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二十二回 李侍郎出使沙漠 羅少卿奉命遐荒 下一回▶


  景泰因于公奏明,並諸臣力言請復之事,乃差李實等前往。敕書既下,只言答禮,不及迎復之事。李實見敕大驚,忙趨內閣,明白其事,正進朝來,遇著內相興安。興安見實,大聲曰:「李侍郎,汝領黃封辦事,你那裡曉得其中就裡?當時景泰之意,不欲迎請上皇歸國。奈群臣懇諫不過,于公又開陳兄弟至親,君臣大義。景泰不得已,遣李實等聊報復答禮而已。」李實見興安口脗,只得轉出朝來,收拾行李,一同羅綺、馬顯等並來使,打點起程。

  景泰元年七月初一早朝,景帝親御左順門,召李實等面諭曰:「卿等去脫脫不花、也先那裡,務要勤謹辦事,好生說話。」遂各賞銀伍拾兩,並衣服二套,彩緞三表裡。又諭曰:「可上覆太師也先,並得知院伯顏等,內有敕書二道,及各隊長賞銀二百兩,彩緞二十四表裡。」李實等領命,即拜辭出朝,本日遂同黑麻、禿完等五十六人起身。初七日,過氈帽山。初八日,過興和州衛東海邊,夜宿棍兒〔石固〕。初十日宿失刺,即邊塞之處,亦送李實等下程,羊二隻,酒數瓶。十一日,到也先營中。

  也先聽開讀敕書畢。也先道:「你國皇帝,因何差你們?」李、羅二公答曰:「自太師祖父以來,至今朝貢我國四十餘年。爾使臣進馬來京,往往待以厚禮,遇以重恩。近日因王振擅減了馬價,以致太師動兵,邀留太上皇帝,搶掠人民。殺害兵馬。今得知院伯顏上合天道,下順人心,奏聞可汗,說知官人,特念前好,同差參政完者、禿勸等齎書赴京,以全和好。因此差我等大臣,齎送賞賜,給與太師並知院等,以全終始,仍舊遣使往來。」也先見說,便道:「這事皆因馬清、馬雲小人們壞了事情,以致動兵,小事變成大事。今你們來,且過一夜,明日引你們見天可汗去。」李實曰:「此足見太師仁厚之心。」也先又道:「你們來得正好,這事務必要成就了。你們若不來時,俺們七月十六人馬已到京來了。今侍郎路上辛苦。」即喚人斟酒,親自把盞奉敬李、羅二公數杯。酒畢,復令宰壯馬一匹、羊四隻為下程。

  十二日早,也先差頭目人等齎我朝賞賜與脫歡可汗,並得知院等敕書,又著人分頭齎賞賜前去。是日也先即差平章人等,同李實、羅綺等行三十里,來見上皇。共進上紵絲八匹,袞衣二套,粳米、魚肉、鈔煤、燒酒、器皿等物。李實等一見上皇,放聲大哭。拜舞畢,惟見袁彬、哈銘、高磐三人侍側。上皇曰:「卿等休哭。比先朕來北,為打獵遊幸之事,皆王振所陷。也先有意送朕歸國,皆被喜寧引誘,遂破了紫荊等關。復至京師,又被喜寧阻住。後至小黃河,也先亦欲送回,又被喜寧擋阻。今喜寧既已凌遲,朕無阻擋也。」

  上皇遂問:「聖母及當今安否?」李、羅齊答奏曰:「俱安。」又復問舊臣存退何如。」李實一一道其姓名,或存或退,甚悉。上皇曰:「朕在此一年,因何不來迎朕歸國?」實奏曰:「陛下蒙塵,群臣及軍民人等,如失考妣。差人三次來迎,俱無的實。通言也先假意,惟前月高磐回朝,見有陛下御書花字,方是實信。叵耐喜寧阻住。今寧已正國法,特差臣等來探虛實,未知也先果真心否?」上皇曰:「汝等回去上覆當今皇帝並文武群臣,早早差人來迎朕歸國。朕若回時,情願守祖宗陵廟。若不來迎時,也先說令人馬擾邊十年,也不得休息。朕在此一身不足惜,當念天下生靈、祖宗社稷為重。」

  李實、羅綺唯唯領諾。李實詢問上皇所食,方知也先每日只送牛羊、野味、酥酪,殊無米羹。李實淒然奏曰:「想昔陛下錦衣玉食,今觀衣食粗陋不堪。」復以大米二斛進上。上皇曰:「飲食小節,且與朕整理大事。」實乃條陳數事奏上,皆諫上皇昔日任用非人,引咎自責,謙讓避位退居之詞,忠言正道,懇切甚悉,上皇聞奏大悅,皆從其言。因日暮促歸,李實涕泣而別。

  明日,也先宰馬備酒,相待李、羅。也先道:「你們皇帝敕書上,並不曾說著迎回天子。天子在此,又做不得俺們可汗,終是個閒人。俺還你們,千載後圖一個好名兒。侍郎回去可奏知,務要差三、五位老成臣子來接。如今若送去,可不輕易了你們皇帝?今日與你約定,至八月初五來迎,不可失信。」

  李實含淚答曰:「差人來迎,必須要請聖旨。吾等是臣下,豈敢擅約得日期。」也先又道:「八月初五若不來時,你邊人又要吃苦了。」再三囑咐日期。實等亦再三曰:「日期難定。」也先道:「若是來遲,可先著三、五人來回報,便遲五、六日亦可。若不來時,俺們領人馬擾邊,莫道俺們失信!」也先叮囑畢,各送馬匹貂鼠,為進貢之物李實等來辭上皇。上皇再三諭囑迎歸之事。即於袖中取出御書三封,與實齎回,仍諭曰:「卿等勿憚路遙,當以天下蒼生為念。汝等回去,多多上覆太后並當今皇帝,說也先非要土地,所要者,蟒衣、織金、彩緞之物。差人早早齎來。汝可莫辭辛苦。」

  李實聞言,哭拜於地不能起。伯顏道:「侍郎休哭,及早歸朝,來迎皇帝就是了。」伯顏與眾強扶起實時,只見淚流盡血。伯顏與眾齧指嘖嘖稱羨,驚顧曰:「南朝果有好臣子!」上皇見李實眼中泣血,再三慰勉,實即帶淚拜辭上皇,復到也先營來。也先便道:「煩侍郎早早奏知來迎。」實當下辭別也先,即同眾使起程。也先又差右丞把禿並脫歡、黑麻同行。

  不一日,來到京城。二十二日早朝復命。景帝御文華殿,召李實、羅綺等宣問曰:「也先有恁說話。」李實將前情諸事,一一備陳奏。景帝又問曰:「太上皇帝如何說?」實即奉上御書,又備陳太上所諭前旨,皆無遺失。景帝又曰:「也先請和之意,虛實何如?」實答曰:「臣至彼國,相待甚厚,論和議是真。但也先萬一變詐,非臣所知,乞陛下聖裁。」景帝曰:「卿等一路辛苦了。」命賜李、羅羊酒、銀鈔等物。復命太監牛玉於文華殿前廊下待酒飯畢。實、騎辭出。

  明日,羅綺復領把禿、黑麻、脫歡等進貢馬匹、貂鼠等物,朝拜畢,把禿等起奏,乞早命使臣,同往迎接上皇。景帝聞奏,不言退朝。把禿等辭出,在四驛館安下等旨。俟候數日,不聞旨下。意不欲迎請,故此遲遲。把禿、黑麻等延候多日,旨方下。著多官於午門外會議可否。不知會議若何?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