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十四回 權璫蒙蔽勸親征 王師敗績於土木 下一回▶


  王振見于公遠去,心中消釋其忿。不期張太皇太后升仙,三楊閣老,俱皆老耄,不能理事。病者病,殂者殂,朝中大權,悉歸於王振。振遂肆無忌憚,竟差驛使馬雲、馬清、陳友、李讓等三百餘人,前往北外太師也先處買馬三千匹。

  使臣領振差使,逕到瓦刺地方,來見太師也先。也先見南朝使臣到,心中甚喜。乃殺牛宰馬,大宴使臣,甚是恭敬。又著許多婦女,吹笳弄笛,歌唱隊舞。馬雲等吃得大醉,因乘醉中大聲言道:「汝這般亂歇、亂舞、亂跳,有甚好看?吾中國有的是美女、美婦,歌舞女樂,笙蕭管笛,何等齊整。」也先聞得此言,心中就慕想起來,沉凝半晌。眾部長一齊說起中國果有好婦女。其時伯顏與昂克二人,即開口道:「俺聞漢時曾有公主許配俺們這裡。如今既是兩家和好,何不結為姻親?」眾部長聞言,齊聲道好,再三言之。馬雲初時尚未應允,後來一發吃得大醉,就亂言亂語應承。也先聞允,心中大喜,明日遂選良馬二千五百匹,詐稱三千匹。又多備寶刀、弓箭、駱駝、貂鼠等物朝貢--一來進貢,二來作聘。其馬價銀緞,一一皆用別物償之。

  馬雲等辭別也先,帶領眾軍,一齊到京。那裡敢說起婚姻女樂之事,又把也先抵償馬價作聘之物隱過,方敢來見王振。王振即親自來點視馬匹,止有二千五百匹,少了五百匹。雖有駱駝五十匹,不足馬數。振乃大怒,遂把這朝貢的人毫無賞賜,又把馬價減少,反到四驛館,大言責備來貢的人。那來人聞言,悶悶不樂,不敢回言,記恨在心,急急回歸。

  當時也先送馬雲等同眾回南進貢時,即誇示諸多部落,仍稟知脫脫不花可汗道:「南朝自遣使臣,來通和好,又許俺們和親,不日即有好音來也。」諸部解聞知,俱各前來稱賀。誰料這些進貢的回來見也先,將事情說了一遍。也先即問起賞賜並婚姻之事。眾人齊答道:「還要說起賞賜婚姻之話!饒得俺們性命回來,十分之好也。」也先聞言,氣得昏倒在地。各部勸起也先。也先大怒,遂與各部誓約,點起眾部,並諸處外方人等,共有七十餘萬,詐稱一百萬,一齊衝擁到邊關。時正統己巳十四年七月初五日也,其日欽天監奏熒惑入南斗。

  也先統眾到邊,大肆劫掠,攻打各關。哨馬飛報進京,報道北兵圍楊洪於花馬池,逼朱謙於瓦子關,敗顧興祖於獨石,追石亨於雁門關,大同、宣府諸城堡,俱皆失陷。殺掠人畜萬餘,各處烽煙競起。王振聞報,不與眾官商儀,力勸今上位親征,正統帝遂下詔親征。群臣忽見有旨下,即連章進諫,皆被王振阻遏,不行奏聞。此時災異屢見,王振竟不省,仍協令上位親征。

  明日又發旨下,將欲就往。眾群臣即時至五鳳樓前,執章侯諫。王振一見眾官,即問曰:「眾官員至此何為?」眾官對曰:「特諫止聖駕,不可親征。」振曰:「汝眾官不聞澶淵之事乎?」眾官對曰:「今時與宋時不同。昔契丹無故犯宋興兵,乃貪兵也。兵法云:「兵貪者敗』。且有寇準決其謀,高瓊施其勇,故能成功。」振聞眾言,反讓眾曰:「宋獨有人,吾國豈無人耶?」遂不聽眾官之言。接了許多諫章,逕往內廷而去。

  時正統十四年己巳八月初六日,傳旨下:著令弟郕王與太監金英、興安等,留守內都。吏部尚書王直,禮部尚書高谷,都御史王文,學士陳循、商輅、江淵等,皆留守北京。擢監察御史韓雍為右僉都,巡撫江西,取回南直隸巡撫侍郎周忱入朝。取回巡撫河南、山西侍郎于謙入朝。遂命英國公張輔(公年八十三歲),成國公朱勇為先鋒,平鄉伯陳懷,都督井源為左右翼,正統乃命王振同戶部尚書王佐,兵部尚書鄺埜,學士曹鼐、張益等官扈從親征。當日共點兵五十餘萬。正出行之際,忽然雷震奉天殿,殿中角梁俱折,棟瓦皆碎。文武百官見此災異,即合章俟候於午門外諫聖駕。

  王振將昨日眾官諫章蒙蔽,竟不奏上。今日復見眾官列於午門之外,乃一馬當先,問曰:「今日聖駕已發,汝眾官何得再諫?」眾官擁住諫阻。王振曰:「自祖宗以來,每每親征,非獨今上也。汝等不識時勢,安曉兵機!」大喝軍士,擁聖駕前行。諸文武大臣,只得匆忙隨車駕。

  出得都門,連日淒風苦雨,軍士慌張。行至大同,聞得敵勢甚猖獗,王振遂矯上旨,先差都督井源等二萬人馬衝陣。不兩日,報道井都督兵大敗,不知所往。王振聞報,又忙矯傳上命,差平鄉伯陳懷領二萬人馬接戰。平鄉伯領命,遂點人馬與敵交鋒,身遭五箭,尚猶督戰,可憐忠勇都督,終於箭射身亡。此時成國公朱勇連勝二陣,怎奈援兵不至,手下軍兵,苦戰一日一夜,料粒不曾充腹,兵士紛紛亂竄。朱勇見勢已去,大叫曰:「吾今為王振所賣,奉命有功,無人應援,乃天數也。今日盡忠報國,死亦無恨。但得人殺出,報知我主上,即速迴鸞,庶不有失。」顧謂親兵指揮伍宣曰:「汝素忠勇,可拼命殺轉,報知我聖上;可急往附近關津回進,不可遲也。」囑咐畢,大叫一聲。自刎而死。

  親兵指揮伍宣見主帥自刎,泣下數行,拼命殺出,果然英勇,當之者死。左衝右突,連殺數十人,身中二十餘箭,血污袍鎧,死戰得脫,奔至皇上營,見王振報曰:「朱爺自刎,全軍覆沒,吾今拼死殺回,可速請聖駕轉往近處關進,不然恐有失誤。」王振猶自不悟,尚叱伍宣。伍宣大罵曰:「誤國之賊,到此尚蒙蔽耶!」大叫曰:「吾主將盡忠而亡,吾敢不守義報主而死!」連叫數聲:「天乎!數乎!」亦自刎而死。營門外眾軍,遂焚其屍,且箭鏃將滿一升,諸君皆歎息悲咽。王振猶然蒙蔽不聞。

  此時英國公張輔老病臥於軍中,聞知此報,身不能起,忙令人代奏,速勸主上急往附近關隘而回,不然恐誤大事。王振又阻,竟不報聞。尚書王佐知事不濟,只得俯伏於草莽之中,祈請皇上速轉。振又矯上旨令退。學士曹鼐等見勢急迫,假作書以和為名,速請聖駕轉,然後再圖別議。振反大言曰:「豎儒不知兵事,阻撓軍機。」當有欽天監正彭德清,見王振尚發此言,乃大聲斥曰:「象緯示警,決不可復上前去!若有疏虞,致陷乘輿於草莽,誰任其咎。」振尚欲遣將交戰。曹鼐曰:「臣子固不足惜,但主上繫天下安危,豈可輕進。」振又曰:「倘有此,亦天命也。」會日暮,有黑雲如傘,營中人畜皆驚。

  次日車駕至土木。王振有輜車千餘輛,在後未至,因此稽留等待,遂駐兵於上木。十四日欲行,而敵已四圍合擁。見我兵勢亦盛,不敢輕進。不料我軍屯營之處,水草全無,軍士不得食,馬馱不得料。眾軍饑渴,連掘三四十處,皆掘三四丈深,不見一毫水泉。眾軍見無水泉,盡皆慌亂,遏止不定。

  王振忙令移營。敵人見我軍亂竄,遂仗鐵騎,一齊衝殺過來。我軍勢不能當,一時大敗。但見屍橫遍野,血染黃沙。此時將士雖欲奮勇,奈兩日饑渴,力不能支。損害雄兵五十餘萬,皆王振一人所致也。大臣死者,尚書鄺埜、王佐,英國公張輔,學士曹鼐、張益等,皆被難,後人只收得衣冠歸葬。王振亦被亂兵殺死。正統見文武將官及王振俱已遭害,上有親隨四、五百人,皆非猛將強兵,乃慌忙下輦,坐於高崗大石之上,親兵俱圍繞其下。不多時,只見兩員敵將,飛馬奔上崗來,殺開親兵,竟衝到上前。眾親兵俱皆驚散。未知如何。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