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八回 神卜幸邀元帥寵 忠臣得賜御醫看 下一回▶


  杜清稟曰:「太爺曾聞得神算萬祺、神卜童先否?」石亨曰:「吾亦聞萬祺之名,未知他推算之術,果有效驗否?」清答曰:「萬祺乃江西南昌人也,自幼曾遇異人相祺,曰:「汝欲富貴乎?』祺曰:「富貴誰不欲。』祺知此人是異人,乃再三問叩。其人因留一書與之,言曰:「用此不但致富,他日貴至二品。』祺拜謝於地,抬頭起來,不見其人,知為神授。觀其書,乃《祿命法》也。遂研精其術,以推算為名,多有奇中。若令一推,窮通富貴,過去未來,生死如見,不能枚舉。但略道一二以證之。--或有今隱而後明,或有先諱而後顯。」石亨曰:「試言之。」清曰:「萬祺曾判一吏梁姓者,隱而甚驗。批云:二十年來管一州,常將一笏在心頭。迢迢有路行將去,又有收成在後頭。梁姓者自以為吏員出身,它日必有一州官做,心中暗喜。不料為吏將及七、八年,為受枉法贓,被人告發問徒,無錢贖罪,只得自去當徒擺站,扯拽行船,於是方省祺推算之神。」

  石亨聞說笑曰:「果隱而妙。還有試言。」杜清復稟曰:「又有一人,冬天生起背疽垂死,因請萬祺推算。祺批云:臘月病疽不為苦,只恐他年正月五,撞出一匹花面虎。一聲鑼,一擊鼓,這個苦,真是苦。患疽之人,果然痊好。因思道:「我家頗豐,必不為盜。安有一聲鑼、一擊鼓之事?我自今以後,不進深山,何能遇虎?』遂不把批語為念。過了六、六年,正月初五日,要回拜人家節。乃騎一匹馬,從河邊經過。不料小兒一伙騎著竹馬,頭帶虎面,敲鑼擊鼓,從側裡行將出來;又帶著虎頭,一路跳來。那馬聞得鑼響,見了虎頭,只一躐,把那人倒掀落水。天氣甚寒,凍死於水。此『真個苦』之驗也,又有一吏兩考已滿,意欲上京,援例候官做。乃借貸諸親友銀二百餘兩。正欲上京,偶路遇萬祺求其推算。乃批云:不要援來不必援,不援方可省其錢。正月十五正團圓,家家歡樂處,燈下打鞦韆。那吏見批說『不援』『省錢』之句,欲行又止。自思錢財已得在手,如何不行?遂不依其批,來到京中。不期中途落水,銀兩已沒,又失了帖單。脫得命回家,又欲設處銀兩,幹辦帖文起批,仍舊上京。時值歲逼。親友又無人肯再借者,延至正月十五,見家家鼓吹歡樂,惟此人悒悒無聊,忽然差了念頭,遂縊死於燈棚之下。此乃是『燈下打鞦韆』之驗也。祺在京師,多與貴官達士推算皆驗,乃致富,加納為鴻臚寺主簿。主帥心疑,何不令人請來,問其休咎。」石亨見說,即問曰:「可著誰人請來?」杜清曰:「卑官與祺向有一面,當得親去請來。」

  祺見清不敢推卻,即同清到亨府。石亨扶病以禮相見,分賓而坐。即曰:「久聞先生大名高術,有一二官將,敢煩推評。」祺曰:「小官才劣術疏,恐有負元戎招諭。」石亨先將一二心腹將官,與祺推卜,果有先見之明。亨乃將自己年庚,要祺推算。祺即細細推評較卜。乃援筆批云:

  一生富貴未為足,近有妖邪來附惑。

  再後功爵實軒昂,數月之間封大國。

  慢誇綾錦有千箱,個中還須用一幅。

  既封其國,毀恰其屋。

  石亨見其批,心甚服之。但內中三四句,覺是好言。惟「毀屋之句」,似非吉語。乃再三問曰:「『毀屋』之言,煩先生明以告我。」萬祺曰:「日後自有驗處。」石亨怒曰:「吾所勞公推卜者,正欲指迷途耳。何故托言後驗?」祺見亨怒,即曰:「此亦應元戎後頭好處也。『毀屋』之說,元戎那時加封當造殿也。祺被元戎逼,故泄此言,帥爺當慎之。」石亨見說,心中少解,欲請祺為幕賓。萬祺再三辭卻,亨乃厚贈。後景泰得疾,亨常召問,其故多驗。未及半年,景泰病篤。亨暗令杜清問祺。祺曰:「必不能起。」復暗問天位大事。祺對曰:「皇帝在南宮,何必他求。若依某推之,應在丙午日,當復位也。」後上皇復位,即日召祺,遂封為太常卿,累遷至工部尚書。

  且說石亨雖聞萬祺解說,心中尚有狐疑。杜清復稟曰:「萬鴻臚推卜甚精,若太爺尚有疑心。何不再召童先一卜,其疑決矣。」石亨曰:「善。」汝即去請童先來。」這童先自幼兩目青盲,投師學推卜之術,深明卦理,言無不中。在京師每與貴顯往來,人人欽信。正統已巳之變,上皇在北地時,有中貴人曹吉祥與童先往來,私下要童先推上皇休咎。童先卜曰:「僅有一年之厄,不久即歸。」曹吉祥遂奏聞太皇太后。太后果見上皇一年歸國,即命朝廷賜童先一官,以旌其能。遂授先為百戶,自此馳名。當時石亨聞杜清之言,即命杜清去請。

  杜清去不多時,與童先並車到府。清忙令童先進見。石亨見了童先,心中甚喜,遂令卜目之疾何如。童先即取出三文金錢,放在象牙筒內卜之。便笑言曰:「石爺貴恙,不出五日即痊好。」石亨尚疑萬祺「毀屋」之批,復命先卜之。童光仍把金錢復一卦,大人笑:「好,好,好。不出半年,當有封爵。主一門榮顯之卦。」復曰:「某亦有幸在其中矣。」石亨聞言大喜,即留童先為幕客。果五日之後病痊,仍出提督軍務,厚贈童先金帛。先在帳下與亨深相契合,言無不從。

  且說於人自知權柄太重,恐履危機,屢上章乞歸鄉井。景帝不允復賜第宅褒功。于公心愈不安,上章懇辭。景帝必不允,留之愈甚。于公感朝廷之恩。每回家中,必與其子冕曰:「吾本書生,不知兵機。聖主正值憂勤之際,吾分必以死報之,遂不揣調度軍馬。區區犬馬之勞,顧荷寵異之重。汝宜砥礪名節,毋忝朝廷官爾爵爾之意。」冕承教誨,終身不忘父命。于公身當權盛之時,正群小側目之際,公一心為國,不計其他。日則決斷機務,夜則獨處朝房。景泰平日所賜衣甲、鞍馬、袍帶、涼傘,悉封記於所賜宅內。時有閒暇,常往一視。至於俸祿,盡賞有功軍將,家無餘蓄。數年之間,安內攘外,剖決機宜。日昃未遑飲食,至晚平章國務。入朝即面奏其事,出朝手自書疏,夜半乃罷。公常有大關係於心,不自安者,輒歎曰:「吾這腔熱血,不知竟灑於何地?」聞公此言,不由人不泣下。忠臣為國忘身如此哉!公殫力勞神,漸染痰火之疾,喘急不能理事。仍上疏辭職告退。

  景帝聞公有疾,即差太監興安問疾。興安承命到于公宅中,見其自奉菲薄。且三年前夫人董氏病故,公遂不娶,亦不蓄侍妾,所以子嗣只一人。公當病時,惟養子于康伏侍,公子冕侍奉湯藥。興安一見,嗟歎不已,曰:「此實天賜斯人,輔我國家中興之業。」仍傳御音慰諭公疾。公聞朝廷遣中貴人問疾,帶疾披袍,令子冕扶至中堂,俯拜謝恩。謝畢,乃對興公曰:「某有何能,感蒙聖上垂念腐朽,勞公遠臨,萬死難報聖恩!」興安曰:「萬歲爺聞知先生身體不安,特命某來問慰。吾想公之貴恙,總為國家多事之秋,勞神殫力,因此漸染而成,料亦無妨。自古吉人天相,且公素忐忠貞廉潔,天亦佑之。」不必過慮,請自寬心。」于公答曰:「感蒙聖恩浩大,區區犬馬徽勞,雖萬死不能稍報。恐目下所患之疾深重,頃刻痰喘,語言氣塞,呼吸之間,不能上下,只恐死不塞責耳。今蒙寬慰,敢不自調攝而煩聖慮,與公厚德也。」

  正談間,于康進堂報曰:「朝廷又遣兩位御醫董宿、孫瑛來視疾。」于公忙令子冕出迎。二醫進內。未知診視于公之恙何如。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