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四十
宋 張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附錄一卷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四十

  尺牘

   辭潭州劄子

某伏見邸報某蒙恩差知潭州伏念某罪

戾之迹方自循省大藩謀帥遽先造化曲

成之私曷可稱述顧其情有不能自巳者

輒吐露於相公之前昨者廣西之役不遑

迎侍違二年水菽之養一訊徃還動湏數

月親年益髙時親藥餌人子之心豈𫉬寧

處欲望惻然推錫𩔖之仁稍易江淮間一

小壘俾得自効誓當糜捐 --捐圖惟報禮控禱

僣瀆伏深震懼

   劉舎人

某逺去師範婁更歳籥雖側聞尺一徴還

陟烏臺長道山西掖演綸北門視草極儒

者逢辰之榮事而某也宿負未洗乆違牋

奏欲以書爲斯文賀莫之敢也追惟疇昔

以諸生𬒳奨拔懷恩未報引睇雲霄歸依

何巳

某恭惟先生經綸之業得時而用蓋將闓

我國家太平之基掌帝之制獨當省署箴

𥙷衮闕體關廟社繄衆人睥睨而不敢發

先生回天於談𥬇之頃中興以來未有此

舉也甚善甚盛惟天下自有公論抑某何

庸賛歎

某竊承賜對内朝至於移晷君臣契合實

啓興運暫即玉堂之舊將登衮位之嚴成

命旣傳孰不皷舞某辱在門䦨尤極欣感

先生兩宫虚佇百辟具瞻告廷有期福祉

咸萃更冀加衛茵鼎以副天下之望

先生以文章德業致身而分閫于外有此

武功蓋英主側席寤寐將與共圗天下求

而不可得者也召節之攽雖庸人孺子咸

知鼓舞可知公之德政矣門䦨之舊甞共

掬溜播灑之役者喜當如何

某罪戾之迹蒙先生薦進之恩俾主留務

雖成規具在可以遵行顧精神之運豈能

仰及婁辭不獲皇恐祗命尚俟躬拜師門

一一承教臨𥿄不勝懇禱之極某行役將

及近境瞻侍之日端復不逺引領轅門時

自抃蹈

   劉樞宻

某伏審易鎭要藩升華邃殿一面之託不

啻九鼎重矣伏惟萬人之英明天子所簡

敬豈重湖之地所當暫留開大莫府寛北

顧憂付以萬世功業帝意可以卜見也某

不勝宗廟朝廷之慶

某恭承先生經術文章議論名節近世儒

宗蓋一二數至於英風義氣則千載一人

今日廊廟尊安邊壘寧謐折衝之功豈無

所自宰席尚虚而君臣之交中外之望如

此爰立告廷恐不容緩應變守文公所優

爲者太平之功自此一新天下之耳目矣

   朱編修

某敬服名義願識面之日甚乆非敢爲世

俗不情語也得劉丈書又見與欽夫書知

且爲衡嶽之遊儻遂𫉬奉從容何喜如之

不勝朝夕之望

某昨日方從欽夫約遣人迓行李奉告乃

承巳至近境欣慰可量欽夫必授館不然

當於我乎館也使令輩遣前恐逺來者湏

更休耳應有委乞示下

風雨留人尊候復何如登臺詩彊勉不工

出師表同上老兄遊山亦湏待稍晴未可

以遽千金之軀冝自愛惜洪濤際天溺馬

殺人將安之耶

某平生慕用豈謂來湘中乃獲解后接𣢾

慰幸可勝言懷親遽歸苛留不得至今慊

然人還一再奉賜書感服感服某老者罙

動東歸之興比巳專介請祠力致懇諸公

儻遂得之不旬月去此矣樞庭編摩望雖

髙然非所以處元晦也意者姑借此爲掀

擢之漸耶此間諸事欽夫諸友書中必能

詳言之政逺披承千萬珍護即登嚴近

敬簡堂記遂煩揮翰眞可以託不朽但堂

中之人於敬簡工夫殊未進湏士友不我

遐棄時時訓厲之耳欽夫間相從未甞不

矯首奉思也黃君内艱可念仲𨺚想巳趨

朝更不作書懷英行巳踰月臨行痬作於

背甚可念幸而即愈渠自去歳得渴疾此

不可再也

某别去再見新歳懷郷道義不能忘也自

來荆州老者病甚思歸舟楫徃來江上不

復定處僕亦心志忽忽百事盡廢雖如元

晦一書亦不暇遣乃兩奉誨教相予之意

益勤内省愧惕不但不答書可以爲罪蓋

敬簡之功不進它日無以見吾元晦耳某

自到官即請去凡六七最後乞致仕乞尋

醫且欲不俟報棄官而歸諸公乃亦相察

今復得祠禄矣近制不必俟代者巳治舟

楫載衣囊五七日便可離此劉丈之去竒

哉偉哉此行至江上當迂數程見之亦約

欽夫又不知肯來否欽夫却數通書定叟

將有逺役兄弟不能相舎張仲𨺚前後五

劄議論過人皆某所不能言者歎服元晦

闕期巳及聞未有幡然之意如何如何某

有田在謝家青山下屋十餘間下俯江流

今歸眞不復出矣元晦異時或欲覽江淮

山川之勝乗興東遊則僕可以奉從容於

梁山愽望慈湖采石之間也此外惟爲斯

文珍重

某近因至城西於土中得一碑砆細視之

良有刻畫蓋明皇所注道德經幢也磨治

之餘僅可識即以十夫掘取之其半在土

中者甚完字畫非經生所能及巳舁寘府

中今裝禠一本去欽夫極愛之也經磨治

處中有大穴蓋以載他碑者尤古𩔖漢碑

併遣上

   楊抑之

屬者敷文奏課爲二千石第一廼眷寶庋

實先帝謨訓所在陞華更直用報顯庸顧

士大夫交口賛慶而某獨不遣賀牘誠以

門下於此爲不足道也不識執事尚照其

心否

癸未詔書凡今郡太守(⿱艹石)部刺史之有治

績者其各以叙𥙷侍從之闕伏惟敷文莫

冝此選矣尺一𧼈覲秪在早莫敢以私告

某來歸親傍望建牙所在才數舎未皇具

一𥿄書長者先之愧何可量也冬日邊地

寒力不審台候比復何如公守邊内則能

固吾圉外則使裔夷歸心羊陸見稱徒以

此耳但玉𨵿人老不容不亟召歸伏惟與

時御冝促裝以俟

某晚出叨踰所學未充猖狂妄行以速大

戾𨺚寛貰其九死猶得奉祠旣至濡湏靜

掃一室終日危坐以省昔愆它無可言者

臨出都時信伯旣維舟矣亦蒙僮蓋至湖

上存勞周渥此意不可忘也解榜見名得

來示乃知小失意於上舎然來春自當巍

中政爾無用此也

   黃子黙

某離長沙且十日尚在黃陵廟下波臣風

伯亦善戯矣前日爲子黙作江西後社字

茫然莫知所謂至湘隂舘中有題壁間二

詩急雪黃花度𥘉晴白石村者驚歎世間

乆無此作客謂此子黙詩也歛然心服眞

可作社頭矣今日見計欽祖又誦數篇益

竒蓋辭逹於詩渾然天成風行水波偶入

聲律非今之詩山谷之詩也幸甚斯文未

墜於地時夜將半呼僮張燈作此𥿄且致

怨於不我教又聞有李東老者詩亦佳獨

不能以數句爲僕北歸篋中裝耶儻不棄

願馳一介送似欲誦之於岳陽樓南樓寒

溪西山也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四十