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程遺書/卷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二程遺書
◀上一卷 卷二十 伊川先生語六 下一卷▶



卷二十·伊川先生語六

周伯忱錄[编辑]

問:「左氏言子路助衛輒,觀其學已升堂,肯如是否?」曰:「子路非助輒,隻為孔悝陷於不義,欲救之耳。蓋蒯聵不用君父之命而入立,強盟孔悝,孔悝不合從之故也。」曰:「子路當時可以免難否?」曰:「不可免。」

問:「《左傳》可信否?」曰:「不可全信,信其可信者耳。某年貳拾時,看《春秋》,黃聱隅問某如何看。答之曰:『有兩句法雲:以傳考經之事跡,以經別傳之真偽。』」又問:「公、穀如何?」曰:「又次於左氏。」「左氏即是丘明否?」曰:「《傳》中無丘明字,不可考。」

問:「『此之謂自慊』與『吾何慊乎哉』之『慊』,同否?」曰:「『慊』字則一也。不足謂之慊,動於中亦謂之慊,看用處如何。」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