明矣,終無人理會。易也,此也,密也,是甚物?人能至此深思,當自得之。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致與位字,非聖人不能言,子思蓋特傳之耳。

顏子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則是深知道之無窮也。「瞻之在前,忽焉在後」,他人見孔子甚遠,顏子瞻之隻在前後,但隻未在中間爾。若孔子,乃在其中焉,此未達一間也。

「成性存存」,便是道義之門。

凡人才學,便須知著力處;既學,便須知得力處。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