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八回 從御駕議收漢庶 至單橋諫免趙王 下一回▶


  宣德元年,朝廷乃恩封大小官員,並藩王勛戚臣寮。永樂帝生三子:長即洪熙;次漢王,封於樂安;三趙王,封於彰德。洪熙自幼仁德孝敬,慈愛好文。漢王自幼性凶剛狠,好騎馬射箭。及長,甚有膂力。永樂因漢王出兵有功,心甚喜之,初封為天策上將軍。王得此職,心中大喜。誇示左右曰:「昔唐太宗曾封為天策上將軍,吾今得此職,豈非天意在我乎!」遂造謀有奪兄之意,時常在永樂前譖毀洪熙。洪熙仁厚,不與為較,反加友愛。後永樂察知其欺,遂大怒,改封為漢王,敕於雲南建國。漢王哭訴曰:「子有何罪?置於萬里之外。」永樂乃改封於樂安。封不數年,永樂崩,洪熙即位。

  漢王心甚不安。洪熙待之益厚,比往時更加優待。不期洪熙在位一載而崩,洪熙之子宣德登極。漢王聞知,心中不樂。後朝廷加漢王封爵,又不上表謝賀,乃與護衛指揮王斌、朱恒、盛堅、侯海等,共為逆謀。暗令人到山東約都指揮靳榮反濟南,仍四下裡發遣弓刀手於真定、河間諸衛所,盡奪旁郡地方。又遣枚青到京,暗約英國公張輔為內應。張輔見枚青問其來意,青遂遞上漢王密約之書。英國公見了大驚,暮夜即拿枚青見宣德。上一見大怒曰:「朕惟至親只有二叔,今至親如此,他藩何如!朝廷有王,國法安在!」乃指枚青詈曰:「俱是汝等奸臣離間,致傷骨肉之情!」即命拿青下獄,「待朕擒了漢王,然後處置。」

  明日旨下,敕平江伯陳瑄防守淮安,都督芮勛守居庸關。又盡釋放京城軍旗刑徒,俱令隨駕親征。宣德元年九月初三日,命廣寧伯劉瑞守內城;定國公徐昌、彭城伯張昶守皇城;安鄉伯張安守護內外城。初四日,命豐城伯李賢、侍郎郭璡督管軍餉,鄭王瞻墡、襄王瞻凌留守北京。武安侯鄭亨、都督山雲、尚書黃福同守輔京師。初五日,率少師蹇義,少傅楊士奇,少保夏元吉,少傅楊榮,尚書胡瀠,通政楊善,都御史陳山、顧佐,監察御史于謙、王翱等扈從,御駕親征。令武陽侯薛祿、清平伯吳成為先鋒,廣平伯袁容、都督張升為左右翼,軍容甚盛。

  初六日,駕出都門。行至中途,上顧問從臣曰:「卿等試度漢王計將安出?」少傅楊榮進前對曰:「臣料樂安城小,漢王必先取濟南為巢窟。」夏元吉亦奏曰:「觀漢王曩時不肯離京,今必趨南京無疑。」上曰:「二卿所料,未必其然。今濟南雖近,未易攻打。聞朕大軍至,亦無暇攻擊。且漢王並護衛家小,俱在樂安,未必肯棄此。」聖言未畢,忽侍御史于謙前奏曰:「臣度漢王外多誇詐,內實懦怯。又且臨事狐疑,無有斷決。今不直取南京,足知展轉無能。今漢王實不料度陛下親征,量得朝中將帥,無與為敵,乃敢如此悖逆。今日我陛下親征,城中聞知膽落,必成擒矣。」宣德聞言大喜曰:「觀卿所言,正合朕意。」急令將士前進。

  早有探事人入城,報知漢王曰:「聞朝廷差大將武陽侯領兵到此。」漢王聞報,攘臂大喜曰:「吾何懼哉,吾何懼哉!此易為退耳。」復顧左右曰:「吾料朝中無我對手,今果然矣。」正欣喜之間,又有人急報曰:「今上親征我國。」漢王聞得「親征」二字,半晌無語,面如土色,心中大懼。護衛指揮朱恒即忙進曰:「大王勿驚。乘此南京無備,可急起兵,直至南京。若得南京,號令文武,誰不允從?大事成矣。少若遲疑,大軍一至,圍繞城池,城中若釜中之魚,必遭擒耳。」漢王終是心怯,果然不能決斷。

  宣德行至樂安,乃命三軍一齊蓐食,倍道兼行,不可遲滯。大臣齊諫曰:「林莽之間,恐有埋伏。百里趨戰,兵家所忌,甚為不便。」上曰:「兵貴神速,朕兵直抵城下。況彼烏合之眾,方洶洶未定之時,何暇設謀計伏。」

  大臣皆賀曰:「此陛下聖算,臣等皆不及也。」上曰:「卿等所言亦是。且古昔聖人,尚臨事而懼,好謀而成。但朕度之審矣,卿等無慮。」遂催兵急進。來至慶雲、陽信(二縣名)並無官吏人等迎接,皆慌慌避入樂安城中去了。上曰:「眼見彼處兵民,皆遁進城中去也。」

  初九日,駕住樂安城北。但見城中黑氣黯黲,遂圍其城。漢王將校憑城舉炮石打下。我軍發神機銃炮攻打,其聲震如霹靂,城中一時鼎沸,慌亂起來。諸將急請打城。上不許,敕諭漢王令其改過。漢王密地遣人到駕前奏曰:「願今日與妻子訣別,明日出城待罪。」上許之,遣人歸報漢王。漢王盡收諸兵器及通謀逆等書燒燬。

  十一日,漢王將出待罪。王斌等力止,泣諫曰:「寧決一死戰,無為人擒。」漢王見眾將如此,假以復入宮中取物,潛自從地道中出來,投見上位,乃頓首伏地曰:「臣該萬死!惟懇陛下憐之。」乞命者再三。上遂命護衛人役,發一圍轎,令漢王坐於轎內抬行,仍悉召諸子從行歸京。赦城中百姓之罪,乃降漢王為庶人,改樂安州為武定州。

  處置已定,回駕至單橋,有都御史陳山迎駕奏曰:「漢王謀叛,趙王實與之同謀。今乘此得勝之兵,移指彰德,擒趙王如反掌耳。今若不取,後趙人反測不安。設有他變,恐復勞聖慮也。」上聞言,沉凝半晌。楊榮、于謙二臣急忙諫曰:「先帝止有二弟,今漢王自絕於天,不得不伐。趙王反形未露,逆謀未彰,今遽用兵伐之,恐傷先帝之愛,有累陛下之仁。」上曰:「二卿之言是也。」陳山扈從在後,屢屢言曰:「今不取,日後必為子孫憂。」楊士奇、夏元吉聞陳山之言,不以為是,乃進諫曰:「趙王事未彰露,不宜遽伐。」上亦不忍,即命廣平伯哀容、都御史劉觀,持群臣奏章以示趙王。趙王聞廣平伯等到,不知所為,心中大驚。及見廣平伯傳旨並群臣奏章,趙王視看俯拜於地曰:「蒙皇上恩德浩大,骨肉保全。」即同廣平伯等入朝謝罪。上待之甚厚,仍加俸一百石,彩緞二十端,送趙王歸國。

  上乃令漢庶人當殿見上。上責其叛逆之罪,庶人當殿猶自倔強,反出不遜之語,不伏判逆之情。朝臣默然。忽班部中閃出一員官來,大喝一聲,聲若洪鐘,乃曰:「庶人不得喧嘩強辯,吾今與汝明正其罪。」未知閃出何官。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