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薇亭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薇亭詩集
作者:徐璣
四庫總目提要
宋徐璣撰。璣字文淵,一字致中,號靈淵。趙師秀集作靈<囗水>。<囗水>字即古淵字,蓋偶以別體書之。永嘉四靈之二也。《宋元詩會》載:“璣官建安主簿,龍遊丞,武當、長泰令,嘉定七年卒。年五十九。”而陳振孫《書錄解題》則曰:“四人者惟師秀嘗登科改官。”意謂三人皆未嘗出仕。曹學佺亦謂二徐皆隱居不仕。今觀此卷中,璣有《監造御茶》五言古詩,蓋為主簿時作。其《贈趙師秀》詩有“遊宦歸來幾度春”之句,七言絕句又有《移官南浦》一首。則陳振孫所言偶然失考,學佺又誤因之也。《書錄解題》載璣集一卷,與此本相符。其名《二薇亭集》,則《通考》未載,或亦偶遺也。集後有《補遺》三首,從《瀛奎律髓》、《東甌詩集》、《東甌續集》中抄出。厲鶚《宋詩紀事》載璣又有《泉山集》,今未之見。或《東甌詩集》所載為《泉山集》中詩歟!

九月初四日分韻得然字[编辑]

去載羈旅身,千里望群賢。
今夕良燕會,况乃佳節前。
凉風日已多,歲序日已遷。
春時種藂菊,秋花滿籬邊。
採之不盈把,泛彼清清泉。
行樂不易得,貧賤焉可捐。
惟當從爾游,吟哦思陶然。

訪梅[编辑]

訪梅行近郊,寒氣初淅瀝。
欲開未開時,三點兩點白。
清枝何蕭疎,幽香况岑寂。
頗知天姿殊,絕似人有德。
逢君天一方,歡然舊相識。

監造御茶有所爭執[编辑]

森森壑源山,嫋嫋壑源溪。
脩脩桐樹林,下蔭茶樹低。
桐風日夜吟,桐雨洒霏霏。
千叢高下青,一叢千萬枝。
龍在水底吟,鳳在山上飛。
異物呈嘉祥,上奉玉食資。
臘餘春未新,素質藴芳菲。
千夫■[1]登壠,叫嘯風雷隨。
雪芽細若針,一夕吐清奇。
天地發寶祕,鬼神不敢知。
舊制遵御膳,授職各有司。
分綱製品目,簿尉監視之。
雖有領督官,焉得專所爲。
初綱七七夸,次綱數弗差。
一以薦郊廟,二以瀹賓夷。
天子且謙受,他人奚可希。
柰何貪瀆者,憑陵肆姦欺。
品嘗珍妙餘,倍稱求其私。
初非狐鼠[2]媚,忽變狼虎威。
巧計百不行,叱怒面欲緋。
再拜長官前,茲事非所宜。
性命若螻蟻,蠢動識尊卑。
朝廷設百官,責任無細微。
所守儻在是,恪謹焉可違。
君一臣取二,千古明戒垂。
以此得重劾,刀鋸弗敢辭。
移官責南浦,奉命去若馳。
回首鳳凰翼,雨露生光輝。

述夢寄趙紫芝[编辑]

江水何滔滔,渡江相別離。
揖子客[3]舍前,對子衣披披。
問子何所爲,旅客[4]未得歸。
執手一悲喚[5],驚覺妻與兒。
起坐不得省,清風在簾帷。
平明出南門,將以語所知。
過子舊家處,寒花出疎籬。
蕭蕭黄葉多,裊裊歸步遲。
子去不早還,何以慰我思。

漳州別王仲言祕書[编辑]

百草各有種,春至不栽培。
交情重故知,豈論才不才。
相識十年初,再見天之涯。
共飲一盃酒,粲若紅顔開。
人生有此樂,知復能幾回。
契闊幾[6]已深,矧爾病與衰。
朔風從何來,吹白[7]枝上梅。
天寒日欲莫,又乃行色催。
君去江水西,我歸近天台。
東西道路長,未可心膂摧。
明朝碧雲多,佇思良徘徊。

見楊誠齋[编辑]

名高身又貴,自住小村深。
清得門如水,貧惟带有金。
養生非藥鉺,常語盡[8]規箴。
四海爲儒者,相逢問信音。

江亭臨眺[编辑]

問得梅花信,寒林動晚聲。
雨來山漸遠,潮去水還清。
寥落尋新句,懽娛解宿酲。
相攜歸路滑,燈火近孤城。

臘日同朱學諭登翠麓亭[编辑]

緩行循翠麓,凝睇俯清灣。
舟楫蘆花外,江山夕照間。
天寒雖日短,歲晚亦身閑。
高樹梅初發,與君相共攀。

中川別舍弟[编辑]

中川人語別,南國夜何其。
江迥風來急,山低月落遲。
纜從前浦遠,角在古城吹。
五畝耕鋤地,何當手共治。

冬日書懷[编辑]

[9]庭黄葉滿,園樹盡玲瓏。
寒水終朝碧,霜天向晚紅。
蔬餐如野寺,茅舍近溪翁。
非是分囂寂,由來趣不同。

黃碧[编辑]

黄碧平沙岸,陂塘柳色春。
水清知酒美[10],山瘦識民貧。
雞犬田家靜,桑麻歲事新。
相逢行路客,半是永嘉人。

西征有寄翁趙徐三友[编辑]

窮冬逆旅身,薄宦此艱辛。
渡水添愁思,看山憶故人。
煙生村落晚,雨過竹松新。
昨夜還鄉夢,逢君苦未真。

晨起[编辑]

晨起風吹面,朝晴野霧收。
高峰多遠見,淺水少平流。
世事非難了,塵勞獨未休。
今年看鬢髮,已變一莖秋。

送趙靈秀赴筠州幕予亦將之湖外[编辑]

郡以竹爲名,因知此地清。
溪來城下綠,山到市邊平。
入幕非無客,能文必有聲。
江湖共遊宦,相望若爲情。

湘水[编辑]

湘水幾千里,平流少激湍。
數家分市井,列石起峰巒。
豈是昔曾到,猶疑畫上看。
吟詩身漸老,向此作微官。

泊舟呈靈暉[编辑]

泊舟風又起,繫纜野桐林。
月在楚天碧,春來湘水深。
官貧思近闕,地遠動愁心。
所喜同舟者,清羸亦好吟。

古郡[编辑]

古郡依蠻楚,身來作冷官。
老憐兄弟遠,貧喜婦兒安。
分菊乘春雨,移梅待歲寒。
又傳家信至,入夜著燈看。

憑高[编辑]

憑高散幽策,綠草滿春坡。
楚野無林木,湘山似水波。
客懷隨地改,詩思出門多。
尚有溪西寺,斜陽未得過。

送徐照先回江西[编辑]

骨體先如鶴,離家歲已周。
欲知詩思遠,曾共楚鄉游。
窮達身將老,分携菊正秋。
江西看舊友,歸計少遲留。

別趙汝鬯黃中[编辑]

[11]道難爲友,相期一見中。
但令心事合,不在語言同。
秋早湘煙白,舟移岸蓼紅。
別懷如迥野,長與水雲通。

自覺[编辑]

自覺中年後,惟能半夕眠。
寒窗微带月,山郡遠聞泉。
行樂人同尚,遲留我未然。
題書寄朋舊,歸日是春邊。

題陳待制湖莊[编辑]

園無三畝地,四面水連天。
行向樓高處,却如身在船。
野花春渚外,山色海雲邊。
一任人來往,茲懷亦浩然。

寄陳西老[编辑]

長日無吟伴,閑庭佇物華。
竹枝斜带雨,草色浄侵沙。
風度平生友,鄰居幾十家。
前曾乘小醉,訪爾一甌茶。

初夏遊謝公巖[编辑]

[12]取紗衣換,天晴起細風。
清陰花落後,長日鳥啼中。
水國乘舟樂,巖扉有路[13]通。
州民[14]多到此,猶自憶髯公。

喜奭上人至[编辑]

住與佛居近,僧閒稍問詩。
湖山明月夜,風露菊花時。
達意言常省,微吟步自遲。
老來朋舊少,愛爾得相隨。

[编辑]

詩鬢曉星星,霜天似水清。
風當窗眼入,冰向硯池生。
已瘦梅[15]枝影,猶乾竹葉聲。
夜來天地潔,惟是月華明。

題方上人房古梅[编辑]

曾聽道公語,先師愛此梅。
但知傳說老,不記若年栽。
半樹枯仍發,疎花晚自開。
方兄頭又白,常喜故人來。

春日遊張提舉園池[编辑]

西野芳菲路,春風正可尋。
山城依曲渚,古渡入脩林。
長日多飛絮,遊人愛綠陰。
晚來歌吹起,惟覺畫堂深。

送戴文子赴定海主簿[编辑]

江天經雨後,秋意轉新高。
遠棹送行客,凉颸生細濤。
高人初祿仕,判語亦風騷。
若到海西岸,佛光盈翠袍。

宿寺[编辑]

古木山邊寺,深松徑底風。
獨吟侵夜半,清坐雜禪中。
殿靜燈光小,經殘磬韻空。
不知清夢遠,啼鳥在林東。

孤坐[编辑]

晨起猶孤坐,瓶泉待煮茶。
寒烟添竹色,疎雪亂梅花。
獨喜忘時事,誰知改歲華。
多君能過此,人里似山[16]家。

送翁巴陵之官[编辑]

好去巴陵縣,神仙屢此過。
但知存惠愛,自足感弦歌[17]
官况湘流碧,詩情楚岫多。
梅花送征棹,萬里接陽和。

年家生張主簿經過相尋率爾贈別[编辑]

上世喜同登,論交建水清。
故人逢客裏,明日又離情。
佳闕東南少,卑官遠近行。
秋風分手地,霜葉滿江城。

題石門洞[编辑]

瀑水東南冠,廬山未足論。
飛來長似雨,流處不知源。
洞裏龍爲宅,溪邊石作門。
修行謝康樂,庵有故基存。

春日晚望[编辑]

樓上看春晚,煙分遠近村。
曉晴千樹綠,新雨半池渾。
柳密鶯無影,泥新燕有痕。
輕寒衫袖薄,杯酌更須溫。

題薛景石瓜廬[编辑]

近舍新爲圃,澆鋤及晚凉。
因看瓜蔓吐,識得道心長。
隔沼嘉蔬潔,侵畦異草香。
小舟應買在,門外是漁鄉。

夏夜懷趙靈秀[编辑]

古郡草爲城,懷賢隔此扃。
水風凉遠樹,河影動疎星。
江國晴猶潤,煙林暮轉青。
荷鋤曾有約,獨喜带騷經。

又寄趙端行[编辑]

庭深自無暑,苔徑復縈紆。
賓客不長到,兒童亦可娛。
荷花晴带粉,蒲葉曉凝珠。
與爾城闉隔,茲歡想不殊。

夏日湖上訪隱士[编辑]

煩暑何能避,孤舟訪隠人。
水鄉菱藕熟,晴野稻苗新。
爲學師前輩,談空悟宿身。
鏡湖三百頃,不似此湖濱。

山居[编辑]

柳竹藏花塢,茅茨接草池。
開門驚燕子,汲水得魚兒。
地僻春猶靜,人閑日自[18]遲。
山禽啼忽住,飛起又相隨。

臘日驪山渡逢故人[编辑]

天寒多木葉,愁思滿溪濱。
惆悵往來渡,經行多少人。
時情猶重臘,歲事每占春。
與爾他鄉旅,誰當懷抱新。

次韻劉明遠移家三首[编辑]

其一[编辑]

隠居須是僻,君向數家村。
自以閑爲樂,何嫌貧尚存。
碧波連草舍,白日掩柴門。
挂得一瓢在,風來應惡喧。

其二[编辑]

恬淡安身易,新家似舊居。
徑凉行落葉,池浄數游魚。
詩得唐人句,碑臨晉代書。
半生惟此樂,同輩必無如。

其三[编辑]

躬耕儒者事,甘苦自能便。
叩角吟山際,休鋤坐竹邊。
長年多涉歷,豐歲少憂煎。
一一舊所好,知君能棄捐。

登信州靈山閣跨鶴臺[编辑]

清遊吾有分,渾似昔曾來。
野屋憑高住,青山到水回。
欲看靈岫遠,須待曉雲開。
漸漸生愁思,鄉心上古臺。

投周益公[编辑]

辭相還家後,清癯帶少顔。
便[19]令凡事足,不似[20]一身閑。
長日惟開卷,晴天偶看山。
只應憂國念,到此或相關。

題李商叟半村堂[编辑]

住屋半依村,先生氣貌[21]尊。
若非迎好客,長是掩柴門。
覓句行山影,披蓑釣月痕。
固貧[22]年八十,惟得令名存。

湘中[编辑]

舊說湘中事,身來又可尋。
廟存虞帝迹,江照楚臣心。
爲客人俱遠,題名刻自深。
春迴洲渚綠,遥望正沉吟。

夏夜同靈暉有作奉寄翁趙二友[编辑]

齋居[23]惟少睡,露坐得論文。
凉夜如清[24]水,明河似白[25]雲。
宿禽翻樹覺,幽磬度溪聞。
欲識他鄉思,斯時共憶君。

書翁卷詩集後[编辑]

五字極難精,知君合有名。
磨礱雙鬢改,收拾一編成。
泉落秋巖潔,花開野徑清。
漸多來學者,體法似元英。

檄途寄翁靈舒[编辑]

聞道長溪令,相留一館閑。
便令全近舍,尚隔幾重山。
爲旅春郊外,懷人夜雨間。
年來疎覽鏡,怕見減朱顔。

大龍湫[编辑]

瀑水數千尺,何曾貼石流。
還疑眾山坼,故使半空浮。
霧雨初相亂,波濤忽自由。
道場從建後,龍去任人游。

送瑞州張知錄[编辑]

歲暮不惜別,君行是宦遊。
江西多野水,湖上正高秋。
舊友曾過處,新題必共留。
官閒可尋訪,竹徑最深幽。

寄舍弟[编辑]

寄問安仁弟,弦歌又一年。
流來溪水遠,清到縣門前。
故里人情樂,新居物色鮮。
宦歸言話款,正及早梅邊。

秋夕懷趙師秀[编辑]

冷落生愁思,衰懷得句稀。
如何秋夜雨,不念故人歸。
蛩響砌尤靜,雲疎月尚微。
惟憐籬下菊,漸漸可相依。

送趙明叔爲漳浦宰[编辑]

去年官滿處,送子意何如。
地接泉山近,人依大澤居。
南中繁賦役,美政輯田廬。
公退無他事,彈琴更讀書。

送岳州蔣節推[编辑]

湘水知幾派,到湖相合流。
煙深雲夢曉,風靜岳陽秋。
送子方行役,令予憶舊遊。
文書時正省,賦咏可登樓。

登橫碧軒繼趙昌甫作[编辑]

步陟高高寺,徐行不用扶。
青天晴又雨,山色有還無。
句向閑中覓,茶因醉後呼。
所懷論未足,何乃又征途。

十日又作溪上[编辑]

十日清溪路,新春細雨天。
綠波隨棹起,白鳥望舟眠。
麥秀初如草,雲濃半是煙。
明朝可遵陸,還憶此江邊。

梅坡[编辑]

淺水低坡幾樹苔,冷光摇動玉塵埃。
橫斜直似安排得,古怪多應折損來。
潔白要須侵夜看,飄零却是被春催。
閒來立斷清風影,一片飛香落酒杯。

送徐侍郎南遷[编辑]

已見皇家日月安,更教遠去不辭艱。
若人豈謂元城在,有客先知御史還。
風急滿江皆白浪,雨收何處不青山。
天心正欲扶宗社,爲報慈闈得解顔。

淥波亭寄泊晨起有感[编辑]

塵埃幾泯寸心清,晨起孤吟在水亭。
晴景淡紅煙景白,近山濃綠遠山青。
初因薄宦成羈旅,忽伴輕鷗落渚汀。
安得數年居此地,待須長日補騷經。

秋日登玉峰[编辑]

玉琢孤峰壓富沙,人行峰頂步雲霞。
溪流緩去幾回曲,樹色幽分無數家。
翠拂寒煙平似水,紅飄霜葉遠如花。
明朝重向城中望,對此孤峰應不差。

壬戌二月[编辑]

山城二月景如何,行處時時聽踏歌。
淡色似黄楊葉小,濃香如蜜菜花多。
春容每到晴時改,天氣偏從雨後和。
好向溪頭尋釣侶,小溪連夕漲清波。

題東山道院[编辑]

古院嶔𡼭石作層,綠苔芳草近郊坰。
溪流偶到門前合,山色偏來竹裏青。
靜與黄蜂通戶牖,閒將白鳥共沙汀。
道人亦有能琴者,一曲清徽最可聽。

六月歸途[编辑]

星明殘照數峰晴,夜靜惟[26]聞水有聲。
六月行人須早起,一天凉露濕衣輕。
宦情每向途中薄,詩句多於馬上成。
故里諸公應念我,稻花香裏計歸程。

訪湖友[编辑]

城中日日望南湖,乞得閒來訪隠居。
漸有秋霖籬菊長,纔無暑氣渚蓮疎。
壁間古畫多賢像,案上塵編半佛書。
未見主人逢稚子,不通姓字獨踟躇。

中秋集鮑樓作[编辑]

秋在湖樓正可過,扁舟窈窕逐菱歌。
淡雲遮月連天白,遠水生凉入夜多。
已是高人難會聚,矧逢佳節共吟哦。
明朝此集喧城市,應說風流似永和。

登滕王閣[编辑]

重重樓閣倚江干,岸草汀煙遠近間。
春水生時都是水,西山青外別無山。
雲歸長若真人在,風過猶疑帝子還。
自古舟船城下泊,幾人來此望鄉關。

贈趙師秀[编辑]

[27]宦歸來隔幾春,清羸還是舊時身。
養成心性方能靜,化得妻兒不說貧。
竹長新陰深似洞,梅添怪相老於人。
亦知曾見高人了,近作文章氣力勻。

贈徐照[编辑]

近參圓覺境如何,月冷高空影在波。
身健卻緣餐飯少,詩清都為飲茶多。
城居亦似山中靜,夜夢俱無世慮魔。
昨日曾知到門外,因隨鶴步踏青莎。

新春書事[编辑]

出門閒步草萋萋,桑柘陰中亦有蹊。
幾樹晴煙鶯囀早,一塘春水燕飛低。
空如陶亮官爲令,難學嚴陵住近溪。
聖世幸時沾薄祿,不能辛苦又攀躋。

題養拙軒[编辑]

混沌分來便至今,紛紛巧事日成林。
月明未免蝦蟆食,秋至依然蟋蟀吟。
自歎一身全是幻,誰能萬事不容心。
到君齋舍清如水,應使凡機盡弗侵。

泊馬公嶺[编辑]

維舟拂曉步平沙,晚泊雲根第一家。
新取菜蔬沾野露,旋編籬落带山花。
門前相對青峰小,屋後流來白水斜。
可愛山翁無一事,藤牆西畔看蜂衙。

[编辑]

才傾一盞碧澄澄,自是山妻手法成。
不遣水多防味薄,要令麴少得香清。
凉從荷葉風邊起,煖向梅花月裏生。
世味總無如此味,深知此味即淵明。

[编辑]

其一[编辑]

疎芳點點是春冰,應笑浮華去不停。
石畔長來枝易老,竹間瘦得萼全青。
孤高自愛香無色,寂寞渾教影問形。
莫遣豐□種宮苑,野橋流水最清泠。

其二[编辑]

是誰曾種白玻璃,夐絕寒荒一點奇。
不厭壠頭千百樹,最憐窗下兩三枝。
幽深真似離騷句,枯健猶如賈島詩。
吟到月斜渾未已,蕭蕭鬢影有風吹。

翁知縣歸自湖湘[编辑]

渺渺秋江带碧鴉,君來應是弔湘涯。
懷人也似居無竹,憂世長如飯有砂。
一袖清風詩思遠,滿汀芳草夕陽賒。
還歸殊未□顔瘦,已種湖邊遶處花。

奉酬翁松廬見寄[编辑]

客路歸時雨似煙,歸來還近菊花天。
寸心不到青雲上,一事難成白髮前。
風外松聲如昨夕,竹間梅蘂接新年。
閒來得句頻相送,自有高人住屋邊。

送劉和州[编辑]

揚旌遥指歷陽城,霜淡晴天鼓角明。
步騎打圍秋草綠,舳艫傳唱曉江平。
岸分南北人煙近,地控東南羽檄清。
牧守只今非易予,九重淵默待盈成。

過九嶺[编辑]

斷崖橫路水潺潺,行到山根又上山。
眼看別峰雲霧起,不知身也在雲間。

題陳西老畫蜀山圖[编辑]

壁立青山帶峽溪,閒雲盡日自高低。
知他春樹深多少,應有清猿在裏啼。

夜涼[编辑]

夜涼扶杖出山齋,身似孤雲倚石崖。
吟就不知山月曉,清風滿面落松釵。

春雨[编辑]

其一[编辑]

斷橋橫落淺沙邊,沙岸疎梅卧曉煙。
新雨漲溪三尺水,漁翁來覓渡船錢。

其二[编辑]

柳著輕黄欲染衣,汀沙漠漠草菲菲。
曉風吹斷寒煙碧,無數鴛鴦溪上飛。

夏日閒坐[编辑]

無數山蟬噪夕陽,高峰影裏坐陰涼。
石邊偶看清泉滴,風過微聞松葉香。

丹青閣[编辑]

翠靄空霏忽有無,筆端誰著此工夫。
溪山本被人圖畫,却道溪山是畫圖。

移官南浦作[编辑]

簿領初爲建水棲,移官南浦又沉迷。
溪山轉處人煙隔,惟有黄鸝一樣啼。

秋行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戛戛秋蟬響似箏,聽蟬閒傍柳邊行。
小溪清水平如鏡,一葉飛來細浪生。

其二[编辑]

紅葉枯梨一兩株,翛然秋思滿山居。
詩懷自歎多塵土,不似秋來木葉疎。

建劍道中[编辑]

雲麓煙巒知幾層,一灣溪轉一灣清。
行人只在清灣裏,盡日松聲雜水聲。

舟過水口作[编辑]

舟行遥指福城關,天宇開時地勢寬。
二百里溪平似掌,一帆風色到懷安。

新涼[编辑]

水滿田疇稻葉齊,日光穿樹曉煙低。
黄鶯也愛新涼好,飛過青山影裏啼。

新春喜雨[编辑]

農家不厭一冬晴,歲事春來漸有形。
昨夜新雷催好雨,蔬畦麥壠最先青。

春晚[编辑]

午風庭院綠成衣,春色方濃又欲歸。
蝌蚪散邊荷葉出,酴醿香裏柳綿飛。

漳州圓山[编辑]

輕煙漠漠霧綿綿,野色籠青傍屋前。
盡說漳南風水好,眾山圍繞一山圓。

古陵橋[编辑]

西橋西岸柳成絲,春去春來歲歲同。
偶被東風吹落絮,又隨流水過橋東。

新秋[编辑]

新秋一雨洗林關,晚色清澄滿望間。
風靜白雲橫不斷,山前又疊一重山。

五里牌邊[编辑]

路繞山根石磴斜,小橋流水樹交加。
柴門半掩無人到,五里牌邊三四家。

書同安舊酒家壁[编辑]

榕陰綠滿驛程邊,駐馬難尋舊聖賢。
只有好山橫迥野,不論朝暮帶輕煙。

永春路[编辑]

路行僻處山山好,春到晴時物物佳。
秀色連雲原上麥,清香夾道刺桐花。

秀峰寺[编辑]

籃輿晚泊近巖隈,精舍門臨古道開。
僧子相逢便相識,十年三過秀峰來。

連江官湖[编辑]

衆山圍繞淥團圓,官木參差古道邊。
行盡濃陰全不了,一湖飛雨帶輕煙。

九日上懷古堂[编辑]

山前事跡古來多,風雨塵埃竟若何。
惟有白衣秦處士,數篇佳句不曾磨[28]

補遺[编辑]

幽居[编辑]

蓬戶掩還開,幽居稱不才[29]
移松連嶠土[30],買石帶溪[31]苔。
藥信仙方服,衣從古樣裁。
本無官可棄,何用賦歸來。

不食姑[编辑]

惟誦天童咒,飲泉能不饑。
只緣多自譽,翻以致人疑。
賦質全如鶴,謀生卻似龜。
綠華通籍後,會報女仙知。

登薛象先新樓[编辑]

矮簷風雨送蝸牛,有客來誇百尺樓。
闔郡池臺皆下瞰,背城湖海亦全收。
清時未放徒高卧,半世胡爲故倦遊。
解盡橐金君計決,月明長笛起漁舟[32]

[编辑]

  1. 「口砉」。
  2. 明本、顧本作作狐兒。
  3. 明本、顧本作家。
  4. 明本、顧本作舍。
  5. 顧本作歎。
  6. 顧本作既。
  7. 明本、顧本作發。
  8. 明本、顧本作是。
  9. 明本、顧本作門。
  10. 明本、顧本作好。
  11. 明本、顧本作世。
  12. 明本、顧本作欲。
  13. 明本、顧本作徑。
  14. 明本、顧本作人。
  15. 明本、顧本作花。
  16. 明本、顧本作仙。
  17. 前四句明本、顧本作「曾識巴陵道,重攜印綬過。地偏無會計,俗厚有弦歌」
    又,前四句一作:「好去巴陵縣,神仙屢此過。但知存惠愛,自足感弦歌。」
  18. 明本、顧本作更。
  19. 明本、顧本作易。
  20. 明本、顧本作難得。
  21. 明本、顧本作象。
  22. 明本、顧本作窮。
  23. 原作蔬,據《瀛奎律髓》卷一一改。
  24. 明本、顧本作清如。
  25. 明本、顧本作白似。
  26. 原校:一作微。
  27. 原校:一作薄。
  28. 以上《南宋群賢小集·二薇亭集》。
  29. 《詩淵》作行歌任興回。
  30. 貴耳集》卷上、《詩淵》作移花連舊土。
  31. 《貴耳集》、《詩淵》作新。
  32. 清鮑廷博《宋人小集》補遺。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