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少保萃忠傳/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于少保萃忠傳
◀上一回 第三十回 啟南宮英宗復位 掩北斗學士登台 下一回▶


  且說萬祺見清到,問其來意。清乃密達其事,萬祺即低語杜清曰:「皇帝居南宮,今星臨度,宜當復位,何必他求。可急回氣石公說,事不可緩也。」清聞言忙回覆石亨,亨知與童先暗合。乃即與掌兵官張、張、曹欽等商議。曹欽曰:「吾咋日遇見徐天全(有貞號)說:「公等知之否?吾聞得王文、王誠已遣人齎金牌敕符,去取襄王世子矣。』吾聞此言,正欲見石公議此。若他們事成,則吾等束手看他們享富貴也。」亨曰:「吾正為此事而來。」遂道迎復太上之意。欽曰:「正合吾意,事不宜遲。」欽即令人暗暗到南宮通知其叔曹吉祥去了。又令人邀姪婿吳瑾同來商議。少刻瑾到,眾言其事。瑾曰:「此天下之大事,社稷之功,必須得老成人素有才望者計議方好。」眾曰:「老成者,惟許彬、楊善耳。」亨曰:「事不宜遲,吾等明日即往見許公去。」言畢各散。

  十六日早,于公並眾官正欲清稿,忽旨出,待十八日視朝。公與眾惶惶而退。惟公部事完,即處朝房專候內有消息。是日京師亂傳王文、王誠齎金牌敕符,取襄王世子去。

  石亨遂同張、曹欽等,拉楊善一齊來見許彬,俱道復立上皇之意。彬曰:「此盛德事,社稷功也。雖然,奈吾老矣,行步不前,不能宣力。吾聞徐天全經濟才也,此人多謀,諸君即往謀之。」眾人問曰:「徐君莫非向者治水之人。」許彬曰:「是也。」石亨曰:「此人果有才能。」

  遂辭許彬,一齊來到徐有貞家。各道迎復上皇之意。有貞曰:「吾有心久矣,但不得其助耳。諸君曾聞王文、王誠取襄王世子之謠?」眾曰:「聞此言,所以見許太常計議。許公言公特來相見。」有貞即問曰:「南宮可有人達知否?得有人內應,方能成事。」眾曰:「已有曹吉祥、蔣冕等在內。前日已暗遣人達知矣。」有貞曰:「如此甚好。吾又聞得昨日有邊報道,北兵又來寇犯。宜乘此機會調兵,以備非常為名,吾等行事,則莫得而測。」眾人聞有貞之言,首肯者數次,齊曰:「此果有計謀者,許太常之薦不差。」

  有貞請眾人坐定:「待吾細觀天象,然後行事。」有貞自得了異書,天文、地理,原無不曉。於宅中後園起一高台,常去觀天象。當晚有貞上台踏罡作法,觀看星象一回,即下台出來。眾人忙問曰:「天象何如?」有貞曰:「在今夕可為。」有貞遂命家人割雞和血,同歃之,與眾即便起行,仍與家人訣曰:「我此行,事成,社稷之福;不成,家族之禍。吾歸則人,不歸則鬼也。」

  囑畢,乃急急與石亨、張等暗收各門鎖鑰,開門納千餘兵守護而行,是夜漏下三鼓矣。有貞復令還鎖諸門,取鑰投水竇中。亨、問曰:「此何為者?」貞答曰:「苔不鍽鎖,萬一內外夾攻,則事去矣。」忽然天色晦冥,眾人惶惑,忙問有貞曰:「此象若何?」貞曰:「時至矣。」口中唸唸有詞,人不得而知。遂急趨至南城。城門鐵錮牢密,扣之不應。有貞即令人取巨木懸架,令數人舉起擊之。俄聞城中隱然開門聲。有貞復令勇士逾墉進去,與外合兵,遂毀壞一處城垣而進。復見內中隱隱有燈火來,眾人望見,大喜曰:「燈來,必有人到也。」

  言未畢,只見有數十內監出來問曰:「事體若何?」石亨、有貞齊應曰:「特來迎請上皇復位。」內監曹吉祥、蔣冕等,忙引進內。不多時,上皇出問曰:「汝等是何官?」眾皆俯伏答曰:「臣等謹請陛下光復寶位。」太上猶遲疑。有貞等極陳天命有歸,民心願戴,且時不可失。太上曰:「卿等是誰?」有貞一一宣其姓名。太上又問曰:「于謙、王文得知否?」眾曰:「不知。」有貞急呼兵士舉輦,共扶太上登輦。

  有貞在前引導。忽然天色明朗,星月交輝。有貞忙催眾呼噪,直入奉天殿。有貞遂扶太上升御座。太上顧有貞曰:「此事是卿為耶,朕失遇卿矣。」須臾鳴鐘擊鼓,俱傳報上皇復位。群臣皆拜賀。

  其夜于公尚宿朝房,公子于冕四鼓時見有兵行動,不知何為。少刻,忽聞得城南內呼噪甚急。于冕慌來報知于公曰:「南城呼噪甚急,想太上欲行復位也。」于公叱之曰:「小子無知,此乃國家大事。若果上病危,群臣不立沂王,當請上皇復位。自有天命,汝可自去。」須臾聞得鐘鳴鼓響,公神色不亂,徐徐整朝服趨朝。將入朝時,范廣聞變,率兵至闕下。于公見廣,忙呵止之,即入朝就班。將行禮,忽殿上傳旨下:拿王文、于謙等,未知若何。

◀上一回 下一回▶
于少保萃忠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