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堂雜志/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二老堂雜志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史官改定制詔[编辑]

本朝列聖實錄,凡當時所下製詔,往往為史官改易,殆以文體或未古也。宋景文公《筆記》亦嘗言之。唐魏帥田布以死事贈右僕射,白居易草制甚美,而《舊唐書》別載一制全不相類。文雖可觀,然不若居易之宏暢。未知當時果用何制,其為修史者所改無疑。本朝太祖受周恭帝禪詔,元本載《五代開皇紀》,與今《實錄》無一字同,此事繇來久矣。

記李煜與劉鋹書全文[编辑]

太祖皇帝嘗令江南李煜作書,諭廣南劉鋹令歸中國。煜命其臣潘佑視草,文甚辨麗,累數千言,今載之《太祖實錄》。饒州董氏刻佑集亦有之,然皆不載最後十句,蓋私禮不敢以聞也。予年十餘歲,因隨侍至廣州,嘗得其全文,今尚能記。其辭曰:「皇帝宗廟垂慶,清明在躬,冀日廣徽猷,時膺多福。徒切依仁之戀,難窮報德之情。望南風而永懷,庶幾撫我;指白日以自誓,夫復何言!」

告詞用上語[编辑]

紹興十二年,太母還宮,百僚班賀。上曰:「朕自東朝之歸,方知南面之樂。」故權中書舍人程敦厚《行太母侄女韋氏十娘封郡夫人制》云:「朕自東朝之歸,方知南面之樂,宜時懿戚,同此體用。」蓋全用上語也。

察官兼翰苑[编辑]

紹興二十四年春,直學士院湯思退以禮部侍郎同知貢舉。時百官多闕,大抵一人兼數職,故凡以進士入官者,皆預考校。獨監察御史汪綸不入,蓋備拆號也。內制既闕官,有旨命王綸時暫兼權,適劉婉儀進位貴妃,綸草其制,潤筆殆萬緡,上稱有典誥體,竟至大用。前此察官寓直禁林,亦盛事也。

經筵官給告[编辑]

近制兼職,雖宰相領國史實錄院、敕令所、玉牒所,降敕而已。惟講讀官下至說書皆命詞給告,可見崇儒重道之意也。

侍讀說書[编辑]

近事,侍從以上兼經筵則曰侍講,庶官則曰崇政殿說書,故左右史兼講筵者,亦曰侍講,如程敦厚、趙衛是也。紹興二十六年,王倫為起居舍人,止帶崇政殿說書,誤矣。先是,殿中侍御史董德元、右正言王瑉皆兼說書,而瑉以家諱辭,遂並升侍講,蓋從權也(胡銓以左史兼侍講,既而改宗正少卿而侍講如故。其後張棫為左司亦侍講)

李益能召試[编辑]

紹興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五日,詔將作監主簿李益能,令中書後省召試時務策一道取旨。益能,李擢德升子也,為右丞相万俟禼所薦,將特賜出身而用之。方試而禼薨,王綸、周麟之、趙逵在後省,以六經疑難發問,益能所對稍略,又參知政事張網亦論賜第之恩不可啟止,自監簿遷宗正寺丞。初,詞科惟有出身人許應,上即位,以用武權停。紹興初,擢任工部侍郎,請復其科,而有司看詳,兼許任子就試,亦為益能計也。科第固未足道,然益能垂成輒壞,可為有心者之戒。

給事中降詔[编辑]

故事:除授六曹侍郎、雜學士以上除遇辭免,則降詔不允,給舍權侍郎則否。紹興二十七年六月,戶部侍郎王師心除給事中,亦降不允詔書,蓋師心舊官合答詔。是歲九月,賀允中自權禮部侍郎除給事中,遂襲王師心例降詔,非故事也。三十年正月,王晞亮自權工部侍郎遷,夕拜不復降詔(金安節又降詔)

皇子食邑[编辑]

紹興三十二年六月,孝宗受禪。九月一日,三皇子並拜節鉞真王,各食邑一千戶,食實封四百戶。按舊制,皇子封王便合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一千戶,此有司之失也。

張德遠始終為右相[编辑]

高宗紹興乙卯春,張德遠拜右相,丁巳秋方罷,蓋獨相也。後幾三十年當壬年歲,壽皇及禪,陳長卿實為首臺。七月復召前左相湯進之為右相,十二月長卿罷。明年改元隆興,正月張任樞密使。壽皇過德壽宮,議除二公相,高宗曰各還其舊,蓋以頃年湯左而張右也。按德遠相時,湯尚未任。其後陳以權侍郎同知貢舉,時史直翁方過省方中宏詞。後湯為左相,久之,陳拜右相。湯去,陳始升左而史為右相。予在後省,嘗語陳云:「相公湯相坐主,乃迭為左右相。」陳笑指史云:「今右相亦當時進士也。」仕宦遲速固不齊,但張以三十年舊相,當並拜之日,適以湯嘗居左,意不少進,斯亦異矣。國朝偶值二相俱闕,往往自執政徑升首臺,近歲如沈守約、葉子昂皆是也。

高宗朝進士第二人官過大魁[编辑]

高宗中興以來,十放進士,其榜眼官職往往過於狀頭。戊申,惟楊李易止於中書舍人待制,而王大寶乃為尚書雜學士。紹興二年,張九成止權侍郎,而淩景夏乃為尚書。五年,汪應辰仕至尚書端明,而莫中元以有官降第二。後來官職亦相似,其實應辰第二人也。八年,黃公度止於考功郎官,而陳俊卿作相。十二年,陳誠之知樞密院似難及矣,而秦熺亦嘗曆元樞府任少卿。十五年,劉章為尚書,而王剛中入樞府。十八年,王佐終八座,而董德元參政。二十一年,趙達中書舍人而蔣芾為相。二十四年,張孝祥止於中書舍人雜學士而秦塤為正侍郎。二十七年,王十朋僅除權侍郎,晚授詹事不能供職,而閻安中正為中書舍人,特職名不及十朋耳。三十年,許克昌為狀元,以有官降第二人,而升梁克家為魁。至孝宗朝,梁乃拜相,本第二人也。

本朝宰相書敕著姓[编辑]

祖宗朝宰相官至僕射(即今特進),敕後乃不著姓。其它相階官自吏部尚書(即今金紫光祿)而下,皆著姓。後來因改平章事為左右僕射,遂不問何官,一例去姓。其它執政列銜皆書階官。紹興以前尚如此,隻自近歲乃不書階官。又舊制:執政必轉諫議大夫(即今大中)。神宗愛惜名器,詔下一等,以中大夫為執政官而加一守字,近歲亦不復用此字。蓋舊法官過於職,為行相當則不用。其下為守,又其下為試,其職錢亦微降殺云。

館職召試[编辑]

紹興乙卯,諫官何溥請館職學官,皆試而後除。學官固不容試,館職人亦以為憚,遂礙進擬。久之,王十朋始以大魁直除校書郎,不試。未幾闕員浸多,遂召劉儀鳳、朱熙載,既而二人皆辭改他官。復召予與程大昌試,初欲除校書郎,或謂選人特除,止有徽宗朝李邴一二人,乃止除正字。其後無不試者。至乾道元年,諸王宮教授黃石輪對,論東宮不宜以詩文為學士,上大喜,擢校書郎,仍特免試,俄除著作佐郎。自廷魁之外,不試者惟石而已。

汪丞相墜笏[编辑]

汪伯彥初拜相於維揚,正謝上殿而笏墜中斷,上以它笏賜之,非吉徵也。未幾,果有南渡之擾。己卯十二月九日謁梁大方德全,撫幹聞之,梁蓋汪之外孫也。

記觀秘閣御書[编辑]

幸巳九月乙酉,敬觀太宗皇帝御書,凡經傳、要語、古今雜詩皆用隸草,其一軸大書示敦樸為天下先,御押賜盧多遜,尤奇偉。又雜書數軸賜才人朱惠貞,又誡諭京朝官印紙數通,其一賜淩策,策所歷郡皆批課績於後。乙未午後登秘閣縱觀四朝御書。英宗在濮邸所與侍禁家問,辭翰精詳,爭雄寒士。神宗多論邊防利害外,有獎諭張方平制詔,及申渝臺官言歐陽修帷箔事數幅,王言宸翰出入意表。哲宗元祐初,以扇面學書,多賜李環,內杜甫《遲日江山麗絕句》一篇,乃經筵賜顧臨者。徽宗亦多端邸學書,以賜鄭祥,餘則道家科醮文字多成篇帙。十二月己未,觀唐李紳《自淮南入相告身》,即偽蜀李閔得而藏之者,上親錄本末於卷尾。又觀唐人細書《法華經》卷軸甚小,織成佛像以為引首其精巧,非近世所能為也。畫品尤多奇絕,有小本李白寫真,崔令欽題。壬午正月丙子,雪始消,登秘閣敬觀昭陵御書。嘉祐中賜李瑋飛白甚多,其榜,皆書公照道號和光子,龍翔鳳翥,妙絕今古楷字。賜淨因長老《懷璉十七頌》,即明州宸奎閣之藏也。其一曰:「六祖明達了見機,二真戒喝決時威。青山般若如如體,御頌收將甚處歸。」蓋用璉韻也(璉頌云:六載皇都唱祖機,兩曾金殿奉天威,青山隱去欣何得,滿篋惟將御頌歸)。昔蘇軾作《閣記》云:「至和中,璉上書乞歸老山中,上曰:『山即如如體也,將安歸乎?』」其說取諸此。四月壬辰,敬觀真宗御書,凡青詞多自草其式云:皇帝某伏觀,再降瑞雪者入詞,某無任感恩抃欣激切之至,謹具狀申謝上聞,謹狀。大中祥符三年十一月,皇帝某狀上又有谘目,大略類此。《春日賜宿國長公主園林詩》一首,仁宗跋云:皇祐五年九月十六日恭題真宗聖製御書,今賜李端願等依舊家藏。押。英宗跋云:治平三年九月十四日恭題真宗聖製、仁宗御書,今卻賜端願等依舊家藏。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二老堂雜志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