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于公薦賢置州縣 徐珵改諱治張湫 下一回▶


  于公見邊方和好,並寇盜削平,外無侵邊之患,內無鼎沸之虞,乃思安內撫民之策。且叛亂之後,地廣民殘,少官治理,乃奏保廉能仁厚之官數人以治之。朝廷允奏,各升巡撫一員,添設州縣。于公保奏孫原貞為浙江巡撫,添設宣平、雲和、景寧、泰順四縣,備置縣官管理,因葉宗留擾亂之後,而置之也。又奏保王來為福建巡撫,添設永安、受寧二縣,各置尹、丞、簿、典官掌理,因鄧茂七擾亂之後而設也。復保奏李匡為廣東巡撫,立南海、東莞二縣,因黃蕭養叛亂之後而設也。俱各置尹、丞、尉、典分理掌管畢。于公喜曰:「吾料諸君必不負吾所薦。」

  正欣喜間,早有人報進部來稟道:「張湫河決,大水沖沒漕船。」于公聞報,大驚曰:「目令兵馬眾多,惟仗漕糧足用。今河決淹沒,誠為可慮!」

  即日具本奏聞。朝廷即敕工部尚書石璞、侍郎王永,治理張湫。石、王二公到任一載,未有成績。當有徐珵聞知二人治水無成,自以為深知地理,特來見于公。公即見曰「元玉(徐珵字)特來,必有教諭。」徐珵說與欲往張湫治水之意。于公曰:「吾倒忘了元玉才能。明日即當面奏,薦兄治水,以舒國憂。」徐珵甚喜,辭出。

  明日,于公早朝畢。景帝御便殿,于公即趨入啟奏曰:「臣聞張湫河決,石璞一人蒞任得疾,不能治理。諭德徐珵頗曉天文、地理,乞陛下以河道委之,必能成功。」景帝未及宣言,旁有金英、興安二監問曰:「這徐珵就是前年主南遷之人麼?若是此人,因他識得天文、地理,依了當日之言,這時候不知被邊人僭到何處去也?」景帝聞得此言,就不允于公之薦。于公被二監當殿說出徐珵之事,踢蹴不安,只得叩辭出朝。

  後過月餘,時值新歲,群臣朝賀畢,各歸。徐珵即造于公府中。一來賀節,二來即問起前所浼之事。于公答曰:「日前小弟面奏薦兄,奈內廷諸人知兄之名,當面阻撓,使吾不敢再奏。」徐珵默然不悅,即辭回,公固留酌,不肯而出。於是深恨于公。

  明日,珵帶了親隨數人,一逕來見閣老陳循。循見珵曰:「元玉有何見教?」珵即將所事告之。循曰:「若內監有言,事不諧矣,非干于節庵之事。就是不佞,亦難保舉公也。」徐珵即送玉帶一條、明珠百顆與循。循曰:「何勞惠此珍貺。」遂留飲。因談論間,陳循曰:「依吾愚見,元玉將尊諱改得,自當一力保奏。使內廷諸人不知,事無不諧矣。」珵聞言大喜,即領教而出。徐珵遂上改名疏,景帝允奏。改名有貞,字元武。留連月餘,陳循果上疏保奏許彬、徐有貞二臣善度水勢,可濬河渠。若命治水,必有成績。內廷果不知為珵,無所阻謗。並以僉都御史星夜馳往張湫治水。

  有貞聞命下,星夜到張湫來看地形。乃點檢徒役,謂屬吏曰:「吾觀此處工役甚大,非經歲月,不能成功。視此數千疲卒,焉能用得?吾今散遣汝等,且休息數月,待吾巡歷地勢,然後召用。」徒卒感恩而去。有貞遂乘一小舟,窮河之源。乃由山東濟州、汾州沿衛及沚汝,復往大河,過濮范,始回舟。其地形源流脈絡,皆得之於心。乃召前遣回卒徒,皆依期而來。築壩修閘,下柳填堤,以制水渠,以分水勢。奈東堤沙灣,正當洪口處。今日併工築得成,明日決坍;明日築得,後日決坍。如此兩月餘,堤築不成。許、徐二公悶坐不樂。許彬因而得疾,告病回家,只留徐有貞獨任其事。有貞見築不成堤,心中不樂,曰:「前者又是吾上本條陳。吾自謂希蹤禹跡,不意今日不能成功。吾之命運也夫!」嗟歎良久。

  一吏見徐公憂悶,上前稟曰:「老爺憂堤不能築成,以小吏觀之,其下必有緣故。何不捧箕召仙以決之?」有貞即問曰:「誰會召仙?」吏曰:「小吏自幼傳得此術。」有貞曰:「汝既能召,可即召來,以決休咎何如?」吏即請徐公焚香,吏書符念咒,令人捧著鸞箕。少刻,果然箕動如飛。有貞見箕動,乃投詞問築堤不成之故。此時有貞端坐,令人叩問,毫無敬意。忽然仙箕索筆寫詩一首,云:

  虎皮端坐意何如?伊丈夫兮我丈夫。

  品爵似君天下有,文章如我世間無。

  黃封御酒吞三盞,醉掃番書筆一塗。

  高力脫靴猶誚讓,汝今禱事尚輕吾。

  有貞見箕仙寫出此詩,知是李太白降臨,即忙離坐,下禮叩禱曰:「徐某不知太白真仙降臨,失於恭敬,望乞恕罪!」再三叩禱,那箕仍書十大字云:

  若要築堤成,西山訪老僧。

  寫畢,不動而退。徐有貞心下明白,即問左右曰:「此處西邊可有山否?」眾人答曰:「右邊有座西山。」有貞復問曰:「山上可有庵麼?」眾又曰:「山上寺院原無,人家亦少。只有一庵,名曰定禪庵。庵中有一老僧,在內誦經。嘗有一白尾騾下山背齋,供給老僧。」有貞聞言,心中默喜,知是異僧。

  明日黎明,帶數十餘人行了兩日,將至山邊,忽見白尾騾山上奔馳下來。徐公遂令人取飯米齋供之物,放在騾駝的袋中,令人一齊跟著騾上山而來。果見翠巖峻壁,林屋洞天。又行過數十里之路,極其深窈,幽黑難行。徐公遂令人持火炬而行。行十餘里,早見一平寬崇麗之處,上下山壁,皆如金色相映。內中又有石乳自上滴下,相接至地,瑩然如玉,識者謂之金亭玉柱之景。

  徐公看玩良久,行過半里,果見一石庵,庵中一老僧在內誦經。徐公並從人未敢進見,拱候庵前。徐有貞細觀,果然是有行僧家。徐有貞並從人觀看僧庵、僧像。正羨慕間,只見老僧誦經已畢,有貞忙過見禮。老僧答禮曰:「山野朽僧,有何德行,敢勞大人親自到此。」有貞曰:「下官奉朝廷敕命,差築張湫洪口。不料此洪口日用千夫修築,日築日崩,三月不能成一毫之功。昨者召箕仙,蒙李太白降箕,指示吾師。今特到來,望乞老師指教禪機。若能築得堤成,上舒朝廷隱憂,下拯生民漂溺,實老師功超三乘,普救群黎之德。」再三叩問。未知老師肯指示否?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